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奇男子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生下孩子叫什么?”
  八戒一脸迷茫的看着陈莽,感觉师父可能又在试探自己的取经之心诚不诚恳,眼珠乱转,琢磨起怎么回答才能让师父满意。
  这时,那撑船的女子已经靠到了岸边,看到八戒喝下了子母河的河水,忍不住掩面一笑:“恭喜这位大耳朵长老了。”
  猪八戒挠头道:“恭喜我什么,喜从何来?”
  那女子笑道:“此处名为西梁女儿国,国中只有女子,没有男子。若要生孩子,便要来这子母河取一碗水喝下,不多时便会生下孩子了。”
  沙僧一脸惊讶道:“竟有此事,可二师兄是男子啊,应该不会生孩子吧?”
  陈莽朝着沙僧斜了一眼:“这子母河神奇异常,便是男子喝了这河水,也会生出孩子来,不然你以为为师刚才为何发问。”
  八戒瞬间张大了嘴,眼珠子都快瞪了出来。
  悟空看着他滑稽的表情,顿时就是一乐,摇头晃脑道:“八戒,那河水入肚,想必已经化作了胎气。咱们出家人扫地不伤蝼蚁命,爱惜飞蛾纱照灯,更何况一个生命,你便将孩子生下来吧!”
  陈莽若有所思的点头:“悟空言之有理,那就……让他生?”
  八戒当即怒道:“你这猴头,净拿俺老猪说笑,俺老猪乃是男子,要从哪里生出孩子来!”
  陈莽一本正经的解释道:“兴许是从肋下吧,当年如来转世投胎,便是从他母亲肋部钻出来的。八戒你这一胎怀的,兴许也是个佛陀呢。”
  八戒立刻吓的满头冒汗:“师父你赶紧给俺老猪想个办法啊,俺记得如来钻出来没几日,他母亲便一命归西了啊!要是个佛陀,俺老猪这条命大概也保不住了!”
  “你别急,让为师想想……”
  陈莽说着,一边皱眉沉思起来。
  八戒见师父在认真思考,不敢打扰,满怀期待的在一旁等候起来,片刻后,便听陈莽呢喃道:“这公猪的产后护理,到底该怎么弄呢……”
  八戒顿时便蹦了起来,跳脚道:“师父你瞎想些什么呢!俺老猪就要一命呜呼了啊!”
  陈莽嘴角一勾,不再逗弄这呆子,朝红孩儿道:“你叔叔在解阳山有一口水井,你去井里打一些水来给八戒喝下,便能化解这子母河河水了。”
  红孩儿哈哈一笑,脚踩火云飞上了天空:“八戒师兄稍等,等我去和叔叔叙了旧,吃过宴席,马上便回来救你!”
  八戒气得挥动钉耙,胡乱往天上一顿乱顶:“等你吃完宴席,俺老猪孩子都生出来了!”
  看着抓狂的八戒,陈莽一阵的莞尔,不多时,红孩儿便将井水给八戒取来。
  八戒将那井水喝下后,紧绷的心神立刻便放松下来,上到小船之上,便躺倒睡了下来。
  一觉醒来,已然来到了护城河边,八戒正要伸个懒腰起身,猛然听陈莽道:“八戒生了个男孩啊,要给孩子取了个好听的名字才行,这是八戒诞下的第一胎,不如就叫他猪一诞!”
  八戒啊的一声跳起,浑身都冒出了冷汗来,朝着陈莽等人看去,见船上并没有什么婴儿,立刻便明白了这是师父在逗自己,长出一口气后,幽怨的朝陈莽说道:“师父,求你做个人吧。”
  陈莽呵呵一乐,正要开口,岸边猛地响起了一个女人的喊叫声:“来看人种了,有人种来了!”
  一声呼喊过后,岸边立刻来了成群结队的女子,朝着陈莽几人指指点点起来。
  霎时间香飘十里,春风两岸。
  看着河岸上满满的女人,红孩儿一脸好奇的问道:“师父,人种是什么?”
  陈莽嘴角微微一抽,斜眼道:“小孩子瞎问什么,再问把你丢河里喂鱼。”
  红孩儿一脸委屈的哼了声,嘟囔道:“鱼才不敢吃我。”
  不多时,小船在渡口缓缓靠岸,陈莽等人牵着马走了下来,运起法力喊道:“贫僧唐三藏,乃是从东土大唐而来,去往西天取经,途经贵国,求取通关文牒。”
  随着他话音响起,岸上赶来看热闹的女子纷纷的安静下来,直感觉脑中一片清明,再也提不起邪念来。
  看到师父大显神通,悟空一脸惊讶道:“这便是传闻中的佛门雷音了吧,师父竟然是个真和尚!”
  陈莽回过头怒目而视:“为师哪里像假和尚了?”
  悟空讪讪一笑,抓了抓毛茸茸猴爪,提起棒子跑开:“呵呵,师父,我去前面开路!”
  陈莽哼了一声,牵着白龙马朝前方走去。
  不多时,一个女官前来,领着师徒几人去到了皇宫之中。
  进来皇宫大殿,满朝文武皆是女子,列在大殿两旁,宝座之上,端坐一个端庄秀丽的女子,眉如翠羽,肌似羊脂,脸衬桃花,秋波盈盈的朝着陈莽打量而来。
  陈莽见过的女子之中,能和这女儿国国王比肩的也没几个,不由欣赏的多看了两眼,接着眼角余光瞥见八戒已经看得痴呆,嘴角一勾,小声道:“她和嫦娥孰美?”
  八戒直勾勾盯着女王,本能的回道:“还是嫦娥美一些。”
  陈莽闻言不禁一乐,暗道这呆子果然对嫦娥贼心不死,看着如此美人,竟然还能说出嫦娥漂亮。
  他这一笑,却把那国王的魂魄都给勾了去,国王脸颊发红的盯着陈莽,双手轻轻捂住了小鹿乱撞的胸口,再也无法从他脸上挪开视线。
  陈莽原本就生得英俊阳刚,此刻还用功法维持着宝相,身上自带一股圣洁的气息。
  这国王从小便没见过几个男子,立刻便被陈莽给吸引住,痴痴看了半天都没有发话。
  陈莽看到这国王做出这幅模样,看出她动了春心,不由得微微一懵。
  什么情况,自己现在都不是原本那唐僧模样了,这女儿国国王怎么还能看上他?
  难不成是馋他身子?
  陈莽诧异的看了眼国王,嘴里诵起了一声佛号:“阿弥陀佛,陛下,请在我们通关文牒上落下印玺。”
  国王身子一颤回过了神,眼神却依旧炙热的盯着陈莽,询问道:“圣僧你俗家姓陈,因何叫唐三藏啊?”
  陈莽听了不禁一乐:“陛下,这名字只是个代号,只要我愿意,别说叫唐三藏,叫唐三彩都行。”
  国王顿时愣住,仔细在陈莽脸上打量一番,感觉这大唐来的和尚,还真是……
  真是个奇男子啊!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