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坟地里遇到野狗精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大伙知道我为什么会心悸吗?因为这个恶臭味不同于一般的恶臭,是人腐烂之后特有的臭味,和一般东西腐烂的臭味,能清楚的分开,我们三个人当时在那里愣了一会,接着就开始寻找恶臭的来源,这时瘦猴说:“大胆哥,你看那里。”
  我一听当时就顺着瘦猴指的方向看过去,只见地上是一具尸体,准确的说是一具被撕碎的尸体,这具尸体散落在一座新坟子旁,四肢有明显被啃过的痕迹,中间的躯干,好像被什么东西用嘴掏过,里面已经空了,里面流着绿色的尸水。奇怪的是没有看见尸体的头颅,不知道头是不是被什么东西叼去了。我看到了这极为恐怖的一幕,我手心发凉,脚掌头皮发麻,一颗心提到了嗓子眼儿,好像堵得自己呼吸,喘不过气来。
  民国时代是一个苦难的时代,死人之类的,我们还是见过的,可是这么惨的,还是头一次见到,我感到腿肚子有点抽筋,还一个劲的朝后转,傻蛋在我后面惊恐的说:“这个,这个是我二大爷的坟子,还没有过五七,怎么会这样?”
  傻蛋这么一说,我想起了他的那个二大爷,他二大爷得水鼓病死的,水鼓病很多人会不知道,其实就是疾病引起的腹水,如肝腹水一类的,那个时候可不像现在,也无法知道是什么原因引起的。我记得傻蛋二大爷死的时候,浑身焦黄如同金纸一样,肚子鼓的高高的,我想过去看清楚,可是我娘不让我过去,说那个病着人(传染)。
  傻蛋着急的问我怎么办,我刚要说话,这时我忽然有一种更加毛骨悚然的感觉,感觉背后的灌木丛里有东西盯着我们,头皮一阵阵的更麻了,这种感觉一般情况不会出现,我们的背后究竟有什么东西?会比眼前的这个死尸更可怕?我感觉到了,瘦猴和傻蛋也感觉到了,有时人对危险的感觉还是很准的。
  我们不约而同的望着身后,只见身后几十步的地方有一个灌木丛,我们这里的山上多是酸枣之类的矮灌木,长不高,但浑身荆棘,上面结又酸又甜的酸枣,不过今天我们看那里,可不是为了吃,而是感觉那可怕的东西,就藏在灌木之后。
  我看着灌木丛对瘦猴和傻蛋说:“我感觉那里有东西,你们有没有感觉到?”
  瘦猴说:“大胆哥,你说不会是鬼吧?我听咱爹说过,见到鬼就是这种感觉。”
  现在可是中午,鬼在白天是不会出来的,于是我就想反驳瘦猴,可是我刚要张嘴的时候,忽然发现草丛里有一对血红的眼睛,对,确实是眼睛,那对血红的眼睛死死的盯着我们。我不由的相信了瘦猴的话,确实大白天见鬼了。我惊恐的指着那双血红的眼睛说:“那、那双眼睛,确实是鬼。”
  我说的声音有点大,一下子惊动了灌木丛里那个可怕的东西,只见那个东西一下子站起来了,个子足有小驴驹那么大,两只耳朵垂着,像两扇蒲扇,浑身黑毛,油光刷亮,头上顶着一个红色的肉瘤子,两只血红的眼睛,一张奇大无比的嘴,獠牙闪着寒光,嘴里流着口水。
  我惊道:“野狗精。”
  我们那个年代饿死的人多,虽然饿死了人,但饿不死这些狗,狗的生存能力绝对的比人强,它们会在饿死之前,开始吃人的死尸。其实狗就是驯化了的狼,吃人只是恢复了本性而已。开始它们只吃那些夭折的小孩,在那些石塔里争抢撕扯小孩,后来由于吃人肉,眼睛变的血红,身体也变的越来越大,它们就盯上了坟子里的死人。
  人讲究入土为安,只要不是穷的太厉害,都会想方设法的弄一个薄皮棺材,那个野狗精头上的肉瘤子,就是一次次撞击薄皮棺材,慢慢形成的,看似肉瘤,其实坚硬如铁。它们吃人有点特别,先是扒开坟子,用头撞开薄皮棺材,拖出死尸,大嘴一张,开膛破肚,由于是吃腐肉的,所以浑身都是尸毒。
  其实吃人肉的狗是没有人吃的,庄上的人只要看见狗的眼睛发红,嘴里流口水,就会找一根绳子勒死,然后找一个地方深埋。我们看着野狗精,野狗精也盯着我们,我在它的眼里看到了一种兴奋,是那种找到食物才有的兴奋,老人们常常告诫我们,这个野狗精比冒猴子要可怕的多,冒猴子行食的时候才会吃人,而野狗精则不然,它们性情贪婪无比,即使不饿的时候,也会撕开人的胸膛,吃里面的内脏。
  我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逃命,有些人要说了,野狗精有驴驹子那么多,这样的动物理论上比人跑的快,你们能跑的过野狗精吗?这个庄上的人有经验,野狗精虽然跑的快,但是脑子因为吃腐肉,而变得愚钝起来,它们直跑奇快如风,可是拐弯却慢的多,有时候跑着跑着来不及拐弯,会撞在前面的树上,那就是因为它们来不及拐弯撞上的。
  我想到了跑之后,就大声的说:“跑,快跑,拐着弯跑。”
  我说道跑,直接撒腿就跑,我们都是村里长大的,平常整天驴疯马拉的,跑起来跟兔子似的,可是那个野狗精速度更快,当时从灌木丛里直接蹿出来,朝我我们就扑过来,我和傻蛋瘦猴可都是一起长大的兄弟,不能说心有灵犀,但协调性没的说,我拐着弯跑,他们就在后面跟着我拐弯跑,后面的野狗精果然和老人们说的一样,速度快拐弯慢。
  人逃命的时候,潜能是无限的,我们脚下的那些酸枣树之类的,再也不是我们的障碍了,我们一个劲的跑,跑着跑着就到了一个大土包前,大土堆的前面是一块圆头的石碑,这个大土包有一亩地那么大,上面光秃秃的,竟然没有一根草,大土堆上有很多盗洞,那些盗洞都是盗墓的留下来的。后面的野狗精已然追上来了,我看见土堆上有一个塌陷的盗洞,对着傻蛋瘦猴说:“快,快钻到大土堆里去。”
  这个看样子原来是个盗洞,因为年代久远,盗洞塌陷,我们这里的山是石头山,一般挖不下去,所以是地上墓,就是在地上建墓,然后弄上封土。这个盗洞塌陷了,如同门一样,塌陷的地道里,还有很多砖头一类的东西。我那时身材矮小,为了逃命,直接钻了进去,傻蛋瘦猴,也跟着钻进去,穿过长长的地道,我们进入了墓室,这个墓室很大,由于上面有盗洞,墓室里竟然不是很黑,在墓室的正中间,有两个石台,两个石台上分别放着两具快要腐朽的棺材,在棺材的顶部,不知道是人为的,还是塌陷的,正好有两柱光柱,照在了棺材头上,显得诡异极了。
  墓室里除了这两具棺材,就啥也没有了,这时我们身后有动静,不用说是野狗精来了,我回头一看,只见野狗精就在那个塌陷的盗洞口,用那一对血红的眼睛看着我们,这时的我们真成了瓮中之鳖,野狗精看着它的猎物逃不掉了,一下子坐下来,伸着长舌头,喘着粗气,一边喘息,一边流口水。
  我们得跑出去,于是我赶紧朝里看去,想找个逃出去的地方,可是我看见那些盗洞都是在墓室的顶上打开的,这个墓室顶足有一丈高,我们根本就够不到,这时忽然发现在北边有一个盗洞,这个盗洞和我们的身高差不多高,圆圆的洞口,我们可以轻而易举的钻进去,于是我就说:“快,快钻进那个洞里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