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傲罗叔叔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邓布利多站在门外,长长的白发披散在背后,戴着蓝色的半月眼镜,眼眸闪烁着深邃的神光,仿佛能隔着门板看到房间里的状况似的,高亢的开口道:“陈莽先生,我知道你在里面,请把门打开。”
  “不,我不在屋里,校长你弄错了。”
  听到陈莽的声音在屋里响起,邓布利多气得胡子都哆嗦了起来,也不和他废话,开门见山道:“把魔法石还给我,你玩了这么久应该也玩够了,你不能将它带出霍格沃茨,不然会有麻烦的。”
  “不知道你在说什么,魔法石是什么东西,听起来很厉害的样子。”
  邓布利多气得一个移形换影来到了陈莽的寝室里,眼睛一扫,立刻便看到了竖在屋子里的厄里斯魔镜。
  此时,魔镜已经大变了模样,原本两米高的大镜子,已经被切割成了只能照出人脸的梳妆镜,剩下的部分不翼而飞,明显是被陈莽给玩坏了。
  看到这里,邓布利多就一阵的心疼,感觉需要再扣上陈莽三百分,才足以平复心情!
  前些天,他偷窥哈利的时候,意外得知了墨镜和魔法石在陈莽的手中,向他讨要的时候,陈莽却矢口否认,摆出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架势,就算扣分也不将东西交出来。
  偏偏他还找不到陈莽将东西藏去了哪里,让他一阵的无奈。
  看到厄里斯魔镜后,邓布利多挥手朝着魔镜施展飞来咒,想要将它收回。
  陈莽猛地从虚空之中跳了出来,一把将飞到一半的镜子抓住,怒视邓布利多道:“校长先生,你未经许可进入我的寝室也就算了,怎么还偷我东西?”
  邓布利多瞪眼道:“这是我的镜子!”
  陈莽一脸不屑的道:“你说是就是?那你叫它一声,看它答不答应。”
  邓布利多怒道:“这镜子不会说话!”
  陈莽朝着魔镜道:“魔镜啊魔镜,告诉我,谁是这个世界上最帅的人?”
  魔镜张嘴说道:“是您,我英俊的主人。”
  陈莽斜了眼目瞪口呆的邓布利多,得意道:“我叫它,它怎么就答应了呢,现在镜子是谁的已经一目了然了吧!”
  “很神奇的魔咒,希望你以后把它用在正途。”
  邓布利多嘴角微微一抽,接着将目光锁定在了陈莽的床上,魔杖一挥,被子高高的漂浮起来,露出一块扁扁的石头。
  这次邓布利多也不用魔咒了,身形一闪便出现在了床边,伸手朝着魔法石抓去。
  “泰山压顶!”
  陈莽眼神一凛,挥动魔杖释放出一个魔法,被子瞬间变得沉重异常,带着呼啸声朝邓布利多压去!
  “咒语终止!”
  随着邓布利多一声呼喊,千斤重的被子立刻恢复了正常,轻飘飘盖在了他的身上,顶起一个高高的小山。
  陈莽看了眼自己高高鼓起的被窝,不由露出了一个古怪的表情,嘴角发抽道:“一gay窝里高高?”
  此时,邓布利多揭开被子钻了出来,拿着魔法石掂量了一下,皱眉道:“好像变轻了,你拿它施展魔法了?”
  陈莽见魔法石被他抢走,拉下脸来,露出一副爱答不理的表情,拖着长音道:“用它复活了一个人,明年多发一张入学通知书吧。”
  邓布利多惊愕的看向陈莽:“你……你施展了复活魔法?梅林的胡子,你是怎么做到的?你复活了谁?”
  陈莽打个响指,衣柜的门朝着两边打开,一个被堵住嘴巴的,绑上绳子的女生露了出来。
  邓布利多在女生脸上打量几眼,不敢置信道:“桃金娘?”
  “没错,她就是当年被蛇怪害死的桃金娘。”
  “摊牌了,其实我才是斯莱特林真正的继承人,蛇怪是我的小弟,它惹出的麻烦我得帮它解决。”
  陈莽拿着魔镜往沙发上一坐,抬头四十五度仰望天空,让金色的阳光洒在自己的侧脸,另外半边脸隐藏在黑暗之中,身上流露出高贵冷峻的气质,一副天不生我陈某人,斯莱特林万古如长夜的架势。
  邓布利多被他气势震住了片刻,接着魔杖一挥,将桃金娘身上的绳子松绑。
  刚想上前仔细的检查一下桃金娘的身体,桃金娘便张开双臂朝着陈莽冲去,一边兴奋道:“陈,你复活了我,我的白马王子!我们结婚吧,马上!”
  “你不要过来啊!”
  看着冲过来的桃金娘,陈莽瞬间破功破,脸上露出一个惊恐的表情,魔杖一甩,一个石化咒将她定住。
  微微松了口气后,陈莽一脸无奈的朝邓布利多道:“我看还是别给她发入学通知书了,否则下学期我怕自己会忍不住每天都对她施咒,我自己扣分倒是没什么,但斯内普教授绝对会发疯的。”
  邓布利多微微一笑,接着来到了桃金娘面前,围着她一阵打量,连摄神取念都用出来了,发现她和正常人完全没有两样,眼中的惊叹之色更加的浓郁了。
  半天后,邓布利多好奇的看向陈莽:“后遗症是什么?复活魔法是从死神的手里抢人,会付出常人不能承受的代价吧。”
  陈莽嗯了一声,点头道:“死神需要我五十年的寿命才肯复活她,我用魔法石的力量代替了,导致她的复活并不完整,和吸血鬼一样不能晒太阳。这个世界对复活魔法的限制实在是太多了。”
  邓布利多一脸惊叹的道:“真是太不可思议了,如果在今天之前,有人告诉我一个十二岁的小巫师可以施展复活魔法,我一定会认为他中了混淆咒。”
  这时,陈莽袖子里钻出一条小蛇,盘踞在了他的手腕上,昂着头做出一副骄傲的模样。
  邓布利多认出这是一只蛇怪,对陈莽斯莱特林继承人的身份不再怀疑,眼神凝重的说道:“希望你能带领斯莱特林走向正途,不要像当年那个人一样。”
  陈莽一脸无奈的道:“瞧你说的,我可是爱与和平的守护者,你没发现自从我入学以后,斯莱特林和其他学院的关系变好了很多么。”
  邓布利多嘴角狠狠一抽:“陈莽先生,你说的关系好,是指带着哈利霸占拉文克劳的休息室,还是指让赫奇帕奇的学生帮你种草药?”
  陈莽顿时瞪起了眼睛,掏出一个通讯仪放在了面前:“喂,魔法部吗,傲罗叔叔,这里有变态!一个老头子一天二十四小时偷窥小巫师!大概连我们洗澡上厕所都看!你们快来抓他呀,来晚了我可能就要被灭口了!”
  “!!!”
  邓布利多眼珠子都快瞪了出来,不由自主攥紧魔杖,咬着牙回忆起了阿瓦达索命的用法。
  书阅屋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