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法海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许仙,字三多,杭州府人士,自幼父母双亡,被姐姐许娇容抚养长大,本来应该想大多数人那样穷苦一生。
  然而在他六岁那年,却突然时来运转,被知府大老爷看中收为关门弟子,负责关厨房门、关客厅门、关书房门,熟练地掌握了各种关门技巧。
  长大成人后,他还遇上了一个娇滴滴的美丽娘子,带着丰厚的嫁妆下嫁给他。
  在外人看来,他的人生已经一片无悔。
  然而,他还有着一个不可为外人道的大秘密,说出去肯定会惊掉人的下巴——
  他的娘子是条蛇!
  这秘密,在他和娘子认识的第三天他便知道了,是他的恩师陈扒皮偷偷告诉他的。
  然而,他还是义无反顾的决定了要娶娘子,做一位草蟒英雄!
  成婚的当天,许仙站在洞房门口伫立良久,最终深吸一口气,推门走了进去。
  与此同时,和他同一天成婚的恩师陈莽,却和新娘子青儿一起躺在院中的躺椅上,数起了天上的星星玩。
  青儿在一旁给陈莽剥着香蕉,一边道:“许仙和小白这就算是成了,但我总感觉我们家小白吃亏了啊。”
  陈莽咬了一口香蕉,斜眼看向她道:“是我们家许仙亏了,你是不知道许仙的根脚有多深厚,依我看起码是个星君转世。要不然佛门的人怎么会眼巴巴来抢他,文曲星也抢着投胎做他儿子。”
  青儿一脸我信你个鬼的表情,哼道:“他们那是看上了我们家小白。”
  猛然间,一股微弱的法力从许仙他们的洞房中传来,天空之上,紫微星和太白星同时闪烁了一下。
  陈莽微微的一怔,掐指算起了紫薇斗数,片刻后,他一脸古怪道:“原来小白有紫薇星的命格,这种命格竟然出现在一个妖怪身上,还真是神奇。”
  青儿得意道:“我就说我们小白亏了吧。”
  陈莽微微摇头:“不,他们二人谁都没亏。如果我没猜错,许仙应该是道教五星君之一,西方金德太白天皓星君的转世。难怪他只学得会庚金剑气,原来这是他的本命自带的功法。”
  青儿微微一怔,道:“你弄错了吧,我记得天上有个太白金星啊。”
  “天上那个是假的,我们家这个才是真的。”
  陈莽幽幽的道:“太白金星是天界杀神,他要是归位,天庭少不了一番腥风血雨,难怪有人想要他泯灭于众生啊。还是灵山的人聪明,在这一世他真灵尚未泯灭前盯上了他,这要是度化了去,灵山起码能多出一尊菩萨。”
  青儿冷笑一声:“那就看他们肯下多大的本了,只有观音和法海,可带不走他们。”
  陈莽听着她大放豪言,十分好奇的道:“你现在什么修为了?”
  青儿将剩下的半截香蕉塞进嘴里,声音含糊道:“这一世我天生异种,从出生起就开始修行,百年之后化龙,现在又修行了四百年,度过了无数雷劫,如果再肋生双翅,大概就修炼到此方世界应龙的程度了吧。”
  陈莽眼角一抽,吐槽道:“这么说我现在已经进阶成龙骑士了啊……”
  青儿冷笑一声,将手中香蕉皮一扔,扛起陈莽往屋里走去:“手底下见真章,你也有可能变成本龙王的坐骑啊!”
  几乎就在二人进门的同时,金山寺中一个入定的老僧睁开了眼睛:“一千八百年的恩怨,终于要收尾了么……”
  第二日一早,许仙神清气爽的走出了洞房,跑到了陈莽房间敲了几下门,大吼一声:“师父,快起床,我要带娘子给你们二老敬茶了!”说完不等里面回话,呲溜往院子外跑去。
  陈莽顶着黑眼圈走出房门,右脚一踢,脚下拖鞋化作一道流光飞出,墙外一声痛呼响起,紧跟着鞋子又飞回了他的脚上。
  “我要吃油条,五斤!路过肉摊,记得捎带几斤腰子回来!”
  “知道了!”
  许仙哼了一声,扶着墙从地上爬起。
  白素贞哭笑不得的用手帕将他脸上的鞋印擦干净,无奈的道:“相公,你能不惹师父生气吗?再这么下去,我感觉自己迟早有一天得守寡。”
  “不能够,师父最疼我了,才舍不得把我打死。”
  许仙笑着握住了白素贞的手,牵着她在集市上逛了起来,一边给白素贞介绍道:“这是我兄弟家的绸缎庄,回来我给你拿一匹绸缎做新衣服……这是我兄弟家的肉摊,娘子你不用给钱……我兄弟家的饭馆,娘子饿了谁是可以过来吃,我兄弟家的……”
  一路走来,满大街都是许仙的兄弟,让白素贞一阵的发蒙,不由自主的问道:“相公,你在这城中究竟有多少兄弟啊?”
  许仙笑着伸出一根手指:“其实就一个,叫李修缘,杭州成的首富,算是我和十四娘的大师兄!”
  白素贞长长的松了口气。
  按照杭州城的规矩,新人第一天去见长辈和同辈的兄长,是要磕头问安的。若是满城都是相公的兄弟,饶是她有一千七百多年的修为,这一路磕头磕下来,也得蜕掉一层皮吧。
  不多时,许仙敲开了李修缘家的大门,管家将他们带到了一个静室之中,白素贞也见到了许仙这位有钱的大师兄。
  李修缘身穿道袍,面容恬淡,见二人近来,冲着许仙和白素贞点了点头,然后便去到了蒲团上静坐,自顾自的修行了起来。
  白素贞小声道:“大师兄这是不喜欢我吗?”
  许仙道:“不用理会,他一直都这样,想到什么就做什么,这一刻在静坐,也许下一刻就会倒立喝酒,谁也管不住他。”
  白素贞微微的一愣:“这是疯了吧?”
  许仙噗嗤一乐,说道:“也许吧,但你千万别惹急了他,师父传给了他一招无敌核爆,说是佛祖来了也未必能挡住。反正已经见过面了,我们回家去吧。”
  许仙朝着李修缘拜别,带着白素贞回到了家中。
  中午的时候,陈莽将许仙派去农庄指导农庄的长工们深耕的方法,一直忙活到天上挂满了星辰,许仙这才满身泥污的回到了城里。
  正往家中走的时候,忽然间一声佛号在路边响起:“阿弥陀佛!”
  许仙吓了一跳,这才看出路边有个老和尚盘坐在地上,与夜色融为一体,若不是他主动出声,自己可能从他身边经过都不会发现!
  许仙一看就知道自己遇上了高人,做了个佛礼,道:“大师好,敢问大师因何事在此等候在下?”
  法海微微颔首道:“施主天生慧根,为何自误?不如与老衲回去金山寺,从此一心向佛,也好及早荣登西方极乐世界。”
  许仙顿时就脸色一黑,心说我特么才成亲第二天,你就想让我出家当和尚?
  上辈子我是你爹,没好好照顾你,让你夭折了,还是你一出生我就把你溺死在了粪坑,所以这辈子你才如此变着法的向我讨债?
  法海的脸颊狠狠一抽,语气不善道:“施主,就算你说话的声音很小,但还是让老衲听到了。”
  “我把心里话说出来了?”
  许仙微微一愣,顿时尴尬了起来,挠头道:“哎呀,太不好意思了大师,老毛病了,今后我一定改!一定改!天色不早,家人还在等我回去吃饭,咱们下回再聊!”说完,快步的走过了法海的身边,朝着府衙跑去。
  法海一脸郁闷的道:“阿弥陀佛,施主,你家中有妖,老衲还会再来找你的。”
  书阅屋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