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枯燥与饥饿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罪民的生活,是危险的,是劳累的,是心酸的,是饱受各种人白眼的,是每一天都活在棍棒之下的……
  但罪民还有另外一种痛苦,却是这个世界上很多人都不曾体会的。
  那就是……枯燥与饥饿!
  枯燥与饥饿!
  一日复一日,重复不变!
  重复的劳作,重复的饥饿!
  枯燥与饥饿,单独拿出来任何一样的话,或许还能够让人忍受下去。
  可若是当枯燥与饥饿这两样东西融合到一起的时候,那将会是如同附骨之蛆一般的令人难以忍受!
  大部分的罪民生活,是如下这样的:
  早晨醒来,看着无人问津的阴暗地牢发呆。
  然后站着或者坐着,就这样呆呆的呆上一天,没有任何食物,然后直至有了睡意,就直接闭上眼睛躺在地上睡觉。
  然后是第二天,第三天,第四天,第五天……
  当罪民们即将因为饿死或者渴死的时候。
  那些地牢里的杂役们,又会将一些水和一些米饭丢在他们的地牢内,让这些苟延残喘的罪民继续苟活下去……
  如同在圈养一群牲畜一般。
  然后就是……
  一日复一日,重复不变!
  一日复一日,重复不变!!
  一天又一天的挨饿,一天又一天的重复,没有任何一丝一毫的变化……
  说来也是可笑和令人唏嘘。
  罪民们唯一的活动,反倒是那极为恐怖的罪民大狱笼了。
  进行一次大狱笼至少需要五百人的罪民数量,所以一般来讲大狱笼进行的次数并非太多。
  而小狱笼就不一样了,仅仅需要一百人就能进行一次的小狱笼,在罪民之中几乎每天都会产生。
  所以有些罪民是死在各种大大小小的狱笼之中。
  还有一些,却是因为难以忍受日复一日日复一日的枯燥和饥饿,最终选择了……撞墙自杀!
  而地牢内的那些杂役。
  就成为了罪民们平日里唯一可以接触到的人。
  原本不少罪民,通常都会希望那些地牢的杂役们,平常可以多多陪自己讲讲话,聊聊天。
  也算是给自己平淡的罪民生活添点乐趣。
  毕竟罪民与地牢杂役,身份地位都不怎么高。
  罪民希望杂役可以用看待平等人的眼光来看待自己。
  只是非常可惜的是……
  哪怕是地牢之中的杂役们,竟然也非常自恃清高的认为……罪民不是人!
  杂役再怎么不堪,也终究是人。
  而罪民不是人,罪民连东西都算不上,罪民什么都不是!
  哪怕地牢之中的杂役再怎么下贱,再怎么生活艰难,也至少比罪民高了一个档次!
  所以那些地牢之中的杂役们,每次给罪民送水或者送饭的时候。
  看向罪民的眼神之中,也都是充满着浓浓的不屑和蔑视!
  而每次杂役们拿走原本盛满了米饭的空空如也的木盆的时候,也都是速度极快的。
  之所以速度快,完全是因为就连杂役都不想和罪民们多带上一秒一毫的时间!
  罪民的贱,深深的融入在血月帝国每一个人的血液之中,令人一想到罪民二字,就感觉到了莫大的肮脏之感。
  原本的杨夜,每次看到那些杂役对待自己的不屑态度的时候,是无所谓的。
  毕竟,曾经的杨夜,连活命都是每一天的奢望,哪里还顾得上什么杂役的态度呢?
  可是自从那一天的大狱笼之后,在当杨夜品尝到了美味的肉食之时,杨夜的性格与欲望,就已经……彻底改变了!
  食天决,食尽天下万物!
  而杨夜此时能够所接触到的最最美味的东西,就是人肉!
  可是杨夜已经连续经历过了两次的大狱笼,短时间之内,别说是大狱笼了,就是满一百人开启一次的小狱笼都不会抽中杨夜的!
  也就是说,短时间内,杨夜根本不可能接触到人肉这一东西了!
  而吃过了肉类的生物,往往不会再去选择素食和那地牢之中几天才供应一次的米饭!
  所以杨夜就把心思放在了地牢杂役的身上……
  只是有些麻烦的是,地牢的杂役每次来送水和送饭,都是要隔上好几天的。
  并且每次来去的速度都极快,根本不会有任何的逗留,所以想要下手非常考验时机与机会!
  下手很难,但不代表一丝机会都没有。
  杨夜眼中闪过红光,这是食天决在催动他需要一切能量的信号。
  吃,是一种欲望,一种杨夜现在极度渴望的欲望!
  在巨大的欲望之下,人会思考,会动用自己的一切心机,去完成自己的欲望和目标……
  可是负责杨夜的那个杂役,就在昨天还来过,短时间内应该是不会来了。
  而且杂役每次一来,不是送食就是拿走木盆和木桶,逗留的时间非常短。
  所以想要引起杂役的注意和下降杂役的警惕心理,就难免要好好策划一番了。
  一天过去了……
  两天过去了……
  三天过去了……
  四天过去了……
  五天过去了……
  ……
  地牢之中的杨夜,虚弱而又苍白,蜷缩在一个阴暗的角落。
  他已经六七天没有进食和喝水了。
  罪民的极限,大概也就是如此了。
  若是继续没有任何的进食和水分。
  恐怕杨夜将会成为饿死在地牢之中的罪民之一。
  因为地牢之中的杂役忘记或者来晚了几天再或者其他原因,饿死和渴死在地牢之中的罪民,并不在少数。
  然而,就在杨夜面如死灰继续蜷缩在角落焦急等待的时候。
  幽暗的地牢隧道之中,忽然响起了一阵脚步声!
  紧接着紧随而来出现的,则是一个矮小的身影。
  矮小身影的手中,似乎还拎着两个木盆,里面似乎盛放了一些米饭和水。
  只是这个矮小的身影走起路来大摇大摆的,根本不在乎自己一路走来,已经洒掉了不少的米饭和水。
  毕竟这是罪民吃的,洒掉就洒掉了,无所谓。
  杂役出现了。
  杂役……
  出现了!
  终于出现了!
  这是我的……
  肉食!
  看似虚弱的杨夜蜷缩在角落之中,望着杂役的矮小身影。
  眼中忽然闪过一道微弱的红芒,一闪而过之后便消失不见了。
  然后杨夜的脸上,又变的更加的苍白了起来。
  似乎随时都是一副岌岌可危的样子,十分的艰难。
  地牢隧道虽然长,但是杂役走起来的速度也不慢。
  片刻过后,杂役便带着自己不屑的眼神,来到了关在牢中的杨夜身前。
  丝毫没有任何怜悯罪民杨夜的意思。
  “饭和水放这了!”
  就这么简单的一句,杂役便转身而去,不再多看杨夜一眼,准备头也不回的走了。
  只是还未等杂役走远,虚弱的杨夜却是忽然喊住了杂役!
  “慢着!慢着……我有……我有黄金……”

章节目录