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 阴气在这屋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李映雪在屋里听着这一切,两块钱?这在现代连个汉堡包都买不到,在这个年代那不是小数目。
  一根冰棍,贵的才五分,便宜的三分,鸡蛋五分钱一个,两块钱能买四十个鸡蛋。
  这还不算那只大公鸡,那可都是原主和妹妹采野菜,剁鸡食养大的,一块鸡肉都没吃过。
  对自己亲孙女这么抠,对一个骗子倒挺大方。
  “雪啊!家具啥的,你奶她们能让拿走吗?再说没有锅可怎么做饭?”
  娘几个的衣服一共就那么几件,包了一个不大的小包袱,杜秋娟留恋的环顾自己生活了二十年的家。
  从嫁给李树生开始,她就没想离开过,现在被逼离开,心底酸楚难受,眼圈又湿润了。
  “敢不让拿,她现在有把柄捏在我手里,再得瑟,我就把他们都告进公安局。”
  李映雪睁开眼,清澈的大眼睛里是一片寒冰,说话更是透着嚣张霸气。
  “呃,雪啊!明天差不多就行了,别把名声搞臭了,你公公家再不敢要你,他家老大在部队里很有出息,听说当了大官,可不能给他抹黑。”
  杜秋娟担忧的看着闺女,这在以前她指定想不到闺女会这么厉害,一举搬倒了她怕了二十年的婆婆。
  在她心里,婆婆是没人能战胜的,那是打遍建国村无敌手,村里的老娘们都不敢和她吵。
  “娘,有点出息好不?女人自己就能养活自己,何必指着男人?再说他不要我?我还不想要他呢?大官?多大?”
  李映雪气杜秋娟的迂腐,多大的官?还他不要她?想前生自己老爸的军衔是中将,属于军长级别,他一个乳臭未干的小伙子能高到哪里去?
  最多是个营长,也许就是个连长?在这个封闭的村庄就是老大的官了?真是一群井底之蛙。
  “雪可不能这么说,这孩子你咋的了?是不是撞坏了脑袋?这几天我就看你不对劲,你公公今天刚帮了咱们,咋能忘恩负义?再说这门亲事是你爹活着的时候订下的,若是被退了亲,以后还有谁会要你?”
  杜秋娟听了慌乱的瞪大眼睛,伸手去摸李映雪的额头,这丫头咋还说上浑话了?
  男人是女人的天,是依靠,像她没了男人,不是谁都能欺负吗?
  这丫头咋还说这么离经叛道的话?第一个念头就是她脑袋坏了,人傻了,当娘的有必要让孩子明白,她的亲事有多好,老实本分的嫁过去,才是最好的归宿。
  “娘,你说的都是啥呀?王伯伯帮咱们,不过是报答爹救他的恩情,两下抵了,咱没必要高攀他儿子。”
  李映雪拿开娘的手,这觉算是睡不成了,干脆坐起来和她说清楚。
  凭着自己的聪明脑瓜,养活娘和小花没问题,便宜未婚夫不过就是挡箭牌,让她嫁给一个陌生人?
  Oh,MyGod,杀了她吧!
  正仰天哀叹着,门外传来胖丫粗哑的声音,紧接着有脚步声朝她们屋里走过来。
  “阴气就在这屋,守好了,我这收了你二哥的鬼魂,看他咋无法兴风作浪?”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