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02、怜我阿哈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众人一向视这年轻贝勒爷智勇双全,常以追随其左右征战为荣。
  适才人人心中都替他用力,这时更是盼他施展所能,一举将那猎户拿获,且手法轻松潇洒,挽回颜面。
  果然那年轻贝勒双臂一振,欲待暴起猛攻。
  却听得身后那位三贝勒道:“八弟退下,待我留英雄一叙。”
  众人都以为年轻贝勒爷不会就此甘休,要连施重手,直至将那猎户制服为止。岂料他听到兄长呼喊,即刻倒纵回身。
  众人只听得头顶风声飒然。抬头看时,三贝勒已腾空而起,犹如一头雄狮猛扑向前,气势威猛无比。
  此时那猎户金寓北已走出四、五丈以外,不料三贝勒虽然身躯庞大,却迅捷异常,在空中一个转折,落在他对面。
  金寓北即刻止步,见那三贝勒威风凛凛站在当地,拦住去路,又抱拳一揖道:“金寓北误入贝勒围场,请恕在下不知之罪,望贝勒高抬贵手,放草民自去,在下不胜感激。”
  三贝勒手一挥道:“好说。我并无怪罪之意。只是见壮士英雄非凡,想请壮士到营中一叙。”
  金寓北道:“在下一芥猎户,山野之人,难入尊驾法眼,蒙贝勒错看了。再者,在下一早出门,家人孱弱,无人照应,须及早赶回……”
  就在此时,隐隐听得在雪峰的南面“呜呜呜”传来了几声号角声。
  众人凝神细听,风中似乎还夹杂着人喊马嘶的声音。
  只见三贝勒身后的两人,同时转身抓起斜挎着的号角,仰头也是“呜……呜……呜……”地吹起来。
  即刻就听得雪峰对面也“呜呜呜”地响起号角声,此起彼伏,遥相呼应。
  顷刻,就见两乘马转过山峰,急奔而来。
  到得近前看时,马上两名勇士也是身穿熊皮马褂,戴熊皮帽,与三贝勒所率勇士一般装束。
  奔来的两人在十余步外即滚鞍下马,急趋几步,到三贝勒面前,躬身大声禀道:“禀三贝勒爷,青龙营捕得虎九只、熊十三只、狍子三十只、鹿六十六只,另有‘阿哈’十四只。”
  三贝勒大手一挥道:“好!带过来!”两人齐声回到:“惫砗笸思覆剑缮砩下恚卦贩祷亍
  三贝勒又转回头对金寓北道:“壮士请吧。”话声雄浑,不容人反驳。
  金寓北道:“有道是君子不强人所难,贵贝勒英明神武,自不会与在下这等籍籍无名之辈为难。请网开一面,放金寓北回家。”
  三贝勒哈哈一笑,道:“壮士真会说话,不放壮士回家,本贝勒就不英明神武了?我对壮士没抓没禁,谈何放与不放?只是见壮士身负绝艺,不似寻常猎户,心生钦佩,要一开眼界,见识见识而已。”
  这时又听得北面山坳里“呜呜呜”响起号角声。就见年轻贝勒身后,有两人也抓起号角,待得山坳里的号角声一歇,即刻昂头“呜呜呜”吹起来。
  顷刻间也见两人驱马驰上山坡,飞奔而来。到得年轻贝勒身前,滚鞍下马,急趋几步,单膝跪倒,大声禀道:“回四贝勒爷,飞虎营捕获虎十五只、熊十只、鹿五十一只、狍子四十三只、野猪七只、红狸十只、另有阿哈十七只。”
  那四贝勒爷面露微笑,朗声说道:“都带过来!”来禀两人退后,转身抓起号角,朝所来的山坳里又“呜呜呜”吹起来。号角声已不如方才急促。
  片刻之间,南北两面各有一队人马出现。虽在大雪之中,但行动仍十分迅捷,不一刻即到近前。
  南面一队停在三贝勒身后,北面一队停在四贝勒身后。
  人马革甲鲜明,整齐雄壮,均腰挎弯刀,佩带硬弩强弓。两边各有三百人骑左右,除马的喷气声、踏雪声之外,俱各肃立无声。
  队列之后是几十匹马拉着十几架雪爬犁,上面堆满熊、虎、鹿、狍子等各色猎物。再往后,只见两边各有三十几名兵丁押着十几名汉人参客、猎户。
  两队人马最后各有一辆覆有重铠的马车,从劲风掀起的车帷看进去,车内是空的,想来是供那三贝勒和四贝勒乘坐、歇息的。
  四贝勒身后兵丁驱赶的汉人多几人。他们都被驱赶到队伍圈内。两队汉人双手都被反绑在身后,人和人也被牛皮索子连成一串。汉人们大都眼神惶恐,满面惊怖之色,人人俯曲背,猥猥琐琐。
  突然四贝勒身后的一串汉人中,有一人猛地向前冲去。但因人与人之间有绳索相连,他这一冲带倒了前后的两三个人。
  那人只冲得几步,就被拉倒在雪地上。他的双臂被反绑,不能以手支地,头脸直摔进雪里。虽想站起身,但双手不得自由,又被绳索牵连,起得半尺,又摔在雪上。
  那人在雪上蜷缩起身子才让上身长跪起来,头脸上都沾满了积雪,抬起头就大声哀号起来:“求大老爷慈悲,我上有老母,下有子孙,放我回家吧!大老爷慈悲吧……”
  那汉人老者边哀告边不住地叩起头来,眼泪、鼻涕和粘在脸上的积雪一起结成了冰,在花白的胡须上粘粘连连。金寓北见他全身瑟瑟抖,哀告之声甚是凄惨,心中实是不忍。
  那老年汉人正自哀告,两个兵丁大步过来。一个抬脚踢在他的后背上,又把他踢倒在雪上。痛得那人动不得,也叫不出声来了。另一个嘴里一边骂着,抽出马鞭,“刷刷”两鞭,抽在老年汉人背上。那汉人的棉衣立时开了两道大口子,棉絮露了出来。
  南北两边的汉人都哀告起来,“求大老爷放了我吧”,“放我回家吧”,“我家有老小,他们要饿死的”,“大老爷善心,放我们走吧”……
  一时哀声一片,不绝于耳。两队汉人中有人想到了自己的妻子儿女,更是号哭起来。
  金寓北看看南北两队汉人,心中愈加不忍。
  目睹如此惨状,金寓北蓦然想到:方才两回兵丁禀报时所言的“阿哈”,原来就是这些汉人参客和猎户。想来我也是他们所说的一只“阿哈”了。若是方才我落入那位四贝勒之手,此时牛皮绳索之中,不又多了我这么一只“阿哈”么?
  南北两面兵丁纷纷抽出马鞭、举起硬弓向那些汉人身上打去。跟着有好几个汉人被打翻在雪地上。
  那些押解汉人的兵丁见还有人苦苦哀告,“哗啦啦”抽出弯刀,大声叱喝声中,雪亮的弯刀在汉人们的头顶虚晃过来、虚晃过去。
  一时两队汉人都被吓得噤若寒蝉,缩颈俯,不敢再作一声。
  这些汉人,金寓北虽然并不认识,但其情其状,目睹之下,心中大是震动不忍。
  更加他自己也是汉人,眼见汉人被这些虎狼一般的女真兵丁当作猎物捕获,惨遭荼毒,不禁激起心中义愤。汉人也是人,都有父母妻子,相依为命,不意竟在你们这些女真人手里沦为猪狗,他们家中如何过活。心念及此,也想到了自己的娇妻,不禁心头一热。
  金寓北扫视一遍两边的汉人,决意要救他们出困,当下暗自筹划脱困之计。
  他转头看看身边的三贝勒和众勇士、兵丁。看到四贝勒身后的小女孩儿,正目不转睛看着滚在雪地上的年老汉人,竟是满眼的不忍,更有一些害怕和不解。
  女孩儿仰面怯怯地对四贝勒道:“八叔,放了他们吧。”声音很轻,哀求之意却很切。
  不料四贝勒即刻回头呵斥道:“小孩子家晓得什么!你阿玛没给你说过咱们先祖是如何被那些汉人豺狼残害么?他们个个装得可怜,实则人人包藏祸心,阴毒险诈!”
  女孩儿低下头,大眼睛里含满泪水,说不出的委屈难过,还没有人这样呵斥过她。
  在她眼里,英俊潇洒、智勇双全的八叔一下子变得冷酷起来,对自己鼓足勇气才敢说的话竟如此生气。
  她岂能知道,此时她的八叔心里究竟有多少仇恨和敌意呢?
  金寓北念头急转:女真人人多势众,那些身穿熊皮衣的骁勇勇士,每人都能以一当十。眼前这位三贝勒,更是有万夫不当之勇。再看那些汉人,全都被绳索捆缚,羸弱不堪。如何才能脱此险难境地?
  这时四贝勒身后被兵丁踢翻的老者,缓过气来,又呻唤道:“大老爷可怜可怜吧,放了我吧……”
  金寓北转头看看那老者,当眼光扫过四贝勒时,心中蓦地有了主意……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