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狗血啊!不是冤家不聚头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小哥哥,你听说过‘造化玉碟’吗?”
  神秘的小姑娘刚问出这样一个问题,梓星脸上浮现一种古怪的神情。
  作为资深的封神玩家,兼六岁就读过《封神榜》原著的“廉价神童”,梓星怎么可能没听过“造化玉碟”?
  小姑娘一直过着与世隔绝的日子,几乎不懂世故人情。她见到梓星的眼神怪异,暗暗想:难道这位小哥哥连“造化玉碟”都没听过,见闻比我还少啊。
  好心的小姑娘主动解释:“传说中,‘造化玉碟’是一件神器。后来不知怎么一来,竟碎掉了――呃,我知道的也就这么多。”
  梓星心道:这跟没说有什么区别?
  梓星颇为得意:原来在这个修,许多关于洪荒宝物的真相,也被修真大派列为一级机密。不是随便哪个都能知道。
  这个时候,他小时候上课不专心偷看《封神榜》漫画的好处,就体现出来了。
  梓星摆出一副我是砖家叫兽的样子,极其风骚地用一种在前世被称为装b式的微笑,对小女妖侃侃而谈。
  引经据典,旁征博引,正史,野史,包括他本人的合理想象……
  小女妖听得一怔一怔,心悦诚服,外加高山仰止。
  梓星先描述“造化玉碟”的外貌特征。
  这些内容他是请“框框”帮忙搜集,直接从“框框”上读取的――
  造化玉碟,玄紫色,玉盘碟状,没事都会时不时散发七彩豪光。先天地而诞生于混沌之中。有一种说法,盘古开天之前,造化玉碟分若干章节,分门别类,囊括世间万象万术,俨然一部“百科全书”。呃,你问什么叫“百科全书”?很简单,就是一百种不同类型的“竹简”合在一起,就叫百科全书……
  梓星接着讲述了“造化玉碟”的苦难史。这回取材于《封神演义》――
  盘古开天之后,“造化玉碟”破损成若干残片,其中最大部分,被一个叫“鸿钧”的老道所得。“鸿钧老道”靠那一部分的玉碟内容,修炼成圣。成了圣没有了敌手,寂寞啊,求败啊――俨然成了“独孤求败”的鼻祖。总之,“鸿钧”无聊透了,就收徒三清二圣一女娲,打发时间……
  在讲述过程中,梓星还穿插了一些关于“鸿钧”来历的野史――
  有一种传说,称“鸿钧”是一条蛐蟮,在盘古之前就已有了。所以,“鸿钧”才是混沌世界的第一位原住民。它好运气,偶然得到造化玉碟残片。造化玉碟碎了也是个宝,因为哪怕世界毁灭了,它也不会消失,反而能令得到它的任何一种草木虫鱼……产生灵识,进而领悟天道,修成正果。那“蛐蟮鸿均”就是一个最好的例子。鸿均成圣之后,连大名鼎鼎的道家始祖,补天的女娲,都成了他的弟子――“鸿均”的地位当然也坐火箭上升。你问什么是“火箭”?那玩意就等于一个“会移动的仙宫”……
  最后,秉持着百家争鸣的学术精神,梓星还说了一个关于“造化玉碟”最牛的,也是他认为最接近于真相的传闻――
  鸿蒙演化之初,孕育了两物,一样是十二道鸿蒙紫气,另一样却是一枚圆卵。盘古天尊手持盘古斧,破卵壳出世,得了六道鸿蒙紫气。另外六道,化为造化玉碟……造化玉碟与盘古斧一破一立,演化天道轮回真意……
  ――――――――――――――
  梓星说得很过瘾。暗想,难怪那么多人想当砖家,尤其是当那种收了钱上节目,替企业变相打广告的砖家。
  自我感觉良好了一会儿,梓星忽然记起绕了好大的圈子了。
  他的初衷不是要向小姑娘卖弄他的渊博知识――虽然卖弄渊博知识也很重要。
  梓星清了清嗓子,继续用怪异的眼神盯着小水妖,伪蛋定的问:“听你的意思,难不成你有‘造化玉碟’的残片?”
  小姑娘摇摇头。
  梓星有些泄气:“没有造化玉碟的残片,干嘛问我关于玉碟残片的事情。好啦,言归正传吧,你准备拿来跟我交换‘凤凰之羽’的一品法宝,究竟是什么东东?”
  “我也不知道那法宝叫什么名字。”小姑娘实话实说。
  梓星被口水呛了一下。他狐疑地瞪着对方,暗想:这只小水妖不会专门来寻我开心吧?!
  “那你为什么断定它就一定是‘一品法宝’?还扯上‘造化玉蝶’,神马意思?”梓星只能耐起性子问。
  “我跟那件法宝的‘器灵’认识很久了。那是一只失忆的小狼,很萌很萌的样子。我和它作了好朋友之后,它告诉我,在它模糊的记忆中,它所守护的法宝曾被一个‘很高大很威猛的男子’打入过一块造化玉碟的残片。就因为加入那块残片,引发法宝异变,魂狼受到巨大冲击才失忆了。清醒后,就只剩下他一个孤零零地呆在法宝内,哪里也去不了,孤独地一年复一年地活着……”
  小姑娘的一番解释,首先引起梓星兴趣的,是那法宝的“器灵”竟然是一只“魂狼”。梓星自己也有一只魂狼。一个来自游戏空间,一个存在于修,应该不会是同一品种吧?
  但梓星有一种直觉,两只“魂狼”可能具有某种神秘的渊源。
  梓星忽然想到很关键的一个问题。他陡然在浴桶内站起身来。
  小姑娘好奇地看了一眼梓星的身体,眼神澄静清彻,不带一丝一毫的杂质。
  “小妹妹,我要向你请教一个很重要的问题。”梓星一脸严肃地看着她。
  “哦,大哥哥,你问吧。”
  “我记得你说过要拿一件‘一品法宝’来换我的‘凤凰之羽’……”
  “没错啊。如果‘凤凰之羽’具有‘起死回生’之能的话,我要交换的东西就是它。我刚才说的那件法宝,加入了造化玉碟的残片,品阶起码达到了一品。”小姑娘顺着她自己的思路分析着:“拿出了至少一品的法宝,小哥哥你应该不会不愿意交换吧?”
  梓星睁大眼睛看着她:“问题是,那件法宝还有‘器灵’守护,不算无主之物。小妹妹你怎么能拿不属于自己的法宝,来交换我的‘凤凰之羽’?”
  小水妖顿时呆住了。
  她一心想着拿出能够打动梓星的东西,还真没考虑那法宝算不算无主之物?
  除了归属权存在争议的那件法宝,她再也拿不出可以交换“凤凰之羽”的宝物了;没有宝物,她就挽救不回逝去的亲人的生命……小姑娘的眼眶一下子就红了,晶莹的泪珠“扑簌簌”落了下来。
  梓星心说:小姑娘很单纯啊。如果换作世故的女子,比如龙吉,肯定就拿法宝的下落,作为跟我谈判的筹码。
  “好啦,好啦。不要哭了。要跟我作交易,首先不能哭哭啼啼的。我有一个绝对公平的方案,你愿不愿意听?”
  “嗯,大哥哥,你说吧。只要能救活我的父亲,敖雪什么都听你的。”小姑娘急忙用衣袖擦干了眼泪,一脸期待地看着梓星。
  “那就好。敖雪小妹妹你首先要……什么?你说你叫敖雪?!”
  梓星满脸震惊,失声叫道。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