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01、伏虎初遇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嗡”地一声震吼,白雪山林之中,一只猛虎飞跃而过。
  即刻就见一位青年,青衫飞动,潇洒飘逸,快逾闪电,由东面山谷谷口疾追而出。
  又听“嗖”地一声,西面山坡下,一枝羽箭飞过,积雪之中,又跃起一只斑斓猛虎。猛虎闷啸一声,羽箭已中在它的右胯上。
  三十步外许多女真勇士,身着灰色熊皮马褂,头上也戴灰色熊皮帽,俱都手执硬弓。
  众人一见猛虎中箭,一齐大声鼓噪起来,随即纷纷催马疾驰,围堵猛虎。
  由谷口逃出的猛虎,奔跃虽快,但青衫青年起落迅疾,已经追到猛虎身后。
  青衫青年陡见又一只猛虎从西面飞跃而来,且猛虎之后,还有许多人呐喊追来,微一愕然,但脚步不停,仍然对猛虎急追不舍。
  听对面一位女孩子大声喊道:“阿玛……阿玛……,八叔……八叔……,老虎是我射中的,不要抢我的虎!”
  喊声既娇且急,听声音童音未改,显然是一位八、九岁的小姑娘。
  只听驰在最前马上的人大笑道:“叔叔已让你先射一箭,一箭不中,岂可再乎?看叔叔怎样给你拿来。”话声朗朗,声震林樾,座下马却是越催越快。
  那位青衫青年,探手就要挽住虎尾,老虎奔跃之中,竟然怒吼一声,张大巨口,迅捷转身,向青年回身反噬。
  青年身子一侧,猛虎扑空,接着又高高跃起,回扑过来。
  青年一矮身,老虎又从他头顶扑过。
  突见青年在老虎身下向上猛击一掌,重重击在老虎肚腹之上。老虎痛啸一声,陡然间变向,向上飞起,翻滚落向雪地。
  这时,对面追赶另一只老虎的人中,一位英俊青年,拈弓搭箭,弓弦“铮铮”然,一枝羽箭疾如闪电,直飞向猛虎。
  但老虎在密林雪地中奔逃,林木丛生,羽箭很难射到。
  被众人驱赶的老虎,奔到青年前方二十步远近,青年陡然间跃起,屈指弹向松枝上的一枚松果。
  “嗖”地一声,松果犹如一颗流星闪过,疾飞向奔逃而来的猛虎。
  松果虽晚于羽箭出,却比羽箭先至,“噗”地一声直射入老虎顶门。
  众人都在追逐呐喊,那枚鸟卵似的东西实在太快,几乎没人在意到。
  老虎此时正跃在半空,被击中后猝然跌落雪上,那枝羽箭贴着虎背飞过,“铮”的一声钉在一棵大松树上,箭杆兀自“嗡嗡”然颤动不止。
  箭未射中,猛虎却翻滚在地,众人大惑不解,呐喊声顿时停了。
  众人骤马驰到近前,将青衫青年和两只死虎都围在中间。
  只见虎头上有一个鸟卵大小的洞,鲜血从中汩汩流出,染红了积雪。
  见此情状,众人面面相觑,均不知其所以然。
  一高大汉子以长弓指着虎头上的伤口,转头对旁边一位壮大威猛之人道:“贝勒爷,您瞧……”
  被喊作贝勒爷的人看着青衫青年,没有作声。
  这时后面一个女孩儿策马追过来,仍自嚷着:“八叔欺负人,临来说好的,让我自己猎虎,却又抢我的虎。我想要活的虎养,才不射杀它嘛!阿玛偏心,给弟弟捉了老虎养着,却不给我捉只活的养……”
  众人中有两人装束与众不同。
  一位就是刚才被女孩儿唤作八叔的年轻人,身着灰鼠皮袍,英俊挺拔。
  另一位就是被那高大汉子尊称为贝勒爷的人,身材异常魁梧,穿一件纯黑貂皮外衣,威武雄伟。
  众人勒马肃立二人马后。
  前面两人听到女孩儿吵嚷,相对一笑。
  女孩儿策马赶过来,勒马停在二人中间,尚带稚气的脸蛋因驱马奔驰被山风吹得红扑扑的,又穿一件火红的狐皮猎装,积雪中犹似一朵娇艳的桃花。
  女孩儿赶过来后,见众人眼望圈中老虎,都不作声,也低头细看横躺在雪地上的死虎。
  女孩儿见鲜血从虎头上的小洞流出来,微感诧异,仰起头来,乌黑晶亮的大眼睛看看旁边两人的脸色,不再吵嚷。
  人人都紧盯圈中的两虎一人,都知道老虎之所以未中箭而毙命,就是眼前这人所为,但仍不知此人究竟以何种利器致老虎毙命。
  此时,青衫青年已将自己一掌击毙的老虎搭在肩上。
  只见他走到另一只死虎前,伸手挽住虎尾,手臂一挥,轻轻巧巧地把老虎搭在了肩上。
  众人一怔,随即不约而同地驱马围成一圈,把那人围在垓心。
  一位矮壮汉子,对那年轻人道:“贝勒爷……”
  年轻人一摆手,矮壮汉子随即闭口不言。
  女孩儿见那人挽起老虎欲去,着急起来,喊道:“你是谁?虎是我射中的,不要动我的虎!”边喊边指着老虎胯上的那枝羽箭,又说:“看,那是我的箭!”
  人圈中那青衫青年回看一看,果然在老虎胯上钉着一枝羽箭,只是比平常的羽箭短了一截。
  这时众人或以弓、或以刀指着那名猎户吵嚷起来,有的大声叱喝:“大胆的狂徒,竟敢擅闯贝勒爷的围场,还敢抢掠格格的猎物,吃了豹子胆么?”
  “见了贝勒爷也不下跪,要我把你的狗腿打折吗?”
  “看不到是我建州三贝勒爷、四贝勒爷到了吗?一双眼珠子被海东青啄吃了么?”……
  顿时,粗言秽语响成一片。
  这时,那高大威武被叫作贝勒爷的人右手一挥,目光如炬,扫过众人,道:“不得无礼!”
  他声音虽不甚高,却威严凛凛,压过众人的叫骂声,山风之中人人听得清清楚楚。众人即刻闭口,神色庄重起来。
  高大的贝勒爷直视圈中负虎猎户,道:“壮士的“破石一弹”功夫好得很哪!凭一枚松果,弹指间立毙猛虎,令我等大开眼界。建州三贝勒请教壮士高姓大名,从何而来?”
  众人听到这里,才知射进老虎顶门的竟是一枚松果,不禁侧目又看看染满了鲜血的虎头,再看看圈中那人,神色或惊讶或疑惑,都没有了粗口伤人之念。
  青衫青年听“建州三贝勒”竟说出他是以松果毙虎,不禁一怔,回对三贝勒打量了一下。
  青年背负两只死虎,向前几步,把左肩上的虎放在女孩马前。
  青衫青年对女孩道:“姑娘如此年幼,竟能猎虎,叫人钦佩!这虎本应还给你。”说着抱拳行礼。
  原来这关外女真人世代以捕猎为生,都把捕猎好手视作英雄,人人崇敬。虽然猎物最终归全体族人所有,但极为看重是谁猎到的猎物。捕猎凯旋时,所获多者,被族人拥护而备受尊崇。
  看这些人虽非专为族人捕猎而来,更像是来寻围猎之乐,但这些世代相传的习性根深蒂固,一触即。
  那青年虽然是一身汉人装束,看来却深谙这些人的捕猎规矩。
  青衫青年又转向自称“建州三贝勒”的魁伟之人,一抱拳道:“在下金寓北,粗鄙无知,误闯贵贝勒围场,望祈恕罪。现下物归原主,这就离开。”
  那“建州三贝勒”看这人二十五、六岁年纪,眼光冲和镇定,有股坦然雍容的神气,叫人心折。
  青年说罢,转身径自便行。
  被下属也称为“贝勒爷”的年轻人一直没有说话,只注目瞧着汉人猎户。此刻见他要走,伸手大声说道:“壮士留步!”
  话声未落,一干勇士应声而动,驱马欲阻断金寓北去路。
  金寓北却并不回头,脚步也不稍缓,只顾前行。
  众人只觉眼前一晃,金寓北已经透围而出,到了众人身后。
  年轻的贝勒爷大叫一声:“好大胆的猎户,哪里走!”从马上一跃而起,在空中即右臂前伸,五指如钩,直向金寓北后颈抓去。
  金寓北仍不回头,亦不急奔,依旧不疾不徐,若无其事地自顾前行。
  年轻的贝勒爷如一只大鸟般飞跃而至,右手自上而下抓来,却堪堪只差半分没有抓到金寓北后颈。
  青年贝勒爷落足雪上,随即又伸左手抓出。这第二抓近在咫尺,满拟手到擒来,一抓即获。
  只见金寓北并未疾走,也未前跃,却又让那贝勒爷抓了个空。
  青年贝勒爷面色微变,低啸一声,双腿运足力道,“呼”地一声跃起,双手一前一后,交错抓出。
  岂料金寓北仍是不疾不徐地前趋几步,那贝勒爷落下地来,又是瞠乎其后,第三抓依旧落空。
  那年轻贝勒爷这一通连纵带跃,招招迅捷如风。在众人看来,他的每一抓都不会空手无获。
  孰料那猎户只是闲庭信步一般,竟让这贝勒爷步步落后,招招落空。
  青年贝勒宛似一个人自顾自地在别人身后作耍,而人家却浑然不觉一般,看上去有几分滑稽可笑。
  然当此情势,众人并不觉半分好笑,都是越来越惊。
  年轻贝勒爷的这连续三抓,叫作“搴旗三手”,是他赖以享誉三军的绝技之一。
  他往往两军阵前,力搴敌军大旗,捉拿敌人上将,手到擒来,得心应手。
  这一绝技,其中尚有许多精妙变化,岂料连施三手,竟连对方的衣角都没碰到,即便有再精妙的变化,也无从变起。
  那年轻贝勒虽然是自己先难,金寓北也并未出手,甚至与他连个照面都没打。
  但青年贝勒却觉这个汉人猎户是有意戏耍于他,如被溜猴一般,让自己在他的背后煞有介事地班门弄斧,贻笑大方。故而一腔羞愤都要撒在他身上。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