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真假美猴王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嘿嘿,师父,俺老孙又赢了!”
  树荫之中,师徒四人围坐一团打着麻将,陈莽的脸上贴满了白条,上面写着欠账的数目。
  此时距离他们离开女儿国已经有一段日子了,一路之上除了遇到几个零散的妖精,大妖一个没有。师徒几人走走停停,闲暇时候便打麻将消磨时间。
  陈莽的麻将技术并不好,教会了他们之后便很少赢过,当真是教会徒弟饿死师父。
  看着猴子得意的嘴脸,陈莽暗暗咬牙,接着便用怀疑的眼神看向了悟空:“悟空,你该不会是用火眼金睛作弊了吧?”
  悟空瞬间便站起了身,跳脚道:“俺老孙怎会作弊,师父你冤枉好人!”
  陈莽扭头朝八戒道:“八戒你看,他急了,他急了,我就说他作弊了吧!”
  八戒今日也被悟空赢去了不少钱,正在气闷,听到师父说话,煽风点火道:“师父,这猴子定然是作弊了,要不然怎能赢这么多银钱!”
  悟空髭毛乍鬼的大叫一声:“好你个呆子,你也冤枉俺!”
  沙僧在一旁劝道:“大师兄莫要动怒,咱们继续摸。”
  悟空哼了一声,道:“不来了,俺去找些桃子解渴。”说完便跳上云头飞了出去。
  陈莽将脸上纸条撕下,看着满满的账目一叹,接着眼珠一转道:“为师教你们个新游戏,叫斗地主,正好三人玩。”
  八戒和沙僧对视一眼,连忙将银钱揣进了怀里,八戒道一声方便,沙僧道一声化缘,全都不见了踪影。
  看到他们如此警惕,陈莽立刻便知自己辛苦化缘来的钱回不来了,一脸哀伤的摸着红孩儿脑袋道:“孩子啊,为师现在穷的身无分文,迫不得已,只能忍痛拿你去换钱了……”
  红孩儿冷不丁一个哆嗦,颤声道:“师父,我这里还有些私房钱,差不多能坚持到火焰山,等到了我妈妈那里,我再去向她要零花钱。”
  陈莽瞬间又变作了笑脸,微微的一点头,道:“还是你最懂事了,来,放一把火将这麻将烧了,为师以后再也不碰这玩意了。”
  红孩儿松了口气,张口喷出一道三昧真火,瞬间将一堆麻将点燃,然后便见一把白条飘入了火堆,当即便是一愣。
  陈莽此时也看向了红孩儿,一脸责怪的道:“看你这孩子,为师只让你烧麻将,没让你烧借条啊。现在借条全没了,你那几个师兄脑起脾气,少不了要打你屁股了。”
  红孩儿悲愤的看向陈莽:“师父你又坑我!”
  陈莽一脸不悦的道:“你这孩子,还会不会说话了,为师这是提前让你看清大人世界的残酷,好避免以后你吃亏上当。算了,不跟你一般见识。”说着便站起身,一脸窃喜的跑去了白龙马那边找起了零食。
  便在这时,一朵祥云落下,悟空提着金箍棒走了回来。
  看到陈莽背对着他,悟空露出一个诡异笑容,提起金箍棒来便朝着他的背后打去!
  一旁的红孩儿看的目瞪口呆,直感觉大师兄疯了。
  不就是几张白条么,加起来也不到十两银子的事,大师兄你为何自寻死路啊!
  碰的一声闷响过后,金箍棒狠狠抽在了陈莽的背上。
  然而,预料之中陈莽被打死的情况却没有出现,反而是悟空双手一颤,差点就被棒子上传来的反震之力震得金箍棒脱手。
  在悟空震惊的表情中,陈莽眼含杀气的转过了脸来,盯着悟空的眼睛道:“六耳猕猴?”
  六耳猕猴被他一盯,顿时感觉掉进了冰窟窿一般,浑身毫毛都炸了起来,嘴里发出一声怪叫,瞬间便一个跟头逃了出去。
  陈莽脸色阴沉的看着这妖猴跑远,片刻后无奈的叹气道:“看来得抓紧弄个身法了。”
  他话音未落,两片云彩从西方飞来,赫然是两个悟空,同时落地来到了陈莽跟前。
  “师父!”
  “师父!”
  两个猴子同时喊了声师父,接着便对视在了一起,心有灵犀般,几乎同时的大叫起来:“你是哪里来的妖怪,竟敢冒充俺老孙!”
  两个猴子一言不合便打斗了起来,三十个回合不分胜负。
  红孩儿一脸吃惊的看着打斗的二人,眼睛发花的道:“师父,这到底谁是真的啊?”
  陈莽冷笑一声:“分辨他们还不简单,只需把这两只猴子都打死,让他们现出原形。两只耳朵的是真,六只耳朵的是假。”
  两个猴子同时一个激灵,赶紧的停了下来,来到陈莽跟前,焦急的喊道:“师父你莫要开玩笑!”
  陈莽嘴角一勾,拿了根草棒插在了一只猴子的脑袋上,说道:“你叫猴大,没草棒的叫猴二,现在我来问你们问题,答得上来便是真悟空。”
  两只猴子微微松了口气,同时的答应了下来。
  陈莽看向猴大,问道:“为师欠你多少银子?”
  猴大嘿然一笑,得意的瞥了眼猴二,说道:“师父,你总共欠俺五两六钱银子。”
  陈莽脸色一黑,呵斥道:“胡说八道,为师从来不欠任何人银子,你这六耳猕猴,胆敢冒充我徒弟,真是不知死活!”
  猴大一脸不可思议的瞪起了眼睛:“师父,你想要借机黑俺老孙的银子!”
  猴二也是满脸的震惊,接着便呲起牙来,悲愤的看向了陈莽。
  看到他们相似的反应,陈莽也有点犯起了愁,睁开地藏法眼看了半天,发现还真分不清他们身份,微微一叹,说道:“悟空,冒充你的这妖怪名为六耳猕猴,刚才还打了为师一棒子,想要把我打死,自己去找人取经。”
  “他和你一样同为混世四猴,善聆音,能察理,知前后,万物皆明。我们日常说的话有大半被他偷听了去,要是一个问题一个问题来,虽然也能分清真假,但不知要花上多久时间,实在是麻烦。”
  “除我以外,还有佛祖和地藏养的谛听能分清你们的真假,要不咱们师徒去地府走一趟?”
  猴大将棒子横在胸口,喝道:“妖精,敢和俺老孙走一趟地府吗?”
  猴二冷笑道:“这有何不敢,俺老孙还怕你逃了呢!”
  书阅屋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