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抹牛眼泪见前世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我不知道张道爷为什么要把我的眼睛弄瞎了,看不见的感觉非常难受,我在那里大哭着说眼睛看不见了,这时张道爷说:“大胆呀,别害怕,不着急,你没有天眼,看不见那些东西,我这是用牛眼泪临时打开你的关窍,帮着你打开天眼,这样你就能看到那些本不该看到的东西了,大胆你闭上眼睛,我开始施法了。”
  张道爷用手抚摸着我的天灵盖,念道:“天道清净,地道安宁,人道虚灵,三才一体,混合乾坤,阴阳涵育,水火通融,打开天眼,洞察神明,急急如律令。”
  张道爷把手从我的头上拿开,然后笑着说:“大胆你睁开眼睛吧。”
  我这时赶紧睁开眼睛,刚睁开眼睛,当时眼前虚乎飘渺,犹如仙境,接着眼前的东西越来越清晰,我看见了张道爷头上有隐隐约约的红光冒出。这时我想起了那头老黄牛,对了那头老黄牛哪里去了?我想到这里,赶紧的朝四周看去,我的眼前没有老黄牛的影子了,只见我的眼前不知什么时候多了一个老头,这个老头满脸的皱纹,眼睛里含着泪水,站在我的不远处,只见老头身上衣衫褴褛,鼻子上扎着一个鼻环,头上隐隐约约的长着两只角。
  那时可没有电视,即使唱大戏的,也得等到庙会才有,我被老头的样子吓的赶紧往张道爷的身后跑,张道爷笑着说:“大胆莫要害怕,这个是刚才的老黄牛,现在我打开了你的天眼,用药物暂时通了你的灵窍,你可以看见人上辈子是什么了,人其实上辈子不一定是人,动物也不一定是动物,六道轮回,善恶有报。你不要害怕,老牛头还是那头老牛,只不过现在你看到他的灵体而已。”
  这时老牛头说道:“道爷您说的对,举头三尺有神明,我老牛头上辈子欠了人家的债,这辈子还得还回去,当年咽气之后,我灵魂出窍,后来被一个黑衣人推到牛肚子里,睁眼一看,自己成了身上长着圆毛的畜生,可是我不想当牛犊,生我的老黄牛对我说,我即使现在活活饿死,再次投胎也是畜生,欠人家的债总会还完的,让我安心为牛,还完债之后,重入轮回,下辈子才能到富贵人家。
  于是我安心当我的黄牛,有一天我忽然看见主人拿着一根铁钎子,我知道那个铁钎子是干什么用的,当年我也用过这样的铁钎子,当时我吓的要死,想到了逃跑,可是我的黄牛母亲却说,我们生性脾气犟,需要有一个约束,不然会挨更多的鞭子。
  我听了之后,在那里不跑了,就在那里站着等铁钎穿鼻孔,我的头被抱住了,一股巨大的疼痛袭来,我几乎疼死了,鼻子里都是焦肉的味道,接下来的好几天里,我都极其的痛苦,后来鼻子伤好之后,我的鼻子上多了一个牛鼻环,从此我有了约束,再也不能无拘无束了。
  我开始学着耕地,硬邦邦的木头,架到我的肩胛骨上,每走一步都是钻心的疼,这时我的黄牛母亲,会在那边偷偷的使劲拉。慢慢的我长成了老牯牛,身体强壮有使不完的劲了,再也不用黄牛母亲帮忙了,自己就可以拉犁子了,可是我的黄牛母亲却老了。
  一天我看见主人请来了一个人,那个人拿出一尺多长的刀,在磨石上磨刀,我清楚的知道这是要宰我们其中的一个了,我从那把刀里闻到了我们同族死亡的气息。这种气息人闻不到,但是我们能闻到。几个大汉把我的黄牛母亲拉到了开阔的地方,我知道我的黄牛母亲就要死了,当时心如刀绞,使劲的挣脱牛缰绳,鼻子撕扯的稀烂,我也在所不惜。好在那一天主家没有把缰绳弄的太结实,我竟然挣开了缰绳,挣开缰绳之后,我发疯一样跑到了黄牛母亲的面前,当时我的牛脾气上来了,当我过去的时候,那些按着我黄牛母亲的人,吓的四散而逃,即使那个磨刀的屠夫,也是吓的屁滚尿流,我心里那时在想,谁要是杀我的黄牛母亲,我就跟他拼命,大不了一死。
  当人跑干净之后,我到了母亲的跟前,母亲静静的站在那里,眼睛望着我,那个眼睛里看不到一点的害怕,等我过去之后,四腿跪在那里,眼泪不住的流,黄牛母亲伸出舌头,舔着我的眼泪,对我说:“孩子你为什么这么冲动?看看你的鼻子都撕扯破了,我这个当娘的心疼。”
  我对黄牛母亲说:“娘快跑,他们要杀你。”
  黄牛母亲说:“我老了,不跑了,死对我来说算是一个解脱,我上世为人刁蛮,生在富贵之家,仗势欺人,这辈子为牛,算是为上辈子赎罪,现在我已经赎完罪,等着重入轮回了,你这么一冲动,误了时辰,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了,孩子听我的话,到牛槽那边趴着去,以后我再也不能照顾你了,你要好好的做牛。”
  我跪在那里哭着不想走,可是我的黄牛母亲就用脚把我踢到一边,我只好到了牛槽那边趴在那里流泪。主家和那些人看着我趴在牛槽边上,就小心翼翼的走到我的身边,然后把我重新拴上,这时有人大喊说:“快看,这头牛流泪了。”
  我十分想告诉他们我的事情,可是牛和人隔着一道看不见的墙,谁也不会懂我的话,我的黄牛母亲在那边自己睡倒在地上,满脸的从容,没有一丝的害怕,几个人看见黄牛母亲自己睡在了地上,赶紧的上去,一起把我的黄牛母亲捆住了,一柄尖刀插进了脖子,母亲惨叫一声,倒在了地上,可是过了一会我的母亲又在地上起来了。
  母亲起来的时候,有点奇怪,地上还有一个,转念一想明白了,那个是我母亲的魂魄,只见母亲看了看我,然后从容的走出门外。我自己在牛槽的那里撕心裂肺的哭。”
  老黄牛正说着,这时忽然有人说:“大胆呀?你这个孩子在我的牛前哭啥?哎呀,道爷您也在这里呀?我家的黄牛没有什么事吧?”
  我听见这个声音,赶紧的望过去,看见来的人是刘大爷,这个刘大爷此时也变了模样,身后隐隐约约的显出猪的样子,看样子这个刘大爷上辈子是猪托生的,这时我发现了一个问题,那就是动物托生的人,看起来隐隐约约的看不清楚,可是人托生的动物,却能清清楚楚的看出是人。刘大爷到了我们的跟前,看见老黄牛流泪了,赶紧的说:“哎呀,这头老牛怎么又流泪了?”
  我这时嘴快,就对刘大爷说:“刘大爷你们家的老黄牛其实是……”
  这时张道爷掐了我一下,然后朝着我微微摇头,我知道张道爷这是要我不要把老黄牛的事情说出来,于是我赶紧改口说:“刘大爷你们家的黄牛像人一样温顺。”
  刘大爷说:“是呀,你们别说我真感觉这头牛通人性,你们说说耕地的时候,根本不要用鞭子,不用吆喝,它老老实实的在那里耕地,还有一次,就是我请人宰那头老黄牛的时候,发现这头牛不太正常,你们别说那个疯劲吓死人,可是不知道怎么回事,一会的功夫变得温顺起来,到了最后自己跑到牛槽边上,宰了那头老黄牛之后,这头牛居然流了好几天眼泪。”
  我这时看看老黄牛,再看看刘大爷,两个人其实都是畜生,其实只不过一个是前世的,一个是后世的,天道轮回谁也说不清楚道不明白!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