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坟外烈火焚旱魃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第五章
  我一看说话的这个人是二蛋,庄上的光棍之一,人群里一阵哄笑,有人说:“二蛋,我家的老母猪给你当媳妇怎么样?”
  二蛋说:“去去去,你家的老母猪,你自己还得留着当媳妇。”
  本来阴森恐怖的墓室,被二蛋这么一闹,顿时轻松多了,我都感觉不到墓室阴森了,这时张道爷过来了,一看棺材里的女人,大惊失色,大声的说道:“大家赶紧离的远一点,这个棺材里的尸体是血泡尸,怨气非常的重,赶紧的离远一点,别叫棺材里的死人借了阳气。”
  张道爷说完之后,大伙赶紧的离棺材远远的,有人问张道爷说:“道爷,这个血泡尸是怎么回事?”
  张道爷说:“这个说起来有点残忍,古人为了使尸体不腐,就用各种邪术养尸体,这个就是用童男童女的血,去养尸体,由于小孩怨气大,他们就是利用怨气和鲜血,来保持尸体充满怨气,千年不腐。这样的尸体最易成为尸妖,也就是旱魃,必须赶紧烧。”
  张道爷说到这里,大家都知道事情的严重性,不敢多说话,张道爷说:“在空地上先铺上柏木,对付这种旱魃,柏木是纯阳之火,最能克制旱魃。”
  大伙一听赶紧的架上柏木,张道爷让人用绳子把女旱魃从棺材里拽出来,架在柏木之上,那个女人睡在柏木上,闭着眼睛,微微挺起胸脯,想着把这个女人烧了有点不忍,可是一想到是害人的旱魃,当时觉的还是烧了好。
  张道爷在桌子前舞起来宝剑,脚下走着奇怪的步法,嘴里念念有词,不知道他说了些什么,张道爷说了一会之后,忽然怒目圆睁,拿起桌子上的笔,在黄纸上写着东西,一边写一边说道:““一转六神藏,二转四煞没,三转动魁罡,四转雷火惊,五转霹雳发,六转山鬼死,七转收摄逆天无道断头落脚一十五种不正为祸神鬼并赴吾五雷之下不得动作,急急如律令。”
  说完之后,拿起手里的那张黄纸符,挑于剑尖,放在蜡烛上点着,然后大喊一声:“天火雷神,地火雷神,五雷降灵,锁鬼关精,急急如律令。”
  只见剑尖上的那团火,直奔旱魃而去,火飞到了僵尸身上,直接就烧了起来,此时的天空不知道从哪里来了乌云,一时间电闪雷鸣,竟然下起了雨来,一看到下起了雨,大家都欢呼起来,这雨水可是庄户人的命根子,大家欢呼着跳跃着。
  就在这时那个浑身是火的旱魃,忽然从火堆上跳了起来,然后跳跃着乱跑起来,可把看热闹的吓坏了,赶紧哭爹喊娘的到处跑,张道爷手拿宝剑,叫道:“孽畜此时还想跑,看剑。”
  说完一宝剑就把僵尸斩为两半,旱魃上半身先落地,下半身跑了几步,也倒在了泥泞之中。我们全神贯注的看着这一幕的时候,另一个危险慢慢的接近了。
  我感觉有什么东西朝着我靠近,于是我赶紧转头,忽然看见一个男旱魃,朝着我抓过来,这个旱魃穿着一身清朝的官服,眼窝深陷,嘴里长着四颗獠牙,显得格外的狰狞。手上的指甲闪着寒光,那个男旱魃直奔着我而来,由于离的太近,我根本没有办法躲避,当时我吓呆了,不知道怎么躲避,在那里傻呆呆的看着旱魃朝着我靠近。
  直到我感觉疼的时候,才清醒过来,此时的旱魃,已经把它锋利的指甲插进了我的身体,那是一种撕心裂肺的疼,我大声喊着救命,张道爷一看这种情况,大声的叫道:“孽畜休得伤人。”
  接着一宝剑朝着僵尸砍去,僵尸没有防备,当时被砍掉了一只胳膊,砍掉的正是刺伤我的那只。胳膊掉到了地上,而僵尸没有回头和张道爷打斗,而是迅速的朝雨中跑去,雨越下越大,几步就看不清人影了,僵尸消失在雨中,张道爷跺着脚说道:“大意了大意了,竟然让旱魃跑了,恐怕这只旱魃到后来不好对付。”
  接着到我的跟前问我说:“大胆你没事吧?”
  那个时候的孩子都泼皮,我也是一样泼皮,刚才僵尸的指甲只是刺破了我的皮肤,没有什么大的问题,就说:“道爷,我没有事。”
  张道爷说:“没事就好,没事就好,雨太大了,我们先到那个坟墓里避雨,等雨过了再说。”
  说着话张道爷就用手拉着我到了墓室,墓室也漏雨,可是比外边强多了,张道爷到了墓室,就盯着另一具棺材和放棺材的石头发呆,我说:“道爷您老人家看什么哪?”
  张道爷说:“唉,都是我一时大意,当时没有仔细的看这里,这里是养尸地,当时把棺材立在石台之上就是为了隔绝地气,使之不能与地气接触,加上两个棺材里都有血水养着,这样既不能成害人的僵尸,还能保证尸体不腐,可是后来的盗墓贼打开棺材,棺材里的僵尸借着人气,而变成害人的僵尸。”
  我听到养尸地,非常的奇怪,就说:“道爷,什么是养尸地?”
  张道爷说:“是呀,人死后,找风水地,主要就是点穴的技巧,埋入风水宝地,就能保后代平安富贵,而埋入煞气重的地,则对后代不利,风水阴宅讲求的是穴气,就是穴的地气,如果屍首下葬的墓地是凶地如养尸地、阴煞地、养蚁地、养蛊地等.尤其是养尸地,屍变之机会,可说是百分之百。
  而这里的地就是最阴寒的养尸地,你看看这里的地下,全部是黑土,黑在五行上主水主寒,上面虽有石头相隔,可是根本阻挡不住地里的寒气,这里的尸体产生尸变,就再正常不过了,那个僵尸虽然跑了,但被我断一臂膀,短时间里不会出来害人,以后得想办法找到,除掉这个祸端。”
  我听到这里不由的打了一寒战,这个寒颤很奇怪,好像一股极为阴冷之气,从我被僵尸抓伤的伤口,进入到体内。可能是冷的原因,我就没有往深处想。那一天的雨整整下了一天,到了傍晚,才雨过天晴。一场大雨,让大家看到了丰收的希望,久旱逢甘雨,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
  可是我却高兴不起来,因为回到家里,就生病了,害冷发热,一阵一阵的,穷人病不起,那些药都金贵的很,我们家请不起郎中,也看不起病,不过庄户人有庄户人的土办法。我们鲁南这个地方,都是煎饼为主,煎饼用鏊子加工出来的,最先的鏊子,都是三条腿支在地上,烙煎饼的时候烧一上午,这时地上的温度极热,在地上泼上两瓢水,蒸腾的热气起来,上面铺上麦穰,把人按在上面发汗,感冒一般就能好。
  可是那一次却没有灵验,本来就虚弱的我,被热气一蒸,直接就迷糊了,迷迷糊糊的不知道天亮天黑,也不知道过了多少时间,有一天我非常难受,感觉自己进进出出的,那个身子很轻,到了最后全身舒服了,我不知道自己干什么,只是漫无目的往门口走。刚到门口,我看见一个小孩子在门口,扒着门框朝我家里看,我走过去一看,这个小孩我从来没有见过,看年龄和我差不多大,身上穿的衣服有点像是死人才穿的衣服,怎么看怎么别扭。
  当时我的好像脑子有点不能思考,就像是灌进了一脑袋浆糊,记不得这个小孩是谁,想用脑子想一想,可是只要一想,整个脑子就像是炸开一样,我问那个小孩说:“你在我家门口看什么?”
  那个小孩对我说:“你是大胆哥吧?”
  我点点头说:“是呀,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
  那个小孩说:“你的大名我太知道了,你这么大胆,敢不敢去一个地方?那个地方肉和白面馒头尽着吃,钱尽着拿。”
  我一听有肉吃,当时眼睛就冒出火花,馒头和肉尽着吃,这个可是做梦都不敢想的事,于是就说:“怎么不敢去,就是上刀山下火海,我也不怕。”
  那个小孩狡诈的一笑,然后说:“果然是大胆哥,不过先说好了,那个地方可不是随便去的,都是有名的。”说完之后故意的不看我,在那里自言自语的说:“哎呀那个肉真香,不但有猪肉,还有牛肉羊肉什么的,我那天撑的都吃不下去了,现在都饱饱的。”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