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八戒娶亲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人参果树参天而上,千尺余高,树干有七八丈方圆,树叶形状似芭蕉叶,也不知活了多少年岁。
  陈莽朝着南便的枝上一看,见一个孩童般的人参果露在外面,在枝上随风微微摇摆,看起来还未成熟。
  这人参果闻上一闻,就能活三百六十岁,吃一个,能活四万七千年。
  落入土中,连泥土都能涨四万七千年道行,让孙悟空金箍棒猛砸都留不下痕迹。
  要说镇元子送给唐僧吃的是真人参果,那是打死陈莽也不信。
  来到这灵根前,陈莽用元神仔细的观望了一下,发觉地下蕴藏着一股浓郁的天地精华,忍不住伸手朝着树干摸去。
  那人参果树骤然一个哆嗦,如同遇到狂风,浑身枝叶哗啦啦抖动起来。
  陈莽微微一愣,一脸古怪的停住了手:“摸都不让摸,这灵根难不成是个母的?”
  清风明月也未见过人参果树如此模样,纷纷瞪起了眼睛,不可思议的看向这株灵根。
  紧接着一根树枝弯曲了下来,送上一枚人参果来到陈莽跟前,让两个道童目瞪口呆,直怀疑自己来到了梦中。
  陈莽也是一阵的诧异,伸出手来,人参果自动掉落下来。
  陈莽接在手中把玩了片刻,见这人参果蕴含的灵气无比充沛,比之先前师徒几人分食的那两颗不知多出了千百万倍,顿时眼睛发亮起来。
  将人参果几口吞下后,陈莽在树下盘膝而坐,炼化起那股灵力,元神逐渐壮大的同时,更多的灵力则是被那元神之中的珠子吸收。
  不知过了多久,陈莽发现自己的元神再也无法加强,已然达到了太乙真仙境界,和悟空成佛后的斗战胜佛算是一个等级,感觉回去镇压女魔头青儿已不是问题,这才满意的停下了功法。
  剩余灵力被那珠子一股脑吸收后,陈莽缓缓睁开眼来,清风明月侍立一旁,几个徒弟也焦急的围在跟前。
  看到陈莽醒来,悟空抓耳挠腮的上前:“师父你可算醒了,你都睡了三天三夜,俺还以为你被这俩道童给害了!”
  陈莽一本正经道:“不要慌,这被困五庄观乃是为师劫数,如今为师已然渡过灾劫,可以上路去了。”
  八戒咧着嘴上前,将陈莽搀扶了起来:“我就说这猴子多心,师父福缘深厚,哪有这么容易被害!”说着,将分到的散货费又偷偷塞回了包袱里。
  陈莽恶狠狠瞪了他一眼,接着便和两个道童告辞,牵上白龙马,领着几个徒弟匆匆的离开了五庄观。
  对于这镇元子,陈莽是有些心虚的,虽然不认为他会小气到因为一颗人参果打杀自己,但陈莽还是觉得趁早跑路比较稳健,快马加鞭的便离开了万寿山地界。
  然而他不知道的是,此刻那镇元子已然回到了五庄观中,站在云头之上目送陈莽离开后,镇元子一脸唏嘘的落在了人参果树旁:“果然是故人到了,不过此故人非彼故人呀!”
  清风明月见师父归来,一脸恭敬的上前拜见,清风面带一丝畏惧的道:“师父,我二人听从吩咐打了两颗人参果给唐僧享用,后来他来到园里,人参果树又自己送与了他一颗,虽然此事有些耸人听闻,但我二人绝无半句虚言……”
  明月连连点头:“师父,清风说的都是实情!”
  镇元子闻言不禁一乐,莞尔的朝着人参果树看去:“这么多年过去,你还是如此怕他。”
  人参果树微微的晃动了一下,似乎在表达不满,紧接着便复归平静。
  逃离五庄观后,陈莽一口气跑出了百里地,微微松一口气,骑在马上朝着悟空道:“悟空啊,去打探一下这里是何处,附近有没有妖怪出没。”
  悟空问言忍不住一乐:“师父今天想吃什么妖怪,俺老孙这便去给你抓来!”
  陈莽瞪起眼道:“瞎说什么,出家人的事怎么算是吃,那是超度,超度懂不懂!”
  悟空呲牙一乐,揶揄道:“那好,师父留下来保护二位师弟,俺老孙去也!”说完,腾云而起朝着前方飞去。
  “这泼猴,没大没小……”
  陈莽翻着白眼从白龙马上下来,坐在一块石头上休息了起来。
  孙悟空离去的动静不小,惊动了山中一个女妖,那女妖踏着阴风而来,看见陈莽一行人模样,明显就是传闻中的西天取经团队,不胜欢喜道:“这便是那位吃他一块肉便能长生不老的唐僧吧,偏偏那猴子不在,真是天赐机缘啊!”
  女妖在天上偷看两眼,见猪八戒和沙僧一身法力,看起来不好应付,摇身一变,化作了村姑打扮,挎着篮子缓缓走来。
  陈莽正坐在石头上磕着所剩不多的瓜子,猛然间发觉一丝尸气靠近而来,不由得抬眼朝着林间看去,很快便见到一个布裙荆钗的窈窕女人挎着篮子走出。
  女子生的花容月貌,粉腮上留着几道汗水,将一绺头发沾在脸上,胸前衫领半开,行走间隐隐露出一抹雪白,更增添了几分诱惑。
  不多时,那女子便来到了陈莽几人近前。
  看到陈莽,女子微微一笑,将篮子放于地下,弯下腰揭开盖在篮子上的布头,从里面拿出一个巴掌大的包子:“我是山中农家女,欲要前去田里给老父送饭,这里人烟荒芜,没有其他人家,长老若是不嫌弃,便请用饭吧。”
  猪八戒眼尖的盯着那女子领口,情不自禁吞咽了一口唾沫:“好白……”
  陈莽心说这可是个白骨精变得,能不白么,微微一摇头,朝八戒喊道:“八戒,非礼勿视啊。”
  八戒被他一声叫回了魂,大耳朵煽动两下,嘿笑道:“师父,我是说包子好白。”
  “我说的也是包子啊。”
  陈莽白了他一眼,接着笑吟吟朝白骨精看去,问道:“姑娘你可曾婚配啊?”
  白骨精羞涩的低下了头,小声回道:“未曾。”
  陈莽起身道:“这不巧了么,我这憨厚徒儿也未曾婚配,不若你们凑成一对,成其好事,也算是我一桩功德。八戒,你同意吗?”
  猪八戒欢喜的快要从地上蹦起,连忙道:“师父说话,徒儿哪有不同意的道理!师父,徒儿一百个同意,一千个乐意!”
  看着八戒喜不自禁的嘴脸,陈莽嘴角一勾:“那就好,赶紧去伐木建屋,准备婚房去吧。”
  “娘子稍等片刻,俺老猪这便去盖房!”
  猪八戒心中欢喜之情洋溢脸上,朝着白骨精叮嘱一句,拽动肥硕身躯钻进了林子里。
  白骨精呆愣的看着面前的师徒二人,心里一阵的凌乱。
  什么情况,大唐的和尚是能成亲的,她以前怎么未曾听过?
  而且她从始至终都没答应要嫁给那猪妖啊!
  书阅屋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