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张道爷大话僵尸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张道爷转了几圈之后,说道:“怪不得今年大旱无雨,原来是旱魃惹的祸,白天能行动的旱魃万万留不得。”
  我说:“道爷我们先生说了,死后一百天内的死人所变。变为旱魃的死人尸体不腐烂,坟上不长草,坟头渗水,旱魃鬼会夜间往家里挑水。只有烧了旱魃,天才下雨。”
  张道爷说:“这个也对,可是这个旱魃也不一样,其实旱魃是由僵尸所变,埋入养尸地,一个月尸体不腐烂,慢慢的长出白毛,这样的僵尸通常称为白毛僵,借人气可以复活,僵尸行动迟缓,非常容易对付,它极怕阳光,也怕火怕水怕鸡怕狗更怕人。白僵若饱食牛羊精血,数年后浑身脱去白毛,取而代之的是一身几寸长的黑毛,此时仍怕阳光和烈火,行动也较缓慢,但开始不怕鸡狗,一般来说黑僵见人会回避,也不敢直接和人厮打,往往在人睡梦中才吸食人血。
  第三种就是跳尸,黑僵纳阴吸血再几十年,黑毛脱去,行动开始以跳为主,跳步较快而远,怕阳光,不怕人也不怕任何家畜,此时的僵尸早上在太阳不出来的时候,就出来拜日出,月圆之夜出来拜月,太白星升起的时候,开始拜太白星,吸收日月精华。你们见到的这个应该就是第三种,这样你回去和庄上的人说说,明天我们一起去烧旱魃。等我们烧了旱魃,那就快下雨了。”
  我一听下雨,自然是高兴的不得了,想赶紧回去跟我爹说一声,这时张道爷喊住我说:“大胆你看这是什么?”
  说着话从怀来掏出一件东西,这件东西用荷叶包着,拿到手里笑呵呵的对着我说:“你看看这个是什么?”
  这时一股肉香传到鼻子里,肚子里的馋虫差点跑了出来,这个年头野菜团子都不能敞开吃,肉更是见不到。那个肉香味,实在是太诱人了,我看着荷叶里包的东西,口水都流出来了。
  张道爷笑呵呵的说:“大胆想不想吃?”
  我咽了口唾沫说:“想吃。”
  张道爷说:“想吃可以,不过你得给我磕头喊道爷。”
  我一听赶紧磕头喊道爷,傻蛋和瘦猴也磕头喊道爷,张道爷那那个荷叶包递到我手里,笑呵呵的说:“滚滚滚,别打扰我老道喝酒,回家告诉你们的爹娘一声,让他们明天带着家伙,跟着我去那里烧旱魃。”
  我们答应了一声,抱着肉就跑,跑到一个没有人的地方,我们把荷叶包打开,里面包着一块烀好的猪肉,一股股香味扑鼻而来,我赶紧咽了一口口水,傻蛋他们也在那里咽口水。我们三个商议着把那块肉分了,结果一直分到天黑,才把肉分的差不多,我舔舔自己的手指头,肉味真香。我们拿着分好的肉,就朝着家里跑,到家我看见家里又是野菜团子,我的小妹坐在那里正在喝野菜汤。
  我娘一看我回来了,就对我说:“大胆你这个孩子一天到晚的不着调,赶紧吃饭去。”
  我答应了一声,就跑到桌子前,这时我的小妹就大声喊着有肉香味,我娘说:“你这孩子是不是想肉想疯了?咱家里饭都吃不上,哪来的肉?”
  我把肉拿出来,放在了桌子上,我小妹赶紧用手抓了一块,放在了嘴里,看着小妹吃肉的样子,忍不住的吞了口口水,这时我爹过来说:“大胆你在哪里弄来的肉?”
  我说:“张道爷给的,对了,张道爷还说了,让你喊着人到他的那个独仙宫烧旱魃。”
  我爹一听旱魃,就愣住了,我一看我爹愣住了,就卖弄起来,把我怎么遇见野狗精,怎么躲到坟子里的事说了一遍,我爹听着听着,一下子把鞋脱下来,我知道事情不好,撒腿就跑,我爹的鞋子啪的一声,扔到了我的前面,我娘赶紧过来说:“他爹你这是干什么?”
  我爹气哼哼的说:“我打断这个小兔崽子的狗腿,他这是在作死。”
  我娘赶紧劝我爹,我爹好一会才消气,最后我娘把我喊到屋里,我胆战心惊的吃完饭,可惜了,由于害怕,没有尝出来肉的滋味。
  到了晚上,我躺在床上,迷迷糊糊的听见外面的狗叫声不对,像是被什么东西吓着了,发出悲鸣声,我赶紧的把毯子裹在头上,忐忑不安的睡了一夜,我早早的就跟着我爹到了独仙宫那里,到那里一看,只见张道爷穿着道袍站在那里,这个张道爷别看平常疯疯癫癫的,可一到正事上,丝毫不疯癫。
  只见张道爷穿着一件赭黄色的道袍,道袍上印着八卦,白胡子随风飘摆,一看真有点仙风道骨的样子,到了跟前就听见张道爷说:“天到四月滴雨未下,如果再不下雨,今年又得颗粒无收,我问问大家伙想不想下雨?”
  大家伙都说想下雨,张道爷说:“想下雨简单,只要烧了御史坟里的旱魃,保证能下起大雨。”
  张道爷这么一说,庄上的人都高声喊着烧旱魃,这时张道爷让人找来柏木和绳索一类的东西,然后张道爷身背宝剑,带着大伙浩浩荡荡的朝着御史坟走去,到了那里之后,张道长让人架上柏木,准备火烧旱魃。
  大伙到了那里,就开始用手里带来的工具,开始扒那个封土堆,封土堆虽然大,可是年代久远,又有塌陷的地方,所以扒的很快,我和傻蛋、瘦猴几个小孩没事,就和另外的几个小孩在那里看着,人多力量大,一会的功夫,就把封土堆挖开,挖开一个大洞,足以让人站着轻松进出,张道爷这才让大家住手,然后就让我跟着指出昨天的那个棺材。
  刚进去,大家就惊呼,我知道大家是被那个野狗精震撼了,驴驹子一样大的野狗精,如今已经僵硬了,张道爷没有继续关注那个,而是让我指出,野狗精在哪个棺材被咬死的,我指着昨天的那个棺材,有胆子大的人几个,走到棺材旁边,其中的一个人说:“这个开始好棺材,看着外边的漆面脱落,可是这个木料没有腐烂的多厉害,应该是楠木的棺材。”
  张道爷走到棺材前,看着棺材说:“这个棺材里好大的怨气,按说死了这么多年,应该没有什么怨气,大家打开棺材的时候,一定要小心点。”接着嘴里小声的念道:“天上三奇日月星,通天透底鬼神惊。凶神见我低头拜,恶煞逢之走不停。二十八宿听吾令,六丁六甲照吾行。九牛破土将军到,押退凶神恶煞腾。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开棺大吉,百无禁忌,开棺。”
  说着话上去几个年轻人,使劲的推动棺材板,只嘎嘎的,棺材板打开,忽然有人说道:“看还睡着一个女人,跟活人一样。”
  大伙一听赶紧的围上去,纷纷的赞叹里面人长的好看,我心里着急,也想看看里面的女人究竟怎么样,那时候我身子瘦小,只能从别人的腿下钻过去,我钻到棺材旁,扶着棺材,站在放棺材的石台子上,朝棺材里一看,当时我大吃一惊,只见棺材里有些黑水,散发着令人作呕的血腥味,大概有三指多深,那水是黑色的,有点像血,在女人的脚边上,长出了一朵像莲花一样的东西,那个东西,血红血红的,有点像血染过一样,我刚看了一眼那朵莲花,就感觉浑身一冷,不由的打了一个寒颤,我感觉这朵荷花,有些邪乎,再一看棺材里睡的这个女人,更是让我惊呆了。
  这个女人睡在那个黑色的血水里,和活人没有什么两样,她微闭着双眼,长长的眼睫毛,好像能忽闪忽闪的动一样,高高的鼻子,一张樱桃小嘴,是那种血红的颜色,饱满而湿润,这棺材里的女人,活着的时候,一定是一个绝世佳人,头上没有凤冠,散乱着头发,这个墓葬被盗过,看样子凤冠应该是被盗墓贼偷走了。她身上穿着一件带补块的衣服,上面绣的是瑞荷,瑞荷上面有一只孔雀,双手自然的搭在胸前,那双手没有干枯,修长的指甲,闪着寒光。这时有人说:“嗨,大家看,这个一定是诰命夫人,至少是个三品,我看戏的时候见过这样的衣裳。你说这个诰命夫人死了都这么好看,活着的时候得有多好看?我要是有个这样的媳妇就好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