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家园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金楼之内,佛山精武会和中华武士会的高手们汇聚一堂。
  宫宝森站在窗口,皱着眉头往楼下眺望,不知在想些什么。
  这时,宫二带着叶问等人走上了楼,朝着父亲道:“爹,别等了,陈莽被人抓走,今天大概是来不成了,师哥的仇我们来日再报吧。”
  宫宝森猛地扭头,满脸怒气道:“你没有师哥!我宫宝森绝不和这种卖国求荣的畜生扯上关系!”
  宫二不解的皱起了眉,想不通父亲为何突然发这么大的大火。
  宫宝森哼了一声,道:“给她看看。”
  这时,一个宫家弟子上前,递给了宫二一张纸,宫二仔细一看,居然是认命马三当维持会会长的委任状,顿时脸色大变。
  “师哥、马三他当汉奸了?!”
  “假不了,我之前就感觉他最近神神秘秘,似乎有什么事瞒着我,但我怎么也没想到,他竟然去当了汉奸!”
  “我去宰了他!”
  宫二一咬牙,就要转身离开,宫宝森叫住她道:“不用了,他已经被青大帅宰了,人家还把这张委任状和一些他当汉奸的证据都留在了病房里。这次咱们宫家可是欠了她天大的一个人情,若不是她发现得早,咱们宫家的名声可就彻底臭了。”
  “青大帅……”
  宫二听到这个名字,脸色顿时变得古怪了起来:“爹,陈莽就是被青大帅抓走的。”
  宫宝森微微一怔,道:“既然如此,那我便另外选个人搭手吧。”
  这时,身穿黑色皮风衣的叶问走上前来,朝着宫宝森一拱手:“咏春叶问,见过宫老前辈!”
  宫宝森在叶问脸上打量了几眼,微笑道:“精武会的老伙计跟我提过你,都说你是个可造之材,你有兴趣和我搭搭手吗?”
  叶问一躬身,婉拒道:“晚辈不敢。”
  宫宝森刚想让他不要推辞,猛然间看到了他皮衣下的王八盒子,眼皮猛地一跳,话锋一转道:“其实南方有精武会操持,本来也用不着我操心,我来佛山办退隐仪式,算是画蛇添足了。”
  “人一老就变得恋家,离家几日还怪想念我那些老物件的,闺女啊,等时局一稳定下来,咱们就启程回家吧。”
  宫二微微的点头:“好。”
  叶问见这里没了自己什么事,便告辞离开,和李钊一起去打听起陈莽的消息。
  与此同时,在一间会客室里,穿好衣服的陈莽一脸寂寞高手的模样,蔑视的看向镜子里的青儿。
  青儿脸颊带着一丝红晕,对着镜子扣上了军装的扣子,严肃起脸说道:“粤省大半的地盘都落入了我的手中,无形中算是帮了老蒋一个大忙,他一高兴,我的坦克兴许就到手了。”
  陈莽见她这么异想天开,不禁嗤笑一声:“别做梦了,老蒋向来是不见兔子不撒鹰,除非桂粤联军打倒他的总统府,否则你的坦克是别想了。”
  青儿不禁有些失望,随即眼珠一转道:“那我掉过头来帮着桂粤联军打老蒋怎么样,他们应该大方一点吧?”
  陈莽的脸颊狠狠一抽,警告道:“你可别乱来,现在已经没多少时间了,赶紧的挖防空洞和练兵备战,要不然可扛不住日军那三个师团。”
  青儿有些不甘愿的点了点头,接着有些不死心的说道:“看来只能从日军那里抢了……”
  便如陈莽所料,老蒋在桂粤两系人马的攻击下,突然得知粤系的地盘被抢,而且还通电拥护他,顿时喜出望外,一纸文书将青儿任命为了西南行政长官兼警备司令。
  老家被抄,同时又失去空军支援的粤军的头头见大势已去,丢兵弃将匆忙逃到了港岛。
  青儿则是趁机收拢溃军,增强自己的实力。
  后经过各方调解,蒋、桂双方达成妥协,两广事变就此结束,青儿也稳固了地盘,成了粤省实际上的统治者。
  在陈莽的建议下,青儿训练普通士兵的同时,征召武师组成了游击队,专门进行巷战方面的训练,又让叶问和李钊挑人成立特别行动队,执行一些特别的任务。
  匆匆一年过去,日军发动了全面侵华战争,在青儿拼光了飞机之后,粤省的几个重镇遭到了日军飞机无差别的轰炸。
  一年时间里,粤省平民死伤无数,尸骨和瓦砾堆积,很多地方几乎都变成了死城。
  1938年10月,日军第21军企图在大亚湾登陆,在打光了第18师团后,他们的第5师团与海军配合,于23日攻占虎门要塞,进入佛山后,和青儿的部队展开了惨烈的巷战。
  经过长达十天的厮杀后,青儿的部队终于全歼了日本三个师团四万余人,还俘虏了一大批的日本军官。
  日军方面,因为战线因为拉得过长,需要重新调动兵力,青儿的部队终于赢来了宝贵的休整时间。
  佛山,一条街道的废墟之上,一个衣衫残破,鬼头鬼脑的人探出头来,见四下无人,从怀里掏出一个铁皮罐头,用石头炸开盒子,迅速抓起里面的肉往嘴里塞去。
  这时,一个冰冷的声音猛地在他背后响起:“好吃吗?再多吃一点,吃饱了好上路。”
  那人猛地一个激灵,转头看向身后,看到一个身穿黑色皮风衣的男人面无表情的站在身后,不禁吓了一大跳,结结巴巴道:“你、你是人是鬼?”
  叶问一脚将他踹翻,等他站起身来,枪口已经顶在了他的后脑上:“从前我是个人,现在已经被你们这些侵略者们活活逼成了鬼!三浦将军是吧,黄泉路上,记得杀你的人叫叶问!”
  砰地一声过后,三浦看到了自己的脑浆,接着便一脸惊恐的扑倒了下去。
  杀了三浦后,叶问吐了一口气,重新钻回了防空洞之中。
  昏暗的地道里,李钊一边啃着红薯,一边研读着一本厚厚的书,借着油灯微弱的光线,能看清《资本论》三个大字。
  看到叶问回来,李钊眼睛发光的道:“问哥,我决定了,等打完鬼子,我就去延安学习!问哥你跟不跟我一起去?”
  叶问微微的摇摇头:“要是可以,我想要一直留在佛山,哪怕它变成一片废墟,也始终是我的家园。”
  书阅屋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