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小杏园与金风园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回神了。”
  杨邺打了个响指,又笑道:“且随我来。”
  一行人回过神来,在杨邺的带领下,迈出太乙殿,径直朝山上走,很快就来到了一座背靠大山、气势恢宏的大庄园。
  杨邺指了指庄园,说道:“此乃小杏园,为外门弟子居所,底下有个小型灵穴,小型灵穴适合练气期弟子修行,你们可要努力修行,别荒废了。”
  “真人,我会的。”
  “我也是。”
  “还有我。”
  听见弟子们的答复,杨邺满意的点了点头,转过头,笑道:“金官,该你叫门了。”
  金官谦虚的笑了笑,推脱道:“师兄,还是你来吧!”
  “你来。”杨邺笑道。
  “长者为大,师兄你来。”金官憨笑道。
  杨邺笑了笑,取出了一个储物袋,举了起来,揶揄道:“你来不来?”
  “吾去也!”金官立马屈服,上前敲门,喊道:“季长老,季长老,我们来了,快开门。”
  “啪”
  门内有什么东西飞出来了,正好撞在金官的头上,定睛一看,竟然是女子的贴身衣物。
  金官尴尬一笑,同时取下了衣物,却是揣进了胸口,又大声喊道:“季长老,开门呐!”
  金官话音未落,一个年轻道人便出现在门口,负着手,双眼直直的看着金官。
  “季长老,这是新入宗的弟子,您老给看着点,别让他们练功出事了。”金官话说完就满头大汗的退到了杨邺的身后。
  “份内之事,不过有件事想跟你说一下,你能听一下吗。”年轻道人季长老深深一笑,又望向了金官。
  “季长老有话好好说......”金官探出了一个头,小心翼翼的说道。
  “那我说了。”季长老依旧直直的望着金官。
  “季长老您说。”金官站直了身子。
  “东西呢。”季长老目光刺向了金官。
  “在这!”金官冷汗唰唰唰的流了下来,不敢卖关子,连忙递了一个储物袋给季长老。
  “谢了。”季长老一脸风轻云淡把储物袋收了起来,又望着杨邺,说道:“杨邺,带弟子们进来吧。”
  “是,季长老。”杨邺道:“诸位师弟请进。”
  庄园一进去就是一个宽大的石砖广场,大约七八十丈长,四五十丈宽,石砖广场尽头有一间房子,而房子左右两侧各有一条通道。
  季长老走在前面,转过头解释道:“小杏园有外园内园,左侧通往外园,右侧通往内园,外园男弟子居住,内园女弟子居住,赛天风、波臣你二人领着外门女弟子去内园,杨邺、
  金官你二人带领外门男弟子随我来,靖元留此照看内门弟子。”
  “是,季长老。”五人应道。
  季长老看了眼少年少女们,淡声道:“男女有别,男弟子未得命令不得擅自入内园,违者将由我来处罚。”
  季长老话音一落,就跟杨邺、金官二人,带着外门男弟子朝着左侧走去,赛天风见状,转头笑道:“外门女弟子随我来。”
  便有二十多位女弟子走了出去,跟在赛天风还有波臣的身后朝右侧内园走去,而一些男弟子望着女弟子的背影远去,很是留恋。
  “别掉队了!”季长老一句话让男弟子们收住了心,二百多名男弟子跟着杨邺、金官以及季长老的身后朝左侧外园走去。
  小杏园外园中。
  季长老指了指十余排朴素的宅院,对外门男弟子说道:“这就是你们的卧房了,一人一栋宅院,每栋宅院有三间房子,一间是卧房,一间是练功房,一间是杂物房。”
  留了一段时间让弟子们记住,季长老又补充道:“早中晚膳食,膳房都有供应,不嫌麻烦也可以自己做,膳房就在你们宅院往后一点。”顿了下,季长老又道:“平时你们没什么事就安心修炼,先去安顿下来吧,你们的行李等会儿会送来。”
  小杏园外园在外,内园在里,内园门口有一张躺椅,躺椅上有着一位体态纤细的年轻坤道。
  “宋长老,弟子们带来了。”赛天风远远的喊道,又笑道:“接下来就交给您了。”
  年轻坤道宋长老慢悠悠的坐直了身子,睁开了眼睛,双目中一丝绿芒一闪即逝,随即看向了赛天风以及波臣还有身后的女弟子。
  “知道了。”宋长老轻轻的说道:“东西呢?”
  “在这。”赛天风应道,从袖子里取出一个储物袋抛给了宋长老。
  “啪”
  储物袋掉在了地上。
  “嗯?”宋长老柳眉一弯,眼神刺向了赛天风。
  “误会误会,我手抖了一下。”赛天风反应很快,快步走上前捡起储物袋,从袖子里掏出来一条丝巾轻轻擦了擦,放在了宋长老身旁。
  宋长老衣袖一挥,收起了储物袋,过河拆桥:“走吧走吧。”
  “咳咳......”波臣轻咳两声让宋长老好像想起了什么。
  “拿去拿去。”宋长老也抛了一个储物袋过去,又催促道:“快走吧。”
  赛天风接过储物袋后,跟波臣相视一笑,作了个揖,转身就走。
  宋长老这才站了起来,打量了几眼女弟子,温和地道:“跟我来吧。”
  女弟子们闻言,跟在宋长老的身后,朝着内里走去。
  一个时辰后,杨邺五人带着内门弟子随着山路走去。
  不多时,一个缩小版的小杏园出现在了众人面前,庄园前是一个小湖,两侧则是一片花圃,背后则是山壁。
  “这是金风园,是内门弟子居所,底下有两个小型灵穴。”杨邺指着庄园对内门弟子道:“这小湖叫鲤泉,里面有方长老养的灵鱼。”
  鲤泉水气弥漫,烟气斐然,不时有几尾红色灵鱼嬉戏、冒头。
  杨邺也不耽搁,转头就喊道:“方长老,内门弟子带到。”
  “好。”一个清冷的声音应道,接着说道:“进来吧。”
  “咯吱”
  门开了。
  庄园内左右两侧各是一颗大桂花树,树下则是几盆鲜花,鲜花旁边则是绿莹莹的小草,整个庄园绿意盎然,生机勃发,一团灵气扑面而来让杨邺五人大脑清凉,内门弟子们则感到身体一轻。
  “方长老您这里风景真好,每次来这里我都是恨不得多呆一会。”金官嬉笑道,“可惜弟子闲不住,不然呐,就跟您做邻居了。”
  树下一位穿着浅绿衣裳、面色清冷的女子,正在浇花,闻言淡淡地看了金官一眼,选择了无视,金官却是不以为意,笑嘻嘻的跑进去吸灵气了。
  方长老放下水壶,望着杨邺问道:“种子呢?”
  杨邺笑着答道:“方长老,在这。”递了一个储物袋过去。
  方长老接过了储物袋,又随手抛了个储物袋给杨邺,随后望了望杨邺身后的内门弟子,轻声说道:“听说今年有个雨灵根,回头叫他来我这里帮我浇花。”
  杨邺笑着应下了:“好的,没问题,那方长老,这些内门弟子就交给您了,我们就先走了。”
  “嗯。”方长老应了一声,顿了下,又道:“好像还有个雾灵根,回头你也叫来。”
  金官眼睛一亮,插话道:“哎呀,雾灵根就在这。”
  方长老望了金官一眼,眼中露出一丝笑意,没说什么话,手一挥,一阵风就把金官扇出去了。
  杨邺见状笑道:“雾灵根就在这,秦湘离到前面来。”
  扎着元宝髻的秦湘离,穿着碧罗裙,怯生生的走上前。
  方长老目光一亮,又露出一丝笑意,对着杨邺道:“雨灵根不用叫了,这丫头一个人就够了。”
  杨邺自然明白,点头应下后就准备离去,不过却被方长老叫住了。
  方长老展颜一笑,说道:“给你们个小玩意。”
  杨邺接过方长老递过来的储物袋,四人谢过方长老后,便退了出去。
  “咯吱”
  门又合上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