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大慈大悲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见到蓝采和被擒,吕洞宾也停下了手,和东海龙王重新对峙在了一起,厉声道:“放了蓝采和!”
  东海龙王怒道:“你若能还我手下命来,我便放了蓝采和!”
  双方人马摆开架势,气氛剑拔弩张,大有拼命的架势。
  正在这时,南方的天际骤然现出一片祥和的佛光,佛光之中,两道身影脚踩莲台而来。
  “阿弥陀佛,东海龙王,东华上仙,二位住手吧。”
  一个祥和的声音响起,四海龙族听到这声音,顿时杀心大减,眼中杀气渐渐褪去。
  吕洞宾感受到是地藏王菩萨的气息,不由得微微有些发怔。
  东海龙王也是皱起了眉头,这地藏向来不问世事,一心躲在地府之中修行,独立于灵山之外,这次猝然现身,不得不让他多想了一些。
  随着佛光散去,另一道身影也映入了众人的眼帘,那人一身白衣,右手持一根杨柳,左手持着玉净瓶,赫然是南海观世音菩萨的圣观音法相!
  见到两位菩萨齐来,在场众人纷纷侧目。
  此时,观音已经托着玉净瓶来到了众人身前,朝着东海龙王道:“龙王,还不速速撤了四海之水,难不成你非要闹到生灵涂炭才肯罢休?”
  东海龙王哼道:“我若是撤了海水,岂不是正合了东华的心意!”
  观音道:“我和地藏我菩萨此番是专程为你们说和而来,绝不偏帮任何一方,你先撤了海水。”
  东海龙王深深凝视了一眼地藏,说道:“我便信你们一次。”说完,双手高高举起,海水听从他的号令,缓缓的倒回了四海之中。
  吕洞宾见状,朝着观音做了一礼,道:“观音大士,我的同伴蓝采和被东海龙王扣押,还请菩萨让他将蓝采和释放回来。”
  观音看了眼吕洞宾,说道:“东华帝君,此事因你们上洞八仙而起,自当由你们八仙中人应劫。贫僧算到蓝采和合该身遭此劫,被关押海眼五百年,方能修得正果。”
  吕洞宾脸色骤变。
  眼看就能八仙归位,灭除穿山甲了,他如何肯再等五百年!
  而且蓝采和的修为没人比他更清楚,若是被关押在海眼五百年,恐怕正果修不成,蓝采和便先被海眼中汹涌的海水冲击的魂飞魄散了吧!
  看着眼前虎视眈眈的四海龙族,突然冒出的观音和地藏,吕洞宾忽然生出了自己被人算计的感觉。
  究竟是谁在算计他?
  邀请他去蟠桃会的瑶池圣母?玉帝?还是如来?
  另一边,东海龙王则是面露喜色。
  灵山向来和天庭暧昧不清,但这次竟然真的没有拉偏架,这可大大出乎了他的意料,感觉今日的观音就像完全变了个人一样!
  吕洞宾刹那间心思百转,脸色阴沉的开口道:“东海龙王,此事确实是我不对,请龙王放了蓝采和,要求任由你提。”
  东海龙王冷笑一声:“你们打杀我手下兵将无数,只是扣押蓝采和五百年,已经是便宜你们了,你居然还得寸进尺。此事没有商量,便按观音菩萨的提议做吧。”
  吕洞宾身上爆发出一阵惊天的怒意,冰冷道:“看来此事是无法善了,你我二人便做过一场,我若败了,蓝采和任你处置!”
  东海龙王手中龙鞭一摇:“本王怕你不成!”
  二人眼看就要再度动手,猛然间,被扣押的蓝采和发出了一声凄厉的惨叫,浑身抽搐的从半空中掉落下了去。
  汉钟离手中芭蕉扇飞出,眼疾手快的将他接住,跳上芭蕉扇一看,脸色难看道:“蓝采和的修为被废了!”
  吕洞宾闻言,眼中杀气几乎凝成实质,朝着西海龙太子看去。
  西海龙太子骤然一惊,连忙解释道:“不是我干的!”
  观音淡淡一笑:“是贫僧做的。东海龙王和东华帝君身份尊贵,万一有所损伤,必然会引发一场大战。为免再造杀戮,不如大家各退一步。贫僧废了蓝采和修为,免去他用身体填堵海眼之刑,诸位可还能接受?”
  八仙的众人纷纷对观音怒目而视。
  你干都干完了,这才来问我们同不同意?!
  东海龙王见观音如此作为,不由得心中大快,直感觉自己以前真是误会了观音。
  难怪凡间有如此多的百姓信仰观音,人家行事就是公道啊!大慈大悲观世音,名不虚传!
  “既然观音菩萨亲自出手,此事便就此揭过了。”
  吕洞宾气得声音都哆嗦了起来,看了眼观音,知道今天决计讨不了什么好,果断的选择了撤退。
  吕洞宾上前检查了一下蓝采和的身体,看出他是要彻底重修了,一道法力打入了蓝采和的体内,护住了他的元神,带着其余八仙朝陆地飞去。
  东海龙王看着他们消失的方向冷哼一声,转而满脸笑容的朝观音和地藏拱手:“二位菩萨难得路过东海,可否赏光去龙宫做客,让本王略尽地主之谊。”
  地藏口诵佛号道:“阿弥陀佛,我二人还有事在身,就不去龙宫叨扰了。”说完和观音对视一眼,脚踩菩提莲台,朝杭州城中飞去。
  东海龙王目送他们离去,让手下清点伤亡,将赶来助阵的四海龙族带回龙宫招待了起来。
  另一头,去到杭州府衙的两位菩萨摇身一变,现出了真身,一人一狗齐齐的长吐了一口气。
  谛听心有余悸的道:“主人,刚才真是吓死我了,幸亏没露馅,以后我再也不跟你干这事了!”
  陈莽斜了他一眼,有些无语的道:“你怂个屁啊,我这个观音是假的,你这个地藏可是真的啊。”
  谛听顿时就是一愣:“对呀,我本来就是真的,我怕什么!”说着欢快的摇起了尾巴。
  南海之上,正在赶路的观音突然停顿在原地,眉头微皱道:“咦,怎么这么快就打完了?好像是地藏的气息,另一个人又是谁,灵山何时又多了一位菩萨?”
  “唉,没想到连地藏都忍不住出来赚取功德了,真该早点过去的……”
  观音说着,微微的摇了摇头,有些失落的转过了身,往自己的道场折返了回去。
  书阅屋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