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06、太和神功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此时只有金寓北的小师妹和四贝勒身后的女孩儿,与众人的心思不一样。
  金寓北的小师妹虽然和众汉人一样被掳,但她却从未想过自己身处何地,也没想过要如何脱此险地。
  她那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紧盯着剧斗正酣的大师兄,双手紧握在胸前,真是比之自己比武还担心,大师兄的一举一动都在牵动她的关心。
  那四贝勒身后的女孩儿,亮亮的大眼睛里都是骇怕。她怔怔地看着自己的阿玛和金寓北,咬住下唇、抓紧马缰,一动不动。
  三贝勒和金寓北已交八十多招。
  他越斗越是心惊,心中暗想:岩穴之中真是不乏英雄豪杰,在本贝勒眼皮底下,竟有这样一位武学高手。看他掌法精奇、内力无比醇厚。这八十招之内,已经连续变换十余种掌法,不仅有各正大门派的出名掌法,甚至还有一些僻远门派的独门秘技。且不仅招式精到,而且内力运使也因掌法各异,的是一代宗师的风范。
  此时,金寓北对三贝勒也是既惊且佩。眼前这位三贝勒,贵比王公,应是锦衣玉食、养尊处优,但他这身出神入化的武功是如何修为而来呢?
  多少王公贵胄,即使有少许建功立业者,也只是沙场用兵,甚或是上阵斩将搴旗、攻城略地,但如眼前三贝勒这般武功大巧若拙、炉火纯青的绝无仅有。他尊为女真贝勒,究竟是撞上了什么机缘,让他得有如此修为?
  两人转念之间,又斗了十余招。
  金寓北掌风越来越凌厉。他心里明白,这场比武,不管有多艰险,许胜不许败,且要战决,数招之内便要取胜才可。
  故此,和三贝勒甫一接战,即施展绝技,以一招‘佛只一手’,准拟一击成功。
  岂料和三贝勒交了一掌以后,立觉对方绝非寻常庸手,便即刻改换掌法,想以变幻无方的绝妙招式迫使其应接不暇,露出破绽,而后陡施重手,出奇制胜。
  可三贝勒并没像以往强敌那般以快应快、以巧对巧,而是避虚就实,攻守兼备,法度谨严。两人竟然在这一百招上下,相互连对方的衣角都没碰到一下。
  突然,金寓北掌法又一变,招式堂皇正大,内力汹涌澎湃。
  众人见金寓北右掌蓄势不,左掌自右而左划一圆环。三贝勒只觉金寓北所划的圆环生出极大吸力,即刻立足定身,严阵以待。
  众人看金寓北左掌堪堪划完圆环之际,右掌“呼”地一声由圆环中击出。两股掌力一吸一吐,吸的是极强,击出来的更是浑厚异常。
  三贝勒知道金寓北已不是先前那般以快驭巧,九虚一实。此时他的一招一式均凝聚毕生修为,内力汹涌,摧枯拉朽,稍有不慎,当即就会败于其掌底。
  三贝勒举右掌击向金寓北左臂,断其左掌所划圆环的吸力,左掌蓄力,陡地向前推出。
  “嘭”的一声闷响,和金寓北的右掌正正对了一掌,地上积雪被激荡,四溅飞散。
  这套掌法,是金寓北成名绝技――太和掌,刚刚所施,乃是其中第一掌,叫作“白虹贯日”,极具威力。
  金寓北掌势不歇,紧跟着第二掌――“日盈则昃”,左右双掌交替击出,右掌满蓄劲力,掌锋凌厉,左掌空虚,右掌先到,左掌后至。
  三贝勒左掌凝力,迎向金寓北右掌。孰料金寓北右掌和与三贝勒的左掌将交未交之际,倏地后撤。他的左掌本来空虚无力,掌到中途却陡然间劲力雄浑强劲,如潮水骤至。
  三贝勒陡地一惊,不暇细想,左脚为轴,身子自右向左急转,同时右掌急拍,拟在卸去金寓北的左掌掌力。
  不料金寓北左掌掌力如潮水般连绵不绝,卸去一波,一波又至。只见三贝勒身子转动不停,接着拍出左掌,卸去第二波掌力,等身体转回来右掌又再拍出。
  三贝勒转了一圈,连拍三掌,心中不禁连呼侥幸,暗赞金寓北掌法精妙。
  旁观众人只见金寓北这两掌只是一先一后击出而已,均不解何以三贝勒竟身躯急转,还应以双掌连击。却不知金寓北的掌中乾坤,其双掌所驭劲力浑厚灵动至极,掌法精纯,已臻化境。
  三贝勒三掌拍毕,并不稍停,接着左掌势挟劲风,向金寓北迎面击出。
  他四掌连拍,前三掌御敌,第四掌强攻,一气呵成,快无伦,由守到攻毫无罅隙,就如有四条手臂同时挥动一般,众人直看得目眩神驰,心旌摇荡。
  三贝勒心思招式竟如此敏捷,金寓北也不禁赞叹。当下身子向左微侧,右掌斜刺里拍向三贝勒左臂。同时左掌连拍,五道劲风分击三贝勒前身五处要穴。
  三贝勒觉五道劲力自上而下袭向自己胸前膻中、神封、巨阙、神阙、天枢诸穴。当即右掌直击向金寓北左掌,力道强劲霸道,不容金寓北掌力近身,以掌对掌、以力拒力。
  又是“砰”的一声闷响,三贝勒身侧地上积雪现出四处坑穴,身后巨松上一截松枝“喀喇”断落,乃是金寓北第五道掌力所致。
  三贝勒并未分击金寓北所的五股掌力,而是直击金寓北左掌,釜底抽薪,断其五股掌力的根基。
  但金寓北业已出的掌力被他击偏后,射入雪地。其中最后一掌的掌力变向后直射到松树上,刀砍斧斫一般,将一截手臂粗细的松枝击得断落下来。
  这是金寓北太和掌的第三掌,叫做羿射九日,双掌同使,可攻敌九处要穴。
  金寓北右掌御敌,只是左掌施为,故此一掌分击三贝勒五处大穴,虽是一掌变换而成五掌,但是每掌掌力却不稍减,掌掌凌厉异常,锋锐如刀。
  大雪山上,山风如怒潮狂涛,鹅毛般的雪片夹在风中,倏忽来去。满山谷的雪花被风疾送而出,犹如银河奔腾。
  众人只是注视圈中二人,几乎没在意到大雪下了起来。飞雪飘舞之中,两人如游龙惊凤,倏分倏合,夭矫翻腾。
  金寓北与三贝勒此时内力、招式尽数施展开来,两人掌底内力汹涌、招式精妙,都是众人平生闻所未闻、见所未见,人人屏息观战,骇然惊心。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