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03、绰约仙子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阿尔萨兰向北看到一座长长的小木桥,从壁壑出口蜿蜒向北而去。过了溪水,桥的北端,就是一条小径直通大山脚下。
  整个大山的南面,就是一面巨大山壁,暮色风雪之中,不见绝顶,这就是在“迷鹿口”外看到的高大峭壁了。
  金寓北看看众人已经全数上崖,即踏步上桥,带领一干女真勇士走过木桥,沿小径直向大山走去。
  越近大山,越是觉得自己越变越小。
  阿尔萨兰仰望山壁,不禁对造物的鬼斧神工极为惊叹。
  山壁壁立千仞,狂风大雪之中岿然不动,令人凛然肃穆,崇仰敬畏之情油然而生。
  沿小径走了百步之遥,众人看到前面高大的山壁脚下,是一座木制屋宇,木屋前后空地上,错落生着几株松树。想来那便是这位金壮士的家了。
  又走一盏茶功夫,金寓北停下脚步,众人逐次走上来,散开在两旁。
  原来面前是一道十几丈宽的深涧,只见山涧中风雪翻滚,不见涧底,深处漆黑一片,不知有几百丈深。
  一众勇士,这时看见山涧对过木屋的回廊上,赫然有人立在廊柱之旁,远远只看见身着雪白的狐裘,却看不清面容。
  阿尔萨兰看看金寓北,要想到家,必过深涧,可是从何处过呢?
  众人向深涧两头望去,看山涧走向,真是奇到了极致。
  就如被人画出来的一般,山涧竟像个圆弧,两端接在了山壁之上,单单把眼前这块带有屋宇的空地圈在了里面。
  众人正张望间,突觉眼前来得一人。定睛看时,竟是山壁下木屋回廊上的那人。
  此时风舞雪花之中,见她翩若惊鸿,流风回雪之中飘飘而来,与对面之人隔涧而立。
  众人于岩之畔,见一丽人,风吹衣袂,绰约宛似仙子。
  阿尔萨兰等人隔涧打量,见来的是位女子,妙目生辉、灵秀无方,当真是芳华绝代,不可方物。
  女子紧盯金寓北,看着他怀抱一位女子,眼中既是关切又是惊异。
  阿尔萨兰想:她或许是第一次见到这么多人来此,而且更不会想到金壮士还抱着重伤的小师妹回来。
  只听对面女子隔涧喊道:“师兄……”声音清脆,如珠落玉盘。但听得出,语声关心、担忧。
  金寓北看着山涧对面的女子,应道:“师妹。”接着说道:“师妹,放开木桥,让一众朋友过涧。”听他语气平静从容,与平常无异。
  对面女子应道:“好。”走近崖边一块高约两尺的方石,侧身伸左手从方石内抽出一根铁钎,露出一尺有余,即停手不再上提,任其在石中插着。
  当即就听“轧轧”声响,一道木板打就的小桥从对面崖壁上的一个方洞中探出来。
  “轧轧”声中,木桥越伸越长,不一刻搭在了众人脚下山崖上。
  众人眼睛一瞬不瞬,看着这木桥一尺一尺地从对面山崖上伸过来,当真是令人匪夷所思,惊诧莫名,均不明就里。
  举手之间就能在这深涧之上搭上木桥,那除非是天神腾格里能办得到。但此时人人亲眼所见,令人不信也得信。
  金寓北见木桥搭好,对阿尔萨兰等人道:“将军,桥小难以承重,我们须两两结伴,6续过桥。”
  阿尔萨兰转身向崖边诸人一挥手,众人当即退到金寓北和阿尔萨兰身后,两两一队,不须口令,就好似早就演练好的行伍队列。虽是人少,但一个个勇悍坚毅,当风屹立,一样的雄壮威武,气势不凡。
  金寓北和阿尔萨兰一先一后走上木桥。
  木桥也就一尺多宽,且没桥栏护住左右,身旁是风雪鼓荡,脚下是无底深渊,胆怯之人势非战战兢兢走不得。但二人一个如履平地,一个昂阔步,顷刻到了对面崖壁之上。
  阿尔萨兰下得木桥,回身一招手,两个武士也是一先一后上了木桥。不一刻,众人都过了桥。
  金寓北回身对阿尔萨兰道:“将军,这是内子。”又对面前女子道:“苏儿,见过将军。”
  阿尔萨兰抱拳行礼道:“见过夫人。”阿尔萨兰看到眼前女子虽然身着宽大狐裘,却掩不住腹部凸起,原来她是有孕之身。
  苏儿敛衽为礼,道:“将军辛苦。”阿尔萨兰及其余勇士即刻躬身还礼。
  苏儿回身紧盯着金寓北怀中所抱之人,注视片刻,突地浑身一震,猛地伸手抓住女孩儿的手臂,失声惊叫道:“异儿!”一时间眼睛睁的大大的,怔住了。
  金寓北看着苏儿,轻声道:“师妹,咱们暂且回家。”
  苏儿抬看看金寓北的眼睛,放开了女孩儿的手臂,抿一抿鬓,恢复了镇静。她又看一眼金寓北怀中的女孩儿,回对阿尔萨兰道:“将军请了,请到寒舍用茶。”转身头前走向木屋。
  苏儿心中立现深忧,不住揣测:师兄一定遇到了巨大变故,不然,如何轻易就带这许多人来,在自己布设的机关里长驱直入,且一直走到了门前来。
  私下里两人曾说过的,在这里过安宁恬淡的生活,远离过去刀光剑影的江湖。此时所居之处,人烟稀少,不再与各色江湖人物有什么瓜葛。
  若因往日江湖恩怨,有人寻来,在外冲杀叫嚣,甚至破门而入倒还不出意料之外。但身后这些人竟是丈夫亲自带来,更加还是一些素昧平生的女真武士,实是叫人百思不得其解。
  苏儿引领众人到得山壁下一处宽阔平地,一座木屋依山壁而建,虽无彩绘雕饰,但是结构精巧、颇具匠心。
  到得门前,众人停住脚步。
  苏儿登上门台,转对阿尔萨兰道:“请各位将军进寒舍嘘寒。”
  阿尔萨兰揖手道:“夫人,我等遵贝勒军命,已送金壮士和姑娘到家,请壮士和夫人安歇,我等回营复命。”
  金寓北道:“将军请稍候,待我送诸位出去。”回对苏儿道:“苏儿,看护师妹。”
  阿尔萨兰知道,凭自己和手下众人,是走不出这道道机关的,故而并不推辞。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