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少年魔王诞生记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ps:这章破记录的一万字,一直写到现在。但我不敢拆作两章来发,这是一个完整章节。如果只看了上半章,估计很多书友要骂我“虐主”。完了这一章节,梓星就要腾出精神来专心跟哪咤上演对手戏了。我不想拖戏。最后,新的一周又开始了,诚恳地向书友们寻求各种支持!支持!支持!支持!支持!支持!!!!!!!!!!!!!!!!!
  梓星和梦星彤从座车下来。
  星彤的几名保镖也从其它马车下来。想靠近他们的雇主,却被拦了下来。
  只有梓星我梦星彤,被允许接近那个荒坡。
  用眼神示意八名保镖稍安勿躁,梦星彤和梓星走向陈塘四虎。
  陈塘四虎的造型很有个性:光头的是老大曾元结;胖子是老二柳欢;长着一对斗鸡眼的是老三陈昆;瘦子是老四侯培林。
  老三陈昆态度恶劣,横了梓星一眼,恶声恶气地问:“小子,你是这位小妞的相好?”
  梓星半欠着身,脸上带着媚笑,一脸标准的奴才相:“久闻四位大名。诸位老大叫我小紫就可以了。承蒙梦小姐不弃,让我跟随她跑南闯北做药材生意。”
  梓星此番到“虎头帮”老巢,估计肯定要碰上李贞昌。星彤事先用一种名为“天麻谷”的药粉涂在他脸上,经过简单化装,他的相貌看起来大变样了。
  他刚才那一番腥腥作态,梦星彤看得有些倒胃口,心想:“这副熊样我都忍不住想踹他两脚。这小滑头,还真有表演天分。”
  “啧啧,照我看,跟随女主人作生意不是重点,解决‘小寡妇’的生理需要,才是你小子能受重用的生存之道。”胖子柳欢一副专家的模样。
  语气中却带着难以掩饰的嫉妒。传说中的“奴才偷女主人”啊!?
  “虎头帮”是近五年才成立的帮派,柳欢以前连乞丐都当过,遭遇够衰。对别人的“幸福”,他有一种天然的嫉妒。越看梓星越觉得不顺眼。
  “你胡说八道些什么?”梦星彤恼火地瞪着这个死胖子:“你的手下,口口声声说要重金收购我的药材,难道是个骗局?你们可别乱来。我事先叮嘱过我的贴身丫头,如果明天中午还不见我回去,她就会跑到官府报官。”
  四虎脸色微变。
  他们的确没在梦星彤一行人中看到她的贴身丫头。没想到这个叫作梦星彤的富家小妞,也有一定的心计。
  不过这种普通预防招数对他们根本无效。
  别说他们在陈塘关势大,有副总兵“师傅”罩着,关系网铺得很开;即使按照正常途径,只消把你梦星彤一行擒下,转移出虎头庄园,一口咬定不知情,一个小丫头的口供如何能奈何他们?驿丞姜文焕肯不肯受理此案还不一定呢。
  不过,慎重起见,老大曾元结,还是对身旁一名心腹使个眼力,压低声音命他下去组织人手,去捉那个小丫头回来。心腹领命而去。
  梓星发现现场气氛有些僵硬,便表现出一种讨好各方的圆融生意人作派,打圆场说:“哈哈,这位大哥的玩笑开得真是……哈哈,真是让人吃不消。受了‘虎头帮’四位老大邀请,咱们马上就过来了,是很有诚意跟你们谈成药材生意的……”
  老三陈昆冷笑一声:“虎头帮五十条兄弟一齐出动去请人,好大面子啊。你们敢不来吗?”
  “原来这位是紫老板。你家女主人到达陈塘关时,我的手下怎么没有看见你随行?”细心的老四侯培林问了梓星一个问题。
  “哦。那是因为我提前两天进入陈塘关,替家主联系下榻之处。后来又忙着拜访这一带的药商,了解他们有无合作意向。”梓星事前早就想好了答案,说得很自然。
  老大曾元结摸了摸自己那颗大光头,眼睛望向梦星彤,问:“这位紫老板能全权代表你吗?”
  梦星彤楚楚可怜地说道:“我一个妇道人家,夫君早亡。只有‘小紫’他能帮上我一些忙。你们要谈药材买卖,具体细节可以跟他谈。”
  梦星彤这话,让“四虎”心里那份嫉妒飙升到了一个新高度。看来,姓“紫”的奴才果然把美貌的女主人弄到手了。
  “那好,就跟你这小子谈谈。免得说老子欺负女流之辈。”
  老大曾元结说是要谈,却以一种颐指气使的态度直接对梓星下达命令:“把十五箱的药材给我留下。你们的去留,另外由我的师傅安排。”
  梓星脸上显出十分为难的神色,尴尬的搓着手。
  “四虎”一脸快意地看着他的丑态。心想,就这点胆量,也配拥有美貌的女主人?咱们还没搁狠话、操家伙哩。他就快要吓的屁滚尿流了。
  梓星似乎壮了几回胆,才结结巴巴开口道:“这个…我看诸位老大也不是很看得上咱们这十来箱药材,不过是开个玩笑罢了。生意不成情义在。咱们…咱们交个朋友,这事就这么……这么算了。江湖上多一位朋友多一条路。以后,说不定大家还有互相照应的时候。您说呢?”
  这番话要是说的有气势,或许还能让人认真对待。可梓星语气中却充满了畏惧,就像在死撑着一个空架子。
  “你小子不识抬举!”
  老三陈昆不干了,蹦了起来,一脚踢开自己之前坐的长凳,咆哮道:“你这王八蛋腿晃得像抽筋,摆明了是怕的要死,还装得好像认识许多江湖大佬,门路很广的样子。你这孙子也就能哄哄那些小寡妇,让她把你当一根葱。”说着,一脸猥|亵地冲着梦星彤淫|笑。
  “我不是装…”
  话还没说完,老大曾元结就不耐烦地打断了他:“说这么多废话有意思吗?你连十五箱药材都带来了,事情还能由得你作主?!”
  梓星顿时面如土色。好像这么简单的事情,他也一直到现在才醒悟过来。
  ――――――――――――――――
  这时,陈塘关最大的反派,李贞昌李副总兵,一身便装,带着几名心腹保镖进来了。
  李老狗身后还跟着个油头粉面、眼神不时流露出一股子邪气,二十出头的青年。他像个庸俗女人似的,将自己弄得一身珠光宝气。
  这青年正是李贞昌的独子李凉。
  李凉正在一个劲抱怨着:“四虎师兄他们捉了个女人要孝敬老爹。爹爹您应该先派我过来验收一下货色,看看上不上档次。您老怎么就亲自跑这一趟。四虎师兄都是些粗人,以他们的眼光懂得什么叫美女?”
  李老狗没好气地说:“你的心思我还不了解吗?让你先来验收?你不把美娇娘验收到床上去才怪。让老子喝你小子的涮锅水,真是个逆子……”
  梓星和梦星彤大眼瞪小眼。
  卧槽啊,这世上竟然还有这种极品禽|兽|父子!
  那对禽兽的谈话声音极大,不以这种事儿为耻,当然也就没想过要低调。
  四周围数十对不怀好意的眼睛,齐刷刷在星彤身上打转。估计不计较喝“涮锅水”的,就有一大群。
  梦星彤再保持沉默就不正常了。她愤怒地瞪着老大曾元结,怒道:“你们不仅要抢我的珍贵药材,还要捉我去巴结那个老头?你们如此无恶不作,就不怕天打雷劈吗?”
  那个纨绔子弟李凉,正被老爹说得脸上讪讪的,忽然听到一把悦耳动听的声音怒斥着。
  循声望去。李凉只觉像有一道闪电劈中脑子,整个人都看呆了。
  风|情万种的梦星彤,正是他最着迷的那种类型的女人。
  一个声音在他心里狂呼:“这个女子,即使被老爹玩腻了,我也要她。如果她肯乖乖听话,我就求老爹侥她一命,并且娶她作我的女人。”
  李老狗经历的大风大浪比儿子吃过的饭还多,反应没有李凉那么不堪。但也两眼冒光,盯着梦星彤上上下下细瞅,品头论足:“这个很不错。这个很不错。”
  梦星彤自然是赏心悦目滴。靠得她很近的梓星,就碍着那对禽|兽|父子的眼了。
  李凉眼色不善地问老三陈昆:“陈师兄,站在小妞身边的那小子谁啊?”
  “表面上,说是那位梦小娘子的跟班。但我猜,八成是她的姘|头相好。那小子艳|福不浅。”
  李凉脸色顿时阴了下来,感觉吃了一肚子苍蝇那么恶心。
  诚然,梦星彤现在跟他一点关系都没有,但他已经视她为砧板上的肉,脱不出他的手掌心。所以,他不觉得自己没有资格“吃醋”。
  “你上过她了?”李凉走上前,伸手指着梦星彤,直桶桶地问梓星。
  “这种污辱人格的问题,我拒绝回答。”梓星装出一脸气愤,心里却偷乐。听了这个问题应该生气的是梦星彤。
  “拒绝回答?那就是上过了!我揍你这乌龟王八蛋!”
  李凉忽然暴怒起来。伸手一把揪住梓星,将他拽倒在地上,朝着小腹、大腿各部位没命地狠踢起来。
  “寿王”是练过外家功夫的,加上体质远远胜过李凉,从来没练过武功的李凉想凭一己之力放倒梓星,完全没可能。
  但不知道梓星怎么想的,抵抗只是象征性的。让对方放倒后,也只是卷缩着身子,以双手护住头部,不让对方袭击到五官及下体等要害。
  李凉越打越凶,好像跟梓星有着不共戴天的血海深仇。拳打脚踢不算,还抄出一根木棍,又狠砸了他几棍。
  “哎哟,这个没教养的小子,下手这么狠,打了鸡血似的。等一会儿大难降临到你头上,你也是咎由自取。怪不得哥心狠手辣。”梓星恨得牙痒痒。
  虽然身上要弄些被暴虐的痕迹出来,是整个计划不可缺少的一个环节。可一个不相干的小子如此下毒手打他,佛祖都会火冒三丈。
  李凉打得手都软了,心里却很解气。尤其,能在心目中的“女神”梦星彤面前抖威风,展现自己有多牛|逼,最大限度满足了他的虚荣心。
  那几名被拦在荒坡下的梦星彤的保镖,见到自己一方的人遭到毒打,纷纷拨出佩刀。那些负责看守他们的喽罗,也不甘示弱,一齐抄家伙。
  大战一触即发。
  “哟呵,想跟咱们拼命啊?”
  胖老二柳欢走了过来,拍拍李凉的肩膀,示意他让到一旁。
  柳欢一把拉住梓星的衣领,单手就把他提了起来。别看这家伙胖得像头猪,力气可真不小。
  柳欢把梓星往身旁不远处的大青石一掼。梓星故意不用手遮挡,硬生生让自己的脑袋磕在青石上。伤得不重,但流出的血挂了半张脸,看起来狰狞恐怖。
  梓星头破血流,却一声不哼。
  老二柳欢心里闪过一丝疑惑:“这小子几时变得硬气了?”
  来不及细想,接过一名小喽罗恭恭敬敬递来的一把装满毒箭的十连发手弩,顶在梓星太阳穴上。
  另外三虎,和十名“虎头帮”的小头目,也都掏出了“手弩”,指着梦星彤以及她带来的那些保镖。
  “来啊,现在就动手啊。弄死你们这些兔崽子,跟捏死几只蚂蚁差不多。”
  梓星“深入虎穴”前,就让姜文焕将虎头帮的底细调查得一清二楚。
  “虎头帮”之所以能在短短几年时间,就吞并了陈塘关所有帮派,一家独大,最主要的“杀手锏”就是三十支“手弩”。这是他们的师傅,副总兵李贞昌悄悄替他们从军用物资中弄出来的,属于军方管制武器。
  这些“手弩”的箭盒,最多可以装十支尺许长的箭镞;能够连发,有效射程在千米之内。
  第一次听说“虎头帮”有“手弩”这要命玩意时,梓星险些要打退堂鼓。
  在他记忆中,这种“手弩”应该是三国时期才出现的呀。这种武器的出现,在冷兵器时代简直就是一场划时代变革。
  好在姜文焕及时给他吃了一颗定心丸,透露说,他和手底下的捕快也掌握了一百二十支“手弩”,能对“虎头帮”形成绝对压制。
  ――――――――――――――
  此刻柳欢用“手弩”压在太阳穴上,梓星感到自己后背心的冷汗“刷刷”直下。
  从未像现在这样,能感觉到“死神”冰冷的触摸。说不害怕,那是假的。
  梓星努力安抚着柳欢的情绪:“大哥啊,你们要我的命也没用。我,我可以请我家主人,用十五口箱子内的东西,换取咱们一行人的性命。”
  “灭了你们,珍贵药材一样归咱们虎头帮。”
  “那些箱子里面装的不是药材,是比药材贵重一千倍的东西。大哥如果不信,我可以打开来给你们看。”梓星眼神有一丝冷芒一闪即逝。他低着头,柳欢没有发现他的异常表现。
  “别想玩花样。用不着你动手,天知道箱子内是不是装了杀人武器。”
  柳欢调头吩咐平时使唤惯了的几名小喽罗:“去。把那十五个箱子都卸下来。老子要看看这小子还能玩出什么花样。”
  绑在马车上的箱子都卸到地面,整整齐齐排成两行。
  一名小喽罗向四位当家的禀报:“这些箱子有古怪。它们的份量都挺沉的,起码比药材要重上一百倍。”
  箱子如此沉重,当然不可能装着药材。
  难道十几口箱子装的都是金银珠宝?
  这个念头一冒出来,四虎和一干小喽罗的呼吸都有些粗重起来。
  所有的箱子,都上着一把大铜锁。用斧头劈开并不费劲,但四虎担心箱内装着什么机关,也担心弄坏里面的“价值连城”之物。
  柳欢伸手到梓星面前:“小子,识相的,快把开锁的钥匙交出来。”
  “你,你把‘手弩’移开,我就把钥匙交给你。”梓星道:“我,我害怕。”
  “就你小子事多。哼,谅你也玩不出什么花招。”柳欢急于知道十五口箱装的是什么?便收了“手弩”。
  一把抓过梓星颤抖着两手交出来的一串钥匙。柳欢又随手将钥匙串抛给了一名喽罗:“你去,把箱盖统统给我打开来。”
  那小喽罗苦着一张脸。他也担心箱内安装着机关。
  箱盖逐一被他打开。没有机关。
  然而箱子内塞得满满当当的东西,却让除了梓星、梦星彤之外,所有人都看呆了。
  那竟然是十五箱石块。
  难道梦星彤一行人还打算靠这些石块跟“虎头帮”拼命?
  很滑稽、很荒谬、很可笑的念头。
  但虎头帮上至四虎,下至一干小喽罗,没有一个有幽默细胞。他们都感觉像被梓星狠狠戏耍了一回,怒火在他们心中熊熊燃烧。
  “还敢跟咱们玩花招。”老大曾元结鼻子都气歪了,凶神恶煞地朝梓星吼道:“你以为把珍贵药材收起来,就有跟咱们讨价还价的余地?做梦吧你。”
  老二柳欢也疾声高呼:“大哥,现在就作了这小子吧。十几箱珍贵药材咱们不要了。这些人,留下那个美貌小妞给师傅就可以了。”
  话说到这份上,四虎不约而同扭头去看李老狗。
  其他人还以为四虎尊师重教,等待最高指示。只有熟悉这四个徒弟贪婪个性的李贞昌,才能领会他们的真实意图。
  李老狗心里暗骂一声:“四个王八蛋。”
  但实在不想再节外生枝,便道:“四位爱徒是在替为师办事,为师总不会亏待你们的。此事不宜久拖。等此间事了,你们派人去悦来客栈仔细找上一找,找到那批珍贵药材,就归你们。找不到也不要紧,为师自有一笔丰厚报酬送给你们。”
  四虎大喜,齐声向李老狗师傅致谢。
  “分赃”正分得不变乐乎,忽然见到梓星很从容地从地上站了起来。
  梦星彤走到他身边,掏出一块布绸帕子,想替他按住额头上的伤口。梓星避开她的手,说:“别弄。留着它还有用。”
  梓星随即又问:“我的演技怎么样?还可以吧?”
  “一塌糊涂。太窝囊了。”梦星彤撇撇嘴。又有些心痛地问:“真的不要包扎一下伤口?”
  ……
  看着他俩好像一对情侣似的低声交谈着,李凉心里又打破了醋缸。
  他骂骂咧咧地,又想冲上来对梓星饱以老拳。梓星看了李凉一眼,淡淡地说:“不怕死就过来,再打你老子我一拳试试看。”
  李凉从他眼里看到了一股惊人的戾气,不由的混身一抖。
  “你小子胡吹什么大气!揍死你也不值什么!”陈昆喝道。李凉被唬住了,他却根本不卖梓星的账。
  就在他准备再度动粗之际,数十辆马车风驰电掣地朝这边驶来。
  车子乱七八糟地停在了荒坡下。却将坡地上这些人的退路全部封死了。
  陈塘四虎的反应也不慢,飞快的把“手弩”塞进心腹的手里。
  两百余名身穿捕快服饰的男子,从数十辆车子内跳下来。
  其中,手里拿着“手弩”的,就超过一百人。
  认得领头的那人正是驿丞姜文焕。虎头帮的小喽罗们纷纷把‘手弩’扔到地上。
  梓星哪里还看得出一丝一毫的奴颜婢膝的样子?
  他用一种阴森森的语调说道:“绑架富家之女梦星彤,还抢走她的十五箱购自西域的金银珠宝。这条罪名能让陈塘四虎坐多少年牢房?”
  “放你娘的臭屁!?”柳欢伸手指着那十几箱石块,大吼道:“姜头,你也看清楚了。那些是石头!是石头!根本就没有金银珠宝!”
  “鬼叫什么!傻子才看不出那些是石头。”梓星一脸无辜地说:“可是,你们虎头帮在陈塘关鱼肉良民多年,这里又是你们的老巢,难道你们收藏的金银珠宝,还装不满这十几口箱子?”
  四虎听了这话,反而冷静下来。
  这小子,竟然想用“虎头帮”多年搜刮的财富,反过来控告他们抢劫了梦星彤!
  这小子是异想天开?还是另有倚恃?
  老大曾元培试探性地问一句:“真要把咱们送到牢房里去?就不留一条后路,大伙日后好相见?”
  姜文焕笑了笑,终于打破沉默:“本来嘛,你们陈塘四虎是什么德性,我会不知道?如果你们单纯是绑架富家千金梦星彤,抢劫了她的十五箱金银珠宝,我还能网开一面,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你们千不该万不该,竟然还手持利弩,击伤了我大商朝的三皇子殿下。你们让我怎么帮你。就算我肯帮你,李总兵大人也绝对不会轻饶你们的……”
  “什么三皇子殿下?”四虎又惊又怒,齐声道:“你别含血喷人!”
  一直站在一旁冷眼旁观的李贞昌,这时有些惊讶地开口问:“文焕,你来抓捕陈塘四虎之前,已经派人把情况通报给了李靖?”
  姜文焕朝李老狗冷笑一声,微一颔首,算是默认。
  “就知道你们不会认。”梓星朝着四虎露齿一笑。
  说完,就不再理会他们。梓星调头问姜文焕:“今晚你带来的人都可靠?”
  “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两百多号人,怎么能保持个个都信得过?不过,他们现在差不多都处在类似‘梦游’的状态中,只接受我的指令。药力的时效,大概还能维持半个时辰,应该足够把一切事情都搞掂。他们全程参与了这次的行动,却又没有了关键的一段记忆,基本上不会对咱们产生威胁。”姜文焕冷酷地分析道。
  梓星听他这话,就知道文焕已经按原定计划,将小瓶“魂狼”唾液投放到大缸酒水里稀释,哄那两百多号捕快服下。“魂狼唾液”能对普通人产生出催眠一般的效果。经过数度测试,姜文焕已经精准地掌握了,多少分量的药液能令人“迷失心智”多长时间。
  时间的控制,相当重要。稍有不慎,极可能导致整个计划的崩盘。
  梦星彤听不懂他俩在说些什么。她也没有心思去琢磨。她现在感到极度震惊的一件事,就是梓星的身份。
  她睁大眼睛瞪着梓星,吃吃地问:“你,你竟然会是寿王?”
  梓星接过姜文焕递给他的浸湿了的手帕,轻轻抹去了脸上的化妆。
  到这时,李贞昌才认出这个有几分眼熟的少年,竟然就是“寿王殿下”。
  李贞昌刚开口对姜文焕说了半句:“没想到你竟然是寿王的人……”却见梓星接过姜文焕递给他的“手弩”,坐到大青石上,朝着自己的左臂就是一箭。铜制的锋利箭镞穿过肌肉,打在地上。
  “啊!”
  在梦星彤情不自禁的失声惊呼中,梓星一下蹦了起来,把“手弩”扔开,右手按着冒血的伤口,咧着嘴,快速的走着圈。
  “王八蛋!王八蛋!王八蛋!疼死老子了。”
  梓星咬着牙对四虎狰狞一笑:“你们,击伤大商朝三皇子的罪名成立。”
  虎头帮的人全被惊呆了。他们现在才明白,眼前这个年轻人,根本就是一只披着羊皮的狼。像他这样眼皮也不眨一下,就将自己的手臂射个对穿,他们自认是绝对做不到的。
  “三皇子是个狠人啊。老夫以前一直小瞧你了。”
  李贞昌叹息一声。沉默片刻,又傲然道:“你如此处心积虑,也就只能对付‘虎头帮’之流。老夫不信你敢杀我。”
  “杀你很难吗?”梓星眯着眼睛问。
  “杀我不难。但杀了我,你如何向我儿李靖交待?”李老狗很得意四十年来在李靖身上的感情投资。他说:“本来,你还可以派人悄悄暗杀我。但现在姜驿丞已经通知了李靖。我看你现在投鼠忌器,也不敢动我。错过今日,老夫一定出入小心,绝不会再给你第二次暗杀的机会。”
  “我的确不敢杀你。甚至连暗杀你也不敢。李靖不是傻子,我如果派人暗杀你,天地日久,终归会被他查出蛛丝马迹。而且,暗杀了你,就会惊动你在朝歌的那位主子,划不来,划不来啊。”梓星实事求是地分析道。
  李老狗放声大笑:“三皇子真是个通情达理之人……”
  得意的笑声未落,一直静静停放在一旁的梦星彤的座车内,蓦然冲出一道黑影。
  黑影手持利刃,凶狠地一刀扎入了李老狗的心脏。
  梓星冷漠地看着眼前上演的这一幕突变,淡淡地道:“得意得太早了啊。我不能动你,但自有能够动你的人出手对付你。”
  李贞昌满脸不敢置信,定定地望着扎了他致命一刀的“孙离”,不甘地怒吼:“为什么?我待你如亲生儿子,你为什么要背叛我!?”
  孙离受了“魂狼唾液”控制,行动无碍,却宛如被提线的傀儡,当然没办法回答他的疑问。
  梓星是知道正确答案的。但他不会傻到把真相告诉李老狗,便随口胡编:“你虽然收养他多年,但孙离开镖局的老爹,当年就是你害死的,镖银也是你抢走的。孙离无意中知道了真相,当然要找你复仇……”梓星心说:九流武侠电视剧都这样编的,虽然有些老套……
  不料他随口这么一说,竟然蒙对了。
  李贞昌喃喃道:“原来如此!原来如此!枉我以为事情做得天衣无缝,滴水不露……”
  李老狗死不瞑目。
  李老狗身边的几名保镖,这时才从震惊中回过神,齐齐发出怒喝,举刀砍向孙离。
  孙离这个“炼气士”却始终没有运气抵挡……冰冷的刀锋狠狠扎入他的身体。
  梓星冲着姜文焕使了个眼色。姜文焕会意,对站在他身后的几名捕快作了个手势。
  捕快们动作整齐划一地举起“手弩”,瞄准目标,放箭。
  锋利的箭镞射入了几名刚为主子李贞昌复仇的刀客的要害。
  李贞昌、孙离、数名刀客保镖,互相牵连,以奇特的姿势凑成了一幅撼动人心的《死亡乐章》。
  ――――――――――――――――
  现场的大活人,除了二百余名受“魂狼唾液”控制的捕快,暂时丧失思维能力,感觉不到恐惧之外,虎头帮的上百号人,背部都沁出了冷汗。死亡阴影笼罩在他们心头。
  “你要把我们怎么样?”曾元结的声音已经颤抖了。
  “之前不是说过了吗?劫匪拒捕!拒捕还能有什么好下场?当然是在跟捕快的‘手弩’对射中,全部被击毙。”梓星上辈子说过的无情话语加一块,都没有今天一天说的多:“我,不是没给过你们机会。可你们不愿做我的朋友,我也没办法了。”
  “我们愿意,我们愿意。”
  李贞昌的独子李凉早被父亲之死吓得够呛,“为父报仇”的心思压根就没动过。这时,他又没骨气地抢着大叫。
  “太晚了。”梓星站起身,向坡下走去。
  “放过我们的妻儿,陈塘四虎感激不尽。我保证,他们长大后绝对不会来找你的晦气。”曾元结冲着梓星的背影叫道。他知道自己是没法幸免了,但希望把根留住。
  “‘祸不及妻儿’的道理。我能够坚守。但就不知道你们四虎的孩子长大后,会不会也有此作人作事的底线?”梓星冷冷地笑了一笑:“不过,我堂堂一国皇子,如果还怕几个小毛孩,如何能成大事?!他们并不晓得我的秘密,放过他们又如何。”
  看着梓星、姜文焕、梦星彤一起走下荒坡,而大哥曾元结得了“祸不及妻儿”的保证后,又斗志全失,不准备反抗到底了。老二柳欢,老三陈昆,老四侯培林忽然醒悟了一样,大吼一声:“反正是死,跟他们拼了!”
  他仨同时冲向扔在地上的“手弩”。
  手持利弩的捕快不慌不忙地,等“虎头帮”三位当家以及许多喽罗各自捡起了手弩,才抢先一步扣射弩箭……
  在坡脚下挑了块干净的青石坐了。
  梓星的目光在各处血腥的场景转了一圈。最后停留在杀手孙离被利箭射成了刺猬的画面,轻轻叹息一声。
  心想:寿王啊寿王,亲手杀你的仇人我已经帮你解决了。间接仇家,也解决了李老头。剩下的躲在朝歌的那位,我也不会放过……
  他想着心事,那边姜文焕却在忙着指派手下捕快,迅速找到“虎头帮”的藏宝地点,运出大量金银珠宝。
  十五口箱子内的石块清空之后,就以金银珠宝填充,直到再装不下,这才合上盖子,上了锁。
  “唉,看来我陪你走这一趟,除了知道你的真实身份,看了一出黑暗剧,在实质利益方面也收获颇丰,可以称得上满载而归。”一直静静站在他身后的梦星彤,忽然开口说。
  梓星没有接口。
  “三皇子殿下,我和我的那些保镖,知道你策划了整个‘李贞昌死亡事件’的秘密。我们如果不选择归顺你,你是不是就要杀我们灭口?”梦星彤冷冷地道:“受劫持的苦主也在混战中丧生,合情合理……”
  “我不会杀你……”
  “因为我还有一定利用价值,可以帮你研究那‘红灵散’配方――那种你自己也并不拥有的配方。对不对?”梦星彤的语气尖锐起来:“而我的那些保镖,他们就不能活了。对不对?”
  “我也不会杀他们。”梓星真诚地看着她说:“我相信你,所以不管你追不追随我,我都不会加害于你。而你信得过你那些保镖,那就是他们唯一的活命理由。”
  顿了一顿,又狡猾地一笑:“你们也从头到尾参与了整个事件,说是同伙也不为过。你们会傻到为了对付我,就把自己也搭进去?何况,今天之事,太过曲折复杂,匪夷所思。即使他们去向李靖告密,在没有确凿证据的情况下,你说李靖会相信你们多一些?还是相信我多一些?呵,我怕什么呢。”
  梦星彤咬着牙,瞪了他好一会儿,才叹口气道:“也罢。追随你就追随你吧。谁叫你又弄出了一种能短暂控制普通人五、六个时辰的神奇药液。大概要跟了你,我才有机会好好研究那种神奇药液吧。对不对?”
  ……
  事件的收尾工作已经结束。
  那些喝了稀释的“魂狼唾液”的二百余名捕快,也逐渐从类似“梦游”的状态中,恢复自主意识。他们对着满地的死尸,“啧啧”惊叹着,听姜文焕驿丞,以及梦星彤的那些保镖,“洗脑”似的把一些“混战”的细节灌输到他们脑里……
  梓星都有些等得不耐烦,李靖才带着上千名官兵珊珊来迟。
  这不能怪李靖行动迟缓。
  当姜文焕的心腹掐准了时间,跑去李府告知“寿王”被“虎头帮”劫走的消息,李靖是一刻不敢拖延,马上点齐上千名官兵,一路杀奔“虎头帮”老巢,可惜还是迟了一步。
  当然,这“迟了一步”不是只能见到“寿王遗体”,而是只能见到他义父李贞昌的遗体……
  梓星和梦星彤的口供,都一口咬定,他俩是在朝歌就认识的好友。这回在陈塘关相遇,梓星便在客栈摆酒跟星彤叙旧。正巧遇上李贞昌副总兵,也邀他一块喝酒。
  不料,虎头帮前几天就盯上了梦星彤的十五箱财宝。这晚趁着夜黑风高,悍然派出大量喽罗,将星彤、梓星和李副总兵一古脑儿劫到了虎头帮老巢……
  在那里,李副总兵意外见到了他失踪多日的贴身保镖“孙离”。
  孙离跟虎头帮合伙,策划了对梦星彤的抢劫绑架案。
  孙离想杀梓星和梦星彤灭口,李贞昌一直苦口婆心劝他“迷途知返”。两人爆发激烈争执,孙离一个不慎,失手刺死李贞昌……
  姜驿丞的供词,则称他是接到梦星彤的贴身丫头的报案,称“虎头帮”出动了五十余号地痞,将她家女主人持劫了。这才调集捕快出勤……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