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太乙道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阳春三月,万物复苏,一贯安静的太乙山上也是响起了人声。
  “天上浮云似白衣,斯须改变如苍狗!”
  山道上一蓝色道袍的年轻道人抬头低吟一句,一挥袖子,朝着山下走去。
  “大师兄好文采!”
  又有一年轻道人拍手称赞,亦是身穿蓝袍,但下一刻开始拆台了:“不知是何人所作?”
  “是一位姓杜的前辈高人......”
  之前那名年轻道人摆了摆手,头也不回地说道。
  “姓杜?”这名年轻道人很是不解,大喊道:“我可没听说过什么姓杜的前辈高人!”
  并未有人答复他,反倒是这年轻道人身后亦是三名身穿蓝袍的年轻道人相视一笑,绕过这人,跟着朝山道下走去。
  “诶,等等我......”
  太乙山位于秦州东部,高一千三百丈,山体雄奇,巍峨入云,是秦州最大的仙山。
  山上有一个门派,叫做太乙道,太乙道威名赫赫,整座山都是他们的。
  当先一人唤作杨邺,气质平和,是太乙道大师兄;第二人唤作金官,看似玩世,实则是不折不扣的老实人,是太乙道三师兄;身后三人,其中一人,面容较为严肃,唤做赛天风,是太乙道二师兄;余下两人,一人气质厚重,但目光灵活,唤做波臣,是太乙道四师兄;最后一人,气质闲雅,名唤靖元,是小师弟。
  不多时,金官又追上了杨邺。
  “不想这次竟然是我们来招收弟子,哈哈......”
  杨邺淡淡一笑,并未接话,他当然知道是为什么,并且还是参与者,但旋即,心念一转,就准备坑金官一把。
  “估计是那些长老们太闲了吧。”
  让长老背了这个黑锅后,杨邺用眼神示意赛天风三人,三人立即会意。
  “此言不虚!”赛天风点了点头,很是正经地说道。
  波臣暗自一笑,也出声了:“那些长老还真是,哈哈!”
  “没事找事!”靖元接过话头,面色不变地说道。
  金官大笑一声,鄙夷道:“可不是儿,那些老头们......啊!”
  金官话说一半,惊叫一声,反应了过来,死死地瞪着四人。
  “金师弟哟,晚上走夜路要当心了!”杨邺低低一笑,声不可闻地说道。
  赛天风偷偷一笑,声细如蚊地道:“师弟还要小心贺真人的飞剑!”
  “我看贺真人八成会直接戳死金师兄,哈哈!”金官嬉笑道,还朝着金官做了个鬼脸。
  靖元轻轻一笑,并未言语,但眼神却是直直地掠过了金官,权当没有金官这个人。
  “你们阴我......”
  金官气的跳脚,加快速度,一溜烟的朝山道下跑去。
  杨邺四人一笑,颇有些狼狈为奸的味道。
  “不过还真是不清楚宗门这样做的用意。”赛天风皱了皱眉,旋即又舒展开来:“不过也只是一件小事,倒也不用太放在心上。”
  杨邺一笑,下了定论:“八成是那些长老见我们没事儿做,给我们找事儿做!”
  赛天风三人微微一想,觉得以那些长老们的性子,做出这样的事一点都不奇怪,便也放下了这个话题。
  可怜的长老们,黑锅背定了,但事情其实是这样的。
  太乙道百年招收一次弟子,以往皆是宗门长老负责这事儿,而这次甚至以后,都会由弟子们负责。但长老们当然不肯罢休,各自也负责了一小块区域,所以便让四人觉得是长老们在没事找事......
  幕后黑手自然是杨邺,但杨邺当然不会说,揭过这事儿之后,杨邺就成功地抽身了。
  杨邺四人继续朝着山下走去,走着走着就走到了山脚,抬头一望,就看到了山门。
  山门由四根石柱拱起,挂着一块匾额,上书“太乙道”三个金色大字。
  山门前正站着两人,一名人到中年、冷着脸的青袍道人,还有一人便是年纪轻轻、苦着脸的金官。
  见杨邺四人来了,青袍道人脸色立即恢复了正常,转头笑道:“杨邺,你们来了。”
  “贺真人。”杨邺四人微微一拱手,就幸灾乐祸地望着金官。
  青袍道人贺真人深深一笑,摆了摆手,金官这才赶忙退到一旁。
  “杨邺,你们各自准备一番吧。”
  青袍道人贺真人说完之后,就不再言语,转头望着前方,脸上露出了一丝笑意。
  杨邺五人脸上也露出了笑意,这确实很是值得欣慰的事。
  无他,宗门兴旺!
  山门前有一个广场,广场上此刻有四千余人,除去那些同来的亲属、下人,亦有千余人能参与太乙道的考核。
  勿要以为千余人很少,已经非常之多了,须知这是修仙门派,而不是武林门派。况且亦是有那种上万人的门派,但是,那些上万人的门派,能跟太乙道比吗?
  上万人的门派讲究优胜劣汰,类似养蛊,有着天资不凡、脱颖而出之人,但更多的,却还是碌碌无为之人。
  太乙道便不同,作为秦州最大的门派,自然不能够有着名不副实之人。在杨邺看来,场中的一千人,约有两三百人能拜入太乙道,而这两三百人,就是太乙道未来的支柱,亦是秦州未来的支柱。
  须知秦州只为一州,而天下共分九洲,中州、秦州、雷州、云州、青州、平州、齐州、楚州、吴洲,虽说九洲一向无甚大争端,但若是弟子弱了些,可就在其他几州丢了面子了。
  谁的面子都可以没有,但太乙道的面子不能够没有!
  太乙道便是实行着精英政策,人人如龙自然不可能,但最出众的如龙,却非是难事,而普通的弟子,亦也可以如猛禽、如猛兽。
  自然便吸引了来自于其他部州的人,但太乙道并不在乎,入我太乙道的门,是我太乙道的人,葬我太乙道的坟!
  太乙道虽说是秦州最大的门派,并且秦州王朝亦是太乙道所掌控,但是作为修仙门派,那有空去管什么王霸迭移,什么改朝换代。
  除了有秦州王室宣传的地方外,其余地方可是对太乙道不怎么了解。当然这是普通百姓的看法,在修士们的眼中可不一样了。
  太乙道又要露出那锋利的爪牙了!
  一只龙,再怎么藏,也是一只龙,太乙道就是一只龙。
  对于知道太乙道的修士来说,这时好事,对于不知道太乙道的修士来说,这也是好事。
  当杨邺心里闪过这些纷杂的念头时,贺真人也开始发话了。
  “诸位不远千里而来,欲入我道,须经三道测试,切莫引起骚动,否则取消资格!”
  勿要觉得这样做不近人情,且思索一番,纵是普通百姓,若冲撞了皇帝,皇帝心情好也就不加理会,心情差,那就随随便便,诛个九族吧。
  那么,触犯了比皇帝更加尊贵的太乙道呢?
  太乙道自然不会像皇帝那样做,但也要小惩一番,以正声名。
  取消资格,遣送下山罢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