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白龙马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待孙悟空采摘野果回来,远远便瞧见地上伏着一头老虎尸体,已然被开膛破肚。
  悟空见状不由得心生诧异,迅速从天空落下,来到陈莽近前问道:“师父,这老虎从何处而来?”
  陈莽双手合十,一脸悲悯的口诵佛号道:“阿弥陀佛,这老虎看贫僧腹中饥饿,欲要以身饲我,也不等我拒绝,眨眼间便一头撞死在了石头上。”说着瞥了眼身旁,一块石头上沾着斑斑血迹。
  看着地上的老虎,孙悟空的一阵发蒙。
  他老孙听过以身饲虎的故事,但这老虎以身饲人的事情,还真是开天辟地以来头一回听说!
  看着孙悟空面露怀疑,陈莽不禁瞪起了眼来,说道:“常言道众生皆可成佛,这老虎一心向善又有何奇怪的,待为师将它皮毛扒下来给悟空你做身衣裳,好让它死得其所。”
  孙悟空一听唐僧要给他做衣裳,瞬时便欢天喜地起来,跑去河边给陈莽洗起了果子。
  不多时,陈莽熟练的将老虎扒皮剔骨,架在火焰上烤了起来,老虎皮则是让悟空用法术吹干,自己在一旁穿针引线,缝制起了衣服来。
  悟空见他一副熟稔的模样,有些惊奇的问道:“师父你还会做针线活啊!”
  “略懂。”
  陈莽应了一声,手中针线翻飞,不多时,便将一个虎皮短裙缝制了出来。
  悟空欣喜的试穿在身上,却发现刚好遮住屁股,不由得抓耳挠腮道:“师父,这衣裙子似乎有些短啊?”
  陈莽恍然惊醒过来这不是在给青儿做衣服,干咳一声道:“咳,你这猴头好心急,为师这还没做完呢。”说完,又裁剪下两块虎皮缝合起来,不多时,一个连身的虎皮裙做了出来。
  这虎皮裙看起来有些宽松,但悟空穿在身上,却感觉行动自如,便如长在身上一般,令他十分舒适,转着圈的说道:“多谢师父,多谢师父!”
  看着悟空开心的模样,陈莽又从包袱里拿出一件僧衣改小了一些,递交给孙悟空,让他穿在里面。
  孙悟空谢过陈莽,在一旁吃起了瓜果,等陈莽将老虎吃完,把剩下的虎肉打包好,师徒二人启程上路,一路向西行去。
  不知不觉间,一勾新月挂上天空,点点星辰闪耀光芒。
  陈莽抬头一看天色,停下马来拿出一顶帐篷,就要夜宿山林。
  此时,猛然间几道身影从林中钻出,手拿明晃晃刀剑,将陈莽二人围住。
  其中一人大喝一声道:“那和尚!留下马匹,放下行李,我饶你性命!”
  陈莽看了一眼便懒得再理会他们,一边继续弄帐篷,一边说道:“悟空,常言道善恶若无报,乾坤必有私。这些人为非作歹,不知害了多少性命,我佛门也有阿罗汉,专门打杀恶人,你过去超度了他们吧。”
  “是,师父!”
  悟空答应一声,右手在耳朵中一捻,掏出了如意金箍棒来,叫一声:“看棒!”手中如针大小的金箍棒迎风怒涨,棒子带着一道磅礴法力挥出,一记横扫千军将六个贼人全都扫飞出去。
  “哈哈哈,师父,这几人好不禁打!”
  悟空见几人连他一棒也接不住,心中一阵的骄傲,来到了陈莽身前邀功,手中如意棒一缩,再度变回一根针塞回了耳朵里。
  陈莽一脸古怪的看向孙悟空,劝道:“悟空,你这如意金箍棒最好还是莫要放在耳朵里了。”
  悟空微微一愣:“这是为何?”
  陈莽一脸关切的解释道:“你想啊,若是使用这金箍棒的法门还有其他人知晓,只需念上一声变大,噗的一声,你便被金箍棒捅了穿脑袋,脑浆子顺着棒子哗啦啦就从耳朵里流出来了!”
  孙悟空:“……”
  虽然师父你说的好像有些道理,但能不能不要这么形容的这么具体啊,听得俺老孙都起鸡皮疙瘩了啊……
  孙悟空看了眼陈莽,无语的倒在石头上睡去,第二天一早,师徒俩再度启程上路。
  不几日,二人翻山越岭来到了一处悬崖峭壁。
  陈莽下了马来,遥望身前的崇山峻岭,只见山涧里水流湍急,头上彩霞万里,鸥鹭穿行在山林之间,别有一番趣味。
  “悟空,此处是何地?”
  “回师父的话,此处叫做蛇盘山鹰愁涧,说是山高水险,飞鹰难渡。”
  “鹰愁涧,听着有些耳熟啊……”
  陈莽正想着这是遇到哪个妖怪的时候,猛然间山涧之下冒出一条龙来,推波掀浪带起一道水柱,朝着师徒二人迎面泼来。
  悟空见状一惊,护着陈莽朝后退去,反应不及的白马却被那白龙一口咬住,拖入了涧底湍急的水流之中。
  看到那条白龙,陈莽猛然醒悟过来。
  这是观音给自己安排的坐骑白龙马啊!
  陈莽眼前一亮,朝悟空道:“悟空,去把这条小白龙抓来给为师当坐骑!”
  悟空闻言不禁呲了呲牙,有些犯愁道:“师父,这条龙如此凶残,万一它趁俺老孙不在一口把你吃了,俺老孙跟谁上西天取经去。”
  陈莽自信道:“不用担心,这白龙乃是观音菩萨特意给为师安排的坐骑,而且为师有特殊的骑龙技巧,你尽管把它抓来就是。”
  悟空听到观音菩萨,不再多言,施展避水诀下入了水中,不多时,便带着一个玉树临风的青年从山涧地下飞了出来。
  那青年见到唐僧,跪拜在地道:“师父,我乃西海三太子敖烈,因火烧玉帝赐下的夜明珠,被关押在此,幸得菩萨指点,教我保护师父西行取经,方可修得正果。”
  陈莽点了点头,看着敖烈道:“既然小绿你吃了为师的马儿,那日后便化作白龙马给为师代步吧。”
  敖烈见他居然把小烈叫成了小绿,口音十分的古怪,不禁微微有些莞尔,接着便摇身一变,听话的化作了一匹白龙马。
  陈莽摸了摸马头上的鬃毛,满意的一点头:“不愧是龙马,比之前那匹的卖相好多了啊,这样的宝马,才配得上为师灵山二当家,金山寺十三太保的身份啊。”
  敖烈眼神诧异的看了眼跟前这个满口黑话的和尚,再看看一旁见怪不怪的孙悟空,不由得心生困惑,有些怀疑起自己是不是认错了取经人……
  书阅屋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