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烧纸钱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农村可供小孩玩乐的东西并不多,出去野是最好的方式,我家没有牛,所以那个时候就经常跟村里其他人一起出去,说是帮着一起放牛,其实就是一起去玩儿了。
  瞎子一家虽然很讨厌我爷爷,但之前并不讨厌我,瞎子的女人以前带我出去过几次,算是有点交情,我见她跪在我面前磕头认错,又哭得梨花带雨的,有些于心不忍,就跟爷爷说,“爷爷,要不然放了她儿子吧。”
  其实我没搞懂,她儿子都没来我家,怎么就认定她儿子是被爷爷收走了,真要说的话,就只有晚上那两个纸人。
  我开口,爷爷虎视了我一眼,却不松口放人,瞎子的女人又转头对爷爷哀求着说,“陈老先生,你高抬贵手,他们俩以前还在你手里念过书呢,他们可都是你的学生呐。”
  瞎子的女人求情很有一套,一直拿以前关系来说事儿。爷爷以前教书,附近几个村子里,我父辈的人物,大多数都是爷爷的学生,老瞎子的俩儿子也在爷爷手里念过几年书。那会儿村里都认为只有读书才有出路,所以爷爷在附近几个村子地位就比较高,大多数人见了他,都会尊称一句先生,不过自从爷爷被批斗过后,就很少有人尊称他先生了。
  爷爷这次终于松口了,把我昨天看的那本书拿出来,取出里面一张纸人,作势递给瞎子的女人,她大喜,伸手去接的时候,爷爷又缩回手来说,“你给我记着,这条命是看在陈天的份上我才还给你的,你们欠陈天一条命,你认是不认?”
  “认,我认!”瞎子女人连忙说。
  爷爷这才把那纸人给了她,却不拿第二个纸人出来,瞎子女人诧异说,“陈老先生,我家老二呢?”
  爷爷立眉头竖眼说,“瞎子做错了事情,得他自己来认错,让你来算咋回事?要想救你家老二,让老瞎子亲自来找我磕头认错,不然这事儿老子跟他没完!”
  爷爷说话语气笃定坚决,我都看出来了,爷爷能还一个纸人回去,已经是他最大的限度了,要想把另外一个纸人拿回去,只有老瞎子上门磕头认错才可以。
  连我都看得出来的事情,瞎子的女子自然也看得出来,收起纸人连声说好,说这就回去劝老瞎子上门认错。
  瞎子的女人之后离开我家,等她走了后,我才走上前去问爷爷,“那俩纸人就是她的儿子吗?”
  爷爷说,“你没见过的事情还多着呢,跟你说了你也不懂。”我哦了声,我从小跟爷爷一起生活,他的性子我再清楚不过,基本是说一不二的,他要是想跟我说的话,就直接说了,所以我也不多问,爷爷这会儿也看见了我身上呕吐物,来了句,“你把屎拉身上了?”
  我忙摇头说,“不是,昨天晚上我做梦,梦到有人把我打到吐了,早上起来我真的吐了。”
  我爷爷一听,脸色立马就变了,忙问我,“是个啥样的梦?”
  我把梦里的情况一五一十地讲给爷爷听,爷爷听完后没说啥,先让我去洗了身上,换了衣服。等我忙活完出来的时候,见爷爷在堂屋里准备着黄表纸和香烛。
  以前只有逢年过节才准备这些死去的祖先,现在又不是年节,不懂爷爷准备这些东西做什么,不过不等我发问,爷爷先开口说,“昨天晚上你不是做梦,是真的有人打了你。活人打人,伤筋动骨,死人打人,就会呕吐头痛,你这是被死人打了,还是被好几个死人打的。”
  “他们为啥打我?”我好奇问道。
  爷爷把嘴里烟枪取了下来,整理了下黄表纸,然后才说,“昨晚上那个女的垫在你脚后跟下面,被我打了一顿,肯定是她回去找她死去的先人告状了,带着她爷爷奶奶来收拾你的。我都放了那丫头一马,还敢上门找事儿,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活人的事情活人解决,死人的事情那就让死人解决,请你奶奶出面。”爷爷说着起身扒拉我一下,“跟我去给你奶奶烧纸。”
  我哦了声,随爷爷一同出屋,到了奶奶坟前,爷爷让我跪下给奶奶烧纸,烧纸的时候教了我几句话,让我边烧纸边跟奶奶说,我细细记下来,烧纸的时候冲着奶奶长满杂草的坟墓说,“奶奶,我被人打了,爷爷说死人的事情得死人去解决,我们家就只有你在下面,得由你出面解决。”
  奶奶是附近几个村子里有名的悍妇,别看爷爷在外面强势得很,但只要奶奶脸色一不对,他就得变得服服帖帖的,不过奶奶在我很小的时候就去世了,坟墓就埋在我家屋后。
  爷爷的意思是,让奶奶出面帮我找回场子。其实陈家祖宗那么多,完全可以再叫祖宗出面,但是爷爷说,超过三辈就不是那么亲了,认不认我都不一定,要是我爹娘也在下面的话,这事儿就好解决了。
  我说完这些话,爷爷再在坟墓前面嘀嘀咕咕说了几句话,此后时间,一直在等香烛纸钱烧完,期间爷爷跟我说了很多烧香烧纸的规矩。
  比如,烧的阴阳纸,必须得有钱印才可以,现在外面买的那些面值几万几千万的,下面根本不能用。
  烧纸的时候,得分成好几堆,因为下面有各种各样的小鬼,想让他们把阴阳钱带到,就得给他们也烧一些。
  插香的时候,一炷得三支,敬的是人、鬼、神,三支香还不能一起直接插下去,得一根一根平行着插,表示人、鬼、神地位是一样的。
  烧完香烛纸钱回屋,到家的时候,瞎子已经在我家门口站着了,听见我们爷爷回来的脚步声,立马把手里的香举在了头顶上,却没跪下,面朝爷爷笑呵呵地说,“陈师傅,我晓得错了,麻烦你把我家那崽儿放了吧。”
  爷爷只瞥了他一眼,没理会他,带着我径直回了屋,端了把椅子摆在堂屋中心,面朝大门,大刀阔斧坐下,点了烟抽了几口才说,“晓得错了,就跪着说话,就你做的这些事情,给我下个跪,不算委屈你。”
  老瞎子恨得咬牙切齿,看得出他是很不愿意跪的,但他二儿子还在爷爷这里,他不得不跪,于是跪下来说,“跪也跪了,认错也认了,陈师傅该放人了吧?”
  爷爷摆摆手,就像教育后辈一样问老瞎子,“先说说你错哪儿了?”
  老瞎子愣了下才说,“不该整陈天,我就是跟他开个玩笑。”
  “还有呢?”爷爷瞪着眼问。
  老瞎子又说,“不该渎神戏鬼,让我那俩儿子假装玄冥鬼。”
  “还有!”爷爷不满意,继续问。
  老瞎子也来了火,直接站起身来说,“陈怀英,你莫太过分了,要不是你之前一直跟我作对,也没有今天这些事情,真要追究起来,得全怪你,我算我的命,你处处针对我是啥意思?我之前给你买烟买酒,你不领情,我一家子都要靠我养活,我还活不活了?”
  说起这事儿,爷爷脸色都变了,直接站起身来,抄起旁边那根写有‘打邪灭巫朱元帅’的擀面杖朝老瞎子走了过去,到他面前掂了掂手里棍子,像是要吃人一样,说,“老子跟你掰扯掰扯,你算命就算命,哪个让你瞎jb扯的?就七十年寿命,你非得说人能活一百一十年干啥。”
  老瞎子也来了脾气,跟爷爷争论,“算命话不可说尽,我要说他只能活七十岁,他要是晓得自己就剩一年时间,能活得安心吗?”
  我一听,觉得他说的有意思,农村就是这样,之前村里一老人得了癌症,家人去检查之后,告诉老人没什么大病,所以那个老人到死前都活得听舒心的,要是他知道自己是得了癌症,肯定会郁郁寡欢。
  爷爷却说,“那也得分人,他一个老鳏夫,无儿无女,你说他能活一百一十年,他肯定连棺材坟地后事都不准备,到时候死了用啥埋?他万一有些事情没安排好,你负责?!”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