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伪俘虏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联盟军防营,犹如秦帅设想的一样。
  不知怎的,这段路程,虽然他是被蒙着双眼坐着军事卡车过来的,他仍然熟悉。
  甚至那种特有的枪口刚燃烧的味道,他也颇有感触。
  “这是我们在敌方俘虏来的 。”
  “战士班的,秦帅,跑步最慢的一个。被我们活捉,主动投降的。”
  二个嘴快的敌方小兵,抢话般的在一位士官面前踊跃。
  那人连秦帅英伦的脸庞也并未抬眼观看,只是擦着他爱不释手的新型手枪。
  瞄准着不远处的枪靶子。
  “俘虏?到了我们这里,就不需要名字了,按照俘虏编号,就写081好了。”
  他不偏不斜的打中了枪把子,似乎心情大好,回过神来,简单瞥了一眼:“你,会什么? 可以给我方带来什么好处。”
  秦帅按照卧底培训的“台词”说道:“我吃的少,要求不高。”
  “呵呵。”士官不由自主冷笑:“还是个弱智的傻白甜俘虏 。”
  “ 哪里来的傻白甜 ,我们好好欣赏欣赏。”
  一群休息时间无所事事过来看热闹的更多士兵,但是各自带着肩标。似乎微有军功。
  秦帅果然感受到了卧底培训提前告知的一切。他们像打量猎物似的盯着自己。
  总之按照金上校说的,装傻充愣死皮不要脸就熬过去了。
  “这次来的,还是个美少年啊!”
  “ 让我看看扛不扛打!”
  一人的拳头猛然挥舞过来,秦帅装作嬉皮笑脸连忙躲闪开来:“大哥,饶了小弟吧!”
  “没劲!是个怕死的!”那人立刻放下了拳头。
  “ 编号081,你不如编号021,他到现在挨过三百拳,还嘴硬被关着呢!你得好好学学。”
  “算了吧!刘士官,这不过是个孩子,又不是那个老顽固 。”
  老顽固……秦帅在卧底培训偶有听过,此人忠于初衷,绝不认输投降,已经被联盟军困了大半年了。
  敌方想方设法折磨他,最后放弃了,变成了软禁。但是犹如杀鸡给猴看似的,把他的境遇给其他人看过以后,基本都可以招降。
  “秦帅,其他人都可以称兄道弟,唯独老顽固,你不可招惹,他的思维,不是你可以触碰的 。”
  这是卧底培训时,金上校特别嘱咐他的,并且要求他牢记。
  “看来此人老顽固,是个让敌我双方都敬重又怕的人。”通过两天旁敲侧击的了解,和死皮赖脸的与其他投降者“磨合”摸底,秦帅得出了这个结论。
  在投降者之中生活,并非易事。
  这天。几个看守横跨着长枪,在俘虏区铁丝网附近转悠。
  秦帅被赋予“老实的俘虏”,得以享受一次日光,被带进了铁丝网。
  他打量犹如孤魂野鬼般游荡的“老实”投降者,看不出来他们身上有任何斗志,犹如待宰的羊羔一般。
  秦帅却隐约闻到重机枪的味道。推算没错的话,此处距离那里应该不到十米。
  机枪库,没错。
  那天挥舞拳头的那位刘士官,接了一位阿谀逢迎士兵的烟。
  “士官, 这里不可以抽烟 。”秦帅却又有一种极其不好的预感,忙上前阻止。
  “什么?”刘士官叼着烟,颇有一番泼皮的窘态。
  “这附近有机枪库,不可以抽烟,您不知么 。”
  “机枪库?开什么玩笑,我刘某来此地一年了,你小子,该不会对枪口过敏吧!你闻闻是不是我这把长枪的味儿!”
  他的枪口对准了秦帅脑袋。
  “够了,都给我回去!”一位落地有声的女中音,忽然身后响起。
  日光当中一个训练有素的女性军人的身影。
  秦帅回身,看到了一张美玉无瑕却冷峻的脸。
  “算你小子今天走运,琳达替你开脱 !”刘士官的手指缓缓放下,走了几步,又狠狠回头用手指指着秦帅的鼻子。算是警告。
  “你叫琳达?谢谢你。”秦帅伸出右手。
  “握手?不必了,我联盟军没这规矩 。”
  琳达冷艳一笑。她一身绝美军装,衬托着她冷艳绝伦的脸庞,大概一米七的身高,二十出头的年纪。联盟军的肩标却赫赫印着一只翱翔的飞鹰。
  金上校曾说过,带鹰标的就是联盟军的高层。
  此女年纪轻轻,怎会是高层?
  但是看到刘士官对她毕恭毕敬的状态,此人必真无疑。
  “江琳达笑了?我进来半年了,也没看见过她笑 。”
  周围小如蚊子般的投降者声音,也被秦帅扑捉到了。
  原来她全名江琳达。
  “ 编号081,跟我来一下 。”
  秦帅跟随其后走出了铁丝网,又走出了看守台,转眼来到一处凉亭,此地清幽别致,独有一番风味。
  算是在重兵看守的俘虏区一道别有雅致的“风景”。
  “坐吧!”
  “嗯。”秦帅暂找不到其他说辞,勉强挤出了一个字,恭恭敬敬的找了个石凳坐下。
  “你可知刚才我笑你什么 。”
  “笑我拦阻刘士官抽烟?   ”
  “不是!是笑你有军犬的鼻子!这附近的确有机枪库,但是除了我和几个高层知晓,别人一概不知。所以……”琳达从腰间取出她的手枪。
  “所以你要枪毙我?”
  “帮我识别这把手枪。”
  “ 怎么识别?”
  “用你特有的技能。”琳达浅笑指着他的鼻子。“这是家父送我的生日礼,一把乱世之时获得的手枪,说是外星空的东西。可是我也没看出来哪里好,你就帮我闻闻里面到底装有什么样的弹药?”
  “是打不开吗? ”秦帅接过这把手枪打量,此物看起来精美绝伦。
  是一把极其精致的手枪。但是仔细闻闻里面却没有火药的味道。
  “恕我直言,是香水。这并不是一把真正的手枪。 ”
  “没错,你就是那个孩子。”江琳达的一把真手枪对准了秦帅的脑袋。
  他不由自主地举起双手,从石凳上缓缓地站了起来,打量这比自己低半头的琳达。
  “打人不打脸,要不你找个别的地方枪毙我。 我天生一张好脸孔,不想就这么被你毁了。”
  “ 呵呵呵…… ”江琳达的手枪却缓缓的放下了。
  “你果然有趣,跟别人不太一样 。”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