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贪吃被鬼骗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大家莫笑我,那个年代记忆最深的就是挨饿,仿佛整年的挨饿,即使丰收了,也就粮食归仓的时候吃一顿饱饭,其他的时候,顶多吃个大半饱,那还是加一半野菜的。我对那个小孩说:“兄弟你帮帮忙,领着我去看看,我不要多,就要一个馒头就行。”
  小孩说:“这个,这个有点不好办,你实在想去的话,就得顶别人的名字。”
  我说:“那我顶谁的名字去,你就帮我想想办法。”
  小孩说:“你这样,我对你说,你记住,你现在叫马小二,王家庄的人,今年十五岁,现在去土地庙,到了那里你拿着通关文牒,在路上用的着。”
  我点点头,高高兴兴的跟着小孩去土地庙,现在我知道了,那个时候不是我傻,而是灵魂出窍的时候,都有一段时间的迷茫期。其实民国还保持着清朝时候的风俗,那就是村村有庙,我们庄上就有土地庙,在野地里,只有一间小房子,里面供着土地老爷和土地奶奶的牌位,庄上死了人都往土地庙那里送盘缠。
  可是等我到了那里的时候,一下子惊呆了,在土地庙的位置,立着一个古色古香的衙门,门口的对联还是原来的对联,上面写着莫笑我老朽无能,许个愿试试;哪怕你多财善贾,不烧香瞧瞧。
  我看着土地庙对小孩说:“就是这里有吃的吗?”
  小孩说:“不是,远了,你到里面写个文牒。”
  我说:“我不敢进去,有点害怕。”
  小孩说:“你不要害怕,今天土地爷和土地奶奶没有在家,你去到之后,找里面的人开一个文牒就行,我把这个给你,你送上东西之后,什么事都不会有的。”
  说着话递给我一个黄澄澄的东西,现在想想应该是金元宝,那个时候穷,根本就没有见过,小孩把东西给我之后,吩咐我记住他的话,然后才让我进去。
  我到了里面之后,果真见到一个穿青挂皂的人,那个人在那里写着东西,我去到之后,把东西送上,那个人问我姓名什么的,我就一一照着那个小孩教我的回答,那个人也没有多问,就拿出一张纸写上马小二的名字,对我说:“西行不易,盘缠备足,上了这条路就没有回头路了。”
  我当时并不知道,这个文牒是通往地府的文牒,也不知道为什么要听那个小孩的,一步步走入地府,后来我才明白,人的头魂离窍之后,会变的混混僵僵,只会一个劲的朝西走,不知道回头,到了地府,有的在黄泉路上明白自己死了,有的到望乡台明白,不过只要到奈何桥喝了孟婆汤,就什么也不会记住,稀里糊涂的进入轮回,这就是稀里糊涂的死,稀里糊涂的生,人生就是如此。
  拿着文牒我们朝着西走,一直走到黑夜我们到了一个城,城里正赶上鬼市,来来往往的人,熙熙攘攘的,这些人穿什么衣服的都有,有不少穿着唱戏的衣裳,叫买叫卖的非常热闹。那个小孩领着我到了一个大衙门,大衙门口用铁锁链捆着很多人,两旁站着如狼似虎的门丁。
  我还没有看清是怎么回事,被那个小孩一下子把我推到门丁的身上,这下子闯了大祸,那些门丁把我捆的结结实实的,然后推推搡搡的就到了一个地方,看样子像是公堂,来了一个穿着唱戏衣服的人,那些门丁把文牒给那个人看,那个人看了几眼,就让人往我的脖子上一套铁锁链,押着往地府走。
  那条路实在是太荒凉了,我这时心里明白了,自己被那个小孩坑了,这哪是吃肉呀?可是这个时候已经晚了。我哇哇大哭,那个用铁索牵着我的人,就拼命打我,我这时想起我们牵牛,牛不走的时候也是这样抽打。我就当我孤独无助的时候,有个人在后面说:“住手,阴差住手。”
  我朝后一看,不禁喜出往外,来的不是别人,正是张道爷,张道爷身穿道袍,身上背着宝剑,简直和仙人一样。张道爷到了跟前,跟那个押我的阴差小声的说着话,还不住的往阴差手里塞东西,阴差连连点头,到了最后,把我的铁锁链,从身上摘下来,对我说:“你这个孩子,被人害死都不知道,赶快跟着道爷回去吧。”
  我愣愣的看着张道爷,问张道爷怎么回事,张道爷说:“没时间了,回去再说。”
  说着话,拉着我的手,让我闭上眼睛,我闭上眼睛之后,就听见呜呜的风声,等叫我睁开眼睛的时候,已经到了家门口了,到家之后,张道爷领着我到了屋里,我到屋里一看傻眼了,因为在屋里看见另外一个我泡在大缸里,只露着头在外边,还在那里一个劲的喊叫,这时张道爷走过来说:“马小二你还不赶快出来,你阳寿已尽,这些都是都是命中注定的,你本该到阴间报到,现在你却借人还魂,难道就不怕阴律吗?”
  水缸里的我说:“我不想死,也不该死,既然我上了身子,就绝不会轻易离开。”
  张道爷说:“没想到你现在还不思悔改,我要替天行道了。”
  说着话只见张道爷右手朝左手上写了几个字,然后吹了一口气念道:“五雷使者,威猛降灵,轰天霹雳,队仗如云,速捉妖魔,捕逐邪精,吾奉北极大帝敕。”
  接着用手按住缸里那个“我”的脑门,朝着“我”吹了一口气,这时忽然有一个人从缸里飞了出来,一下子摔在地上,我朝着那个人一看,不是别人,正是骗我的那个孩子,这时那个孩子在地上爬起来,不住的给张道爷磕头,张道爷说:“你身为鬼魂,本该重入轮回,可是你借人还魂,犯了阴律,本该重罚,奈何上天有好生之德,我将你送到城隍庙,让你重入轮回。”
  那个小孩赶紧的给磕头谢恩,我在旁边看着,这时张道爷说:“坏了,大胆快过来。”
  我一听赶紧跑过去,想问问什么事,没想到被张道爷一把推进了大缸里,我张嘴想喊出来,可是一口水呛进我的嘴里,这才发现自己原来还在缸里,赶紧从水里冒出头来,发现眼前的张道爷和那个孩子无影无踪了,我这时发现自己所在的缸里,里面有很多草药,我从缸里爬出来,刚要往外走,这时我娘进来了,我高高兴兴的喊娘,娘高兴的说:“大胆你认识娘了?”
  我疑惑的说:“娘,我怎么会不认识你?发生了什么事?”
  我娘说:“你难道都不记得了?”
  我点点头,我娘说:“你昨天不是发烧吗?”
  我说:“昨天发烧后来怎么样了?”
  “是呀”我娘接着说:“你烧的太厉害,就直接昏过去了,我当时吓坏了,不知道怎么办才好,好在你心还砰砰的跳,额头上烫人,一直到晚上,才慢慢的醒过来,可是醒来之后,就眼睛发红,开始说胡话,说自己叫马小二,是王家庄上的人。后来我和你爹发现不对劲,就去请张道爷,张道爷一看,就让我们出去,对我们说你的情况很危重,不但中了尸毒,还被一个鬼魂侵占了。我们就求着张道爷救你,张道爷对我们说不要声张,他来想办法,把你的灵魂找回来。接着张道爷从道观里拿来糯米,让我们找一个大缸,把糯米放在缸里,然后给你吃了点白色的粉末,他就回道观走阴去了。
  我说:“怪不得,我这一趟差点就进地府了。”
  我爹过来问我怎么回事,我就把事情的经过说了一遍,我爹我娘听了都直冒冷汗,在那里谢天谢地,这时张道爷走了进来,我爹我娘赶紧让我跪下磕头,我听了之后,就跪下给张道长磕头,张道长扶起我说:“不用不用,我给你一个护身的宝贝,以后就不会遇到这些东西了。”
  说着话递给了我一个桃木符,桃木符上刻着文字,不过我不认识,高高兴兴的把那个东西装在身上,病来的快,去的也快,张道爷果然了不起,我的病很快就好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