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大家一起来疯狂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有评论认为,金大侠最擅长刻画女角。
  按照梓星的阅读经验,他就是从“建宁公主”身上知道了什么叫“受|虐|待狂”。特别是小宝越揍她,建宁越开心那一段,看得梓星一边大叫“雷人”,一边寻思,能物色到这样一个极品女友似乎也不赖。起码不会因为“家庭暴力”被告上法庭……
  梓星从来没想过,有朝一日,他能制造出向建宁看齐的“受|虐|待狂”来。
  这事得从头说起。
  梓星冲进七彩光柱的包围圈后,片刻间,身上就挨了两位数以上的光束。
  梓星肠子都悔青了。自己怎么就那么老实,被恶女龙吉害惨了,却只收了一部《乾坤正气诀》作为赔偿。起码应该多学一门“五行遁术”呀。那样,他拖上圆球就能选择土遁,让七彩光柱干瞪眼。
  按照梓星的逻辑,师从“西昆仑”的李靖资质不佳,都学会了一门“五行遁术”防身;龙吉身为昆仑山的得意门徒,没理由不懂“五行遁术”啊。
  梓星身上的十几处伤,都不在要害,但血淋淋的模样极具震撼效果。
  别人不知道如何,小哪咤就看得怒发冲冠。
  梓星不是个“挨打还能忍气吞声”的主,他每挨上一道光束,痛得头发直一回,就会骂一句娘。
  比如:卧槽!害惨小爷的“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
  又比如:卧槽!害惨小爷的“山无陵、天地合、乃敢与君绝”!
  又比如:卧槽!害惨小爷的“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卧槽!害惨小爷的“此情无计可消除,才下眉头,却上心头”……
  或许有人就纳闷了:梓星受伤了骂那些诗词干嘛呢?梓星又没伤到脑子?
  没办法啊。梓星的行为是标准的“迁怒”。
  哪咤跟他是“相依为命”的关系,不能怪罪小哪咤连累他受伤;
  “七彩大狼”该骂,但小龙女敖雪正在“苦口婆心”地做着大狼的思想工作,这当口不宜火上添油,增加敖雪的统战工作的难度……
  所以算来算去,只能痛骂一堆“毁人不倦”的情诗。
  ……
  渐渐地,梓星发现了一个怪异现象。
  命中他身体的光束,无比痛疼,但也有一样大大的好处。
  他之前服下一堆“谷神丸”和“朝露酒”,开始在他体内产生作用;山洪暴发似的法力及惊涛骇浪般的气血,来势汹汹。
  梓星毫不怀疑,再不采取应对措施,下一刻就要落得个爆体而亡的悲剧下场。
  被光束打中,很疼很疼;
  每道光束侵入他体内的瞬间,却被梓星体内奔涌的气血和法力,两面夹击,无情的剿杀掉。那一道道威力惊人的光束,射|入梓星体内就像去送死。
  奔腾的气血和法力,在剿杀光束之际,也会被抵消少许。因此,它们的注意力就集中在了对付光束入侵。
  梓星爆体的危机大大延缓了。
  意识到这个问题,实用主义者梓星,当身体某处鼓胀欲裂,他就会酌情让那一处挨上一道光束……如此一来,他流了更多的血,血淋淋的场面愈发“少儿不宜”。
  如此拼命,如此努力,终于接近到了小哪咤。
  梓星连忙从储物戒内取出六颗“炼妖石”,一古脑塞给了圆球。
  ……
  圆球之中,小哪咤双手捧着满满的“炼妖石”,清秀的小脸上闪烁着泪光。
  梓星此刻的样子实在太凄惨,整一个血人似的。
  小哪咤听不懂什么叫“卧槽”?听不懂什么叫“害惨小爷的”?
  甚至,那些舒情诗词,她听得也只是一知半解……话说,能“一知半解”已经很不错。千古流传的名句的感染力不容低估。你如果跟她唱两句“你是我心中完|美的天涯”之类流行歌曲,她估计半句都听不懂……
  但话说回来,对哪咤感染力最直观,最强烈,最震撼的,还是眼前这梓星“浑身浴血”递给她炼妖石的画面。情与景,景与诗,交相融合,小哪咤无师自通,逐渐地体验到什么叫“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
  梓星也真够牛的!竟生生让哪咤的“初恋时间”突破了一项吉尼斯世界记录――还没从“胎盘”出来就开始玩初恋。
  但小哪咤是真的发自内心的愤怒了。
  怒火不断激活了她体内的疯狂细胞,赋予她一股不计后果,不计代价的冲动。
  小哪咤用白嫩的手臂一擦泪水,小脸上显露出坚毅的表情。
  她将手里的“炼妖石”都塞到了红肚兜的口袋内,随后取出右腕上套的“乾坤镯”。
  小哪咤没有将“乾坤镯”掷向万恶的始作俑者“七彩之狼”,而是高举过顶,自上而下轻轻一划。
  金光闪耀,本已在苦苦支撑,濒临破碎的球体,便被金光轻轻松松划成了两半。
  小哪咤“破茧而出”后,一刻也不拖延,迅速跃到梓星身旁;两只白嫩的小手还紧紧抓着分成两瓣的“茧衣”。
  梓星还没来得及反应,身上一暖,小哪咤已经将两瓣“茧衣”披到了他的身上。
  身上披了“茧衣”,梓星只有一颗脑袋显露了出来。远远望去,他像罩了一件粉红色的披风。
  看到小哪咤的连串贴心动作,梓星心中那个激动啊,真好比东北某对老夫妻好心收了个义子,养大后竟然是大名鼎鼎的赵本山。
  但激动过了,仍得解决现实问题。
  梓星颇是焦急地对哪咤说:“炼妖石给了你了,快快炼化它啊。你等级晋升时,说不定能‘随机’跃升到‘渡劫’境界,那样你就发大了!如果‘炼妖石’数量不足,尽管向我开口。管够!”
  小哪咤不进阶成功,大伙迟早都要被那只“七彩之狼”发动的光柱大阵磨死。
  做一对“同命鸳鸯”听起来很浪漫,却跟梓星的远大目标背道而驰。梓星能不急吗?
  梓星龌龊地想道:有一位本事很大的小娘子依靠,不靠白不靠。
  小哪咤能听懂梓星在催促她炼化妖石。她却有些犹豫不决,清脆地开口道:“炼化妖石,需要一刻钟。”
  梓星很想大吼一句:炼化妖石需要时间,为啥不老老实实呆在“圆球”内,大功告成再出关!难道杀千刀的光束,能在区区一刻钟内玩死老子?!
  不过梓星也知道小哪咤是担心他的安危,才提前“破茧而出”,并把“茧衣”送他。
  从感情上来说,不应责怪小哪咤的。
  沟通不足!只能怪沟通不足啊。
  梓星正在为白白失掉一个摆脱“光柱大阵”的好机会,扼腕叹息。
  天际一道道光束,在久攻无效之后,改变了单调的攻击方式。
  一道道光束,似乎受到某种神秘的引导,开始相互靠拢;七种不同颜色的光束作为一组,融合,形成一道崭新的七彩光束。
  很快,就有三组光束,组成了三道七彩光束。
  三道“七彩光束”摆出一个“品”字阵型,凶悍地袭向背对着它们的哪咤。
  小哪咤的注意力完全放在梓星身上,浑然不觉。
  “小心啊!”
  梓星大惊失色。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