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陪着美女闯魔窟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ps:今天是四千五百字一章。自己都有些意外
  见到梦星彤勾人心魄的一颦一笑,再配以婀娜动人的款款身段。梓星包授魂予大概三分钟。
  忽然联想到“前世”遇到过的一只“破|鞋”,梓星打了个寒噤,神志顿时一清。
  那只“破|鞋”道行深啊。梓星生平第一次遭遇败迹,就是栽在她手上。
  “破|鞋”轻轻地走了,还带走了梓星在她身上“投资”的五位数的钱物,却把“郁闷”给梓星留了一肚皮。
  “破|鞋”自然没有梦星彤生得标致,甚至可以说不在一个级别,没有可比性。
  但二女之间有个共同点,那就是她俩说着媚惑人的话语时,眼神自始至终都很冷静,冷静到冷酷的地步。她们并未投入丝毫的情感。
  意识到这一点,梓星有些扫兴。暗想:不谈情,那就专谈利益吧。坚决不能再让女人把我当凯子骗。
  “你可不要提太过份的要求啊。人家的胆量很小的。”梦星彤又软软地开口道。
  梓星斜瞥了她一眼,忽然把脸一板,正气凛然地说道:“虽然,我还没有富到可以让你随心所欲的地步,但是,也没有穷到可以让你对我随心所欲的地步……”
  梦星彤的神情明显一呆。没想到眼前这个长相霸气的少年,竟能随口说出诗一般动人的语言。
  “所以,”梓星尽量让自己的眼神看起来深遂而忧伤,最好变成一潭能“溺死”多情女子的相思湖水:“所以,请你忘记一个对你来说无足轻重的名字,而我,则忘记一份不可企及的幸福……”
  世外高人?天纵英才?情场浪子?
  不管哪种身份,都足以令梦星彤肃然起敬。
  她改用一种商量的口吻,叹息着道:“近三年来,我一直在研究驱散‘毒蛊之瘴’的特殊药物。成果有一些,但药效不是特别明显。远远比不上公子你刚才用的现成药粉。”
  说着,目光殷切地凝视着梓星。
  她看重梓星的原因,已经暗示得无比明显。
  姜文焕很关心政治,听了忍不住插嘴问:“梦姐姐,你专门花工夫研究驱散毒瘴的药物,可是因为西南的战局?九黎族屡次侵犯我大商边境,烧杀掳掠,无恶不作。朝廷军队几次征讨九黎,都受阻于黎族的‘毒蛊之瘴’。梦姐姐能替朝廷研究出驱散蛊瘴的药物,乃是大功德一件。”
  最后那些话,姜文焕其实是说给梓星听的。
  他在提醒“寿王殿下”,这大商的江山可是你们家的,可不要比“爱国”都比不了一个不相干的女子。虽然不知道子辛从哪里弄来驱散蛊瘴的特殊药粉,但估计这是事实――梦星彤不会无缘无故“赖上”他。
  梓星盘算片刻,才郑重地开口了。
  送半包“红灵散”给梦灵彤,不打紧,梓星就怕她追着讨要“配方”。所以他决定把丑说在前头,
  “我可以送你半包‘红灵散’,要配方就不行。那位传我‘红灵散’的异人,警告过我,一旦红灵散配方外泄,他就会赶来割掉我的舌头……得了半包‘红灵散’,你有能耐可以自己检测药材成份,推算出配方。不过这半包‘红灵散’不能白送,我要用它交换你的两样东西……”
  梦星彤脸色一寒,妩媚的目光,变得刀子一般锐利起来。
  梓星也注意到了美女表情的变化。暗想,哥的语言表达能力怎么下降了?刚才那话,美女听了肯定会想歪,把他当成准备撕掉伪装的大尾巴狼。
  梓星赶紧解释:“放心,我不会要你用自己本人来交换半包‘红灵散’。红灵散如此珍贵,当然要等值交换才行……。”
  咦,好像又说错话了。
  “原来那种驱瘴的特殊药粉叫作‘红灵散’。受教了。”梦星彤板着一张寒过冰雪的俏脸,道:“红灵散当然无比珍贵,小女子蒲柳之质,哪里配用来交换红灵散。倒要请教小公子,要我用哪两样东西交换它?”
  多说多错。梓星赶紧专注于正题:“第一,我要你的一个承诺。”
  “怎么说?”
  梦星彤、梓星、姜文焕三人一边低声交谈,一边走上小楼二楼,走进回廊左侧的小客厅。
  分宾主在蒲团上坐下,继续刚才的话题。
  梓星对梦星彤道:“我相信,你肯定能破解‘红灵散’的配方。我估计,你最终会将此配方献给帝乙陛下,用来对抗凶残的九黎一族。我希望,你能跟陛下提一嘴:这配方是你跟三皇子子辛一块弄出来的。”
  “哦。原来你是三皇子殿下的人。”梦星彤恍然道。
  “算是吧。”梓星还不想对她透露自己的真实身份,顺着她的猜测随口应了一句。
  “没想到,帝乙陛下最小的儿子也开始建立自己的班底了。可以预见,‘储君之争’很可能演变成为一场腥风血雨。”梦星彤幽幽叹息一声。
  又似笑非笑看着梓星,取笑道:“不过,你决定追随的那位主子,实力最弱。这不,连像你这样的‘童子军’他也收编,想来朝廷内外,没多少实权人物看好他、投靠他。”
  被美女如此小觑,梓星心里好一阵郁闷。
  “说我跟三皇子一块研制‘红灵散’的配方,我无所谓。但你想过没有,陛下一向没听说寿王拥有医学方面的天赋。骤然听我这样一说,陛下如果亲自考问寿王的医学知识……”
  “我说的,你和‘寿王’一块弄出配方,意思是请你告诉陛下:你从事研究的全部经费,来自于寿王节衣缩食省下来的生活费。寿王殿下一直警惕九黎的狼子野心,有心要替陛下分忧,才找到你如此这般……明白了?”
  梦星彤有些瞠目结舌地看着他。心想:这小子也太能忽悠了吧?听说寿王一顿能吃十斤牛肉。还“节衣缩食”呢!寿王敢于破格启用他这种“娃娃兵”,倒也不失为一尊人物。政治上,未尝没有一搏之力。
  “这第一个交换条件,我答应了。”梦星彤抿嘴一笑:“继续吧。我看看你还能提出什么稀奇古怪的要求?”
  “第二个条件,我要你装药材的十五口箱子。我要那些箱子有用。当然,用途现在不便透露。”梓星心想:有了这十五口箱子,对付李贞昌的各种条件才全部到位。
  梦星彤神情明显一呆。
  对方提的第一个条件,她不难做到,却是对他“投靠”的那位主子有着莫大好处。
  至于“要她那十五口箱子”的第二个条件,太出人意料了。
  这狡猾的少年又在打什么鬼主意?
  梦星彤清楚自己的底细:那十几口箱子,是她从西域带回来的。异邦的东西,除了雕刻的图案带着明显异域风格之外,也不算贵重的东西,值不了多少钱。
  猜不透少年的心思,梦星彤怀着疑问,却并不为难,很爽快地答应将箱子送他。
  ――――――――――――――――
  找了个无人的房间。梓星从储物戒内取出“红灵散”,匀了半包出来,另外用一个空瓷瓶装了。
  剩下半包“红灵散”,放回储物戒内收好。
  怀着做成一笔超级划算买卖的好心情,拿着半瓶“红灵散”,走进梦星彤临时的住处。
  梦星彤把十五口箱子安放在了住处,十分谨慎小心。
  抬脚跨入房门,劈头就看见梦星彤和她的贴身丫头,外带一个姜文焕,正站在一堆堆竹简当中。
  竹简的一旁,是几口开了锁,掀起盖子的木箱――就是梓星要的那些箱子。
  箱子不是用来装药材的吗?怎么摆出这么多的竹简来呢?
  看出了梓星的疑惑,梦星彤解释说:“十五口箱子,药材其实只装了三箱。其余十二箱,装的是记载着各式各样药方的竹简。我很艰难才收集到这三千条近乎失传的偏方。它们的价值比药材珍贵得多了。”
  竟然有十二箱之多的“药简”!
  看起来数量不少,估计在印刷业发达的时代,也就等于一部《本草纲目》的内容。
  一时间,梓星挺怀念起那个随处可以买到纸质书籍的年代。
  嗯。科技落后的大商王朝啊,仿佛有种“神秘声音”在呼唤着,呼唤着哥去当蔡伦……啊呸,不是当蔡伦那个死太监,而是要哥当“发明造纸术”的时代先驱!
  话说回来,竹简内记载的药方数量,虽然只等于一部《本草纲目》,但梓星相信以梦星彤的目光,这些药方绝对难觅。虽然并非仙家的丹方,但它们对一个国家所产生的深远影响,不容低估。
  梓星动心了。
  “这些药简,我看得赶紧,马上,立即全部烧掉。”梓星语不惊人死不休。
  “烧掉?”梦星彤呆了一下。
  紧接着,就像一只被踩了尾巴的小母猫,蹦起老高,张牙舞爪,怒道:“你知道我花了多大的心思代价,才弄到这三千多条药方吗?全部烧掉!你说得好轻巧。烧你个头!”
  “姜驿丞不是已经跟你说了咱们的计划吗?你和你的人要充当‘诱饵’深入到陈塘四虎的老巢。姜驿丞也准备把他能抽调的官方人手全部投入这一役……如此一来,你放在这临时住处的这些药简,无人看守,被人顺了去,就糟糕了……”
  “哪有那么巧的事。再说,我可以留下几名保镖看守药简。”
  姜文焕不愧是跟梓星一块长大的“发小”,跟他“心意相通”。一听梓星的口气,就知道这小子想谋取梦星彤三千多条药方。
  尽管猜不到梓星的全盘计划,但这并不妨碍姜文焕配合梓星的计划。
  姜文焕顺着梓星的意思,一脸郑重地对梦星彤说:“梦姐姐,三天前你刚到陈塘关,我的手下就擒下了两名‘九黎族’的奸细。几天突击审讯,终于撬开了他俩的嘴巴,获悉一个大阴谋。有一队九黎族高手,潜伏在陈塘关内。他们的目标就是梦姐姐你的这些药简……我今天来,除了向梦姐推荐得力的保镖,也准备告知九黎族的事儿,给你提个醒……”
  梦星彤被两个不良少年忽悠得心情沉重。
  她皱着好看的眉头,苦着脸道:“这三千余条药方,我只看过一半。今天晚上就要到陈塘四虎的老巢展开行动,一个下午的时间,哪够我记下药简的全部内容?”
  梓星心想:就等着你这句话了。
  “这点小事,我可以帮你。”梓星负着两手,一副云淡风清、终极高手的派头。
  梦星彤瞪着梓星,不知道应该给他贴上“狂妄无知”,还是“不自量力”的标签?
  十二箱药简,三千多条药方,再加上眼前这少年不学医,对于药简内的专用名词,只能死记硬背。留给背诵的时间又只有短短一个下午。
  另外,背诵药简的准确度要求极高,真正要达到“一字不差”。因为,药方内每味草药所下的份量都不允许出现丝毫差错,否则恐对服药者不利。
  眼前这少年,如果能在这般苛刻条件下,背完药简的全部内容,那简直就是一个五百年一遇的天才――把她梦星彤衬托得无比窝囊的“天才”。
  梓星懒得跟她废话。
  随手捡起一束药简,解开绑着的细绳,展开来,当场一目十行地流览了一遍。
  然后,无比风|骚地将药简交到星彤手里,叫她看仔细了,便用一种抑扬顿挫的声调,将那束药简内记录的十个药方,一字不差地背诵了一遍。
  梦星彤震惊。
  她那个贴身丫头用小手紧紧捂住张得老大的嘴巴,用一种看妖孽的眼神看着梓星。
  姜文焕也愣住了。
  好半晌回过神来,梦星彤又一连挑选了十束药简,都是草药名称生僻难记的配方,拿给梓星看,再请他背诵。
  仍然难不住梓星。
  那个小丫头不死心,又捡之前梓星背诵过的那束药简,叫他再背一遍,以此试探他会不会随着记忆量增大,背到后头就忘了前面的药方。
  依旧没能难住梓星。
  这回,就连梦星彤和姜文焕都对梓星生出嫉妒之心了。
  梓星心里十分得意。心想:哥记性不是特别突出,上历史课,最头疼背那些历史大事发生的年代。这些药方尽是些xx多少钱,xx多少钱……哥能记住才叫见鬼!但照着念哪个不会?除非哥认不全这个世界的文字。哼,哥继承了大部分记忆的那个寿王,可不是“文盲”……
  原来,说穿了也不稀奇,“奇迹”也能靠作弊得来。
  梓星拥有“框框”这个超级信息处理器,只需将药简内容展开,让它快迅扫过一遍,药简内容就“录”入了处理器。
  梓星想什么时候看就什么时候看……
  ――――――――――――――――――
  夜深沉。
  月黑风高,既是“杀人夜”;也是一切肮脏事件高发的时段。
  梓星和梦星彤乘坐着同一辆马车,车后还吊着十多辆马车。
  十几口上了锁的木箱就绑在这些马车的顶部。
  一行马车深入到建在郊外的一座庄园。那就是陈塘四虎的老巢。
  梦星彤一行,是被“虎头帮”近五十名膀大腰圆的帮众“请”去“洽谈药材买卖”的。
  此刻,虎头帮庄园后山,一块大荒坡上,几十支明晃晃的火把点起来,将此处照得跟白昼一般。
  马车驶到荒坡前,停了下来。
  那里,有四条打赤膊的汉子,大模大样地围坐在一张方桌前。想必就是陈塘四虎。
  现场除了陈塘四虎,还有充当他们爪牙的一大群地痞。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