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佛山谁最能打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叶问唯一的爱好就是功夫,找到陈莽这个大高手后,便乐此不疲的缠着陈莽切磋。
  陈莽闲着也是闲着,每天吃饭睡觉打叶问,打发着闲暇的时间。
  如此过了半个月,陈莽的武馆陆续来了几个看病的,陈莽几服药下去,让他们药到病除,逐渐的,陈莽的医术便在杂货街上小有名气了。
  这一天中午,陈莽来到了街上吃馄饨,猛然间发现几个北方口音的壮汉在旁边的摊位上吃着面,其中一人身材壮硕,留着一头短发,短短的络腮胡,将一只脚踩在凳子上扒拉着面条,外表看起来十分凶恶。
  陈莽在他脸上一打量,有些惊讶的道:“力王!”
  那人吸溜了一大口面,一脸豪横的朝对面的同伴说道:“佛山一个能打的都没有,本来以为佛山人人是龙,没想到是一只虫!”
  对面的同伴附和道:“大哥,这趟佛山我们来对了,在这里开武馆,我们岂不是发财了!”
  正在煮面的面摊的老板嗤笑一声:“呵,打赢几个摆设就以为天下无敌了,先打赢最厉害的那个再说吧。”
  凶恶大汉感觉自己被小看,大眼一瞪道:“佛山谁最能打?”
  听着他们谈话的陈莽忽然出声道:“当然黄飞鸿了,难道叶问啊!”
  凶恶大汉扭过脸朝着陈莽看来:“黄飞鸿住在哪?”
  陈莽笑着伸手一指,道:“出了城往北走,白云山就是了!”
  凶恶大汉将碗里的面条一口吃光,起身道:“走!”说完带领着手下几个弟兄朝着城北而去。
  陈莽在他们走后,留下两毛钱放在桌上,赶紧的朝着叶问家而去。
  看着陈莽急匆匆的推门进来,正在教儿子画画的叶太太抬起脸,有些发蒙的朝他看去:“陈师傅又来吃饭啊?今天怎么来这么早?”
  “不是蹭饭!”
  陈莽一摆手,焦急的来到了叶问身前:“不好了,力王要来挑战佛山所有的武师,马上就要打上门来了!叶师傅你打不过他,赶快跑啊!”
  “哦,是这样啊。”
  叶问一脸不在意的点了点头,十分淡定的端起茶喝了一口。
  自从和陈莽交手过后,他对陈莽说的话就一个字都不信了。
  陈莽每次切磋都把他打得毫无还手之力,却总说自己的功夫和他差不多,骗傻子也没这么骗的。
  再信陈莽,那他就真是傻子了!
  陈莽见叶问居然不信自己,不由得有些生气:“我跟你说正经事呢,那力王一身硬气功刀枪不入,一拳就能把人脑袋打爆!”
  叶问露出一脸崇敬的表情道:“我没记错的话,陈师傅你现在也算是佛山武师吧?这么厉害的人打上门,陈师傅你一定要为佛山武术界出头啊。”
  陈莽看着学坏了的叶问,感觉他还是太嫩了,面带不屑的一笑:“呵,我就一个开医馆的,他要真好意思跑去杂货街挑战我,那他的武馆也就不用开了。不过叶师傅你也不用太担心,至少今天他是不会来的,刚刚我已经把他哄去找佛山第一挑战了。”
  叶问不解的皱起了眉:“佛山第一,那不就是你吗?”
  陈莽慢悠悠的说道:“当然不是我,在佛山,是个人都知道佛山无影脚黄飞鸿最厉害吧。”
  叶问的脸色立刻变得古怪了起来。
  傍晚的时候,金山找带着兄弟们赶了半天的路,满头大汗的停在路边,拿出水袋喝了口水,拉住了一个耕作完回家的老头问道:“老头,白云山还有多远?”
  老头听着他的北方口音,有些诧异的开口道:“白云山啊,那可远了,大概还有五十里路。”
  金山找顿时就是一愣:“黄飞鸿住这么远?”
  老头笑着道:“哦,你们是专程从外地赶来祭拜黄飞鸿的啊!”
  金山找瞬间瞪起了他大大的牛眼珠,满脸懵逼道:“祭拜!”
  老头微微的叹了口气:“唉,黄飞鸿都死了十年了,难得你们有心,还想得起去他白云山的墓地祭拜。”
  金山找气得肺都快炸了,一咬牙,将水袋狠狠地往地上摔去:“妈的,被那小子耍了!”
  与此同时,蹭饭成功的陈莽摸了摸圆滚滚的肚子,带着叶问来到了院子里。
  “我不白吃你的饭,那力王是北方口音,又会硬气功,大概是学的少林硬气功,我来给你讲解一下他的招式。”
  叶问眼神发亮,一副十分感兴趣的模样,问道:“陈师傅你还懂少林功夫?”
  “略懂。”
  陈莽微笑着一点头,解说道:“少林拳以勇闻名天下,招式大开大合,凶猛异常,有龙爪手、罗汉拳、心意把等七十二绝技,融合百家之长为几用,绝对不可小觑。”
  叶问连连的点头:“那硬气功呢?”
  陈莽回忆着道:“硬气功好像没有什么招式,除了刀枪不入,恢复力惊人,就没别的了,我来给你模拟一下。”
  陈莽说完,来到一块石磨盘前,闷哼一声,一巴掌朝着磨盘拍了下去。
  咔的一声,磨盘瞬间四分五裂,碎成了七块。
  叶问看的眼睛都直了,一头冷汗道:“这、这硬气功……如此厉害?”
  陈莽嗯了一声,道:“威力差不多就是这么大,一拳下去,脑袋直接给你打飞!不过你也别怕,这种武功基本都有罩门,只要你用点穴法点中了他的罩门,那他就算是废了。”
  叶问的嘴角狠狠抽搐了两下,强笑道:“点穴好啊,到时候陈师傅你使劲点他,我在一旁大力帮你加油。”
  陈莽看了一眼怂了的叶问,道:“其实不会点穴也能破硬气功,不过你大概不屑于用。”
  叶问此时正在脑中幻想着自己的脑袋被一拳打爆的惨状,打了一个激灵,猛地回过了神,急忙的朝陈莽道:“用!能保命的我都用!陈师傅你快教我!”
  陈莽微微的点头,撩起衣摆,从腰带上取下一把王八盒子递到了叶问的眼前:“拿去吧,到时候你对准他眼睛就是一枪,保证把他脑浆子都给打出来!”
  “……”
  看着递到自己身前的手枪,叶问的眼皮一阵狂跳,迅速将陈莽的手推了回去,僵笑道:“陈师傅,我决定好了,明天一早我就搬家!”
  书阅屋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