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林家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唐言在APP上选择了一个套装,答了一道难度不小的高数题后,身上就开始发生变化。
  本来破破烂烂都是血迹脏污的麻布衣服,变成华丽的云锦长袍。空无一物的手中,多出一把,刻着精致花纹,镶着名贵宝石的黄金长剑。
  这正是那套手持华丽黄金长剑的男装。
  不过换装游戏换的只是服装,身高和相貌还是唐言原本的样子。
  相貌改不改变无所谓,唐言关键想看看性别会不会改变。
  她的手在胸前摸了摸,摸了好一阵才反应过来。原主本来就是一马平川的,只摸前胸判断不了性别。
  她略微怀念了一下自己曾经的34C,手就向下摸去,随即却像触电般迅速收了回来。
  换了男性套装后,果然性别是会改变的。
  这对唐言来说是个好消息。
  万山这个土匪窝,虽然有情有义,但毕竟里面都是土匪,五大三粗的汉子居多。
  以女性的身份当首领。和先以男性的身份当上首领,等处出情谊后,再恢复女性的身份。两者的难度绝对不可同日而语。
  若第2种方式是困难模式的话,那直接以女性身份当首领,绝对是地狱模式。
  唐言虽然头铁,但不是个受虐狂。同样的一个目标,能用相对简单的方式达成,最好不过了。
  她心情不错的挥了挥手中的长剑,又有了个意外发现。
  虽然手臂上的伤还在,依然疼痛。但力气似乎大了许多,对手中的剑还有一种如臂指使的感觉。
  莫非换装后,还能获得原套装人物的一定身体属性。
  唐言忍着疼痛,试着挽了几个剑花,发现动作行云流水,一点儿不像第一次接触长剑的样子。
  不愧是魔改,竟然还能增加战力,太流弊了!
  有了魔改后奇迹暖暖的辅助,唐言对干翻刘岩安,又多了好几分自信。
  她把华丽长衫里,自己原本的破旧麻布衣服全部脱下来,撕成一条一条的,把手中骚包耀眼的长剑包裹起来,不露一丝光华。
  又用剩下的布条,把长剑绑在身后,在胸前系了个蝴蝶结。
  就见一个面容黑黄,有些清瘦,但气质不错,穿着华贵的小少年,背着一把差点比他还要高的长剑。
  长剑上刻意缠绑着破旧的布条,就像是一个伪装非常拙劣,不谙世事的富家少爷,天真的想要脱离家庭,去外闯荡江湖一般。
  唐言对着地下的积水照了照自己现在的样子,满意的点了点头。
  不错,要的就是这种效果。
  她迈开大步,微扬着头走出了巷子。
  一个充满沧桑感的古代街道,顿时出现在唐言眼前。
  街道上,有穿着文士长衫的读书人,有粗布麻衣的普通百姓,也有少数衣着精致的有钱人。
  眼前的景象算不上繁华,但勉强能称得上一句热闹。
  唐言走在其中,衣服过于华丽,背着的剑又过于破烂,回头率很高。
  她没有理会其他人注意的目光,像一个好奇宝宝一般不停看着道路两旁的店铺,更加像一个偷跑出家,不谙世事的小少爷了。
  不远处有几个贼眉鼠眼的汉子,看着唐言窃窃私语。
  唐言换了套装后,个人实力有所提升,五感也灵敏了不少。
  她早就察觉了不怀好意的几人。
  但她心中自有计较,像没有发现一样,继续一边往前走,一边看着两旁的店铺。
  突然,唐言顿住脚步。
  她要找的店铺,找到了!
  就见前方20米远的地方,有一个装潢气派的铺子,上面写着4个大字。
  “林记当铺。”
  这林记当铺,是惠阳县当地最强的豪绅林家开的。
  唐言之所以知道这些,自然是因为原著的内容。
  重生回来的刘岩安,来到封地惠阳县后,与主管当铺的林家二少爷关系一直不错。
  后来时机成熟,刘岩安对林家二少爷袒露了自己的野心。
  在刘岩安的帮助下,林家二少爷干掉了自己老爹,也就是当时的家主,成为了林家的掌权人,也成为了刘岩安的钱袋子。
  在刘岩安发展势力的初期,林家又提供钱,又提供人才。
  虽然后期时,刘岩安不再缺钱,林家的那些人才又不是顶尖,只是中坚力量,慢慢的作用越来越有限,远离了刘岩安权利集团的中心。
  但最初刘岩安能发展的那么快,和林家的全力帮助绝对分不开。
  没了林家的钱和人,还有在当地的威望。刘岩安想全面控制自己的封地,都要花上好几年的时间,更不用说发展军事力量了。
  若是想在惠阳县给刘岩安埋下个大雷,从林家下手,虽然难度高,但收获绝对大。
  唐言停下脚步,装作对路边摊贩卖的竹编小鸟很感兴趣的样子。
  她一脸惊奇的指着惟妙惟肖的竹编小鸟,对着看上去四五十岁的摊主夸赞道。
  “这小鸟真是绝了!给我来10只!”
  说着就侧身向右手的袖子里掏去。
  就在这时,刚刚看着唐言贼眉鼠眼的几个汉子中的一个,突然出现,撞在唐言身上。
  唐言哎哟一声被撞倒在地,整个人向后滑了半米。两只手臂在地面上被摩擦了一阵。
  她抱着手臂痛呼。
  “好痛啊!”
  撞了她的那个汉子神色微微一变。
  刚刚他竟然失手了,没摸到钱袋。
  不过他们这样的江湖老手是不会慌的,还有第二个计划。
  就见汉子也向后一倒,抱着右腿痛苦的干嚎。
  “你这人怎么突然转身!撞死我了!我的腿啊,本来伤都好了。被你这一撞,新伤加旧伤,怕是要废了!”
  唐言仿佛很惊慌般,不顾手臂的疼痛站了起来。
  她看着地上的汉子猛摇头。
  “不是不是,明明是你撞的我!”
  这时另外几个汉子也冲了过来,一人抱住在地上哀嚎的同伙,剩下的几人团团把唐言围住,凶神恶煞道。
  “你撞了人还敢不认!快赔钱,我们哥几个可不是好惹的!”
  唐言一副被吓到的样子,嗫喏道:“多少钱?我从家里出来,没带太多钱。”
  几个汉子相视一眼,露出得逞的微笑。
  一人看着唐言,像看着马上要被吃掉的小白兔一样,伸出一个手指,一脸凶恶道。
  “没有二十两银子,老子就把你的腿打断,赔给我兄弟!”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