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碎心杀手二度来袭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这哥们太不懂得珍惜了!”
  梓星脸色古怪地喊了一声。
  演义上称“寿王”这家伙能“倒拽九牛”。九牛本身的重量,加上它们疯狂活动所产生的阻力,要“倒拽”它们,寿王的双臂少说也得有万斤之力。
  像“寿王”这么能折腾的一个家伙,没有灵根的可能性很小。否则,他再怎么勤奋练功,也不可能做到倒拽九牛呀?
  梓星还大胆猜测,寿王的“灵根”肯定是走极端路线的,要嘛无比杰出,要嘛无比垃圾。或者是一个五行属性齐集的“废灵根”,或者是单一属性的“天灵根”。
  这一猜测非理性的,梓星没有理由,直觉就是那样。
  当看到“框框”上显示“寿王”的灵根,是单一属性的“天灵根”,他并不意外。
  没来得及佩服一把自己的“神机妙算”,梓星就被“寿王”的灵根属性吓了一跳。
  竟然是火属性的“天灵根”。
  修真需要灵根。在修真者眼中,同行们最“废”的是五灵根,然后是四灵根、三灵根……最好的是单灵根。
  普通人或许很奇怪:灵根为啥不是越多越好?
  那是因为,修真修的是“灵力”和“感悟”。“感悟”这东东玄之又玄,各有各的一套见解;而“灵力”就是灵力,属于硬件指标。
  “灵力”,主要来自于空气中充斥着的各种微能量。
  当然,不是修真者把“五行之力”拼命吸纳到“丹田”,就能获取大量“灵力”,冲击“瓶颈”,坐火箭般一个境界一个境界突破,最后渡劫成仙。
  “灵力”的获取,是一个漫长的过程――将“五行之力”分解、吸纳、锤炼、精化、累积过程。
  各种属性的能量混杂在一块,涌入你的体内,你的丹田会沦为“七国混战”的战场。你就未必有那份能耐“调停各路诸候的纷争”,还谈何修炼?
  就好比“火炮”不按比例乱填火药、硫磺之类东东,也会炸膛的。
  修真不是请客吃饭,不是做文章,是一项有可能付出生命代价的特殊冒险行为。
  灵根单一,修真者就能从容选择跟你同属性的天地能量,加以吸收、炼化成为属于你的“灵力”。修炼的风险降到了最低,修炼速度则升到最快。
  所以说,单灵根者属于修真界的“骄子”,各大修真门派的抢手货。
  “寿王”这哥们拥有“火灵根”,资质那是一等一。梓星之所以感叹他“不懂珍惜”,是因为梓星可以很肯定――纣王根本不是修真者。
  纣王这哥们在演义中最终结局,是被活活烧死在“摘星楼”。
  纣王如果修炼了火属性一类功法,体质抗火,就不可能选择“自|焚”这种耗时又费劲的死法;而应该考虑其它自杀方式,诸如上吊、投江、吃老鼠药……
  ――――――――――――――
  梓星发现,他能“察看”自己那小小的“识海”内的情景。
  云雾环绕当中,浮现着一根竹子,赤红如血。
  梓星知道,那就是自己的灵根了。亲眼所见,他终于死心塌地相信“寿王”这哥们拥有单一“火灵根”。
  而且,梓星数了数那赤红的竹子的节数,竟高达九节。从“框框”刚才提供的材料,梓星知道这是“灵根”最高的节数了。灵根的节数代表着修真者的悟性、修炼速度等方面的指标。
  看来这寿王的资质确实好得出奇。
  “不上进的家伙,光炼一些外家硬功顶个屁用。专门跟‘比干’那票忠臣过不去干嘛?身边各路仙家道友‘走马灯’似的来来去去,你就不懂讨要几部修真法诀。政权岌岌可危,无可挽救,还可以卷铺盖隐姓埋名,专注于修炼之途啊……”
  碎碎念好一阵。梓星又龌龊地想道:那哥们现在就挂掉也好。历史上少一个暴君,多一位雄才大略的明君;修真界少了一名懒惰的天才,多了一段传奇……
  心思回到“灵根”上。梓星又想:我现在已经是单一灵根了。新手礼包内那瓶可以提升“灵根”等级的“培灵丹”,看来我是用不上。嗯,得想办法结交几个修真界的朋友,把“培灵丹”高价卖给他们……
  刚冒出“暴殄天物”的念头,浮框上又出现“警示”他的文字――
  梓星一下来了精神:“什么是‘异灵根’?”
  “火灵根还能变异成为什么灵根呀?”梓星承认自己的想象力不足。
  不必多想了。有便宜不占,不符合梓星的风格。
  何况,那“培灵丹”有一整瓶,原封不动,十五颗。用掉一颗算什么?
  心念一动,右手的储物戒就把那瓶“培灵丹”送到他的掌心。
  倒出一颗乳白色、清香四溢的丹丸。
  又小心地先收好剩下的“培灵丹”,梓星才将掌心托着的丹药塞入口中。
  丹药很快滑入腹中。梓星感觉一股暖暖的气流在丹田生成,开始在体内各处经脉游走。
  酥酥麻麻的,像是泡温泉,洗桑拿。
  很神奇。本来只能“内视”自己识海,而无法查看身体各处|经脉情形的梓星,现在竟能“看”到那股“培灵丹”所化的白色气流,不断滋润、扩大着他体内各条经脉。
  不仅是单纯的扩大,经脉在暖流的滋润下变得更强韧。
  梓星正瞧得有趣。却发现一股血红色的气流,出现在他的经脉。
  红色气流有着一股横冲直撞的蛮劲,凡是遇上它的白色气流都倒霉了,被它毫不客气地一口吞噬。
  接下来,就由这股红色气流接力,再来扩充梓星体内的经脉。
  红色气流似乎也知道普通经脉承受不起它的“冲刷”,专门针对“奇经八脉”下手。
  梓星开始感觉到巨大的痛苦。
  哎呀!浑身热得像被丢进了“焚化池”!那是什么鬼玩意?
  红色气流完全无视梓星的痛不欲生,在他的“奇经八脉”游走了九遍。
  每次滋养经脉,白色气流的一部分就会“融入”经脉之中。红色气流不像白色气流。红色气流始终不化,最后,它竟掉头往上,直奔梓星的识海。
  梓星骇然。
  刚准备帕瓦罗蒂附身,亮出大嗓门来一出“声破苍穹”,却发现返回到“识海”后,那股红色气流就消停了,重新变成一根红色竹子的模样。
  呀,这股红色气流竟是灵根所化?!
  “灵根”能液化,还能游走于奇经八脉!就像拥有了生命似的。
  这就是变异灵根的神奇?
  ――――――――――――――
  梓星体内正发生着天翻地覆的变化,从外表上看,却看不出太明显的变化。
  总之,窗外的孙离就看不出来。
  这得怪孙离来晚了。既错过了“开启山河之门”、“女娲化蛇”的精彩,也无缘目睹储物戒认主,梓星收取五色石和吞服“培灵丹”。
  他已经站在旧庙的破窗前,静静观察了梓星小半个时辰。只赶上观看梓星像根呆木头似的盘腿坐在地上。
  孙离身后三百米外,静静躺着三名李靖派给梓星的二十四小时跟班。那三名兵丁,都被他直接用醋钵大的拳头打晕了。
  孙离身材高大,已向“姚明”看齐,将近四十岁的年纪。
  他家原本是开镖局的。他从小随父亲学艺。六岁那年,被一位云游的道人测出他拥有“五灵根”。道人认为小伙子勤奋上进,便随意传了他前三重的“炼气诀”。
  孙离受“废灵根”的束缚,足足花费了二十年的工夫才把“炼气诀”修炼到第二重。
  孙离十六岁那年,本城的一位富户委托孙离父亲,押送十万寿礼给朝歌的“费仲”大人。父亲带上孙离,整个镖局的镖师们倾巢出动。
  很倒霉,半路上被一伙武艺高强的神秘匪徒劫了镖。
  父亲和其他镖师都血战身亡。孙离砍死了五名劫匪,仍因寡不敌众,身中九十七刀倒地不起。
  其实孙离当时还剩最后一口气。是那位他决定一生追随的老主人救了他。
  从死亡线上挣扎过来,养好伤,孙离就开始担当老主人的贴身保镖。
  老主人待他,比待自己那纨绔作派的新生儿子还要好。
  家族里有许多奴才私底下乱嚼舌根,猜测他是老主人私生子……孙离并不恼。
  老主人对他的信任,已经达到可以交付身家性命的地步。否则,大半个月前,老主人不会把“刺杀三皇子子辛”这种大逆不当的勾当,单单交给他一个人去干。
  孙离感到惭愧的是:子辛竟然没有死!
  孙离不相信自己会失手,但老主人都亲眼在李靖总兵的府里见到了活蹦乱跳的寿王子辛。孙离还能如何辩解?
  面对老主人失望至极的眼神,孙离心中产生出深深的内疚。
  孙离知道,老主人承受的来自高层的压力非常之大。
  自打寿王的脑袋搭错了哪根神经,从朝歌跑到陈塘关。朝歌的某位贵人便认为机会来了。老主人刚接到贵人的命令时,也认为陈塘关是他的地盘,要收拾一个落单的皇子,容易得很。只不过得费些心思,将子辛之死弄得像一出不幸的意外事件。
  孙离坚信自己那天不是在作梦!他的的确确亲手将尖锐的石头插入了子辛的心脏,并重复了三遍同一个穿刺动作,把寿王的整个心脏都刺碎了,死得不能再死。他才从容回去向老主人复命。
  这样一个没了心脏的寿王,竟然能重新活过来。虽然有炼气二重的修为,孙离也对这种“乱力怪神”的事情隐约感到恐惧。
  为了驱除压在心头的阴影,为了替老主人排忧解难,孙离决定再次对“子辛”出手。
  这一次行动他抱了必死的决心。
  如果“子辛”是被哪只路过的“妖魂”附身,那么,孙离就决心将“子辛”的肉|身支解成八大块,然后再捣成肉酱。没了寄体,妖魂还能赖着不走?
  即使因此激怒妖魂,有性命之虞,孙离也不怕。他全豁出去了。
  当年的救命之恩,时刻铭刻于心。
  是时候把命还给老主人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