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金丹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昨晚被“故障微电脑”一打扰,陈飞差点就起不来。
  匆匆洗了把脸,就推出自行车直奔学校。
  大街上,车来人往,空中一辆辆漂亮的磁浮车穿梭不已,像陈飞的自行车整个市区也见不到几辆,现下科技空前发达,用轮子跑得交通工具越来越少,陈飞的自行车绝对是古董级的。
  之所以有自行车这类最原始的交通工具存在,其中实有隐情,随着人类科技的日新月异,人们渐渐从劳动中解放出来,工厂几乎都不用人工,全由智能机器代替,于是,失业人口越来越多,社会暴力节节高升,严重威胁到人类社会的安定,有鉴于此,星际联邦不得不立法,严格定义军用与民用的概念,因此最尖端的科技只掌握在联邦军方与少数人的手中。
  陈飞一边把自行车踩得飞快,一边幻想着自己何时才能开上车啊。
  来到学校,第一节“联邦语”已经开始了,死党高帅是跟着老师的身后进教室的,刚刚好迟到。
  高帅,人如其名长得又高又帅气,一米八的个头,听说家里很有钱。昨晚陈飞的生日庆祝酒上就是他与另一名黑人同学哥达。
  “咦,怎么老达还没有来?”高帅打量前排一眼,意外道。哥达成绩在学校是名列前茅的,一向是最早上学,从不迟到。
  “呵,一定是这小子昨晚喝多了。”陈飞想当然道。两人都坐在最后一排,坐最后一排以高帅的身高还说得过去,陈飞虽也不矮,但还轮不到他坐,可高帅硬拉着他与自己同桌,说是方便上课聊天,他睡觉时陈飞还能给他打掩护。
  “我给他家打个天讯电话,说不定这小子昨晚喝醉酒找野鸡去了,嘿嘿。”高帅轻声偷笑完,开启了手腕上的微型电脑。
  这微型电脑模样像个手表,集通讯、游戏、上天讯网为一身,他们班里同学大部分都拥有,就高帅这个价格最贵,陈飞没有,就有辆破自行车。
  陈飞起先还没有觉察出来,但见高帅脸色越来越难看,不禁讶道:“大帅,怎么了?”
  “娘的,大事不妙,老达出事了,现在在市三医院,我们赶紧杀过去。”高帅关了微脑,立马起身夺门而出,也不顾老师正在讲台上讲得天花乱坠,前排的同学吃尽口水。
  陈飞闻听大吓一跳,赶忙跟随翘课。
  “大帅,到底怎么回事?”两人在廊道上急急跑路,陈飞急色的问道。
  “老达昨晚回家被车撞了。”
  “啥?!不是你小子送他回家的吗?”
  “我没有送他到家啊,他坐我的车,到路口就分手了。”高帅气苦道。
  高帅的车是一辆名牌磁浮车,虽说他还不到驾车的年龄,但他有好几个假身份磁片,陈飞都坐过多次了。
  有磁浮车相助,十五分钟后,两人就到了市三医院。
  两人火急火燎的冲进医院大楼,就连电梯也不等,噔噔地一直跑到六楼手术室。
  手术室外,哥达的父亲,一名形容憔悴的矮瘦中年黑人正两目无神的坐在门外,手抓自己头发,自己的老婆住院,现在儿子也住院,可让他怎么活。他这么点收入,根本供不起两人昂贵的医药费。
  “伯父,我叫陈飞,是哥达的同学,他现在怎么样了?”陈飞虽只在照片上见过哥达的父亲,但见到真人还是一下就认出来了。
  “伯父,我叫高帅,也是哥达的同学。”
  “呃,是你们!哥达常在我面前提起你们。”哥达父亲两目凝聚起来强笑道。
  “哥达伤得严不严重?”陈飞在他面前蹲下身子急道。哥达受伤,与他的关系可大了。
  “我也不知道,这孩子昨晚去哪鬼混了,弄得一身伤。”
  陈飞与高帅闻言直感自己的脸颊都热起来。
  “嚓!”
  这时,手术室由内开启了。出来一名高高瘦瘦的医生。
  “医生,怎么样?我的朋友怎么样?”陈飞与高帅的动作比哥达父亲还要快。
  “暂时没有生命危险,但要做换肢手术!”医生面无表情。哥达父亲一听一下子像泄了气的皮球。
  “那还等什么?你们赶紧做手术啊!”陈飞急道。
  医生不屑地瞟了模样老土的哥达父亲与学生装的陈飞、高帅一眼,道:“要做可以,但要另交一笔押金,先前交得押金,只能够做到这里。”
  “什么?王八蛋,手术动到一半就出来要钱,这是什么道理?!”高帅闻听大怒,跳起来,一把抓着医生的领口怒斥道。
  “小鬼,你放手!再不放手,我就要叫警卫了。”医生面不改色道。
  “小高,你不要冲动!”哥达的父亲劝道。陈飞一时也恨不得对医生饱以老拳。
  “好,等下再扁你,要是老达少了一根毫毛,看我怎么对付你,娘的,我去交押金!”高帅怒冲冲的言罢,转身跑下楼去交押金。
  ***
  “钱交了吗,够不够?”半晌,高帅回来了,陈飞忍不住问道。他现在身上只有几十块宇币,自己都恨自己为什么没钱。
  “应该够了,我交了三百万,不过,我已经通知李叔叫他马上给我划一千万到卡。再过几分钟就会到户了。”高帅挑挑眉毛道。李叔是他家的管家。
  两人呆瞪着他,哥达的父亲虽说开了个小货店,想必一辈子也积蓄不到这个数,而陈飞就更不用说了。
  “你家到底干什么的?搞走私的?”陈飞呆问道。
  “呃,我妈是玛莉。”高帅有些尴尬道。
  “玛莉!?是那个金发美女单身富豪?!你是她的儿子?!”陈飞眼睛越睁越大。
  高帅闻言苦笑着点点头,什么叫金发美女单身富豪?他一年里难得与老妈见上一回,用得差不多全是星际通讯,连父亲是谁他到现在都还不知道。缺少家庭温暖的他特别珍惜真正的友情,不过,他有一个老把妞妞搞上chuang的不良习惯。
  “小飞,这么多钱伯父都不知怎么还给你。”吃惊过后,哥达的父亲忧心忡忡道,他还真想不到自己儿子时常在自己面前提起的好朋友,会是大名鼎鼎的女富豪玛莉之子。
  “没事,我穷得只剩下钱了,呵呵。”高帅蛮不在乎。陈飞则在一旁直吸口水。
  三人等了一个时辰后,手术室的门再次由内而开,又出来先前那名高高瘦瘦的医生,不过,他已变得笑容可掬了。
  “各位家属好,病人已完全脱离生命危险,右腿已截下,克隆肢体也已在培植,一周后就可以进行续肢手术,你们现在可以进去了。”
  三人闻言如奉大赦,赶忙急步跨进手术室。
  在手术室内还有一名主治医生与两名女护士,先前那位高高瘦瘦的医生想必也是助手,哥达黑瘦的脸上露出沉睡的模样。右腿已齐膝被截去。
  “医生,他怎么还没醒?”陈飞讶然问道。
  “哦,对了,他大脑神经被破坏,能不能醒来就看他的毅力了,要是一周内还醒不来,就成植物人了。”主治医生漫不经心道。哥达父亲闻言直感脑际轰地一震,一片空白。
  “什么!这就是你们所说的完全脱离生命危险,****你全家!老陈开工!”高帅怒喝罢,挥拳毫不客气的狠狠地砸向主治医院的脸蛋。陈飞也赶紧“有难同当”,出手开揍。
  刹时间,手术室内乱成一团,哥达父亲忙着拉冲动的陈飞与高帅,两名女护士则尖叫着夺门而出,要不是她们是女的,也定会给陈飞两人一并给揍了。
  手术室内砰砰啪啪地乱响,陈飞两人将两名可怜得医生往死里揍。哥达父亲拉都拉不住他们。最后还与医院的警卫干上了。
  ***
  那一天晚上,陈飞两人是被高帅家的私人律师从警察局领出来的,两人都被医院的警卫揍得眼青鼻肿,高帅还扬言要买杀手报复。陈飞则不敢让事态扩大化,要是让学校知道了再通知自己的父母,他真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对自己寄予厚望的双亲。
  “嘿,小子,要不要老道帮忙。”
  高帅直接从警察局回家,陈飞出了警察局,回学校推回自行车,挂在颈脖的故障微电脑又再次传来那奇怪的声音。昨晚生日庆祝上酒喝多了,今天又与医生练了一通拳脚,陈飞倒将这故障微脑给忘了。
  “你能帮什么?你只不过是只故障微脑!”
  陈飞心忖:这微脑看样子还不简单,还能知道自己的烦恼。转念一想,又觉得不可能,自己祖上都穷了好几十辈子了,哪能买得起这么尖端的微脑,简极比智能机器人还智能嘛。
  “我说过了,我是元神,不是那机器玩意。”奇怪的声音不悦了。
  “也许你是叫元神的微电脑吧。”陈飞还是半信半疑。
  “你还是不信,你小子回忆一下,是不是觉得自己与普通人不同,每次受伤或者疲劳只要睡一觉就会好了,嘿,这样如何,我要是能令他那小子醒过来,你小子就好好听我的故事如何?”
  “你真的行!?不耍我!”陈飞皱眉回忆了一下确是这样,从小到大自己都没有生过什么病,难不成真是这故障微脑从小给自己筑基的功劳?
  “当然了,道家金丹妙用无穷,可肉白骨,死还魂,这不过是小事一桩。”声音在陈飞脑中傲然道。
  “好,只要你能令老达醒过来,我就相信你这玩意不是智能微电脑。”陈飞期待道。
  “什么叫玩意,小子,山人警告你,不要侮辱人啊。”奇怪的声音再次不悦道。
  “好,只要你有办法,我叫你美女都行,说一下,具体怎么做?”
  “你收集一下十二种药品,分别是青叶草、紫苦胆、赤萁、海星果……雪狐血,然后开鼎炼丹,起先三天以文火热鼎,再以烈火日夜不停地炼四十六天,合七七四十九天之数,到时开鼎,金丹已成,包管那小子还阳。”奇怪的声音信心十足。
  “你娘哦,你是不是在耍我,这世上有这样的药吗?一个也没听说过。”陈飞大骂道。他自己生活都成问题,一听这些稀奇古怪的药名就知道很贵。
  “信不信由你?小子,你只有这个机会,要是再过一个月,就算有金丹,也返魂无术。”
  陈飞心下大苦,这太荒唐了。
  “小子,你快去啊!”奇怪的声音再次道。
  陈心暗一咬牙,心念祖爷爷显灵,将自行车一拐,停在了一家天讯网吧外。
  要买这些稀奇古怪的东西,唯有上天讯网的黑网店查询,但这些东西现下真个不好买,陈飞坐在天讯前,折腾了五六个小时,还只找到了三味药,但却贵得离谱,单单一味劳啥子海星果就要十六万宇币,累得陈飞直骂娘。他长这么大了还没见过这么多钱。
  这时,高帅在家里上网了,陈飞赶忙呼叫:“大帅好,饭吃没?”
  “靠啊,脸肿得像猪头,还怎么吃饭?你小子怎么去上网了,今天不去饭馆打工了。”高帅坐在天讯球前,手抓着冰块还在冷敷,身旁还有两名小姑娘保姆在给他倒饮料,不禁瞧得陈飞暗骂有钱人就是跩,可怜少爷像个外星人一样,眼眶还青黑一片,。
  “嘿……哥们向你借点钱如何?”
  “哦?你小子从来都是扮清高的,怎么也想到要借钱?要多少?你不是说前天刚交房租吗?”高帅意外道。
  “二百万如何?”
  “啥?!”那头,高帅惊得冰块都掉到地上,心忖:这小子不出口则罢,一出口就是狮子大开口。
  “嘿,你家不是很有钱嘛,如何?我现在就要!”陈飞有些尴尬。
  “你要这么多钱干么?想请杀手炸医院?”
  “嘿,你别问了,有没有?”
  “有!”高帅表面上大方,心内也要苦出水来了,他在医院充大款,放大话,实际上给哥达交的那三百万是他好几年积下来的私房钱。这下问题严重了。
  钱的问题解决了,陈飞一连三天都扎到天讯网吧里,学校那他给自己请了“若干”天的病假。
  日夜不停的折腾了三天,方才千辛万苦的凑足九味药,余下三味在“故障微脑”的推荐下,买了代替品。而后说明了炼制方法,直接交给制药工厂代理炼制,这制药费足足花了他八十万宇币,看样子,制药工厂从开业至今,也没有接待过这样奇怪的顾客。好在他们只认钱不认人,只要有钱,就是核弹也给你制出来。省去陈飞不少解释的麻烦。
  整整花了五天,足足花了近二百多万宇币,方才搞定,只等着一周后收药,之所以会在如此短时间内成药,制药工厂已与陈飞打过招呼,说是以他们工厂的设备,完全可以将七七四十九天的炼制时间缩短为两天。
  陈飞五天没睡,忙完后,回到住处心情一松,倒头便睡。第二天还精神奕奕的起了个大早。
  “喂,小子,你现在信了没有?”故障电脑的声音又在陈飞脑中响起。
  “什么信了没有,我们不是说好了,能救醒老达才算数的吗?娘的,要是不行,我与你都要倒霉了。欠了一屁股加胸部的债了。”陈飞边从车库推出自行车,边道。
  “这个当然,只要金丹一成,保管那小子能还魂,你小子也不想想,你五天没睡觉了,精神还这么好,这都是老夫给你小子整整筑了十八年的功劳。”
  “少来这套,少爷从记事开始,身体一向都是比较耐揍的,要是你那劳啥子金丹救不回老达,看我不拿你去炼丹才怪。”陈飞怪笑道。
  “小子,你忘恩负义。”
  ***
  当陈飞进入教室时,第一课已经开始了。这下,可让高帅逮着机会了,也不顾是在上课,劈面抓着陈飞的衣领就问道:
  “你小子这几天死哪去了?住得地方也没人影,操啊,请若干天的假,真亏你小子想得出来,我的钱呢,花哪了?”
  陈飞心忖:请若干天的假,自己不是没把握几天才能凑足药,所以才用“若干”的嘛。
  “嘿,你先放开我,在上课呢,我这五天在天讯网上大找特找,终于被我找到治疗老达的药。”陈飞暗一咬牙,半真半假道,现在他已是骑妞难下,将希望全都寄托到祖传的太极项链身上。
  “啊,有这种事?!不会是你小子拿钱去包野鸡了吧。”高帅半信半疑。
  “是真的,要是骗你,让我一辈子只把我们班的女生好了。”陈飞肃容发誓。
  “喝,这誓言有够毒的。”高帅闻听一惊,比大拇指道。
  “嘿,这下相信了吧,一周后你等着看好了。”
  高帅这才放过陈飞,睡意袭来,叫陈飞帮忙掩护,他先行睡了。
  “唉,怪物,听到没有,我现在可与你一条道上了,要是你那劳啥子金丹不灵光,我的下半辈子只能泡我们班的‘怪兽’了。”陈飞在心中默念。
  “安了,山人怎可能骗你这辛辛苦苦培养了十八年的‘炉鼎’。”太极封印回道。
  “炉鼎?!”陈飞满肚子疑问。
  “小子,你现在功力还不到家,以后你就会明白了。”
  ***
  日子就这样一天天的过去了,到第八日,陈飞终于收到了花了近二百万宇币,从制药工厂“星运”回来的劳啥子金丹。
  “有没有搞错,怎么会是液体?”太极封印讶道。
  “娘的,你问我,我问谁?”陈飞晃动着拳头大小的玻璃容器内的金黄色液体火大道。
  “唔,别急,别急,也许还不到火候,不过应该可以用了。”太极封印讪笑道。
  “好,这可是你说的,我马上去试试。”
  来到医院时,已是晚上七点多,哥达的护理室还是静悄悄的。
  “喂,这是口服,还是输液的?”陈飞问道。
  “什么口服输液?你给他灌下去就是了。嘿,要是再来个金针渡穴,助化药力就好了。”
  哥达像个死人,不能吞咽,陈飞费了好大的劲才将半瓶液体灌到他口中,也不知道到底到了胃部没有?
  “喂,接下来怎么办?”陈飞忙完后,再次问道。
  “呵,还能怎么办?听天由命了。”
  “啥?!你不是说很有把握的吗?娘的,你在耍我。”
  “谁耍你,要是山人自己来炼,保管药到病除,你这能叫金丹吗?”太极封印不服道。
  “娘的,果然在耍我。”陈飞有种上当受骗的感觉,动手准备摘下十八年来从不离脖子的怪异项链。
  “喂,小子,你想干什么?”故障微脑大吃一惊道。
  “我现在就砸烂你!”
  “别,别,听山人一言,你先给那小子搭搭脉,让山人看看管不管用。”
  “好,再信你一次!”陈飞也只是口上说说罢了,这项链是祖传之“宝”,他哪会真得打烂,要是真想砸,哪会等到这刻。
  “唔,你给他做上腹按摩,助化药力。”陈飞手握上哥达手腕,半晌,太极封印吩咐道。
  “你得先说说,到底能不能行!”
  “唔,要是你给他做按摩,他明天早上就会醒来。”故障微脑傲然道。
  整个晚上陈飞都再给哥达做按摩,好在他体质惊人,一天不睡一点都不会感到困意。期间值班的护士来看过几次,每次都见到陈飞在按摩,她已将陈飞当成伤心过度的神经病,陈飞也懒得理她。
  清晨六点多钟,在太极封印“无量寿佛”的念叨声中,哥达果真奇迹般的开口说话了。
  “阿飞!?”
  “哈,老达,你真得醒过来了。”陈飞惊喜交加道。
  “呵,阿飞,你不知道,你笑起来其实特别好看的。”
  “呃……你没事就好,我马上通知大帅。”
  “扶我坐起来,咦,我还在医院,我住院多久了?”
  “呵呵,没多久,没多久,就一周多一点。”陈飞兴奋道。
  “喂,小子,现在总信山人的神丹妙药了吧。”太极封印得意道。
  “信了!”陈飞脱口道。
  “阿飞,你在说什么?”哥达靠坐床头听陈飞没头没脑的来一句,不禁讶道。
  “没什么,你能醒就好了,呵呵。”陈飞怎么像他解释?就是连自己也没怎么弄明白。
  ***
  高帅一听说哥达醒来了,马上就冲出教室,直奔医院,陈飞乐得与太极封印聊天。
  原来,这是一块道家秘传的太极封印,这自称是地球大宋年间名叫青玄子的道人,修得道家无上功法,最后炼至元神出体,进而闯入道家至宝“太极封印”内研习更深的道法,可惜他老兄进去后元神再没有出来,这太极封印连着青玄子元神一起,不知怎么得就落到了陈飞的脖子上,于是青玄子感觉自己出不了太极封印,就以无上功法,慢慢地给陈飞筑基,到陈飞十四岁时,他已能通过陈飞这“炉鼎”感觉外面的东西,这不禁令他信心大增,再努力了四年,他终可以成功的与陈飞进行交流,陈飞异于常人的体质,可说全是他的功劳。
  陈飞听完故事后,第一件事就是把太极封印从脖子上解下来。
  “喂,小子,你这是干什么,山人好不容易辛辛苦苦的把你培养起来,你这是恩将仇报啊。”太极封印要是离开陈飞的体肤,青玄子元神就再不能借助陈飞这“炉鼎”感应外界的东西,感觉就像给囚禁起来了,比坐牢还痛苦。
  “你还说,娘的,你这是窥视个人隐私,我在心中想什么你都知道,这还得了。”陈飞在脑中回道。
  “咳,这倒也是,不过,我都偷窥了好几年了,没什么大不了的……”陈飞一把它放在桌子,与身体失去接触,脑内的声音立马就断了。
  “陈飞同学,你起来说一下激光枪的原理。”讲台上大胖子物理老师,目光炯炯地盯了陈飞,他早就注意到陈飞上课在搞小动作了。
  “呃,是叫我吗,我不知道!”陈飞站起身尴尬道。
  “好,坐下,认真听讲!”
  “娘的,害得我出丑了。”陈飞手按上太极封印在脑中道。
  “我们打个商量如何,我教你练功,你练成后,就可以让我感应不到你心中在想什么了,我也可以继续通过你看到外面的世界。”青玄子急忙道,被封在太极封印内的日子,他可受够了,因此陈飞再次与它接触,青玄子忙不迭的提议道。
  “这还像话,我倒要看看这劳啥子道功有没有你说得那么神。”
  “安了,山人教出来的弟子,一定是天下第一高手,嘿嘿。”
  “嘿,有没有捞钱的办法?”陈飞现下开始担心欠高帅的那二百万怎么办了。
  “功名于我如浮云,金钱于我如粪土。”青玄子不屑道。
  “娘的,假清高,你去死好了,没钱搞个屁。”陈飞嘴弯弯在心中骂道,自己现在可说是身背巨债。
  ***
  天堂星辉煌的特警总部。
  “报告长官,大事不妙,天星一号实验室出事了,研究用的两只昆蠕星虫出逃了。”
  “什么!?你再说一次!”胖长官色变道。
  昆蠕星虫,可说是人类移民太空以来,最难对付的敌人之一,这种异生物只是一只两个手指粗细,长约五十厘米的软体虫,但它们拥有诡异的寄生能力,平时还不可怕,但一旦让它们进入人体,就会吞噬人类的脑髓,取被害人的大脑而代之,被害人则成了它的傀儡,而且昆蠕星虫拥有极高的智慧,它们知道怎样选择最强壮最合适的人体为已用。
  “长官,两只昆蠕星虫从实验室出逃!”
  “通知特战队,立即出发!”胖长官吼道。
  要是实验室昆蠕星虫出逃的事让公众知道了,整个天堂星肯定会陷入一片恐慌。事态极其严重。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