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贪凉遇女鬼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病好了之后,我很快恢复了起来,由于张道爷救了我,我感觉和他挺亲近的,就时不时的上他的那里玩,他有时教我一些辟邪的咒语啥的。这时已经到了夏天了,那个时候没有电,点个灯之类的,我爹都嫌费油,一到晚上我们都出去,找地方凉快,在我们庄的中间,有一个墩子,那个墩子据说是一个坟楼,所谓坟楼,就是有人认为那里是风水宝地,一层一层的埋上了好几层,不过那个地方有个好处,就是阴凉。上面还有许多石板,不过老人们说那个是死人睡的地方,活人不能睡,一般都睡在周围的地方。
  这一天我喊着傻蛋瘦猴去那里凉快,到那里一看,周围都睡满了人,一点下脚的地方都没有,于是我说:“傻蛋、瘦猴,我们去上面睡去。”
  瘦猴说:“那个地方不能睡,我听老人说那些石板是盖棺石,上面很邪乎的。”
  我说:“邪乎个鸟,那上面凉快,傻蛋我们上去睡。”
  于是我和傻蛋两个人上去,上面的石板很光滑,凉凉的,我们睡在上面那个舒坦劲就别提了。我们两个人吹了会牛,就闭着眼睛睡着了,到了半夜迷迷糊糊的,我被尿憋醒了,爬起来走了两步,就站着尿起来,尿着尿着就听见有人凄厉的大喊:“是哪家不懂事的小畜生,怎么往我的头上尿。”
  声音是一个女的发出来的,当时把我吓的尿意全无,刚尿出来的水,活生生的憋回去了,哪来的女人?这个凉快的都是大老爷们,忽然出现了一个女的,大脑一下子没有反应过来,愣了一下神,我赶紧揉揉眼睛,朝着四周望去,没有看见什么人,这时那个女的在我的脚下说:“小畜生你往哪里看?”
  我一听赶紧的顺着声音看过去,只见我的脚下种了一个女人头,确实像是种上去的,我仔细的看了一下那个人头,差点把我吓死,只见那个人头披头散发,嘴里流着血迹,我第一个念头就是想跑,可是那个披头散发的女鬼,却一把抓住我的脚,使劲的往下一拉,我就拼命的挣扎,女鬼的劲很大,我只好拼命的大喊着救命,这时傻蛋在那里使劲的晃着我问我怎么回事,我睁开眼睛一看,才知道自己做了一场梦,感觉裤裆里湿湿的,才知道自己原来做了一个可怕的梦。
  我不敢在石板上睡觉了,赶紧的从石板上下来,喊着傻蛋和瘦猴就往家里跑,我家离的最远,瘦猴和傻蛋都回家了,只剩下我自己一个,我得穿过自家的胡同口才能回到家里,这条胡同口,非常的幽深,窄窄的胡同,好在天上有月光,走着走着忽然眼前什么都看不见了。没有一丝的光亮,幸亏这条路熟悉,于是我就摸着黑往前走,走着走着忽然感觉一阵凉风从我的背后吹过来,那是一种让人凉到骨子里的风,我不由的打了一个冷战,感觉背后有一个人,那个人就趴在我的肩膀上,一个劲的往我脖子里吹凉风。
  我心里一惊,心想这是遇见鬼打墙了,鬼打墙在那个时候,碰到的人可多了,我知道人这个时候不能回头,不然把保命的三盏保命灯吹灭了,人就完蛋了,于是不敢往后看,只是一个劲的往前走,这时我背后的那个人说道:“你看看我的头发,都被你尿湿了,你回头看看呀。”
  我一回头,俺的娘呀,正是那个女鬼,不知道怎么回事,那个女鬼看的清清楚楚,双眼冒着幽绿的火光,嘴里流着血。看着那双眼睛,忽然感觉有点不对劲,我好像被那双眼睛吸住了,让我不能转过头去。
  只听那个女鬼说:“跟我来,我领着你去一个好地方。”
  不知道为什么,我竟然乖乖的跟着那个女鬼走去,不知道走到了哪里,走着走着我的脚下忽然一陷,我的头碰到什么东西上,脑子忽然清醒了,下意识的抓住了一根绳子一样的东西,身子直接朝着下面坠去,最后扑通一声掉进了水里,幸亏有水,摔的不是很痛,冰凉的水让我完全清醒过来,我朝着四周一看,居然掉进了我们庄上的古井里。
  这眼古井不知道是什么年代的,上面是一个硕大的石板,在石板上挖了一个井口,井口的上方,是井轱辘。井轱辘的构造非常简单,边上是一块竖着的石头,顶端钻了一个眼儿,里面横插一横木,横木上穿一轱辘,轱辘的末梢,镶嵌了一个弧形的拐把,称作摇把。在轱辘的四周,缠绕着几公分粗的草绳。汲水时,转动摇把,将绳子缠在辘轳上。为了保持平衡,在轱辘的相反方向,吊一硕大的磨盘,压住横木,这样就形成了一个四平八稳的井轱辘。
  我在水里忽然感觉有东西在拽我的脚,我朝下一看只见水里伸出两只雪白的手臂,我知道这是那些跳井的冤魂,其实大家不知道,在那个年代,老封建横行,这个新媳妇都受婆婆的气,早上天不亮,就得起来颠着小脚推磨挑水,还不时的受到虐打,所以跳井上吊的多。这个井里从我记事起,就淹死了好几个,我感觉这个肯定是那些淹死的冤魂,没有被替上魂来。
  我正害怕的时候,脚下一阵冰凉,我往下一看,一只手臂抓住了我的脚脖子,我吓的赶紧往上爬,这时感觉水下的那只手劲非常的大,我一下子被拉进了水里,我在水里使劲的挣扎,感觉那些水中的鬼,在我的身边滑来滑去的,使劲的把我往水里拽,我喘不开气。
  感觉就要淹死的时候,忽然想起了张道爷教给我那些辟邪的咒语,于是我如同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心里默念起我是天目,天相逐,睛如雷电,光耀八极,彻见表里,无物不伏,急急如律令。我念完之后,就感到手下一松,水里的东西把手松开了,我这时赶紧的抓住绳子往上爬,人急了潜力还是巨大的,我竟然慢慢的爬上来了,在我刚爬出井口的时候,有个人正好担着罐子来挑水,看见我从井里爬出来,大叫一声“鬼呀”,吓的扔了罐子就跑。
  我没有管跑的那个人,自己从井里爬出来,趴在井台上一动也不想动,还是外边暖和。歇了一会后,我蹒跚着回家,刚走了几步,就听见有人过来了,脚步杂乱,有很多人说着话往这里走。
  我很奇怪就想到跟前看看是谁,这时有一个女的大叫:“鬼,鬼出来了。”
  这些人一听,有的往回跑,有的摸石头,这时我爹忽然跑过来喊道:“大胆,你怎么了?浑身怎么湿透了?”
  我一看是我爹,赶紧一下子抱住我爹,把晚上的遭遇语无伦次的说了一遍,我爹不听便罢,听完之后暴跳如雷,一巴掌打在我的屁股上,叫道:“你个小兔崽子就知道作,我打死你个小兔崽子。”
  我赶紧跑到别人的身后藏着,我爹这才没有继续打我,然后我胆战心惊的跟着我爹回家,回到家里我爹把事情说了一遍,我娘一下子抱住我,紧紧的不肯松手。经历了这件事之后,我才知道道法的神奇。于是我更加佩服张道爷了。
  到了第二天我爹特意打了二两酒,让我送到张道爷那里去,张道爷正在门口仰着头看天,我到了张道爷那里赶紧跪下给张道爷磕头,张道爷转身一看我给他磕头,赶紧过来,我本以为是把我扶起来,可是张道爷一把把酒壶接过去,笑呵呵的说道:“你这个孩子做事莽撞,差点把酒撒了,现在可以好好磕头谢我老道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