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魔胎竟然就是……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ps:第一次开口向书友们求票求收藏了。明面上的求票理由,是这四千字的章节没有拆成两章来发;实际缘故,其实是新的一周开始了。
  所以,过了十二点还在起点上逛的朋友,请顺手给张票票;不熬夜的朋友,明天来看书时,也请投些票票。多谢多谢。
  封神世界,比现代社会更信奉“实力为尊”的理念。
  所谓实力,说白了就是比拼三大件:拳头硬、小弟多、装备精良。
  梓星记忆中的《封神演义》,纣王和周武王的实力就体现在他们懂得拉帮结派。仙家道友一拨一拨投靠他俩,然后就被两大君王清仓大甩卖似地,投放到最前线,当炮灰。
  “道友”们往往打架输了,便会释放法宝。法宝一出反败为胜,打得对手落荒而逃的案例比比皆是。
  女娲就因为一卷“山河社稷图”在手,才有能力完成历史赋予她的使命,人民托付她的重任:炼石补青天。
  “山河社稷图”内幻化一方天地,当时是靠“混沌之力”。
  这“混沌之力”在洪蒙开辟前,充斥天地间,很不值钱。对洪荒时期的普通生物来说,它就等于大都市里汽车排放的“尾|气”,吸多了无益于健康。
  所以呀,才需要开天辟地,还世界一片清新空气。
  随着天地分离,混沌之力逐渐散尽。
  时间流逝十万年之后。
  仿佛一夜之间,“混沌之力”成了修真界的紧俏资源。那是因为,某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修真界大佬,公布了他无意间发现的秘密:“沌混之力”能帮助修真者迅速提升修为。
  哦,难怪还有洪荒时期的神兽能活到今天,还强得逆天!啧啧,人家那是啥修炼条件――把“混沌之力”当洗澡水来用呐。
  修真群体不止一次发出感叹:“生得太迟,错失了大好的修真黄金期。”
  怨天怨地怨社会不公,那不是女娲的风格。现在才知道“混沌之力”的妙用也不算迟。找呗。
  据说,当年“东皇太一”,曾将他的法宝“混沌钟”封藏于中州大地的某处地方,用以守护天地。那“混沌钟”内,就蕴藏着浩瀚的混沌之力。
  于是,请兄长伏羲施展“八卦”推演之术,推测出“混沌钟”大概的埋藏地点。
  从“混沌钟”内采集到了“混沌之力”的“种子”。
  消耗了无数珍稀材料,最后加入“混沌之种”,历时千余载,终于炼制出“山河社稷图”这件顶级法宝。
  仙神圈子内被认可的“顶级法宝”,从此增加到四件。前三件乃是“太极图”、“盘古幡”、“混沌钟”。
  神器初成,就赶上了大劫。不周山崩塌,天倾地陷。
  最上乘的补天材料当数“五色石”。
  女娲生性要强,不想弄个“豆腐渣工程”出来。但五色石硬得要命,女娲单凭法力,一天也就炼化三、五十块罢了。而“补天”需要消耗的五色石数量惊人,起码在百万块以上。换言之,单是炼化一百万块“五色石”,女娲就得没日没夜干上三十年。“补天”真不是人|干的活。
  “三十年”对女娲来说,不过生命的一瞬间。可是,她耗得起,人间受灾的老百姓却等不得那么久。
  除了使用“混沌之力”,没有更好的炼化五色石的办法。
  好吧,就用混沌之力。
  塌陷的“天之一角”补上了,“混沌之力”消耗掉得一干二净,“山河社稷图”失去了幻化一方天地的功能。
  又是聪明的伏羲哥哥,替妹妹出谋划策。最后采取的方案,是以“信仰之力”代替“混沌之力”,重新构建了“山河社稷图”内的一方天地。
  女娲凭借属于她的信仰幻化一方天地,“山河社稷图”就深深打上了她的印记。供她驱使,如臂使指。
  其它神仙,比如“太上老君”,想把“山河社稷图”炼化成他的东西,就得先驱逐干净女娲的信仰之力,以他本尊的信仰之力重新幻化出图内天地――工程浩大。
  太上老君自己的法宝就多得用不完,像什么:太极图,八卦炉、风火蒲团,乾坤图,扁省挪换嵘档浇嵯虑砍穑リ殛炫吹谋ξ锪ā
  ――――――――――――――――
  然而不是所有的“道友”都能像太上老君富得流油,兼头脑清醒。
  垂涎宝图的妖魔鬼怪、魑魃魅魈海了去了,组成一支军队都不成问题。
  千年前遭遇“伏击”的凶险情景,女娲至今仍记忆犹新。
  某年某月某日,女娲前往京城朝歌的“女娲庙”显圣。
  飞行途中,晴朗的天空忽然出现一团黑雾。包裹在雾中的魔头一言不发,就对女娲发动最猛烈的进攻。女娲从高空中以“自由落体”的姿式,坠入了设在“首阳山”狭谷内的无名妖魔大阵中。有心算无心,女娲不慎着了道。
  女娲骇然发现,那释放惊天煞气的魔头,修为绝对不在她之下。而且,它身上带着“混沌之力”的气息,虽然微弱,但瞒不过女娲。
  神秘的妖魔大阵内,摆在明处,看得见的,是高高悬挂的缝缀着九九八十一颗骷髅头的魔幡。
  此幡仿佛安装了“卫星导航定位系统”,就锁定女娲一个目标,电闪雷鸣,不断以焦雷招呼女娲。
  阵中还暗藏二十一面魔镜,在神秘大阵内时隐时现。
  魔镜一旦出现,就会吸纳“高空”的紫电,射出威力惊人的紫光。女娲当时的坐骑“穿云雪雕”被紫光照到身上,立刻化为一摊浓血,
  女娲使尽浑身解数,足足耗时半年才从神秘大阵中脱身,捡回一条性命。
  她每次动用“山河社稷图”,大阵内便有一股滔天的煞气疯狂地朝“山河之门”涌去,展现出强烈的攻陷社稷图的企图心。因此,女娲事后回想,才推断那布阵的“古魔”是想夺她的宝图。
  天下法宝万般,此魔修为也达到了“圣人”境界,可以自行炼制顶级法宝呀。为何对她的社稷图情有独衷?难道另有不可告人目的?
  想不通,女娲真的想不通。
  从大阵脱身后的女娲,憋着一肚子火,反过来追杀了神秘古魔上千年。
  所以,千万不要低估这位女神的报复心。可怜的梓星,把她彻底得罪透了,起码有一千年时间别想过安生日子。
  追杀古魔的闲暇,女娲琢磨着那个神秘大阵内的“雷杀”之术,颇似秦天君的“天绝阵”;而“紫光射物化血”之术,又跟“截教”的“金光圣母”的“金光阵”异曲同工。
  女娲于是亲自上门,质问秦天君和金光圣母。那两位自然矢口否认他们跟“神秘古魔”存在着任何关系。
  “遭遇伏击”的地点,是在大商境内。
  女娲高度怀疑殷商的皇室成员跟古魔之间有猫腻。
  恨屋及乌,就是从一年开始,女娲对统治大商王朝的皇室产生出很深的恶感。
  ――――――――――――――
  梓星不清楚女娲跟神秘古魔的恩怨详情。他躺在女娲的对面,一脸严肃,久久不语。
  他看似在认真考虑女娲的“忠告”,其实是偷偷开小差,尝试将脑里的一个大胆念头付诸实施。
  当他气血值降到1的历史低点,无法动用任何技能之际,悬浮在他左眼前方的那个采集信息的框框,依旧没有消失,仍在尽职尽责替梓星筛选着对他有用的信息。
  梓星怀疑,使用这个框框并不消耗“气血”和“法力”点数。或许,他可以无条件控制并使用它;当他面临威胁时,它也会自动“跳”出来替他服务。
  为了验证猜想,梓星试着对它下达一个指令:帮我搜一下,跟女娲为敌的那缕残魂现在的具体位置。
  这个任务的难度系数,似乎高了点。
  女娲大神那么熟悉古魔残魂的气息,“神识探测”一类的法术,她肯定也没少用,却依然一次次让古魔的残魂逃脱。这说明什么?说明古魔肯定也有隐藏气息、逃避探测的秘术。
  那个小小的“框框”,附赠给他的导引工具。梓星不敢奢望一个“导引工具”,就能令他仰慕已久的“神识”沦为二流货色。
  所以说,他不假思索给“框框”下达那样一个任务,随即自己都觉得好笑:哥怎么就下了这种二百五的命令?!
  嗯,重来算了。想个什么样的简单任务来测试呢?
  就在这时,意料不到的情况发生了。
  透明的“框框”内,满屏的文字在一瞬间全部消失。取而代之,是一张彩色的婴儿脸蛋,占满了整个浮框。
  婴儿五官小巧标致,只是肤色红了些;眼睛微闭着似在熟睡,有种说不出的惹人怜爱的感觉。
  梓星却没心情欣赏婴儿的可爱。
  刚刚证明在“法力和气血”点数清零的情况下,仍能使用悬浮框框,就发生了眼前这种异变。他还没来得及高兴呢。
  难道,“框框”也跟电脑系统那样,会感染木马病毒?这次来袭的是“婴儿肥”木马程序?
  不得不佩服。梓星这哥们太有才了。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都敢想。
  “框框”在一丝不苛完成着它的任务。
  “婴儿”图片的右侧,出现了简单的文字说明――
  “哈哈哈。”
  梓星忍不住得意地大笑三声。
  最理想的结果也不过如此。
  女娲重伤,来自她那方面的杀劫暂时停摆。梓星接下来只担心,那个躲在暗处的“古魔残魂”跳出来,收取战利品“山河社稷图”时,也顺手给他一下子。他岂不是比窦娥还冤?!
  如今,古魔残魂偷袭|女娲得手,也落得个同样倒霉的结果。残魂不得不提前进行“夺舍”之举。
  “夺舍”乃逆天而为,极易招致天罚,属于高风险行径。
  为了提高“夺舍”的成功率,古魔残魂只能捏着鼻子挑选一具孱弱的“胎儿”。真是越活越回去了。
  哈哈哈,洪荒古魔竟然变成了一团“胎|盘”,从此“不足为患”矣。
  即使“卷土重来”,为祸人间,那也是数百年后的人应该头痛的问题了。
  可第四声傻笑还来不及出来,梓星忽然想起一事,脸色大变,失神地重复着那最关键的几个字:“李,李府,的婴儿。”
  一种极度不详的感觉,瞬间揪住了他的神经,令他呼吸急促。
  悬浮“框框”又切换了画面。
  这次展示给梓星的,是“婴儿”的全貌。
  那果然是个仍然呆在娘胎里的婴儿。咦???仍呆在“子|宫”内的婴儿,怎么肚皮上围着一块红绫?右手还套一个光芒四射的金镯?
  难道没出世的孩子也知道怕羞吗?
  但梓星却笑不出来。
  如此特立独行的“胎儿”,天底下找不到第二个。
  除了陈塘关李靖的妻子殷氏,怀胎三年零六个月,才艰难产下的“哪吒三太子”,还有哪个?
  婴儿套的金镯,是“乾坤圈”,围的红绫名叫“混天绫”――都是具有“翻江倒海”神通的一品法宝。
  悬浮“框框”随即出现的注解文字,证明了梓星的猜测――
  梓星犹如置身于冰窟之中,阵阵寒意涌上心头。
  神秘残魂的眼力还真没得说。其它婴儿也倒罢了,它挑选的这个“怪胎”,在娘胎里呆足了三年零六个月才肯出来,却是个一生下就懂说话,还仗着两大法宝整日惹事生非的“顽主”。
  古魔残魂假如将“哪咤”恶的一面,深挖潜力、无限开发……恐怕,一个令天下人战栗的“大魔头”的诞生,就成了铁板钉钉的事儿了。
  更有甚者,古魔残魂等不得许久,直接就接管了哪咤的肉|身……然后,马不停蹄,再来寻女娲晦气时,仍然可以顺手给他梓星一刀……
  太糟糕了。梓星不寒而栗,脸色阴沉似水。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