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形意八卦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叶太太的病确实不大,只是肺部出了点小毛病,而且发现的很及时,经过陈莽一个疗程的针灸,立刻就祛病除根,连带以前的一些小毛病也没了。
  身体康复后,叶太太很快便有了身孕,叶问也不再将重心放在功夫上,窝在家里,一门心思照顾起了怀孕的妻子。
  陈莽有感于叶问的枪法精准,一口认定他有练枪的天赋,有空闲的时候,便拉上他一起出城打靶。
  果然不出陈莽所料,叶问很快就练成了神枪手,两把王八盒子指哪打哪,弹无虚发,还被陈莽安上了一个半人半鬼,神枪第一的绰号。
  时间不知不觉就过去了大半年,转眼到了1936年,武林中忽然发生了一件大事。
  中华武士会的会长宫宝森自觉年老体衰,欲要退隐,召集南方武林高手,想要寻找一个能与他搭手的青年高手,促成南拳北传的事情,地点就定在了佛山的共和楼。
  共和楼里面满堂贴金,所以又叫金楼,是佛山最有名的销魂窟,号称太子进,太监出,可以让人千精……千金散尽。
  按照叶问的说法,风尘之中,必有性情中人,很多深藏不露的高手便藏匿其中,因此金楼除了是一个销魂窟,也是一处英雄地。
  因为要照顾有身孕的老婆,叶问将请柬给了陈莽,让他去凑个热闹,顺便给佛山武林压轴,省得闹出什么乱子。
  到了约定的那天,陈莽带着半年前收到的大徒弟李钊来到了金楼之中。
  一走进楼里,陈莽便听到了吴侬软语的苏州评弹,打扮艳丽的各色女子在楼中穿行,一副紫醉金迷的场景,让陈莽恍惚间还以为回到了太平年月。
  不多时,有人把他们师徒带到了二楼的大厅,安排了一个座椅。
  看着有些面熟的一众武师,陈莽喝着茶吃起了点心。
  不多时,一个满清遗老打扮的老头带着一群人上来,坐到了主座之上,用折扇拍着手掌,一边说道:“我这辈子只成了三件事,合并了八卦门和形意门,接了我大师兄的班主事中华武士会,最后是撮成了北方拳师南下传艺。”
  “我的引退仪式在北方办过一次,今次蒙精武会邀请在这里再办一次,是想给南方的老哥儿们、老同志,做个告别。我是老了,新人要出头。在东北和我搭手的,是我的大徒弟徒弟马三,我的班他接了,以后诸位可得照应着他。”
  宫宝森说完,一个留着八字胡的青年上前一步,朝众人抱了抱拳,南方武师们立刻捧场的鼓起了掌。
  陈莽打量了几眼宫宝森,忍不住在一旁吐槽道:“也不知道这位形意八卦门的宫大师,打不打得过形意太极门的马大师。”
  身旁的女拳师一脸好奇的问道:“马大师是哪位?”
  陈莽一脸唏嘘道:“很厉害的一个高手,七十岁高龄还能暴打洋人拳王,能和他在太极功夫上一战的,大概就只有能隔空发功的闫大师了。”
  女拳师惊的倒吸一口凉气:“嘶!江湖上竟然有如此高手,看来我在金楼里呆的太久,已经变成井底之蛙了啊!”
  这时,掌声渐渐停歇,停顿片刻后的宫宝森继续开口道:“本来我还想办最后一件事,就是把南拳北传,可惜我没有时间了。在这里的引退仪式上,我希望和我搭手的是一位南方拳师,当然得大家认可才行,你们挑一个吧。”
  他的话一说完,一帮南方拳师立刻嚷嚷了起来。
  “我蔡李佛拳最能代表佛山,让我来吧!”
  “我们洪拳才是佛山代表!”
  “胡说八道,要论最能打,还要属我们白鹤拳!”
  一帮人挣得面红耳赤,连陈莽身旁的女拳师也跃跃欲试,陈莽笑着看向她道:“你练得是哪门拳法?”
  女拳师道:“八卦掌,不过我和宫家不是一支的。”
  陈莽面带一丝好奇的问道:“听说八卦掌是从刀法脱胎而来?”
  女拳师微微点头:“没错,八卦掌的单换掌是单刀,双换掌是双刀。”
  陈莽有些兴奋的看向女拳师:“你听没听过一种刀法,叫做三刀流的!三把刀该怎么换掌?”
  女拳师的脸颊狠狠一抽,没好气的扭过了脸去。
  这时,几个南方拳师已经来到了宫宝森跟前,争抢着喊道:“我来和你搭手!”
  宫宝森的徒弟马三见他们如此不懂礼数,脸上不禁闪过一丝怒意,跨步上前,一拳从胸腹处发出,如同崩箭穿心般,一招半步崩拳将那拳师打飞出窗户,狠狠摔到了楼下。
  见他如此不堪一击,马三眼中流露出浓浓的不屑,环视众人道:“凭你们这点能耐也敢和我师父叫板?你们一起上吧!”
  几个南方武师顿时大怒,四五个人围住马三,一拥而上朝着他扑了过去!
  马三凛然不惧,形意十二形的招式接连使出,劈钻崩炮横,各种劲力狠辣自如,片刻功夫,便将那几人全都打倒在地。
  看着倒地不起的几人,马三面带傲气的收回了拳,毫无惧色的朝一众围上来的南方武师说道:“老爷子在北方隐退仪式上搭手的是我,入庙拜佛得先进山门,你们要见真佛,得先过我马三!”
  眼看就要引发一场骚乱,陈莽赶紧跳出来拦住了想要围攻马三的众人,一脸认真的表情道:“大家别坏了规矩,咱们一个一个来,我年轻,让我徒弟先上!”
  众人闻言,面带怒色的退后了几步,让出场地,将陈莽的徒弟,一脸懵逼的李钊暴露在了在大厅中央。
  李钊看到一眨眼场中就只剩下了自己,瞬间就惊愕的瞪大了眼珠子。
  看着面前眼神凶狠的马三,他情不自禁吞咽了一口唾沫,双腿不受控制的微微打起了颤:“师父,我,我……”
  陈莽上前拍了拍他的肩膀,鼓励道:“你没问题的,我看好你。”说完就在李钊惊恐的目光中退到了一旁。
  马三左手握拳放在身前,右拳收在肋旁,摆开了架势,看着一副怂样的李钊,冷笑一声道:“我手下不打无名之辈,你报上名来!”
  李钊看着满身杀气的马三,吓得说话都不利索了,结结巴巴道:“佛山内家拳,李、李……”
  “李钊,开枪!”
  “砰!”
  李钊听到师父吩咐,半年来练就的本能让他身随意动,当即人枪合一,电光火石间抽出了手枪。
  砰地一声枪响过后,反应不及的马三被子弹齐根打飞了右耳。
  啊的一声惨叫过后,他浑身颤抖的捂住了哗哗流血的耳朵,咬紧牙关怒骂道:“卑鄙!”
  陈莽顿时就是一乐:“哪里卑鄙了,我们佛山内家拳出了名的拳抢双绝,枪是我们的常规武器,而且你事先也没说不能用兵器吧?”
  “你特么……”
  马三气得肝都快裂了,刚要骂出口,猛地看到了用手枪对准他脑袋欲要扣动扳机的李钊……
  马三心里咯噔一下,立刻就怂了下来,把快要出口的狠话强行给憋了回去。
  在场众人无不看得目瞪口呆,愣愣的看着陈莽师徒,张口结舌,半天说不出话来。
  一阵死寂之后,宫宝森叹气一声站起了身,朝徒弟马三说道:“我从前就告诉过你不要锋芒太露,你总是不听,现在吃亏了吧?还不快退下!”
  “啊!”
  马三怒喝一声,不情愿的看了眼师父,愤恨的一挥拳,怒冲冲走去了一旁包扎。
  宫宝森则是缓缓的走到了陈莽的跟前,面带唏嘘的道:“内家拳,原来佛山也有内家拳啊。既然这样,那佛山的退隐仪式,我便和你搭手吧。”
  “你确定?”
  看着笑吟吟将手摸向腰间的陈莽,宫宝森猛地惊出了一头冷汗,赶忙补充一句道:“不许用兵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