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宁王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剑傀一号失败了。”一个阴沉沉的声音说。
  “他已经突破瓶颈踏入先天武道,竟然会失败?不是说长宁城里面的先天高手都被设法拖住了吗?”清朗的声音因为震惊而有些走调,“这不可能!”
  “他当年的同门师弟沈毅临阵突破,又有一位不显山不露水的先天高手相助,二打一,他岂能不败?”
  “……那么,赈灾队已经进了南屏郡?”
  “是的,而且后续的赈灾队还在不断赶来。”
  “也就是说,我失败了。”清朗的声音因为挫折而显得疲惫无力,“彻底失败了……”
  “如果你现在动手的话,或许还有一点机会。”阴沉的声音带着恶魔呢喃般的诱惑力,“南屏郡的百姓心中的怨气不是那么容易就被消除的,百苗部落依然会遵守和你订立的誓约,大势暂时还在你这边……而且,我还可以为你争取一到两天的时间。”
  “争取时间?就算是你,难道能敌得过两位先天武者?你们修士在面对武者的时候,难道不会很吃亏吗?”
  “池塘里面的青蛙,永远不会明白江河的湍急、沧海的辽阔。凡人就算以武入道,也依然只是凡人。我或许正面敌不过他们,但要拖延他们几天,倒也还没有问题。”
  “……还是算了吧。”
  “哦?想不到你放弃得这么快。”
  “因为我不想死。如果没有足够的把握,起兵就是找死!”
  “不起兵的话,你认为你可以不死吗?”
  “当然,我是永镇天南的宁王。只要不被抓住造反的直接证据,就算大楚皇帝也不敢把我怎么样,最多不过就是圈地为牢关我禁闭罢了。只要我还活着,就有希望!”
  “你未免想得太美了。就我所知,那两个先天高手对你怨气很大,目前他们正忙着赈灾,等赈灾结束,就会来取你的人头了吧。”
  声音清朗的男子沉默了好一会儿,才很无力地说:“让我想想吧,我好好想想再做决定……”
  “那你慢慢想吧,可我要提醒你,你的时间不多了。”
  说完,浑身罩着黑袍的修士就走出了密室,只留下一身华贵锦衣的宁王朱权坐在那里发呆。
  这黑袍修士步子并不快,但每一步却都轻飘飘迈出常人五六步的距离,只一会儿就走出了王府,来到了一间不起眼的小屋里面。
  这小屋里几乎没有任何的家具或者装饰,空荡荡一片,只在地上摆着几个蒲团,一个同样穿着黑袍的青年正倚着墙壁,坐在蒲团上看书。见他进来,连忙起身迎接。
  “六师兄!那朱权反应如何?”
  “还能怎么样?终究是个凡人而已。平时看起来倒是挺有决断的,真的到了把身家性命压上去赌一把的时候就缩了。”被称作“六师兄”黑袍人不屑地说着,将罩住头脸的黑袍解开,露出一张阴沉的中年人面孔。
  嘲笑了宁王之后,六师兄又皱眉问道:“十五师弟,你确定赈灾队里面有三个先天高手?”
  “绝对没错!”十五师弟严肃地说,“我亲自去勘察了战场,那三人之中一个是武者,一个是可能是鬼魅之类,还有一个……”他的脸上露出了畏惧之色,“怕是哪个名门正道出山历练的弟子!”
  “什么?!”听到这个消息,六师兄也不禁为之色变,急忙追问究竟。
  “我仔细检查了剑傀一号的残骸,别的地方到也罢了,但它的一条手臂却找不到——我花了很长时间寻找,最终只找到了这么一点渗进泥里的灰。”
  说着,十五师弟拿出了一小撮泥土,仔细看去,里面混杂了少许的灰烬,那是当初卫疏的手臂被纯阳真火烧毁留下的一点痕迹。
  六师兄接过这撮泥土仔细观察,越看脸色越沉重。过了一会儿,他手指一弹,一股黑烟腾起,罩在这撮泥土上,却见泥土中突然有金红色的光点一闪,黑烟便消散了许多。
  “果然是纯阳真火!”六师兄脸色阴沉得可怕,过了好半天之后才低声说道,“此事已经超出了我们能够解决的范围,师尊的命令只是要我们设法帮助朱权,可没让我们跟一个练就纯阳真火的名门弟子拼命……”
  “就算拼命也打不过啊!纯阳真火专克咱们这种,克得死死的!别说那人还有两个帮手,就算他一打二,咱们也根本打不过!”
  “唉!自从当年剑疯子灭了东南旁门之首的幽魂宗,咱们旁门修士就落了下风;好不容易等到剑疯子闭死关冲击金丹大道,结果又横空出世一个半魂道人;现在眼看着半魂道人阳寿将尽,本来以为可以喘口气了,却又不知道从哪里跳出来一个年纪轻轻就练成纯阳真火的怪胎……这二百多年来,天命大势似乎始终不在我们这边啊!”
  “修仙本来就是逆天而行,想那么多干什么!惹不起那厮,咱们还躲不起吗?”十五师弟倒是挺想得开,“师尊本来就没要求咱们必须成功,做到这一步咱们也算尽力了,见到师尊也能交差了吧……”
  “练就纯阳真火的弟子,就算在名门正派里面也是一等一的人物,功法精妙修为深厚,多半还带着什么威力极大的奇珍异宝。像咱们这种小门小派的弟子,全部十六个一起上,没准都不够人家打的!”六师兄恨恨地骂道,“朱权这个惹祸的贼胚子!怎么惹来那么一尊大神!”
  “朱权这厮可把我们害惨了!”
  “这次多亏十五师弟你谨慎小心,否则……我刚才竟然还想去帮他拖延一两天……呸!要是真的去了,怕是连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要不是师尊有令,我真想去杀了朱权!他贱命一条分文不值,倒是差点把我们给拖下水去!”
  二人你一句我一句,将堂堂的宁王朱权骂了个狗血喷头。
  他二人出身寒门,自幼穷苦,本来就对富贵人家心怀怨忿,加上所修的又是邪道法术,性格日渐偏激。除了对同门有些情谊之外,看外人便如同草芥一般。而像宁王朱权这种,则尤其招他们的恨。
  要不是顾忌门中师长可能跟朱家有渊源,他们真的能杀了朱权泄愤!
  二人骂了一番,心中的恶气稍稍平复了下去,便立刻动身去宁王府辞行。
  但到了宁王府,见了朱权,他们却得到了一个大大出乎意料之外的消息。
  “……你是认真的?”
  “不错。”
  “舍了这阖府上下的性命,绝了宁王一系的血脉,就为了给自己求个仙路?你这也太狠了吧!”
  “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和自己比起来,父母妻儿亲友,都是可以放弃的。怎么你们魔门中人,还没我这个凡人看得透呢?”
  两位修士面面相觑,都觉得惊骇莫名。
  而他们看向朱权的眼神,也终于多了几分敬重。
  这敬重无关法力道行,而是对于朱权那冷酷坚决到令人战栗的意志。
  “师尊曾言,你是天生的修道种子。我之前还一直不信……现在看来,师尊果然高瞻远瞩、算无遗策!”六师兄长叹一声,“若是你不在求道路上提前倒下,我们这一辈弟子之中,大概反而是你要后来居上……”
  “自古常言,仙缘好求,尘缘难断。你竟然能这么干脆利落地斩去尘缘……难怪你能做得了这番大事!”十五师弟满脸佩服和敬畏之色,朝着朱权深深作揖,“日后若有机缘,请务必提携一二!”
  “那些话都好说,我们快点动手吧。”朱权眼中的寒光令人毛骨悚然,言语之中的冷淡之意更是让人汗毛倒竖。
  “真的要这么着急?再等等其实也无妨……”
  “不用等了!既然这次大事未成,就说明我的确没有在人间称皇称帝的气运,正好可以借此机会斩了尘缘入山修道。或许过几十年我修道有成,再回首看这一番谋划,就如同大人看小孩子的游戏一般,不过一笑而已。”
  两位修士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点了点头,便出门去了。
  片刻之后,诡异的黑雾罩住了整个宁王府。
  十月底,吴解等人终于和赈灾车队一起抵达了南屏郡的首府,南安城。
  不知道为什么,南安城城门紧闭,无论他们说什么都不肯开门。直到吴解拿出圣旨,城门官才如释重负地跑来开门,并且低声报告“王府出了大事。”
  “什么大事?”
  “好像是失火……具体事情下官也不清楚,不过那一带已经好几天不许接近了。上头下了死命令,不仅不许接近王府,而且还要关闭城门,不许进出……”
  闻言,吴解和沈毅急不可耐地奔向位于城南的宁王府。他们并不关心究竟出了什么大事,一心只想要把宁王朱权抓住,质问他为什么做出那种丧尽天良的事情来。
  他们已经做好准备,谁敢阻拦,轻则打昏了扔到路边,重则直接打死——在赈灾过程中,他们发现各地百姓早已积累了极大的怨气,不止一处几乎就要酿成民变,更有不少身手高明来历诡异的人在暗中捣乱。若非吴解和沈毅分头行动,奔波于各地镇压,只怕早就已经闹出大事了!
  这几天他们几乎是马不停蹄地到处跑,刚摆平了这里的麻烦就要赶到另外一处去解决问题,忙得连睡觉的时间都没有。也正是靠着他们非凡的武力和体能,才算是把危如累卵的局面稳定下来,没有酿成大祸。
  一直到今天,车队才抵达南安城,他们也才可以腾出手来,找罪魁祸首“亲切交谈”一番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