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受气的娘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张赛花看着儿媳拿出来的空碗,张嘴就骂,气的脸上的皱纹都堆在一起,一想到那碗鸡蛋羹被赔钱货吃了,心口都疼。
  “娘,雪撞坏了头。”
  杜秋娟想到之前闺女的话,心里就不舒服,婆婆在这种时候还骂雪,气的就顶撞回去。
  “撞坏头咋的?还得把她供起来?”
  张赛花见儿媳妇敢和她顶嘴,心里的火气更甚,叉着腰,手指点在杜秋娟的额头上,毫不客气的大骂着。
  李映雪坐在炕上,气的紧咬牙关,也就是她现在浑身无力,换做现代时的身手,此刻老太婆只有满地找牙的份。
  真怀念在现代的生活,她活的恣意潇洒,奶奶和蔼可亲,对妈妈关怀备至。
  哪里见过这样的恶婆婆?骂起儿媳和孙女来,什么话恶毒骂什么?
  怕娘在这会儿反抗,此时她还保护不了她,不能让她做无谓牺牲,趴在窗前对着窗外大声喊。
  “娘,别惹我奶生气。”
  杜秋娟正愤怒的瞪大眼睛,想质问婆婆卖李映雪的事情,大不了和婆婆拼了,就听到女儿在屋里喊。
  怒火迅速消退,心中一阵后怕,她差点坏了孩子的事,低着头不再吭声。
  “丧门星,你都不如个孩子懂事,等雪嫁人了,你赶紧滚蛋,我们老李家没粮食养活你。”
  张赛花刚刚明明看二媳妇眼中的怒意,她都做好战斗准备,想好好收拾她一顿,她就又恢复以前的老实懦弱了。
  她得意的开始大骂起来,这每日骂声不绝,极具侮辱性的语言,杜秋娟已经听得麻木了。
  以前她逆来顺受都是为了两个孩子,她无底线的忍让,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却换来婆婆变本加厉的虐待。
  低垂头,眼中的恨意被眼睑遮住,双手用力握紧,尖利的指甲陷进手心的嫩肉中,以此克制住心里的冲动。
  她真想问问婆婆,她的良心是不是黑的?
  想起嫁到李家来的暗无天日,受尽欺凌的日子,她心口就堵着一口气,可为了闺女她忍!
  张赛花骂累了,见二儿媳妇恭顺的低着头,心里就觉得舒服。
  二小子家的几口人都被她拿捏的老实,想怎么收拾就怎么收拾,连个屁都不敢放。
  这是她得意之处,千年媳妇熬成婆,那都是说的旁人,在她这里,婆婆也被她收拾的老老实实,男人更是听话的很。
  李家,她是一家之主,一双小绿豆眼在杜秋娟脸上转了转,就这么把她赶回娘家?好像是亏了些。
  雪的事完了以后,她得问问老大媳妇,看看能不能把二媳妇也卖了?
  咋说也有点模样,给点吃喝,养一段兴许也能卖300块钱,家里的日子能宽松些。
  “滚蛋吧!看到你这丧门星就膈应。”
  骂累了,她开恩一般挥挥手,赶杜秋娟离开。
  自己则拍了拍衣襟上的灰,高昂着头,迈步回屋,这个时间她要午睡了。
  杜秋娟抬眸看着她的背影,眼中的怒火像是要把这老太太活炼了一般。
  良久缓缓松开握紧的拳头,颓然转身朝大门外走,落寞的身影,看着可怜。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