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派杀手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由于唐言前期基础打的好,万山大军的铁蹄势如破竹,很快就占据了大半江山,并且前进的势头半点不减。
  面对如此强敌,朝廷想硬碰硬肯定做不到了,只能想点极端的手段。
  比如派高手暗杀。
  最初朝廷派出的高手,暗杀的目标是刘岩安。
  不过很快,皇帝就弄明白了,自家弟弟不过是个傀儡,万山军的真正掌权人是唐言。
  于是很长一段时间,隔三差五皇帝就会派杀手前去暗杀唐言。
  只是唐言这货也不是吃素的,目前还没有一个杀手能近得了身。
  皇帝意识到对方的强大,就换策略了,以大代价找来了一个高手。
  对外宣称这位高手是使者,带着朝廷的诚意,向万山军的唐元帅求和。
  而名义上是使者,实则是杀手的这位高手。是在绿林上极其有名望,擅使快剑的卫耿羿。
  卫耿羿对朝廷的纷争不感兴趣,但皇上对他实在太好了,礼贤下士到了极点。
  他随便称赞一句皇宫里养的鱼都挺好看,第二天全皇宫的鱼就都被捞了上来,送到他的寨子里。
  正是因为这份情谊,让他不好意思说出拒绝对方的话。
  不就是杀一个元帅吗!
  虽然杀完不一定能跑得掉,但杀了对方还是没问题的。
  士为知己者死,为了皇帝的深情厚谊,他愿意豁出这条命。
  卫耿羿带着使臣队伍,往柳州城的方向走去。
  这一路上,城市萧条,郊野荒芜。
  卫耿羿还遇到了不少神色麻木的逃荒难民。
  他在心中低声骂了句。
  “狗官!”
  作为绿林人士,虽然平时没少干吃饭不给钱的事儿,但内心总觉得自己是最正义的。
  看到最底层的老百姓受苦,作为有侠义之心的绿林好汉,就想骂一骂掌权者。
  以前骂的都是狗皇帝,现在亲耳听到皇帝向他诉了不少苦水后,就知道皇帝也不容易,该骂的都是那些不作为的狗官。
  一路上,卫耿羿骂了好几句狗官。
  在后面跟着的人,看着现在穿着官服的卫耿羿大骂狗官,一个个面色古怪。
  路上的荒凉,让使臣队伍加快了脚步。
  但当从朝廷管辖的地界,进到了万山军管辖的城池后。无论是卫耿羿,还是使臣队伍中的其他人,都忍不住心神俱震,下意识的放缓了脚步。
  城门大开后,入目的是一条不知道用什么材质建的宽敞大道,干净又整洁。
  道路两旁,有两三层楼高的客栈酒馆,也有一个个推着同一款式小车子摆摊的小贩,叫卖声不绝于耳。
  百姓们穿着不带补丁的粗布麻衣,穿梭在热闹的街市中,一张张平凡的面孔上,不自觉的带着笑意。
  卫耿羿想着明明上一个城池,脏兮兮的道路两旁,都是衣不蔽体,坐在路边乞讨的普通百姓。
  怎么不过短短半个时辰,就仿佛进入了另一片天地。
  两个城池的百姓,好像生活在不同的世界。
  卫耿羿之前每到一个新的城池,就要臭骂一声狗官,但现在却突然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了。
  这时有人指着路面惊呼:“原来这就是水泥,好平整啊。”
  唐言生产的水泥有对外销售,所以很多人都知道水泥。但其他当权者不愿意买水泥给敌人增加军资,所以万山势力以外的地方,几乎见不到用水泥铺的路。
  卫耿羿看了看地面没有说话,他带着使臣队伍,继续往前走。
  一路上的繁荣热闹,让卫耿羿差点以为,这里是战乱之前,最繁华时期的京城。
  等出了城门到达郊外,虽然没有城市里的繁华,但看到一望无际的碧绿水稻,和农人脸上还挂着汗水的阳光笑容,卫耿羿忍不住喃喃道。
  “这里去年不还闹水灾了吗?”
  怎么今年就是一片即将要丰收的景象。
  卫耿羿身旁一人,是朝廷派来的文官,因为看到刚刚的景象,满腹的倾诉欲,忍不住给对方解释道。
  “这里是唐贼去年从另一个贼寇手里打下的城池。到手后就开始大肆兴修水利,水灾根本发不起来。听说随随便便一个分水堰,花费就够一个城池3年的税收了。”
  说完文官忍不住感慨一句:“听说唐贼修水利不征民夫,而是直接招工给工钱,真不知道哪来的这么多钱。”
  卫耿羿没有说话,他真的被震撼到了。
  原来同处一片蓝天之下的老百姓,可以生活得仿佛如同两个世界。
  接下来的路上,卫耿羿脸上没有了之前笑容,话也变得少了起来。
  又走了两天多,当卫耿羿的使臣队伍到达柳州城后,第一时间就求见刘岩安和唐元帅。
  唐言此时正在房间里,冥思苦想的准备抄几首战争诗。
  她之前已经抄了辛弃疾的好几首战争诗,就是为了彰显文采,获得天下文人的好印象。
  万山的将领不缺,高品质的文人也不缺。但文臣的中坚力量,却有些不够用,所以只好当一回文抄公了。
  至于当文抄公会不会不好意思?
  这种无聊的疑问不会出现在乱世中,乱世中人的底线多低啊!唐言又是和其中底线最低的顶级谋士天天在一起,早就近墨者黑了。
  “醉卧沙场君莫笑,古来征战几人回的前一句是什么来着?”
  唐言皱眉苦想。
  她记忆力虽然好,但又不是过目不忘。好几年前学的东西,需要理解的能记下来。但像古诗这种死记硬背的,就太难了。
  正在唐言准备换一首诗抄的时候,白涣康敲门,在门外道。
  “元帅,朝廷派来的使臣已经在会客厅等候,说是要献给您两座城池求和。”
  唐言迫不及待的放下毛笔,走出房门。
  朝廷说要送给她两座城池求和,这话骗骗三岁小孩子还行,鬼才会信。
  对方十有八九又是来暗杀自己的。
  不过作为一方统帅,明知道对方来杀自己,还必须得见一见。
  等对方真动手了,才能名正言顺的拿下对方,以此为借口找皇帝算账。
  至于会不会有危险,唐言还是很有自信的。
  不说自己的功夫。
  就说白涣康早就在会客厅的暗处,安排好了层层守卫,半点不给对方伤到她的机会。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