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差点活不过三集的调料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咦,这个世界有个漂亮的小姐姐刚死,尸体还是热乎的呢。给你世界的剧情和这个小姐姐的记忆,快看看。”
  小萝莉小手一挥,唐言的脑海中就多了一段剧情和一段记忆。
  她赶忙查看起来。
  这已经是她看的第5段剧情了。
  小萝莉给她的剧情和记忆,由于天道的压制,不能带到小世界里。只有自己先熟悉一遍,再穿越过去,才能保存这些记忆和剧情。
  可是她熟悉剧情的这段时间,小世界里适合的身体,不是被火化了,就是被人发现已经死亡,变得不适合。
  “完了,那个小姐姐的尸体被她的丫鬟发现了。完了,灵棚都搭起来了。唉,我们换下一个吧。”小萝莉叹了口气,没想到刚一开始就遇到了难题,好麻烦啊。
  唐言看小萝莉兴致不高,一副消极怠工的样子,马上鼓励道:“别气馁,接下来的世界我先看主线剧情,只要主线剧情看完了,原主的记忆看不看都没关系,成功率肯定会大大上升!来吧,我们继续!”
  这两人一个打了鸡血,一个特别佛系。做的事,说的话,完全和身份反了过来。
  又过了两分钟。
  小萝莉再次甩给了唐言一份剧情和记忆。
  唐言赶快打开主线剧情看了起来。
  当唐言走马观花般,用了几分钟,看完了长达十几年的主线剧情后,小萝莉的声音再次响了起来。
  “尸体又要被发现了,现在穿越可以吗?”
  虽然原主的记忆还没查看,但唐言毫不犹豫的点了点头。
  “行!”
  瞬间,唐言感觉仿佛天旋地转般,眼前一片五彩斑斓。
  这就是灵魂穿越的感觉吗!
  唐言在心中握了握小拳头。
  她一定要在小世界里混的风生水起,完美完成卖手机的任务,帮助小萝莉人前显圣!
  ——————
  夏日的骄阳炙烤着大地,阳光晃得人眼睛都睁不开。
  田里的秧苗,被太阳照得有些蔫。
  田边的柳树旁,系着卸下犁耙的老黄牛。在夏日的知了声中,慢悠悠的啃着青草,一派悠闲的样子。
  时不时的有微风拂过,吹动柳树的枝条,树影晃动间,也为炎热的夏日带来了一丝难得的清凉。
  好一派平静的乡间景象。
  可这种平静,对大柳村来说却不正常。
  此时虽然不是农忙时节,但除草捉虫的活一样不少。平时田里应该有村民,穿着短打卷着裤腿,在天上挥汗如雨的劳作着。
  可今日,所有村民都聚集在了晒谷场,围在一起,不停的窃窃私语。
  而在晒谷场的中心,有20多个盔甲分明的士兵,不停的走来走去,盔甲相击间,发出铛铛的声音。
  即使是炎热的夏日,太阳正当空,依然多了几分冷肃之意。
  这些兵卒,有的提着长刀,有的拿着干柴,有的则是在青天白日之下举着火把,把一个台子围了起来。
  而台子上,立着一个巨大的木桩子。
  此时正有一个头发凌乱,形容狼狈的少女,被绑在桩子上。
  少女的身材瘦小,愈发衬得身后的木桩子十分高大。
  这时,一个身材高大,穿着云锦长衫,文士打扮,一看就气度不凡的青年。从身旁的士兵那里,接过一个火把,缓缓的站起身来。
  简单的一个起身动作,立刻吸引了所有村民的注意。
  迎着众人的目光,名叫刘季的青年伸手指着被绑着的少女,对着村民们朗声道。
  “这妖女,乃是山上的野鸡成精,虽法力低微,但手段不少。她幻化出来的手鸡,就是此妖用来吸食大家精气的魔物。”
  村民们虽然早就隐隐听说过,但此时在刘季口中得到了证实,一个个都吓得面无人色,瑟瑟发抖的看着被绑起来的少女。
  刘季微微一笑,朗声安抚着大家。
  “不过大家勿怕,我乃京城人士,家中长辈与白云观的道长乃旧识,从小也对这些玄妙之事略知一二。像鸡精这样法力低微的小妖,只要一把火就能烧掉。只是大家已经被吸走了部分精气,以后恐怕会病痛缠身,倒是有些麻烦。”
  村民们顿时慌了。
  有那年纪大的,顿时开始吵嚷,怪不得最近他哪哪不舒服。
  还有不少中年妇人,抱住身边的幼童,痛呼我苦命的孩儿。
  等大家发泄一阵,刘季才开口。
  “我倒是有一法,只要收集齐鸡精幻化出来的所有魔物,由在下带回京城交由白云观道长,施法释放其中精气,这些精气自然会回到诸位体内。只是,这鸡精幻化出的魔物有些奇异,若是少了一两个,怕对施法不力,不能释放出全部精气。”
  听了这话,村民们纷纷跪地求刘季帮忙。
  刘季笑着扶起众人,一派如沐春风的样子。
  双方感谢了几个来回后,村民们纷纷回家,找出刘季口中的“魔物手鸡”。
  村长还招集了几个德高望重的老人,挨家挨户的去统计,生怕落下了一个魔物,影响了全村人。
  不多时,刘季的脚边,魔物就堆起了一个小山。
  刘季瞟了一下脚边魔物的数量,微微点头,这才把众人的注意力重新引到绑着的少女身上。
  村民们看着被绑着的少女,群情激奋的喊着
  “烧死鸡精,烧死鸡精!”
  而被绑着的少女,不是别人,正是誓要在小世界干出一番成就的唐言。
  唐言:“……”
  都说只有取错的名字,没有叫错的外号,诚不欺我啊。
  她“糖”“盐”,再配上个鸡精,够做绝大多数菜了,真不愧是调料。
  唐言艰难的动了动被绑的生疼的双手。
  对不起,混成这样,她给穿越者丢脸了。
  其实刚穿越到这个小世界的时候,虽然也很惨,但没有现在这么惨。
  原主是个被饿死的孤女,唐言穿越过来后,没钱没力气,和周围的村民也不熟。
  她也想过先发展发展自己,再开始卖手机。
  但在村子里找不到发展自己的机会,也没有体力走到镇上。
  至于去镇上的牛车,不说唐言有没有坐牛车的钱。就算能想办法混上去,最近一班牛车,也要等半个月后的大集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