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黄忠到来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虽然诸葛亮最终也没问出挖掘机是什么,不过他却在陈莽的营寨之中见到了许多新奇的事物。
  造纸的作坊,冶炼的熔炉,还有烧砖的土窑。
  每一样都和当今的工艺不同,说是巧夺天工也不为过,让这城寨看起来像是一个隐世的大家族一般。
  但见多识广的诸葛亮却看出,这里的居民不过是一群从各处而来的流民,其中还掺杂着各路诸侯和黄巾的溃兵。
  这让诸葛亮对陈莽更加的好奇了,想破脑袋也想不出他究竟是从哪个石头缝里蹦出来的,居然有如此本领,能将这些成分复杂的人治理的井井有条。
  这时,陈莽已经带着他走入了城寨的议事厅中。
  一个管事打扮的中年人和一个武将打扮的少年上前相迎。
  少年道:“主公,您访贤回来了?”
  陈莽微微点头,朝着诸葛亮介绍道:“这少年叫紫龙,别看他年幼,却是一员难得的猛将,已然修炼到了内气离体的境界,万军丛中取上将首级,如探囊取物耳。”
  诸葛亮颔首一笑,算是和紫龙打过招呼。
  管事笑着朝诸葛亮一拱手:“咱家吕山,见过孔明先生。”
  诸葛亮见他声音尖锐,喉咙上十分平整,没有喉结,却原来是一个宦官,不由得微微有些吃惊:“先生曾在宫里当差?”
  吕山也不避讳,含笑着一点头:“皇宫被焚毁时逃出来的,幸得主公收留,方能苟全性命于乱世。”
  陈莽坐到了虎皮椅上,朝诸葛亮道:“我这营寨里认字的人一只手都数的过来,老吕是其中一个,被我赶鸭子上架封了个总管,负责帮我处理一些杂事,如今军师到来,我终于可以轻松一点了。”
  听到他熟络的称呼,诸葛亮不禁眼皮一跳,心知上了这条贼船便很难再下去,心中一阵的纠结,接着肃起脸道:“敢问将军平生之志为何?”
  “当然是结束战乱,一统江山。”
  陈莽毫不避讳的道:“如今军阀混战,涂炭生灵,千万百姓流离失所,食不饱腹。若再打下去,我华夏的气运便耗光了。届时强敌来犯,我华夏大地将面临灭顶之灾,为了这天下苍生,还请军师助我一臂之力。”
  诸葛亮继续问道:“敢问将军?一统江山之后?这天下是何人之天下?”
  陈莽一脸真诚的道:“天下自然是天下百姓之天下,民如水?君如舟?水能载舟,亦能覆舟。”
  考虑到诸葛亮身处的时代?陈莽可不敢拿出现世的一套学说,怕将其吓跑?只好拿出了荀子的观念来糊弄一下。
  诸葛亮看着陈莽一脸“真诚”的模样?看出他并没有说谎,又觉他确实也有着值得自己辅佐的能力和心胸,微微的一叹,躬身朝着陈莽拜去:“亮?拜见主公!”
  陈莽欣喜的上前将他搀扶起来?说道:“军师不必多礼,咱们这里不讲究这个,咱们讲究的是有福同享,有难同当。你我二人如此投缘,要不然咱们俩斩鸡头烧黄纸?一起拜个关二爷算了!”
  诸葛亮一头的雾水,皱起眉头问道:“主公?为何要斩鸡头烧黄纸,这关二爷又是谁?”
  “呃……”
  陈莽忽然间想起关羽还在世?表情不由变得僵硬起来。
  片刻后,酒宴摆上?陈莽营寨之中的核心四人聚在桌前吃起了酒席?一边探讨起了当今的局势。
  诸葛亮三杯酒下肚酒?被陈莽酿造的高度弄的有点上头,已然和陈莽熟络了起来,醉意微醺的说道:“主公,如今袁术称帝,实乃取死之道尔。但袁家四世三公,积累下的底蕴非比寻常,依亮观之,袁术败后,袁家势必倾力支持袁绍,袁绍崛起势不可挡,主公当避其锋芒。”
  陈莽微微点头:“还有那挟天子以令诸侯的曹操,他占着大义的名分,手下能人异士多如牛毛,也不好对付。好在有吕布在徐州牵制,另其无法倾力南下,否则我们现在恐怕已经被他兵临城下了。”
  “吕布……”
  诸葛亮听到吕布之名,不禁有些头疼:“这吕布乃是神将,一人可当十万大军,虽说他近年来不思进取,实力有所倒退,但依然是天下第一的武将,曹操短时间内应该无法将其拿下。”
  “主公,眼下咱们军中能内气离体的武将,便只有主公和紫龙将军二人,比之袁、曹差之远已。比起攻取南阳,想办法招揽武将,才是我们目前的头等要事。”
  陈莽笑道:“军师莫急,刘表手下有一员猛将,名为黄忠,字汉升,有万夫莫当之勇,可敌吕布。他有一独子,自幼体弱,命在旦夕之间。我已派人送去送信,言明能将他儿子治好,邀他带儿子前来做客,算算时间,这两日他便该到了。”
  诸葛亮回忆了一下,想起了确实有这么个人,惊讶道:“主公说的可是驻守在攸县的中郎将黄汉升,他有如此本领?”
  正说着,门外忽然有个士兵前来通禀:“主公,外面有二人前来求见,自称是黄汉升及其犬子,应邀前来做客。”
  陈莽微微一笑:“请进来吧。”
  不多时,一个头发花白的中年汉子走了进来,身后跟着一个面黄肌瘦,约摸十三四岁的少年。
  见陈莽几人正在用饭,黄忠面带歉意的拱手道:“在下黄汉升,带幼子前来赴约,打扰诸位用餐,还请见谅。”
  陈莽笑着招手:“黄将军无需多礼。某家便是邀你父子前来的陈莽,将军一路劳苦,先坐下用饭,稍后我便为令郎诊治。”
  黄忠拱手谢过,来到近前落座,看着桌上的火锅,感觉十分的新奇。
  身旁的少年闻着锅中香味,不由得吞咽了一口唾沫。
  黄忠看到因为吃药而厌食多日的儿子有了胃口,不由得展颜一笑:“叙儿你难得有胃口,多吃一点!”
  少年羞涩的拿起筷子,捞起肉菜,放在碗中吃了起来,不多时,便吃出了一头的热汗。
  陈莽瞥了眼那少年,说道:“差不多了,他脾胃虚弱,虚不受补,再吃就该拉肚子了。”
  黄忠闻言,赶紧的拉住了儿子:“叙儿,听陈将军的,晚间再吃吧。”
  少年不舍的盯着眼前的牛肉看了几眼,乖巧的点下了头。
  这时,传令的士兵再度跑了进来,禀报道:“主公,外面来了一人,自称华佗,不知从哪听闻了主公医术高明,特地前来向主公讨教。”
  黄忠惊喜的道:“可是神医华佗?”
  陈莽看了眼身旁的面露喜色的黄忠,忽然间意识到抢生意的来了,顿时冷下了脸来,往杯子里添了一杯热酒,提起三尖两刃刀走了出去——
  欲要温酒斩华佗!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