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丢了幸福的猪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看着猪八戒进去了林中伐木,白骨精心思急转,朝着陈莽道:“长老指下的这门婚事,小女是答应的,只是婚姻嫁娶乃是大事,还需父母点头才行。不若请长老移步小女家中,与我父母商议一番。”
  陈莽微微点头:“说得有理,不过无需如此麻烦,我这三徒弟沙僧乃是天神下凡,脚程快得很,不如让他去将你父母背来,也省的你老父老母受这翻山越岭之累。”
  “如此也好。”
  白骨精满心欢喜的点头,朝着沙僧道:“这位沙长老,我家便住在这座山脚下,你翻过山去,便能看到我家了。”
  沙僧看了眼这荒无人烟的山岭,心中将信将疑,用询问的眼神朝着师父看去。
  陈莽道:“莫要担心为师的安全,你大师兄马上便要回来,悟净你尽管去便是。”
  “那俺老沙去了,师父你多加小心。”
  沙僧说完,提起方便铲朝着前方走去。
  白骨精看着沙僧背影远去,只剩了陈莽一人,眼中瞬间露出了得意之色,笑吟吟朝着陈莽走来,一边说道:“长老,从今往后咱们便是一家人了,让小女代相公侍奉长老。”说着莲步轻移绕到了陈莽的身后,伸手朝着他肩膀上抓去。
  眼看她就要抓到陈莽,猛然间一道佛光闪现,陈莽身上的袈裟大放光明。
  白骨精直感觉眼睛都被闪瞎了,呀的一声,便扭过头退后了两步。
  陈莽面带笑容的转头道:“你这是怎么了?”
  白骨精揉了揉眼睛,面带一丝惊惧道:“长老你这袈裟?”
  陈莽看了看自己身上的袈裟,微微的一笑:“哦,这件袈裟是我离开金山寺,寺里的十二位高僧送我的,上面有他们的法力加持,专门克制鬼魂邪祟。是不是有些脏了啊,那我脱下来换上一件。”说着便动手解起了衣服。
  白骨精欣喜的道:“长老可先将它收起,等去到我家中,我为长老打来井水洗涤。”
  猛然间,陈莽直接将袈裟连带僧衣脱下,露出背后一条金龙,刹那间一阵更猛烈的佛光闪现,白骨精感觉魂魄都要被那佛光融化,用手遮住眼睛,连忙喊道:“长老,快穿上僧衣,小心着凉!”
  陈莽呀了一声,有些不好意思的转过脸道:“差点忘了男女有别,我晚上再换吧。”说着在白骨精身上瞥了眼,见大威天龙的法力已然钻入了她的元神,于是乎面带微笑的穿起了衣服。
  看着陈莽重新将僧衣穿回,白骨精脸色苍白的松了一口气,随即暗暗的咬了咬牙,感觉这和尚刺猬一般,还真有点不好下手。
  正想着怎么拿住他的时候,猛然间一个毛脸雷公嘴的和尚从云头蹦落下来,举起手中铁棒对准白骨精便要迎头落下。
  陈莽眼疾手快,一把将悟空扯住,瞪眼道:“悟空你这是干什么?”
  孙悟空急得抓耳挠腮:“师父,你面前这个女子是个妖精,要来骗你哩!”
  陈莽训斥道:“你这泼猴,这女子长得如花似玉,哪里像是妖精了。而且我已经将她许配给了八戒,马上就要做你的弟媳了!还不快收了你那铁棒,免得吓到你弟媳!”
  孙悟空瞬间露出一副白日见鬼的神情,瞪起火眼金睛道:“她、她是来找八戒的?还要嫁给那呆子?”
  陈莽一脸认真道:“她和八戒一见钟情,不信你自己去问她?”
  白骨精脸颊微微一抽,心说我堂堂白骨夫人,怎会看上那头蠢猪妖,直想上前将这和尚嘴巴扯烂,但惧怕孙悟空威仪,只得违心的点头道:“长老说的全是实情,我和那八戒一见钟情,马上便要成婚了。”
  “哦?怪事年年有,今年特别多!”
  孙悟空收了棒子,跳到白骨精身旁围着她打量起来:“哈哈,这妖怪配妖怪,你和八戒真是绝配啊!”说着便拎着棒子大笑了起来。
  陈莽无奈道:“你这泼猴,怎的又骂人是妖怪。”
  此时,猪八戒已然扛着几根木头从林子里走了出来,在个空旷之地竖起立柱,卖力的搭建起了房屋。
  白骨精被孙悟空的火眼金睛看得一阵不自在,不敢在他身旁久留,装作关心的上前去给猪八戒擦起汗来。
  此时,孙悟空已然跳到了陈莽身旁,蹲下身小声道:“师父你在打什么主意,那明明是之妖精,师父你不会看不出来吧?”
  陈莽看着八戒,嘴角微微的一勾,说道:“八戒这呆子色心未泯,让他知道知道什么是红粉骷髅,好收收他的心。顺便还能有间房子给咱们遮风,一举两得,岂不美哉。”
  悟空乐得直拍大腿,呲牙笑道:“美哉美哉,师父妙计呀!”
  猪八戒在高老庄里卖过几年力气,对于建屋搭棚很是有经验,不多时,一间屋子的骨架便搭了出来,又去收割茅草,给这房子上顶。
  此时,沙僧也满身杀气的扛着方便铲回来,来到陈莽面前禀告道:“师父,这山后没有人家,只有一窝妖怪,被俺老沙给超度了!”
  陈莽笑着点头:“做的不错,我出家人便该如此慈悲为怀,多多超度妖怪们去往西天极乐。去一旁吃点果子,休息去吧。”
  沙僧被夸奖的满心欢喜,去到一旁,吃起了悟空摘回的桃子。
  眼看时间已经来到了傍晚,猪八戒浑身大汗的坐在了地上,看着自己搭建的新房,娇滴滴的美娘子站立一旁,大嘴咧开笑了起来,直感觉猪生无憾了。
  这时,陈莽走了过来,对着白骨精说道:“这女子,我沙僧徒儿去到山下,并未找到你家所在。不如你今日先和我八戒徒儿洞房,等明日一早,再让他随你去家中拜见岳父岳母。”
  白骨精心里咯噔一声,瞥了眼直流口水的猪八戒,皮笑肉不笑的道:“长老,这貌似不合理法吧?”
  陈莽摆手道:“出家之人,怎会在乎这世俗理法,八戒,带你娘子去洞房吧。”
  “遵命,师父!”
  八戒嗷的一声跳起,不理会白骨精铁青的脸色,兴冲冲抱起她便跑进了房内。
  悟空见状,瞧着二郎腿偷偷的笑出了声来。
  片刻后,随着陈莽捏个法印,屋里的猪八戒猛然惨叫起来:“娘子!”
  悟空见状,迅速的推门而入,见猪八戒衣衫不整的站在木板床边,惊恐的嘴角都咧开到了耳朵根。
  往床上看去,一具女尸躺在床上,看起来早已死去多时。
  悟空见状,上前一把扭住了八戒的耳朵,厉声训斥道:“好你个呆子,师父给你个新娘子让你洞房,你怎的凶性大发,把人给害死了!”
  “疼疼疼!”
  猪八戒跷起脚尖求饶道:“大师兄你莫要污我清白!我才刚要和娘子圆房,哪曾想她就死了!”
  这时,陈莽也走了进来,看了眼床上的女尸,又看了眼面色惨白的猪八戒,看他这精神状况,也不知多久才能缓过劲来,一脸悲悯的开口道:“悟空,放开八戒吧,这妖精只是丢掉了一条性命而已,八戒丢掉的,可是他的幸福呐!”
  书阅屋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