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07、江汉横流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二人武功如此之高,众人越看越绝匪夷所思。
  不少人以个人修为就证于圈中二人的内力、招式,暗忖是否能接得他们一招半式。
  与猎物拴在一起的汉人们,各自蜷缩成一团,都心惊肉跳地盯着金寓北和三贝勒。
  汉人们知道,或许两人中的一掌即可将他们解救回家,也或许一掌就会把他们打入地狱,他们的命运在掌掌相交之间颠荡、起伏,不由人不注目细看。是以人人紧盯金寓北和三贝勒,无不胆战心惊。
  所有人中,小格格和金寓北的小师妹仍是没有在意二人的招式武功,全心所系乃是金寓北和三贝勒两人的安危。
  猎虎的小格格,一双乌黑晶亮的大眼睛紧紧盯着五贝勒,脸上神情又害怕又担心。她盼望阿玛和那个猎户都罢手,但不敢出声,更不敢阻止他们,只是心里在念叨:不要比了、不要比了……
  金寓北的小师妹,一直是紧紧盯住金寓北,眼神不知是喜是悲。她并没在意大师兄在与谁比武,甚至根本不在意大师兄在干什么,只是怔怔地看着他……
  金寓北与三贝勒,两双肉掌,掌掌都挟千钧之力。每一下双掌相交,都势如惊雷,叫人胆战心寒。
  又交十余招,金寓北略带风霜之色的脸庞,越来越红。这时看来,脸色竟如一团火一般。
  三贝勒只觉金寓北双掌掌风愈的炙热难当,而且掌力愈来愈强。
  金寓北所习内功乃是至纯至阳的太和神功,此时太和真气尽数激开来,一招一式均可开碑裂石。
  金寓北醇厚强劲的掌力,更加激了三贝勒的斗志,他自神功克成以来,尚未有过如今天这般称心如意的对手,让自己把内力、招式挥得酣畅淋漓。
  金寓北击来的掌力愈强,愈是激得他内力汹涌蓬勃,且艰危之际往往妙着纷出,招式所,意随心转。三贝勒自觉武功、见地比之先前更有了意想不到的新天地,不禁欣喜亢奋。
  三贝勒蒙天赐机缘,所习内功乃是北极玄阴功,玄阴真气冷愈寒冰,掌掌寒气逼人,裂人肌肤。
  此际,剧斗之下,三贝勒全身潜力尽数激,玄阴真气周身游走。三贝勒脸色越来越黑,加之专注冷峻,宛似一块黑冰一般。
  金寓北一套太和掌法,已经使到了第三十六掌――“江汉横流”。
  就见他跨前两步,扎马曲膝,双掌在胸前交错推出,招式平平无奇,一如初习拳法之人的基本招式,但法度、姿势竟是气度宏大非凡,无人能及,内力犹如江汉交汇,澎湃浩荡。
  再看三贝勒脸色更是凝重,也是跨前两步,双掌自胸前交错,迎着金寓北的双掌,平平推出。
  三贝勒雄浑的内力贯注双臂,袍袖犹如吃饱了风的船帆,鼓胀欲裂。
  只听“嘭”地一声大响,四掌相交。
  登时,地上积雪被二人掌力鼓动,四散弥漫飞尽。
  山风过处,只见二人脚下已露出径余两丈的空地。坚如铁石的冰冻山地上,赫然一地深及寸许的脚印。
  圈外众人看了,不禁瞠目结舌、噤若寒蝉。
  此时二人四目相对、四掌相接,三贝勒虬髯戟张,犹似怒目金刚。
  金寓北面色火红,双目都似要喷出火来。
  方才二人掌挟风雷、龙飞凤舞一般,此刻竟凝如山岳,纹丝不动。
  旁观众人粗气不敢出,只觉各自已把心提到嗓子眼。知道此时二人已到了以内力相搏的生死关头,若有一人先行内力不继,被对方内力压倒过来,再加上自己内力反撞,纵是不会当场毙命,也必伤得惨酷异常,生不如死。
  周围几百人众无一吭声,只听得大雪狂舞之中山风厉啸。
  三贝勒几次加催玄阴神功,极寒真气如冰河乍开,排山倒海,压迫向前。
  但他觉得每次加催内力,金寓北双掌与之相抗的内力只是缓缓退后,随即又慢慢顶回来,就如春潮暗生,绵绵密密、无穷无尽。
  两人四掌相对,如石刻铁铸。过得一刻,两人的双足慢慢没入地面,头顶开始有白气蒸腾……
  人丛之中,马上的小格格满面是又怕又忧的神色。她那红扑扑的脸蛋,这时早已如雪花般白,一双小手紧紧攥着马缰放在胸前,眼睛一瞬不瞬,盯着她的阿玛。
  三贝勒只觉双掌中真气如同洪流,一分分高涨。猛然间,两臂衣袖“嘭”地一声鼓涨崩碎,片片毛裘当即被风吹散。
  那位金寓北的小师妹,眼睛就一直没有离开过自己的师兄。这时她看到大师兄和三贝勒泥塑木雕般对峙在一起,慢慢回过神来了。
  三贝勒的袍袖崩碎,金寓北的小师妹浑身猛地一震,抬手抿一下吹散在脸上的长,这才明明白白地看清楚、想清楚,大师兄原来是在与人比武较艺,且此时已至以内力相搏境地,正值生死关头。她立时秀眉深蹙,忧心如焚,可又无计可施。她的右手紧紧扯住鬓畔一缕青丝,自己却却浑然不觉。
  她对面的小格格又急又怕,眼睁睁地看着阿玛竭力施为,知道他遇到了大难关。
  她怕自己的阿玛受伤,也怕阿玛伤了别人。若看到别人重伤,她心里一样会很难过。
  她不明白,为什么阿玛非要与人比武,才会答应放了这些汉人。她暗想:那样打赌比武角力,来裁定许多人的生死去向,对人命不是太草率了么?
  小格格想不出,下一刻会有什么样的骇人情景,一颗心只是“怦怦怦”地剧跳不止……
  她正在惶急之时,突然听到身边“呛啷”一声弯刀出鞘的声音,原来是四贝勒探手从身旁侍卫腰间抽出了弯刀。
  四贝勒见兄长与那猎户比拼内力,僵持不下,心想:五哥贵为贝勒,是我建州部眼下开创大业的第一勇士,在此大功未竟之际,岂容得他在这草莽之人手下有半点散失。
  四贝勒再看一眼金寓北,暗道:那些武林粗人所谓的江湖道义,比之开国奠基的雄图大业,又算得了什么?说不得,危急关头,兄长的安危最为紧要,其余皆可置若罔闻。在这千钧一的当口,待先击杀了那猎户再说。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