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青牛镇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青牛镇的确是一个破落的小镇,镇上总共加起来不会超过两百户人家,其中至少有九成是农家,灰色的砖房显得很破旧,只有几座店铺看起来稍稍完整一些。
  这里的店铺倒也齐全,有一家客栈,一家酒楼,一家杂货铺,一家铁匠铺,一家药房,居然还有一个驿站。
  吴解和陶土自然先奔着客栈去,却发现客栈里面已经住了很多人。这些人来历各不相同,身份也天差地别,其中颇有一些看外表就知道非富即贵的人物。
  “两位客官要住店?”客栈的小二是一个挺帅气的少年郎,也就跟吴解差不多大,笑呵呵的看起来就让人心生亲近之感,“麻烦两位留个名号,这样万一官差巡检,小店也好答话。”
  吴解和陶土的身份没什么见不得人的,自然不会反对。
  “吴公子,胡公子,都是大楚人士,对吧?”店小二一边听着二人自叙,一边飞快地在登记簿上用工整的小字将其记录下来,一手托着本子一手写字,字迹却没有半点潦草,可见在这方面下过不少功夫。
  “那么……可以问问二位来此有什么贵干吗?当然不说也没关系,只是有登记的话更好……求仙?二位也是来求仙的啊!那可真来对了地方!我们这青牛镇最出名的就是求仙了!从古至今,一直都有仙人的故事流传……”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这位健谈的店小二滔滔不绝地讲了很多求仙的故事,在他嘴里,似乎这青牛镇是传说中的洞天福地,隔三差五就有人在这里修炼成仙,简直就跟批发似的。
  对于他的说法,吴解是不大相信的,但陶土则被忽悠得一愣一愣。
  就在店小二口若悬河吐沫横飞,而陶土连连点头之际,从客栈楼上走下来几个人,说说笑笑地往门外去了。
  这些人自然看到了柜台处的吴解、陶土和店小二,不过几乎都对他们视若无睹,只有一个看起来应该是随从的走过来,很轻描淡写地吩咐:“小二,我们少爷喜欢清静,平时往来的都是有身份有教养的人,不要安排那些闲杂人等在三楼,知道了吗?”
  他的声音不大,细声细气,却带着一种很理所当然的骄傲。说完这些之后,也不等店小二回答就急忙追出门去,整个过程中甚至没有朝着这边正眼看一下。
  大概在这种自以为身份高贵的人物眼中,无论店小二还是吴解、陶土,都不值一提,哪怕多看他们几眼都会有失身份吧。
  店小二机灵得很,见陶土和吴解的脸色顿时就沉了下来,连忙解释道:“那是我们鄢陵郡著名商人魏家的家仆,他们家因为跟郡守结亲的缘故,平时都有些骄横——不过其实人并不坏,只是嘴上凶而已。”
  吴解不置可否,但陶土就忍不住问:“他家生意很大吗?平常都有几支商队?做不做国外生意?每年本郡向朝廷进贡的时候有他们家的贡品吗?郡里开乡老会的时候,他们家家主坐在第几排?”
  这几个问题问出来,店小二的脸色不由得变了又变,最后陪着笑劝道:“陶公子,有道是强龙不压地头蛇,你们毕竟是大楚国的人,在这大越国跟本地人起争执——就算是赢了又怎么样呢?仙人不会喜欢动辄跟人争闲气的徒弟的……”
  “那仙人就喜欢他们?”陶土不肯善罢甘休,继续追问,“难不成你们这里的仙人也是专门收邻居乡亲,不问品性才能的?”
  “少说两句吧。”见店小二一脸为难,吴解淡淡地说,“我们是来求仙的,又不是来斗气的。省点精神去寻访仙缘才是正路,难道杀了魏家全家,就能得到仙缘吗?”
  他的话音很平淡,但言语中自然有一股杀气流露出来,店小二闻言顿时额上就出了冷汗,也不敢搭话,急急忙忙引着他们去了二楼,住在距离楼梯最远的两间。
  等到二人进了房间,安顿下来,这位活络健谈的店小二就急急忙忙地告辞,活像背后有老虎在追他似的。
  只是他并不知道,吴解刚一关上门,就再也维持不住脸上那副冷冷淡淡的强者风格表情,钻到天书世界里面哈哈大笑。
  “茉莉,你的办法真的很好用!”他笑了半天才停下来,得意地对茉莉说,“适当地装个酷,效果一流啊!”
  “那是当然!这可是你当年的招牌表情,一旦你露出这种表情,那就是准备要动手杀人全家或者抽魂炼魄什么的,这时候大家在你面前连气都不敢出,只恨不能变成一颗灰尘赶快掉到地上看不见……”
  听着茉莉与其说是恭维不如说是讽刺的话语,吴解原本得意的笑容变成了苦笑。
  按照茉莉的说法,这表情只怕欠揍多过可怕,用来吓唬那些弱小者倒也罢了,要是不小心在强者面前摆出这副嘴脸来……
  于是暗暗决定,以后少用这个很可能超级欠揍的表情!
  这个时候,茉莉还在滔滔不绝地赞美神君,神态之虔诚言语之真挚,令人联想到被邪教洗脑的狂信徒。
  吴解叹了口气,将目光转向正在和傀儡卫疏交手的杜若。
  “她这次已经跟卫疏打了多久了?”
  “大概三个时辰吧,看样子也快要输了。”茉莉知道吴解不喜欢她太多地谈论昔年神君的事情,乖巧地跟着转换话题,“说实话,无论是练武的天赋还是刻苦的程度,她都要胜过师傅你。仅仅三个多月就掌握了南华水剑的剑意,这成绩就算在当年咱们门派里面,也算是基本合格了。”
  吴解点点头,看着同样施展南华水剑,剑光层层叠叠化作波涛,竭力抵挡卫疏犹如山洪暴发一般攻势的杜若,欣赏之余也不禁十分惋惜。
  两个人是一起向傀儡卫疏学艺的,可吴解只能做到凭借自身的武功在它面前抵挡一段时间,杜若却将南华水剑给学会了,甚至于领悟了剑法的精要,掌握了属于自身的“水之剑意”。凭借这份天赋和刻苦,如果她没有死的话,就算没有什么奇遇,迟早也会以武入道成为一代宗师!
  可惜世上的事情是不能“如果”的,死了就是死了。现在的杜若虽然本领高强,但终究只是孤魂野鬼。
  在长宁城内学武的时候,他曾经请教过万寿观通明阁的长青子,得知这个世界存在着所谓的“幽冥”,死者的魂魄如果没有特殊的力量保护,七天之内就会被吸入幽冥。然后通过不知名的途径去轮回转世。
  若是没有天书世界的庇护,任凭杜若有再大的本事,也只会无可奈何地被冥冥中的力量拉到幽冥世界去,重新投胎转世,忘却一切。
  他一边惋惜,一边又在暗暗警醒。
  求仙之路绝对不会是一帆风顺的,杜若这样的人才,只因为一时失察就被害送命,他纵然有天书世界作为后盾,也要多加小心,以免被人算计。
  古人有云,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仙路艰难,的确是应该谨慎一些才对。
  “茉莉,谢谢你上次对我的提醒。”想到这里,他低声对茉莉说,“虽然我不赞成你那种过分凶残和自私的想法,但你发现那个船工在暗中注意我,就立刻给了我提醒——这很好,谢谢你。”
  这突如其来的感谢让茉莉为之一愣,等回过神来之后,一张小脸顿时就红了,甚至连头顶微微弯曲的耳朵都变得通红。她慌慌张张地挥着手,语无伦次地说着诸如“不用谢”、“这是我应该做的”之类的话,整个人却已经因为超乎想象的高兴而飞了起来。
  接下来的几分钟,她就在天书世界里面飞来飞去,发出各种意义不明的欢呼,看得出来高兴到了极点。
  这既让吴解也感到很高兴,也让他暗暗的有些愧疚,反思自己平时是不是对茉莉太严厉,是不是不够亲切不够温柔。
  毕竟……无论活了多久,她也不过是个小女孩罢了。
  想到这里,他就没有打扰茉莉的欢呼,悄悄地离开了天书世界。
  回到现实之后,他整理了一下衣衫,然后带了点钱,没有叫醒因为旅途疲惫已经呼呼大睡的陶土,一个人来到了客栈楼下。
  客栈的楼下是个小酒楼,勤快的店小二正在擦着楼下大厅的桌子,一边擦一边哼着小调,显得很快活。
  “小二哥怎么称呼啊?刚才走得匆忙,忘了请教,还请不要见怪。”
  “吴公子您太客气了!小的姓李,您叫我小李就是。”
  吴解眉毛一挑,笑着问:“姓李?莫非是叫‘李逍遥’?”
  “咦?吴公子您怎么知道的?”李逍遥吃了一惊,疑惑地问,“小人这贱名怎么能传到您这样本领高强的人物耳朵里面的?”
  吴解愣了一下,忍不住哈哈大笑。
  “巧合,巧合。我以前听过一个故事,讲的是一个叫李逍遥的店小二立志成仙,后来偶遇奇缘练成飞剑之术,行走江湖创下一番事业……见小二哥你姓李,就忍不住问了一下。”
  “哦……那我爹多半也听过这个故事,所以才给我取了这个名字。”李逍遥笑呵呵地说,“不过我可没那么大的雄心壮志,我只要一辈子安安稳稳过太平日子就行。”
  吴解点点头,又问:“令尊是这客栈的主人吗?怎么没看到他?”
  “我爹去武安县进货了,这段时间客人多了许多,一些以前不怎么用的房间都要清理出来,所以他去买一些新的被褥……我们做客栈的,讲究一个‘宾至如归’,让客人住舒服了,是应尽的本分。”
  双方正在闲聊,门外突然传来了马蹄声,紧接着一个人影走了进来。
  “小二,住店。”那人冷冷地说,“帮我照顾马……顺便替我打听一下有没有人愿意买马,我用不着它了。”
  这声音有几分耳熟,吴解转头看去,果然正是路上见到的冷面剑客解铭寰。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