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真相只有一个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佛山,合一门曾经的门派驻地。
  在封于修夜探九龙城寨之时,监狱里的夏侯武已经有些蒙圈了。
  连续三天都没有收到封于修的消息,电视上也没有关于武术家死亡的消息,事情的走向和他猜想的完全不一样,让他心中十分的忐忑。
  第三天的时候,夏侯武终于再也忍不住,叫来警监,再次提出了要见陆玄心的要求。
  此时,陈莽已经带着夏侯武的师妹单英从佛山赶了回来。
  在调查过夏侯武的资料之后,陈莽发现他竟然是一个什么“合一门”的掌门,面对这个陌生的门派,陈莽十分的好奇,去到佛山一打听,才知道是抗战胜利后,一众佛山武师联合成立的门派。
  这门派融合各家之长,拳、脚、擒拿、兵器样样都有,鼎盛之时,门下弟子达到了2000人,后来夏侯武打死人坐牢,这才逐渐的没落。
  就算如此,合一门也依旧还有100个弟子,远超一般的港岛武馆,可见瘦死的骆驼确实要比马大。
  看着祠堂里牌位上的几个熟悉名字,陈莽心中一阵的唏嘘,和夏侯武的师妹单英聊了聊,很快就发现那个凶手曾经来找过单英,还给她留下了一只堂前燕。
  顺着线索,陈莽等人追查到了封于修这个人,得知他确实是个腿有残疾的人之后,陆玄心看向陈莽的眼神立刻变得尊敬起来,心里真正将他当成了破案专家对待。
  看着师妹单英和陆玄心一起到来,被手铐锁住双手的夏侯武立刻激动了起来:“师妹你怎么来了!快回去佛山,这里很危险的!”
  “把她留在佛山更危险,封于修已经盯上她了,这就是你想要出去的原因对不对?”
  陈莽表情淡定的说道。
  夏侯武眼神复杂的看向陈莽,道:“你都知道了?”
  陈莽整理了一下自己蓝色西装上的蝴蝶结,推了推新买的黑框眼镜,眼镜片上骤然闪过一道亮光:“排除掉所有错误答案,剩下的就是正确答案。封于修和你早就认识了,他还用你师妹的生命威胁你,想要让你越狱。真相只有一个,封于修是为了救你出去才杀人的——他爱上了你!”
  “……”
  夏侯武一脸懵逼的张开了嘴,愣愣的看着用手指指着自己的陈莽说不出话来。
  单英则是吃惊的捂住了嘴巴,一脸不敢置信的表情看向了自己的师哥!
  陆玄心嘴角狠狠一抽,一脸无语的吐槽道:“你敢不敢把理由编的更扯一点?”
  陈莽的眼镜往下一滑落,皱起眉道:“猜错了?明明是很合理的理由啊……”
  夏侯武脸色发青的回过了神,恶狠狠盯了一眼陈莽,扭开脸不再去理会他,朝陆玄心说道:“陆警官,我确实认识封于修。在我打死欧洲拳王坐牢以后,这个人便和我用书信往来,言语里对我挑战天下高手的事迹十分推崇。我见他一心习武,就把一些功夫的诀窍告诉了他。”
  “但我没有想到他竟然是个武痴,用我教他的功夫去杀人……”
  “他还威胁我,说如果我不出去和他打,就杀了我师妹!所以我才这么想要出去!陆警官,请你们一定要保护好我师妹啊!”
  “放心,我们会保护好单英的。”
  听着夏侯武的供述,陆玄心自己猜想的情况也差不多,不禁点了点头,继续询问道:“他的下一个目标是谁?”
  夏侯武道:“先拳次腿后擒拿,他下一个目标,应该是北腿王谭敬尧!只是电视上根本没有报道谭敬尧的消息,我感觉他可能临时改变了目标。”
  陈莽嘁了一声,斜眼看向夏侯武,说道:“你当封于修是傻子啊,天下公认的腿法第一明明就是李小龙,能和李小龙在腿法上一较高下的,全港岛也就刘醒一个。什么北腿王,听都没听过。”
  夏侯武微微一愣,脸色逐渐变得难看了起来:“我一直把李小龙当成偶像,确实忘了把他算进来,李小龙已经退隐了十几年,行踪不定,我感觉他应该挑战不到李小龙头上。你说的刘醒又是谁,这个人我确实没听过。”
  “刘醒是我们情报科的一个同事。”
  陆玄心一脸古怪的看向陈莽,有些不信的道:“刘sir真有你说的这么厉害?”
  陈莽笃定的点了点头:“五年前他们俩不分胜负,如今李小龙有点老了,刘醒也好几年没有练功,再打起来就有点不好说了。”
  夏侯武吃惊道:“你认识李小龙?”
  陈莽看着他酷似叶问的面孔,嘴角微微一勾:“想见一见你的偶像李小龙吗,我带你出去啊!”
  夏侯武有些激动的看向陆玄心:“真的可以吗,陆警官!”
  陆玄心看了眼脸带笑容的陈莽,也不知道他打什么主意,犹豫了一下,感觉他这么做必有深意,于是乎朝警监说道:“给他办保释吧。”
  片刻后,一辆警车开出了赤柱监狱,在陈莽的指引下,载着陆玄心和夏侯武等人一起朝九龙城寨的后门方向而去。
  进入城寨之后,警车停到了陈莽居住的旧洋楼前。
  此时,不修边幅的李小龙正在拿着一个锄头给花圃除草,见到警车开进了城寨,李小龙不禁微微一愣,放下锄头来到了车前。
  看着一身警服从车上下来的年轻女警陆玄心,李小龙眼睛一亮,接着便一副慌张的模样开口道:“警官,趁着城寨的治安队没来,你们赶快逃啊!这里可是九龙城寨啊,上一批敢进来抓人的港岛警察,脑袋全都被砍下来悬挂在城墙上示众!现在坟头草都几丈高了!”说着赶紧的推了把陆玄心,就要把她推回车上。
  “这里是九龙城寨?!”
  一个老警察猛地回忆起了被城寨支配的恐惧,一头冷汗道:“madam,治安队很厉害的!74年警队出动3000人强进寨城,想要铲除寨城里的九龙皇帝,结果治安队直接出动坦克,当场就轰死了好几个洋人高官,把警队打得狼狈奔逃!”
  “虽然现在九龙皇帝死了,但治安队还在,咱们还是赶紧撤吧!”
  陆玄心从小在国外长大,听到这段港岛的历史后,心里顿时咯噔了一声,扭头朝车里喊道:“你怎么把我们带来了这么危险的地方!”
  陈莽顿时一乐,看着车前用头发遮住了半张脸的李小龙,坏笑着将夏侯武给一把推下了车。
  夏侯武莫名其妙被推下车后,一脸茫然的看向了眼前头发花白的小老头,瞪着眼睛说不出话来。
  李小龙正要继续忽悠,却猛地看清了夏侯武的长相,呀的一声尖叫后,丢下锄头就往屋里跑去,一边喊道:“师父!我最近很乖,没欺负小朋友啊!”
  “你这是不打自招啊!”
  陈莽从车上跳了下来,朝着仓皇奔逃的李小龙喊道:“你师父是个练武之人,见到不公义的事情,一定会站出来!李小龙,你的事发了,叶问,打他!”说着用力朝夏侯武扬了扬下巴。
  “他是李小龙?”
  夏侯武一脸呆滞的看着李小龙的背影,心目中的偶像的形象顷刻间崩塌,顿时感觉到了一阵的酸爽,千言万语,最后只化作了一句话,满心凌乱的说道:“我真不是叶问啊……”
  书阅屋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