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陈年旧账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黄若文七年前作为工部侍郎,被派到江北督建堤坝,与当地知州狼狈为奸,贪污了大半数修河坝的银子。导致新加固的堤坝不过是个样子货,外表看上去新,但实际作用没比以前老旧的堤坝强多少。
  第一年夏天,由于风调雨顺,堤坝没有出现问题。
  但第二年的时候,下水量大增,发了一次小洪水。
  由于洪水不算严重,原先老旧的堤坝就能拦住,大部分地方都没发生问题。
  但江北治下的左阳县,原本老旧的堤坝基本不能用了,新修的又没有实际作用。于是河坝决堤,淹没了大量良田,百姓伤亡严重。
  活下来的百姓,也面临着流离失所,要当流民的境地。
  黄若文和江北的知州联合在一起,把责任全推到了左阳县县令身上。说是左阳县县令中饱私囊,只有那一段河堤质量有问题,才导致洪灾的发生。
  帝王震怒,诛了左阳县县令的三族。
  而当时的左阳县县令,正是万山首领郭江的好兄弟陆达。
  郭江出生于一个颇有钱财的乡绅之家,从小习武。
  长大后为人仗义,广交朋友,十里八乡的颇有美名。
  郭江为了替好友报仇,找不到远在京城的黄若文,于是就杀上江北,一刀砍了知州的头颅,之后带着一家老小向北逃去。
  只是在逃亡的路上,家人死得死伤得伤。直系亲属全被追兵杀了后,郭江没了护送亲人们的必要,于是准备回身与身后的追兵杀个你死我亡。
  这是郭江曾经交过的好友中,有那讲义气的前来相救,带着郭江和郭江所剩不多的族人逃进了附近的万山。
  万山上本来有一伙靠打家劫舍为生的小山匪,不过是一个照面,就被郭江和郭江的好友打趴下收归囊中。
  后来凭借着万山的地势险要,硬生生的把追兵都打没了。
  后来新的知州上任,郭江的事就不了了之。
  接下来的5年时间里,好友们以郭江为首,慢慢发展万山。
  把附近饱受当地官吏欺压的好汉们,都收归到万山的队伍中。
  万山越来越强大,名望越传越远,渐渐的还有不少人主动来投。
  甚至还有一些在军营和朝堂中饱受欺压,命悬一线的大小官吏,也会主动投入万山门下。
  如今的万山,可以算是整个江北,甚至全国!最大的一伙山匪势力了。
  而5年前被追的如同丧家之犬的郭江,已然成为了令人闻风丧胆的土匪头子。
  不过他一直没有忘掉对黄若文的仇恨。
  黄乐文不止害了他兄弟,还间接害得他妻离子散。
  于是得知黄若文要回乡奔丧的消息后,一直密切关注,寻找下手的机会。
  知道了黄若文要从惠阳县前往洋河县,途经万山地界。
  于是他带了2倍于镖师的精英人马,来围堵黄若文,就有了唐言现在看到的这一幕。
  不过唐言却摇了摇头。
  万山上虽然也有谋士,但人数少,山上还是莽夫居多,谋士们根本劝不住那些憨货。
  她看过世界剧情,知道郭江这次是中计了。
  黄若文是个老狐狸,前任江北知州是怎么死的,他一直没忘。也知道那个罪魁祸首现在成了万山的头领。
  虽然不确定万山头领还会不会还记得他,但保险起见,黄若文早在镖局出发的时候,就偷偷下了车,带着儿子和亲信绕小路骑马前往洋河县。
  而坐在马车里的中年男人和小少年,不过是黄若文找来的替身罢了。
  但是为了不露太多马脚,另一辆女眷马车里的4人,却是黄若文真的小妾和女儿,只不过这4个无辜的女人,不知道自己被丈夫/父亲半抛弃了。
  唐言有些恍然大悟。
  怪不得女眷的马车里总是在唠家常,气氛很正常。
  而中年人和少年的马车里,两人一直闭目养神,基本一句话都不说,显得很疏远呢。
  还以为是古代讲究严父,导致亲父子间才不够亲近,原来是根本不是亲父子啊!
  所以今天无论郭江带多少人来,都肯定报不了仇了。
  只是在原剧情中,郭江不仅没报了仇,还因为报仇心切,被黄若文留下来的好手,一箭射穿了胸膛。
  被人带回山上后,昏迷了一天一宿就彻底死亡。
  而继任者孟松书,出身正统,因为家中妻子被某个官二代欺凌,才不得不反杀对方,投入万山。
  不过此人由于出身正统,一直觉得当山匪不是这么回事儿。
  所以当身份正统的刘岩安对其抛来橄榄枝的时候,就极力劝说其他兄弟和他一同投入刘岩安门下。
  可以说刘岩安能收复整个万山的势力归他所用,最大的功臣就是孟松书。
  现在孟松书在山上的威望虽然远不如郭江,但也是数一数二的,若郭江一死,下一任首领必是他。
  所以对于唐言来说,郭江活下来绝对利大于弊。
  她必须要救人了。
  在目前这种乱局中,唐言就算站出来,告诉郭江马车里的人不是黄若文,郭江也不可能信,一场战斗依然必不可免。
  既然场面注定要混乱起来,想要救人,那就必须要有武力值。
  唐言想到换上黄金宝剑的男装后,她的力气和五感全面提升,能达到比正常成年男人还要强一些的战力。
  黄金宝剑只是装饰品,而另一套男装的大砍刀,可是正正经经的战斗兵器。
  换成拿着砍刀的男装后,她的战力,会不会提升的更多?
  时间紧迫,唐言当机立断,飞到附近的丛林里,换上了拿刀的男装。
  很快,一个10多岁的小少年,身穿细甲,拿着一把类似青龙偃月刀,刀把很长,刀身也不短的大刀,凭空出现在黑夜的丛林里。
  由于唐言身形没有发生变化,但刀却是按成年人的比例来的。
  所以这刀,比唐言要高出好多。
  她试着挥了挥刀,只感觉这看上去分量不轻的大刀,挥起来竟意外的得心应手。
  她又试着挥出去两拳,明显能听到呼呼的风声。
  本来,她的力气增大了好多!
  唐言感觉,自己现在的战力,可能已经达到万山上的平均水平了。
  至于具体战斗力如何,还要一会具体一试。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