第二章 寻仙缘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伙计说完就走了,吴解坐在客栈楼下的店堂里面,沉思不语。
  这几位高人名声在外,应该都是有真材实料的。和他路上见过的那些骗子截然不同。
  从安丰县到长宁城的这段路上,吴解前后遇到了好几个据说是有道高人所办的仙门组织,他也曾经很热心地去求学。只可惜这些所谓的仙门全都是假货,那些个所谓的高人全都是江湖骗子,没一个有真本事!
  这些骗子们的下场可想而知,一路走来,他前后送了十几个骗子进大牢,还有一些穷凶极恶想要杀人灭口的,则被他跟杜若给反杀了。
  被他打死的还好,被杜若打死的人下场实在有点惨——可能是听了吴解偶然说起的吸血鬼故事,又或者阴魂本身就有吸人阳气的本能,杜若习惯于一口咬住敌人的脖子,将对方的阳气连同鲜血一起吸走,被她杀死的人往往整个人都瘦了一圈,夸张一点的直接成了皮包骨头,让人看了就要做恶梦。
  在这些行侠仗义的过程中,吴解也做了一些劫富济贫的事情,将那些骗子们积攒的不义之财分发给穷人,自己只留下一点点,而这一点点往往又在不久之后的义诊里面用掉了……
  堂堂一位后天巅峰的大高手,身边还带着一个本事跟自己不相上下的女鬼帮手。如此强力的组合,居然混到可能有露宿街头的风险,当真是可怜可叹。
  由此可见,在这个世上,正派人的确不怎么吃得开啊!
  吴解只是略微感叹了一下,就将思绪拉回求仙的问题上。他将伙计说的这几位高人在心中比来比去,始终没办法决定应该去找谁求教。
  他相信以自己的功夫和人品,无论哪一位高人都不会介意收下这么一个弟子。问题在于他的目标是修炼成仙,这几位高人厉害固然厉害,但距离“成仙”这个目标,似乎却还是颇有一点距离……
  “那几个武道高手就算了,以武入道的人多半是野路子。”作为修仙专家的茉莉分析道,“如果师傅你愿意的话,只要稍稍闭个关,你也能以武入道。可这条路很难走,能够以此有大成就的百不存一,既然你想要修炼成仙,那至少应该找希望大一点的路子。”
  吴解点点头,在心中的名单上划掉了那几位武道高手的名字。
  “要说境界最高的,应该就是那个长春真人了。他的徒弟们成就也很高,看得出来是个会教徒弟的,不如就去找他吧。”杜若建议说。
  吴解也是这么想的,既然不考虑那些武道宗师,那么剩下的众人之中,显然是长春真人最靠谱。
  于是他整理了一下行头,就出城往万寿山去了。
  以他的脚程,不过半个时辰就赶到了万寿山,只见整座大山上金碧辉煌,道观楼阁一座接着一座,从一个个香炉里面升起的烟在山上汇成了一片青灰色的云彩,就算离得很远,都能依稀闻到檀木燃烧时候特有的香味。
  一条大道直通山脚,路上车马如流,山脚的大山门那里人流如潮,不知道有多少人来寻仙求道,看得吴解暗暗愣神。
  和他有类似想法的人,似乎真的很多。
  他既然是来拜师求道,自然不会做出私下闯山这么无礼的事情,当即依照礼节来到山门之处,向知客道人询问是否可以拜见长春真人。
  那位知客道人约摸四十来岁,生得慈眉善目,但眼中却隐约有精光闪烁,动作也十分灵活,显然不是手无缚鸡之力的寻常道士。他听说吴解想要拜见长春真人,眉头一挑,上上下下仔细打量了吴解一番,露出了几分惊讶之色。
  随后,他就将接待客人的工作交给别人,领着吴解去了旁边的静室休息。
  二人坐定之后,自然有道童过来奉茶。但茶水刚一倒好,知客道人就让道童离开,显然接下来要说的事情,并不适合被很多人知道。
  “贫道法号长山,忝居万寿观知客。二十年前邀天之幸得以拜入仙师门下,只是资质粗劣,虽然修行从未懈怠,可进境始终太慢,一转眼二十年岁月,却还是在入道之门外面徘徊……今日见吴小友年纪轻轻就已经摸到了入道之门的门槛,实在是感慨万分……请吴小友恕贫道失礼!”
  吴解连连摇头,觉得这位道长实在是太客气了。又觉得有点奇怪,这位道长好歹也是修道中人,不至于看到自己就这么感慨吧……
  “以这位小兄弟的本事,原本倒也够资格向真人求教。不过你来得不巧,真人在三月底四月初的时候夜观星象有所感悟,闭关以求突破现有的境界,在长生之路上更进一步。到现在已经闭关一个多月了,还没有半点出关的意思。”长山道人感慨了一番,却说出了出乎吴解意料之外的话来。
  吴解闻言一愣,没想到竟然会有这样的事情。
  三月底四月初?那不就是他破坏三山道人的阵法,灭了妖道残魂,击溃域外天魔投影的时候吗?难道说长春真人远在千里之外,就能够感应到区区一个小镇发生的事情?又或者说域外天魔在人间投影,令这位修道高人有所感悟?
  但不管怎么说,拜师一事暂时是没指望了。
  不过他并不是会轻易放弃的人,便说就算暂时不能拜长春真人为师,也想要留在这里修道。
  可长山道人闻言,顿时把脑袋摇得跟拨浪鼓似的,死活都不答应。
  “吴小友勿要让我们为难。你已经是半只脚踏进入道境界的巅峰武者,整个东楚国有你这本事的人,两只手就能数完。我们万寿观虽然弟子众多,可真人教徒很严,但凡有所成就的,全都被赶出去自行体悟,有所体悟才能回来继续学习……不瞒你说,目前整个万寿观,除了正在闭关的真人之外,连一个和你境界仿佛的人都没有。”
  吴解看着长山道人为难的脸色,不禁有些疑惑。
  万寿观里面暂时没有跟自己境界差不多的人,关自己求道什么事?所谓学无先后,达者为师。又所谓三人行必有我师,就算那些道士们境界不如自己,也未必不能对自己有所指点啊!
  “嗨!师傅你这正派人想法就是单纯!”他还在疑惑,茉莉已经笑了起来,“他这是在担心你啊!”
  “担心我?我有什么好担心的?”
  “整个万寿观里面连一个境界和你差不多的人都没有,那就表示真打起来的话他们很可能不是你的对手。万一你包藏祸心,趁着长春真人闭关的机会捣乱,他们岂不是要欲哭无泪了?”
  “我是那种人吗!”
  “要我是他,我也不敢冒这个风险啊……”
  吴解顿时语塞,看着长山道人那苦恼的脸色,大感尴尬,连茶都懒得喝了,直接起身告辞,郁闷地离开了万寿观。
  来的时候他兴致勃勃,走的时候却垂头丧气,这一趟算是白跑了!
  回到长宁城的时候时间尚早,他百无聊赖地漫步在长宁城的街头,不知不觉就走到了港口那里。
  长宁港是东南第一大港,每天都有数不清的船只来往。在港口经常能看到送别或者迎接的人群,只是送别的人群多半满怀希望,而迎接的人群大多惴惴不安,两边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海运实在是一件很危险的事情,纵然跑一趟往往就能有几倍的利润,可巨大的利润伴随着的就是巨大的风险,每年都有许多的船只消失在茫茫大海上,有许多追求财富的人葬身海底,其中不乏经验老到的船长水手,或者是身家殷实的富商。
  吴解站在高处,看着码头上演的一幕幕悲欢离合,想起自己这番求仙的挫折,忍不住长叹一声。
  果然正如古人所说,时间不如意事,十有八九!
  正在感慨之际,他突然注意到港口边上有一个独立的小岛,这座小岛跟陆地间隔着十来丈宽的海水,上面建了一座石桥,而小岛上还有一间三层的阁楼,建得颇为华丽。
  如果只是这样到也罢了,但那座阁楼通体雪白,石桥也是用白色的石头砌成,甚至连那座小岛的地面都被白色的石头铺满,远远看去,整个小岛连同上面的阁楼和那座石桥,宛如用白玉雕成一般精美,令人赞叹不已!
  吴解还注意到,时不时有穿着华丽的人从桥上走过,进出这间阁楼,这些人往往前呼后拥,看起来非富即贵,只是进去的人多半脸上有好奇或者期待之色,出来的却常常带着欢喜或者肉疼的神情,也不知道那阁楼里面究竟是什么生意的。
  于是他随便找了个路人打听,得知那阁楼名为“白玉楼”,是东楚国乃至整个东南诸国里面最大的一家珍宝店。
  大概六百年前,那时候东楚国还没建立,东南诸国多半在大齐治下。有一位富豪夜里做梦梦到天上有白玉楼台,精致华美,超乎想象。他就下定决心也要在人间建立白玉楼,花了二十年岁月,最终在他儿子手上才将这座白玉楼建成。
  这座楼台通体雪白,无论木头还是石头都是纯白一色,找不到半点瑕疵,当真美不胜收,时称东南第一楼。富豪的儿子并不像自己父亲一样对于天上的白玉楼台有什么向往,反而很热衷于赚钱,发现这座楼台出乎意料之外的有名,就将其改造为店面,做起了珍宝生意。
  后来大齐接连出了几个昏君,横征暴敛,百姓苦不堪言。各路英雄纷纷起来造反,东楚国开国太祖熊达英明神武,裂土为王建立了新的国家,因为建国过程中得到了白玉楼主人的大力支持,所以称王之后积极回报,先是册封其为开国侯,又将其女选为贵妃,还给白玉楼颁下了许多赏赐和特权。
  “从那时起,白玉楼就飞黄腾达,成了东南第一名店,一直到现在,已经快三百年了。”那位被吴解拉住请教的小贩大叔看着那座在阳光下熠熠生辉的雪白楼台,眼中满是憧憬,“只要是我们长宁城的商人,谁没有做过成为新一代‘白玉楼主人’的梦想呢!”
  告别了这位健谈的小贩大叔,吴解看着远方静静立在海岛中的白玉楼,沉思许久,不禁笑了起来。
  “茉莉啊,你不是说要设法赚钱的吗?不如我们去白玉楼卖点东西吧。”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