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01、迷鹿巧构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小师妹虽经自己和五贝勒联手疗治,保住了性命,但是她什么时候才能完全醒转,神明智清地告诉他一切呢?
  金寓北无计可施,只是暗想:小师妹,你究竟为了什么而孤身一人冒这苦寒,跋涉几千里来这里呢?
  此时,真盼着小师妹像从前那样,大眼睛忽闪忽闪地,一有秘密,就蹦蹦跳跳地跑来找他,叽叽咯咯像竹筒倒豆子一样全说给他听。可是眼下……
  金寓北凝视沉沉昏睡师妹,心中不知转了几百千个念头,几乎将故里东盟的所有人事回想了一遍。
  虽不无担心,但百思无果,只好静静看着小师妹,默默地道:小师妹啊,究竟是什么艰难险恶,让你这个水一样娇柔的女孩子颠沛到了这里呢?
  金寓北料定,小师妹此来,必定与自己和苏儿有绝大牵连。
  想到苏儿,不禁心中一暖,但同时一惊,苏儿如果突然看到妹妹,看到她如此情状,会怎么样呢?怎么对她说呢?
  回想这一天的种种遭际,真是奇异纷出,令自己始料不及。
  山风掀起车帏,只见雪花犹似乱絮翻腾不止,飘荡无定。金寓北眼望飞雪,凝视良久……
  一行人顺着林间山路一连绕过两座山,到的一个三岔路口。
  阿尔萨兰问明去向,又行得多半个多时辰,来到一座山前。
  阿尔萨兰仰望山峰,不禁赞叹:好一座奇峰!原来这山的南边一半如同被刀削去一般,整个南面壁立千仞,宛似一道巨大的屏风,立在茫茫风雪中。
  金寓北转头掀开前边车窗上的窗帷,看看离家已近。
  遥遥看见山路尽头是一片高大粗壮的的松树,黑压压一片,暮色苍茫里,更兼飞雪飘舞,不透一点儿光亮。
  那片松林,就是苏儿精心巧构的“迷鹿口”了。
  想到“迷鹿口”这个名字,心中立时一片柔情。这“迷鹿口”是苏儿用她的五行八卦、奇门遁甲之术,依石就树精构巧制的机关。
  当初两人来到这天璧山,苏儿就从这里着手布设机关。
  原本是想阻拦寻到此处的江湖人物,却不料三年来,莫说江湖豪客,就连猎人、参客都没涉足过这里。
  苏儿她虽冰雪聪明,却没想到江湖是人的江湖,这里就只苏儿和自己两人,那些江湖人物难不成也要来此捕鸟猎兽,逍遥世外?即便有人想过,谁又能像自己和苏儿这般,把苦寒蛮荒之地,也当作其乐融融的福祉。
  故此,苏儿的机关巧则巧矣,人却尚未拦着一个人。倒是麋鹿、狍子、熊、虎,不知被她的机关迷转多少。
  二人围炉夜话之时,金寓北就煞有介事地为她的几处机关分别取了名字,有“迷鹿口”、“断虎涧”、“伏熊堤”……二人每每说到这里,苏儿即笑得花枝乱颤,伏在他的背上不住捶打……
  车声、蹄声杂沓之中,已到“迷鹿口”近前。阿尔萨兰在最前面马上一挥手,车马俱都停步。
  众人看到前面松林外围并排八株大松树挡住路口,每两株松树之间各有一条小路通向里面,每株松树一般的高低粗细。更奇的是八株松树连枝杈形状都极其相似。
  阿尔萨兰回头问道:“金壮士,前面路口如何走法?”
  金寓北掀开车帏,随即抱起小师妹。道:“将军请回营吧。寒舍就在前面树后。我和师妹自行回去即可。山野之人,无甚相奉,金寓北谢过将军和贝勒。”
  此时他已抱着师妹下得车来,对一众武士颔为礼。
  阿尔萨兰道:“金壮士,我等遵贝勒爷军命,要把您二位送到府上,才可以回营复命。请您指点道路吧。”
  金寓北也想起贝勒的确是如此吩咐的,对阿尔萨兰道:“将军盛情,金某心领。寒舍已到,将军已不负贝勒所托。且前去道路狭窄崎岖,行不得车马,我二人步行回去也就是了。”
  孰料阿尔萨兰听后,一挥手,大声喝令:“下马!”众勇士即刻下马,肃立待命。
  阿尔萨兰道:“我等步行送金壮士回去,请壮士先行。”金寓北见此情状,不再推辞,抱着师妹向松林走去。
  他素来敬重钦佩忠诚重诺之人,此时也对阿尔萨兰暗暗嘉许。
  实则他也是被贝勒放汉人、开围场的豪迈举动打动,觉得若一再推脱,不仅是阿尔萨兰如何复命的事情,似乎自己亦有负贝勒心意。
  到得八棵大松树下,金寓北当先自左边第二个入口入内。
  众人跟随入得“迷鹿口”来,见路径交错繁复,绝不似在外面那样一条路走到底。
  这“迷鹿口”内,忽而奇石突兀,忽而树密如墙。
  阿尔萨兰等人进到这“迷鹿口”内,如入阵中,道路转折繁复,去向无从确认,仔细辨认即感眩晕,自己的耳目全无用处。
  众人心惊之余,才知这片松林内大有玄机。
  金寓北回头对众人道:“此处路径繁复,树木杂生,不要张望,只盯着身前之人,紧紧相随。”
  金寓北抱着师妹在前,正行几步又斜行几步,有时又倒行几步。
  一行人在他身后,亦步亦趋。阿尔萨兰等人虽知有异,但一干人历来悍勇无畏,均没有一丝踌躇不前的意思,都不着一声,个个紧随。
  阿尔萨兰心道:我等自幼在山林中长大,穿山度林如履平地。入山围猎,一月两月都不致迷失方向,却不料在这几百步深的松林中变成了睁眼瞎子,若没人导引,看来是要进得来,出不得了。
  进得有五百步远,一道灌木丛枝柯缠络交织,密不透风,如一面荆棘厚墙。
  灌木上生着尖针利刺,虽林中十分晦暗,但仍可看到灌木的尖刺上闪着碧绿的荧光,远远看去,一点点就像细密的繁星。
  金寓北转头嘱咐道:“各位,请在后紧随向前,切不要碰到枝条上的尖针。”
  这道灌木丛,中间、左右分别辟有三个入口,但金寓北对入口竟视若不见,径直走到最茂密之处。
  众人见他在灌木墙前停步,左脚伸出,不见他触动了什么,稍待片刻,在灌木最密处竟又现出一个入口来。金寓北遂带一干人由乍开的入口入内。
  后面跟随的有人想:那不明明辟有三处入口么,直接从其中的一个入口进去不省时省事?
  女真武士们却不知,那三处门户都是机关,若从三处入口进去,牵动机关,人会立时被卡住,若再被枝条上的尖针刺中,是非要苏儿亲自施救不可的。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