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天元宗弟子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尖嘴猴腮青年一脸献媚的和紫袍青年小声说了几句后立刻大摇大摆的走了过来,指着许天趾高气扬的说道:“小子,这些凶狼我们少主要了,快滚吧。”
  许天闻言,想都没想的说道:“凭什么?这些野狼是我杀的,凭什么给你们?”
  对面一群人闻言顿时一愣,而后一起哈哈大笑起来,就连最中间那名紫袍青年都一脸的不屑看了许天一眼。
  “哈哈,这些凶狼是你杀的?开什么玩笑,你当我们是傻子吗?这几十只凶狼别说我们这些人,就是再来一百人都未必是它们的对手。
  仅凭你一个人,真是吹牛吹破了天,好了,小子你快滚蛋吧,我们少主要这些凶狼的尸体,你若不知好歹,立刻送你下去见阎王。”刻薄少年一开始不屑的嘲讽大笑,最后就变为充满杀机的狞笑。
  许天对此也懒的理会,直直站在原地没有动弹,目光盯着威胁他的少年,嘴角露出若有若无的笑意。
  刻薄少年见此,哪里还不知道许天的意思,顿时恼羞成怒起来,对着身后的七名大汉一脸凶狠的说道:“上,弄死这不知好歹的小子。”
  “好咧,让我来。”一名有练体五层修为的大汉一脸狞笑的走了出来,这大汉身高将近两米,虎背熊腰,****在外的上身肌肉充满爆炸性的力量,一脸狞笑的走向许天,俯视许天说道:“小子,爷爷送你归西!”
  说完之后沙包大的拳头立刻狠狠的朝着许天的脑袋砸去,一千五百斤的力气猛然砸出,都能震起一些气风。
  声势在后面那些人眼中算是不错的了,他们此时正一脸冷笑,等待看许天被一拳轰爆脑袋的场面。
  许天见此,嘴角微微上扬,面对对方砂锅大的拳头,只是轻轻的伸出一根手指,仿佛蜻蜓点水般和对方的拳头一触即分,整个画面有着说不出的诡异。
  对面那群人刚想大笑,以一根手指对人家的拳头,这简直就是在开天大的玩笑,但是随后的事情却让他们无论如何都笑不出来。
  “嘭”的一声,二人一拳一根手指对轰之后,那大汉的身体立刻如爆石一般狠狠的震飞出去。
  仿佛大汉这一拳直接轰在一股可怕的气墙上一般,瞬间就被震飞,口吐鲜血,跌在地上昏死过去,眼尖的可以看到大汉那一条手臂已经软绵绵的了。
  “没意思,你们别惹我,我不想杀人,别逼我,快滚吧!”许天收回手指,摆摆手懒洋洋的说道。
  对面几人闻言,都没有说话,尤其是那刻薄少年更是吓的连忙退回人群中,一脸惊慌的看着许天。
  他们都没想到看似能随意捏死的小子居然一根手指就震伤他们的人,他们摸不准许天的实力,所以很忌惮。
  ”少主,我们现在怎么办?“刻薄少年来到紫袍青年身边开口问道。“慌张什么?”紫袍青年瞪了一眼少年后说道。
  而后轻轻的走了出来,对许天抱拳行礼说道:“阁下好俊的功夫,在下佩服,我乃天元宗外门弟子,这些凶狼实力很强,阁下就是再厉害也不可能以一人之力杀死它们的。
  正所谓见者有份,不如给我天元宗一个面子,这些凶狼你我对半分如何?”
  许天想了想自觉也不需要这么多野狼,也就无所谓的转身摆摆手说道:“随便你吧!”说完就准备回到那棵古树上去。
  但就在这时,许天突然心生警兆,猛然回头,一道银白色剑光闪电般的“嗖”的一声从自己脖子处一闪而过,甚至还将自己的皮肤划破一道血口。
  如果不是自己本能的扭转一下,说不定立刻就会被剑光洞穿喉咙,死的不能再死了。
  银色剑光飞射过去后直接插在古树上,而许天虽然心头震惊,但却没有慌神,几乎在躲避剑光后闪电般的一跃而起,身如蛟龙一般来到还在冷笑的紫袍青年面前。
  右手如铁钳一般瞬间掐住对方的脖子,脚下发力,“嘭”的一声,烟尘爆起,许天带着紫袍青年如炮弹一般射了出去。
  这一切只发生在电石火花之间,就连紫袍青年都没反应过来,更别说他的那些手下了。而许天带着紫袍青年闪电般的撞向正在原地发呆的那些手下。
  几千斤的冲撞力如同一座小山撞了过去,“嘭”“嘭”“嘭”剩下的几名手下瞬间就被撞的爆破开来,血肉飘散开来,而等许天停下脚步后,手中只剩下紫袍青年那极度惊恐不甘的头颅。
  许天随手就扔掉紫袍青年的头颅,转身走向那棵古树,许天没害他们之心,他们却有杀他之意,虽然刚来这个世界,但许天却明白对敌人仁慈就是对自己最大的不利。
  ”咦,这是什么?”刚走几步,许天就看到地上有一个不大不小的袋子,袋子上还刻着一种奇特的符号。
  许天随手捡了起来,看了看后随手就将袋子打开了,而后一股轻微的波动从袋子上传入他的脑海里。
  一会后许天睁开双眼,有点惊喜的说道:“这就是玄幻小说中的储物袋啊,没想到这家伙居然还有储物袋,只是现在便宜我了。哈哈。”
  说完就喜滋滋的将储物袋放在自己胸口衣服内,至于储物袋里的东西无非就是许多金票以及一些丹药而已,除了那五十万两的金票外,许天最感兴趣的还是插在古树上的那柄银白色的长剑。
  许天身形一跃就来到古树下,伸出将长剑拔出,“嘶,好锋利,果然是把好剑!”许天手持长剑仔细打量起来,一脸惊喜的说道。
  因为他能感受到这长剑的锋芒,即便是自己的身体都不敢碰触,不然肯定会留下伤口。
  随手耍了几个剑花,许天灵敏的感觉周围空气都有轻微的撕裂声,这长剑明显不凡,至少不是凡品,堪称神兵利器了。
  许天这时也对那紫袍青年的身份感到一些好奇,但他也没有多想,杀都杀了还想那么多干嘛?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