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对着重伤的女娲说一声:哥也不好惹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渎|神!渎得再彻底不过了!
  先前还仅仅停留在口头“占点小便宜”,现在连肢体上的大便宜也狠狠占了。
  梓星可以想象女娲将会如何的雷霆震怒。他只剩下一个念头:完蛋了。小命要终结在一个“小心眼”的女神手里!
  忽然想起车祸中双亡的父母。父母过世时梓星已经十六、七岁,伤逝的剧痛令他万念俱灰。他后来之所以答应那对夫妻档骗子,去作一些自己以前极度排斥的丑陋勾当,很大一部分原因也是基于万念俱灰的心态。
  哀莫大于心死。他以一种“浑浑噩噩”状态苟延残喘,而不选择一了百了,完全因为他的“生命”是父母留给他的最后遗产――他不能、也无权毁掉这份遗产。
  莫名其妙被雷电送来这个鬼地方,一开始,他也重新体验了久违的彷徨心情。对陌生环境的恐惧感,令他急于想要重返那个颓废却熟悉的世界。
  当意识到恐怕再也回不去了,梓星的心情忽然全盘放空。
  他准备积极干一番成就出来,让傲慢的仙神们大跌眼镜,从此展开一段崭新的人生。
  偏偏就在这时候,死亡阴影却又卷土重来――竟然要他挂在一个有博爱之名的女神手里。太讽刺了。这是哪位九流写手弄出的狗血桥段?????
  梓星心里突然愤恨起来:我不甘心!渎|神又如何!渎|神算个毛!女神怕被亵渎,干脆变成西方的神祗“n翼天使”算了。天使这些货色百分之九十九都没有“性别”。当然没男人会要。
  ――――――――――――――
  意外跟梓星搭配完成那样一个高难度姿势,意外对梓星进行了一次“shengzhi器崇拜”――这当之无愧为女娲生平遭遇的平生第一大耻辱。
  即使将可恶的贼子碎尸万断,“耻辱”的烙印也已经牢牢印在她的灵魂深处。让她在今后的漫长岁月中一想起来就添堵!
  女娲心中怒极。满身光芒暴闪。
  梓星心里也恨极,双目血红。
  正要上演一出怒与怒的交锋,恨与恨的纠缠……
  就在这时候,梓星左眼偏上方,再度出现一个透明的信息框。框内紧接着浮现赤红色的文字,异常显眼――
  “火种“攻击技能预警:你已经在对手身上留下三粒火种。对手即将发生自|燃。自|燃持续五分钟后“火种”消失。对手即将进入危险状态,请赶紧与她脱离接触
  “火种攻击”???
  这不是封神游戏中常见的新手攻击技能吗?虽然级别不高,新手使用时的积分要求很低,可是,那统统不是重点!重点是为啥会在这时候出现这段信息?
  幻觉吗?
  梓星心口处,突然如遭攻城的巨木撞击,飞退出去;无比沉重地在地面上砸出一个大坑。
  梓星连吐三口鲜血,胸前衣襟破碎染血,秽|迹斑斑。
  眼前的“信息框”却有一种打不死的“小强”精神,仍在梓星左眼上方悬浮着,矢志不移地更新着内容――
  成功施展一次“不屈”被动技能。对手的攻击已经造成你的“气血”减少到0。通过“不屈”技能,强行将“气血”值改为1,以实现承受当次攻击不死。
  警告:你的身体极度虚弱。在“气血”回复到450点,法力回复到450点之前,无法再使用任何游戏技能。
  温馨小提示:你一直未曾领取“新手资源包”。请问现在是否要领取?
  梓星再也没有疑问,自己竟然拥有了封神游戏的技能!
  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穿越福利”?
  “早就应该来了!早就应该来了!”
  梓星激动得眼眶湿润了。
  知道哥在这个修没实力多么痛苦!?
  迟迟不见给他这位新晋穿越人士开“金手指”,梓星险些要怀疑起点海量作者们的“人品”了――大伙都说穿越有福利。
  这才对嘛。不能搞歧视,轮到他头上就一概取消呀。
  不过,兴奋劲儿很快被压制下来。
  梓星记起“信息框”内明确告知:他现在无法再使用任何技能了。
  可是,貌似,他面临的杀劫,仍然没有解除啊。梓星的一颗心开始往下沉。
  要不要这个时候领取“新手资源包”?
  资源包内肯定有一些能令他实力迅速恢复的丹药之类东东。起码,能恢复到能运用游戏技能的程度吧。
  可是再怎么“迅速恢复”,总得要花上个十天半月吧。远水救不了近火啊。再说了,他的对手实力如此强悍,即使拥有了一堆古怪技能,现阶段也不足以让对手正眼看你。
  ――――――――――――――――
  然而,付出了全部努力,死亡真的在今天降临到头上,梓星决心坦然面对。
  抱着慷慨激昂的心情,梓星艰难抬起头,视线转向女娲。
  好不容易,神不知鬼不觉在她身上种下三粒自|燃“火种”,女娲身上的衣物又不像是什么“法宝”,她得尝一次“裸|奔”的滋味喽。
  困绕梓星的“女神飞机场”谜团,也将在这一刻披露答案。梓星不看到答案,哪能瞑目?嗯,很古怪的念头。
  梓星目光一凝。
  他猜得没错,女娲那袭罗衣并不特别,已经毁于忽如其来的火焰。她的肌肤在烈火焚烧中,却没有出现一丝一毫焦灼的痕迹。
  梓星的视线先被美女的下半|身吸引。
  他忠诚于“眼球经济”的摆布,自然要先去看平时最难见到的风景。一切有背于这个大方向的,比如“飞机场之谜”,只能靠后。
  女娲束发的绸带也烧断了,长长的秀发一直披散到腰肢下。曲线玲珑的身材,修长笔直的美腿……这一切细节都美得令人屏息,美得惊心动魄。
  在熊熊烈焰映衬下,女娲毫无形象地软瘫在了地上。一直悬浮在空中的“山河社稷图”似乎也失去了依托,光芒散尽,沉重地掉落到地面。
  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她现在的样子,给人一种无比虚弱的感觉。
  呆呆看了半晌,梓星回过神来,记起要去求证女神是否实施了“裹|胸”这种近乎自虐的不人道行为?
  有了理由,梓星堂而皇之,一脸严肃地抬头去看女娲的上半身。
  “自|燃的火种”忽然熄灭了。
  梓星眼睛一花,眼前金光乱闪,晃得他几乎睁不开眼。
  “气血不足”的情况下,更有一阵阵的晕眩感伴随而来。
  再度能够看清楚东西,赫然发现眼前的景象大变样了。
  是女娲大变样。此刻,她暴|露在空气中的,不再是一身洁白的肌肤,而是覆上了犹如鱼鳞般细碎的金色鳞片。
  更令人见了惊骇的,是她原本曼妙勾魂的下半身,一眨眼工夫就变成了蛇身,布满细细的金鳞的蛇身。
  眼前这副“美女|蛇”形象,就是女娲的半人半蛇的妖脉真身。
  起码的修真常识,梓星还是有的。
  连人形都无力维持,证明女娲已经伤疲不堪,虚弱到了极点。
  梓星心里糊涂了。他很想承认是自己的人品大爆发,三招两式,将眼前这尊大神重创。但他的脸皮还不曾厚到那种地步。
  不过见到女娲受重伤,梓星就精神振奋。
  这不能怪他良心蔫坏蔫坏。现实的情况就是:女娲越倒霉,他就越安全。
  “你这是怎么啦?”梓星要作到知己知彼。
  “惺惺作态。”女娲一开口,就连说话的中气都不足,这等于将她现在的糟糕底细公开了:“本以为你只是个荒|淫|好色之徒,多少还有些男儿的硬骨头。没想到,呸,竟然自甘堕落,让那洪荒古魔的残魂附体,沦为他的傀儡……”
  话说,之前女娲开启“山河社稷图”要收梓星入内。蓦然察觉,旧庙的四周忽然涌动一股令人心悸的煞气。
  这股煞气,凶狠地偷袭女娲,还趁着“山河之门”开启之际,疯狂地想要涌进去。为了阻止煞气入侵,山河社稷图自行封闭。饶是如此,仍有不少速度快的煞气冲进了里面,搞得幻化的世界一阵天摇地动。“山河社稷图”花了半柱香时间,才把煞气彻底炼化。
  如此强烈的煞气,直追“截教”的通天教主。
  女娲打死也忘不掉这股“煞气”。
  她太熟悉了,那就是时战时逃,一直跟她打“游击战”的洪荒古魔残魂散发出来的啊。
  “洪荒古魔的残魂?谁呀?”梓星的脑门上,写满了一大堆问号。
  “来自洪荒的神秘古魔啊,没想到,我最终还是无法将你彻底剿杀,反而要陨落在你的重重诡计之中。”女娲美丽的脸庞上浮现出凄然的神色。
  看她此时的表情,梓星脑里无端出现了那位投江的屈原大夫的形象。难道,这预示着她也想要自尽?????
  自哀了片刻,女娲脸色一正,炯炯的目光逼视着梓星:“到了现在这个局面,再假装懵懂有意思吗?我花费了一千年的光阴追歼这古魔之魂。我还认不出它的气息吗?”能花上千年时间追杀一个灵魂,证明她战斗意志超强。看来,不可能寻短见的了。
  梓星有些失望地叹了口气,无辜地说:“我身上有洪荒古魔的气息吗?你施展一个探测的法术到我身上,看清楚再下结论吧。”
  女娲脸上浮现一丝怒意:“你明知道我已经跟古魔两败俱伤,短时间内使不出任何法术了。你这话分明是在讽刺、消遣我!”
  “哼,还用得着以探测法术来求证?刚才我要启用‘山河社稷图’收你之际,一直潜伏多时古魔残魂不惜暴|露行踪,出手破坏,相助于你……”进行了一通推理,女娲最终得出结论:“如果你不答应作它的‘宿主’,它重伤之际,躲我都来不及,犯得着出手救你?”
  梓星听了这话,不禁怀疑眼前这尊大神被“柯南”附了身。
  关于自己没被附身的问题,梓星的信心坚如磐石不可动摇。
  因为,梓星忽然能够施展的三个技能,统统出自于“封神游戏”。那个能跟女娲一斗千年的洪荒古魔再怎么牛,总不可能伪造一些它听都没听过的游戏技能吧?
  女娲看到梓星沉吟不语,以为他害怕了,赶紧打铁趁热地又道:“不管那古魔许给你什么好处,都是信不得的。它现在伤疲不堪,暂时寄住你体内,和平共处。等到它恢复了部分元气,它就会对你进行‘夺舍’的冲逆天之行。你现在不想办法摆脱它,到时悔之晚矣……”
  梓星撇撇嘴。
  古魔或者巨凶的残魂附身,这种桥段在网文里可是老掉牙了。
  即使真被附身,他也不怕。反正只要确定你是猪脚――不想夺魂的善魂,就会成为你创业、修行的一大助力;想夺你肉舍的凶魂,就得领“便当”,沦为跑龙套大军中的一员。更有甚者,反过来被“邪|恶”的猪脚吸收炼化……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