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1章 受辱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你怎么又来了?不是说了,你以后别再踏入我家的门吗?一个农村出来的土包子、穷山沟里的废物,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是个什么东西。我家瑶瑶,能是你这癞蛤蟆可以想的吗?”
  一名穿着黑色汗衫、肚腩鼓出的妇人一边呵斥着,一边拿着拖把,将楚南往外赶。
  “林阿姨我这就走,这就走。”
  楚南脸上显出了几分惶恐之色,连连后退,避开那妇人拖把的攻击。
  拖把的把柄很长,坚|硬的实木在这彪悍的妇人手中,挥舞得‘呼呼’作响,蕴含着劲力的木柄砸在楚尘的头上,他却不能还手,只能以双手护着头。
  可即便如此,他依然被打得非常的狼狈。
  “妈,你怎么能这样,楚南虽然是农村来的,但对我真的很好,而且他说了,他在修炼一种神秘的功法,马上就要成功了,成功之后,就可以挣大钱了。”
  这个时候,一名穿着浅蓝色的连衣裙的少女从房间里走了出来,急忙拉着这中年妇人。
  “一边去,就这种骗子瑶瑶你也信?神秘功法?你|妈妈我还是天极派外门的记名弟子呢,跟着天极大师展示‘隔空打牛’的功法的时候,还不是主动的‘演’,装作被打得很痛的样子!告诉你,瑶瑶,什么功法什么的都是假的。即便是真的,就这种小土鳖,也配有机缘有资格修炼?”
  中年妇人语气里满是轻蔑之色。
  “林阿姨,您可以侮辱我穷,我挫,但是却不能说我是骗子。”
  楚南捂着都已经被打得起了包的头,心中有些愤怒,辩解道。
  “不是骗子?那你还真有神功在身了?来,将这拖把掰断,就算你真有功夫在身。你和瑶瑶的交往,那我也会考虑的。”
  中年妇人轻哼一声,将拖把往楚南身上一扔。
  上面的水渍,溅了楚南一身。
  楚南慌忙接过拖把,但是反应还是慢了一拍,拖把掉在地上。
  楚南弯腰去捡,但是这时候,中年妇人却忽然冲了过来,一脚踩在了楚南的颈部,猝不及防之下,楚南被一下子踩在了地上,脖子都出了‘喀嚓’的响声,显然是颈骨被伤到了。
  楚南额头上立刻渗出了汗水,他被踩在地上,像是一只狗一般,完全没有办法挣扎了。
  他的整个身体,仿佛一下子失去了力气――很显然,这中年妇人是故意的!而且,她哪怕仅仅只是天极派的记名弟子,还是有那么几招手段的,不然,以楚南的反应力,也绝不可能无法反应过来。
  “瑶瑶,看到了吗?拖把都接不住,更别说掰断了。他手脚虚浮无力,四肢僵硬,根本不是什么有能力的青年。什么修炼八年神功,呵呵,连你|妈妈我这个在武馆做清洁的,都打不过,这种又穷又挫的土鳖,你找了做什么?你再想想,武馆里的张泰成,他不仅家里有三套房子在市区最繁华的位置,还有一幢别墅呢。你们要是在一起,你根本不需要为吃喝拉撒而担心,想买什么,以泰成的豪爽姿态,也绝不会舍不得的。”
  中年妇人说着,看了看徐瑶的脸色,见徐瑶并没有生气,反而多了几分犹豫之色,心中也欣慰了不少。
  只要有一点怀疑,就好了。
  中年妇女趁机又说道:“瑶瑶,你是城里人,是公主。而这农村的小伙子,不比以前,以前,不得不说我们那个年代,农村出来的小伙子都还算质朴,可现在,时代不同了。现在网络达,坑蒙拐骗的多的都是像是眼前这楚南一样的农村人。没家庭,没有文凭,又不想努力奋斗,以为光凭几分颜值和哄骗的手段,就想成为城里人,呵呵,瑶瑶你太年轻看不清,但是妈妈的眼睛可厉害着,你什么时候见过我吃亏的了?”
  徐瑶脸上顿时更多了几分犹豫之色。
  “还有,你现在还在上学,他就想着怎么你了,你没有想想你的未来?将来你的同学们都在谈论着奢侈品,在谈论着国外度假旅游,吃着哈根达斯带着几克拉的钻戒,每天美容会所做spa之类的,而你,却在农村里,当个黄脸婆,面朝泥土背朝天的插秧割稻谷?你不要脸面,妈妈我还要呢!我林玉梅的女儿,不说要嫁多么了不起的男人,但是却绝不是这种小痞子一样的小农民!”
  林玉梅说话之间,脚还踩在楚南的脖子上,并没有松开。
  楚南的脸都有些青紫了,话也说不出来。
  他倒在地上的时候,目光很清楚的看到了徐瑶眼中的犹豫之色,看到了徐瑶脸上的迟疑之色。
  那个曾经在大苍山里迷路而差点儿被狼吃掉的美丽善良少女、那个一口一个‘楚南’的乖巧可爱少女的形象,在此时,在楚南眼中崩塌了。
  过去的经历,就仿佛一个凄然的故事,在此时,林玉梅的一脚之下,支离破碎。
  呼吸都有些窒息,意识都有些迷离,这时候,再这样下去,楚南知道,他会被林玉梅活生生的踩死。
  但,林玉梅显然知晓分寸,在关键时刻,收回了她粗重的脚。
  她双手叉腰,鼓出的肚腩像是怀有三个月的身孕。
  “楚南,念在过去你对瑶瑶有过一些帮助,这一系列的事情,便也到此为止好了。瑶瑶有她自己的圈子,有她自己的选择。你们终究不是一个世界一个等级的存在。古时候也讲究门当户对,现在也同样是这样。你一没文凭,二没家世,三没工作,更重要的是你还是偏远的贫困的大山里的,你父母早逝,没留给你任何家产不说,反而还留了个残疾的妹妹拖累着……你拿什么给瑶瑶幸福?
  最新款的水果手机,七千八一部,你就是种田一年,能买得起一部吗?这还仅仅是一部手机。现在的生活,那是要讲物质的,很多幸福,都建立在物质上,没有物质,谈什么幸福?不要觉得很现实,楚南,你爸妈是乡下农民,死得也早,他们或许一辈子都不会懂这些,但是阿姨我今天就免费教教你这些,让你清醒一些。让你在做一些美梦的时候,不妨先撒泡尿照照自己是什么德行先。”
  林玉梅傲然说道。
  这种话语,很显然,对于年轻人的杀伤力很大。
  但,她却毫无顾虑,也没有任何忌惮之意。
  小农民而已,踩就踩了,羞辱就羞辱了,谁让他吃了熊心豹子胆,打自己宝贝女儿的主意?
  真要是家财万贯的富二代,林玉梅也就不那么计较了。但眼前这小子,大山里来的小土鳖,有什么前途可言?
  女儿跟着这种土著,她林玉梅会被邻居们亲戚们笑死的,这让她的面子往哪儿搁?
  “林阿姨,我才二十岁,您就这么肯定我以后一定没出息?”
  楚南脸色黯然,大脑也是一片空白,却依然很坚定的反问道。
  “你这种,我见的太多了,哪怕是这次受到刺激,最多三两天也就恢复了本性,没什么魄力的。将来呢?要不就是受不住打击自暴自弃甚至于自杀,要不就成为一些性格扭曲的极端的犯罪分子中的一员――至于出息?抱歉,我真没看出你能有什么出息。算了,我也不打击你了。现在,我与你平心静气的好好谈谈。之前要与你这么谈,你还是会像前几次一样,不会听进心里去的。现在,我相信,你可以听进去了。”
  林玉梅语气淡然,神态依然很是不屑一顾。
  她是不愿意与这种小农民多说的,但,她不想因为这件事的处理,与女儿之间产生隔阂,导致母女关系变生疏。
  楚南沉默了起来,他很想反驳,他也很想听一听,徐瑶有什么‘看法’,但,他终究什么都没有说。
  即便说了,又有用吗?
  没有能力,尊严就要被践踏。
  “我能看出,你还是比较喜欢瑶瑶的,但喜欢,不一定是要得到,更不是要将她囚禁到大山深处里,稻谷田里,棉花地里。你可以将她当金丝雀,养在别墅里,豪车里。人轻言微,人穷志短。穷人到了很多地方都是被嫌弃被轻视的,你可以承受这些白眼,你也可以厚脸皮一点儿不在乎,但是我女儿,不能。为了瑶瑶的幸福,你就伟大一点好了,和她分开吧。”
  林玉梅语气低沉了几分,话语里,也已经蕴含着明显的警告之意了。
  楚南的心,如坠冰窟。
  如坠冰窟的心态,不是因为林玉梅的态度,而是因为,徐瑶在最开始说了一句话象征性的制止话语之后,就一直默默的旁观着――哪怕是,他差点儿被踩死,她也没有求情半分。
  这是一件,何其悲哀的事情。
  楚南的心中,一片悲凉,现在,不是他放弃或者不放弃了,而是,那份源自于徐瑶对于他的感情,信任,在这简单的事件之中,直接被粉碎了。
  感情?
  不堪一击!
  脆弱得,像是一块玻璃,一个拖把,就可以轻易砸碎。
  “怎么,还不想放弃吗?”
  林玉梅见楚南脸色复杂,目光却还一直落在徐瑶脸上,心中也不由有些生气。
  “另外,你这种父母死得早的,妹妹又丑又有残疾,性格也一定有极大缺陷!我之前说你会成为犯罪分子,其实也基于这一点,但是没有太说明而已,你既然不知好歹,我也就明说了,光是这一点,想和瑶瑶在一起,做梦!”
  林玉梅冷声呵斥道。
  这一句话,如一道惊雷,响彻在了楚南心中。
  他‘呼’的一下子站了起来,脸上带着冷漠与疯狂之色的盯着林玉梅,喝道:“林阿姨,你侮辱我,我可以认为这是对于我的不认可,提及我父母早逝虽然话不好听但也是事实,我也没说什么,但是这种侮辱我父母、妹妹的话语,怎能从您一个长辈的口中说出?”
  “哟?怎么激动了?想打我?瑶瑶,看看他这德行,这就是你看上的男人?现在还没结婚呢,就敢这么呵斥你老妈,结婚了,要是修炼出了那什么神秘的功法,岂不是要将你老妈打死!”
  林玉梅戏谑道。
  “楚南,怎么和我妈妈说话呢?!你难道没一点儿教养?”
  徐瑶轻声说道,她的秀眉蹙起,显然已经不高兴。
  “你|妈是妈,我爸妈就不是爸妈?好了,我知道你们的态度了。抱歉,打扰了。我们分手好了。”
  楚南语气淡然,坚定。
  这时候,他看到,林玉梅脸上显出了满意之色,痛快之意。
  他装作没有看见。
  事实上,到这一步,纠|缠下去,还有必要吗?
  这次,之所以前来,也仅仅是因为徐瑶说她有些头疼不舒服,他来看看她,顺便准备尝试运用‘性光五行针’的神秘医术,检测一下徐瑶的情况罢了。可惜,他修炼了八年的神秘功法,一直没有入门,这神秘医术,也就无法施展出来,但是他已经给出了一些简单的治疗措施,帮徐瑶缓解了病情,并让徐瑶安然的休息入睡了。
  正准备离开的时候,被已经回家了正在拖地的林玉梅抓了个正着,才有了先前一系列的事情。
  “对于我而言,没有开始,也谈不上分手,我只是将你当成一个……普通朋友罢了。”
  徐瑶淡淡说道。
  她已经接受了她母亲的观点,也知道,当初因为楚南赶走了恶狼、带她离开了迷路的大山,心中存有好感,以及对于大山里的农村有些好奇,才有所交往。
  但实际上,她其实也已经有了很多的考虑,只是这些考虑,没有说出来罢了。
  这次母亲这么一闹,她反而也释然,并将这个‘伪善’、‘淳朴’的骗子彻底‘暴露’了。
  这样一来,倒是也挺好的。
  “呵呵,那看来,还真是我自作多情了。后会……无期吧。”
  楚南叹息了一声,转过身,身影有些凄然的离开了林玉梅的家。
  他离开之后,远远的还隐约听到林玉梅和徐瑶说话的声音。
  “你泰成哥来看你了,在豪言大酒店订了包间,瑶瑶你打扮一下,我们过去吃饭。一会儿,他会开车过来,最新款的奥迪r8,两百多万呢!”
  林玉梅说道。
  “泰成哥又买新车了?”
  徐瑶有些惊讶的声音传了出来。
  “当然,如果你和他交往,他也会为你买一辆的。”
  “那怎么好,毕竟我和他也不是很熟悉。”
  “多在一起玩耍,就熟悉了,年轻人嘛,而且他为人虽然有那么点儿花心,但是对你可是真心的,每次过来,诚意满满……”
  “妈妈,他什么时候来?会不会知道我和楚南有交往。”
  “快去化妆吧,他一会就来,不然妈不会提前回家打扫了。至于那什么小农民,没出息的垃圾,以后都不要有来往了,什么东西嘛。”
  “嗯。”
  ……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