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傀儡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解决了阻碍,车队终于得以继续进发。
  南屏山的山路崎岖坎坷,而车队又因为激战减员严重,这一天走得极为艰难,不止一次发生挽马失蹄的险情。
  好在队伍里面有沈毅和吴解这两位绝顶高手,沈毅的动作快如疾风,每一次挽马失蹄,他都能在连车带马一起摔进悬崖之前赶到,在危急关头托上一把;而吴解则会及时拽住马车,用不可思议的神力将它们硬是拽回来。
  有这两人配合,一路上的各种险阻都被纷纷克服,车队的行进速度才不至于太慢。但即使是这样,到天色快黑的时候,他们也只走出了不到十里。
  虽然心急如焚,但徐海也知道车队目前的情况实在不能强行赶路,只好按捺着心急,让大家宿营休息。
  帐篷扎好之后,吴解就表示今天实在太累,需要好好休息一下,找个了小帐篷一头钻进去,表面上看来是睡觉,其实魂魄却已经离开身体,进入了天书世界。
  “师傅你怎么只有魂魄过来?这很危险的!”茉莉吓了一跳,急忙劝道,“现在天书世界可没办法帮你重塑肉身,万一在外面的肉身出了事该怎么办啊!”
  “不会出事的。”吴解并不觉得自己现在会有什么危险,轻飘飘忽略了茉莉的劝说,径直问道,“我今天杀了卫疏,他的魂魄被你收进来了吧?”
  茉莉闻言大惊:“师傅你怎么知道的?我觉得我做得很隐秘啊……”
  “直觉。”吴解摸了摸鼻子,自己都觉得有点得意,“我觉得你应该会这么做才对。”
  “说得也是,不浪费资源是当年您再三教导的优良传统——那家伙的魂魄被拘押在灵木里面,师傅您打算怎么处置他?”
  “如果我不问的话,你会怎么做?”
  “吸收转化成源力呗,蚊子腿再小也是肉嘛!”
  吴解皱了皱眉,但并没有对此有所反对。卫疏这种恶棍落得魂飞魄散的下场,也只能说是咎由自取,他的同情心不会浪费在这种人身上。
  不过……暂时还不能让他死!
  “把他提出来,我有事要问他。”
  “遵命!”
  吴解是天书世界的最高主宰,既然他下了命令,茉莉就算觉得浪费也必须执行。所以片刻之后,只剩魂魄影影绰绰的卫疏就被五花大绑押到了吴解的面前。
  遗憾的是,卫疏虽然已经死了却还凶性不改,或者说他已经彻底发了狂,不断地嘶吼咆哮,完全没有好好交流的意思。吴解问了半天,除了差点被他咬一口之外,一无所获。
  “师傅啊!你这样问是不行的!咱们是干什么的?咱们是邪派!跟他废话干吗?直接严刑拷打就是!”茉莉一开始还在看笑话,可当卫疏差点咬到吴解的时候她就怒了,浑身黑气四溢,阴森森的气息让整个天书世界的气温似乎都低了两度。
  “把他交给我吧!半个时辰之内,我让他连自己小时候尿过几次床都乖乖说出来!”
  于是吴解就把卫疏交给了茉莉,然后拿了点以前买来放在天书世界里面的糯米和红糖,试着按照记忆中的印象制造糯米糕。
  糯米糕是他小时候经常吃的一种甜食,做法简单,味道也不错。可惜时间隔得太久,他折腾了好一会儿也没能把糖很好地包在糯米粉里面,每次都是略略一蒸,糯米糕就裂开,糖浆全都流了出来。
  好在杜若现在已经睡着了,否则看到他这么糟蹋甜食,没准她可能会直接发飙暴走也不一定呢……
  接连失败了两次,当他准备试验第三次的时候,茉莉得意洋洋地来报告喜讯了。
  “师傅!那家伙招了!全招了!”
  这样的结果并不出乎吴解的意料,身为超级大恶棍的徒弟,茉莉或许不懂怎么与人为善,但肯定很擅长“与人为恶”,卫疏落在她手里,恐怕只能祈求快点魂飞魄散,再也没办法坚持半点骨气。
  “那个家伙说,他是一个叫‘宁王’的人的部下,那个宁王手下有一大批秘密训练的打手,他是其中最厉害的。因为突破了先天武道,所以负责训练军队。这次宁王打算借着天灾煽动民变,企图推翻楚国改朝换代,为此他已经拉拢了南蛮百苗,还跟北方的齐国,西边的汉国约定一起出兵,到时候三路大军齐下,灭了楚国,他可以分到南方的八个郡。”
  “自从建国之后从来没在战场上赢过咱们的齐国到也罢了,那汉国可是九州第一大国,一国独占两州之地。我们楚国总共才十六郡,凭什么汉国要让他占一半?”吴解好奇地问,“这种毫无根据的自信心究竟是从哪里来的?”
  茉莉愣住了,很茫然地看着吴解,问:“师傅你在说什么啊?听上去好像很厉害的样子……”
  吴解这才想起来,茉莉只是一只兔子精,从来没接触过政治,也根本不懂这些知识。
  “算了。关于那个宁王的计划,卫疏还知道哪些事情?”
  “这家伙自己也不过是个被人算计,自己把自己练成尸傀的笨蛋,还能指望他知道多少事情?就比如说杜若,难道她知道很多三山道人的事情吗?”
  这个反问的确很有说服力,吴解不得不承认。
  “师傅啊,那家伙这就失去利用价值了吧?我把他炼化成源力吧!”勤俭持家的茉莉又提到了创收的问题。
  吴解摸着鼻子琢磨了一阵,总觉得有点浪费。
  卫疏这种实打实的先天高手,整个东楚国加起来也不会超过十个,就这么炼化成了可以靠时间慢慢积累的源力……很有点拿百元大钞点香烟的感觉啊!
  吴解沉思着,考虑该怎么让卫疏“发挥余热”。
  他并不需要担心对方能够给自己带来什么危险或者妨碍,天书世界是他的本命灵宝,他就是这个世界至高的主宰,虽然暂时还不能动用它的全部威能,可最起码在这天书世界里面,他是不死不灭的。
  事实上,如果他不要脸,动用“管理权限”的话,也可以是绝对无敌的。
  区区一个卫疏,既然来到了这里,那就是砧板上的肉,是白切还是剁酱全在他一念之间。
  他想了好一会儿,还是没能想出合适的处置方法。
  卫疏已经死了,然而他生前所犯的罪恶,只死一次是绝对无法偿还的,所以不可能这么简单将其分解为源力。
  那该怎么办呢?
  他决定先看看卫疏的情况再说。
  “这是怎么回事?”几秒钟后,他看着一颗浮在空中的黑色丸子,惊讶万分。
  卫疏的魂魄被茉莉制成了这么一颗黑色的丸子,怎么看都已经死透了,其实不仅没死,而且完全恢复了“生前”的感觉。
  这一幕看起来十分诡异,不过考虑到刚才茉莉用火烤了这个丸子半天,又用不知名的毒液将它腐蚀掉了一大块……吴解可以想象卫疏是何等的痛不欲生,何等的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还能跟他说话吗?”
  “恐怕暂时不行,这家伙似乎吓傻了,一时半会儿恢复不了。”
  “需要多久恢复?”
  “快的话三五天就行,慢的话……”
  “不用说了,我没时间等他!”吴解索性将精神接上天书世界的中枢灵木,动用法宝主人的权限来检查卫疏的情况。
  当他以足以俯视整个天书世界的角度看去,便发现黑色的丸子变成了一个蜷着身子不断发抖的男人。
  卫疏的魂魄在他的目光下是透明的,而位于魂魄中央的一枚黑色符咒则引起了他的注意。
  “这是什么?”吴解自言自语,将注意力集中在符咒上,轻轻地碰了它一下。
  下一秒钟,原本还在恐惧发抖的卫疏突然站直了身体,露出茫然的表情。
  “咦?师傅你怎么把他炼成尸傀了?……不对,他已经没身体了,不能算尸傀……那该叫‘魂傀’吗?……不愧是师傅!一下子就弄出新东西来了!以前可从来没见过把人的魂魄制造成傀儡的做法!”
  当吴解恢复到正常状态的时候,就看到茉莉很高兴地在大呼小叫。
  看得出来,她很喜欢这样的做法。
  看着犹如机器人一般呆呆站在那里的卫疏,吴解忍不住叹了口气。
  虽然这家伙死有余辜,但见到他落得神智全消化为傀儡,总觉得有点凄惨和同情。
  不过他并非那种“渴不饮盗泉之水、饿不吃嗟来之食”的道德洁癖之士,既然卫疏已经变成了傀儡,那么就应该充分利用这具傀儡的功能,否则就是浪费。
  浪费是可耻的行为!
  花了大概一刻钟,他总算是弄清了傀儡卫疏的使用方法。
  不得不承认,这具傀儡的制造手段极为巧妙,就连茉莉也对这千万年后的技术赞叹不已。傀儡卫疏操纵起来极为简单,只要对它说一个指令,它就能够很好地执行,表现出相当水平的智力来。
  “明明智力并没有受到损害,但神智却完全被抹杀了……这种手段居然出现在先天境界的层次上,真是太惊人了!”茉莉很感慨地说,“这些年来,修真界果然有了很大的进步啊!”
  而傀儡卫疏的用途,也就很快确定了下来。
  它将作为很好的武术教师兼陪练,把那身出神入化的剑术完完整整地传授给吴解和杜若。
  或许……没准哪一天,他们就会用这套剑术来救人,替卫疏稍稍赎罪。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